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心远地自偏

周末,看着户外越来越浓的春意,便想着出门去看春天。这次我想去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走走,于是我选择往警备区旁边那条白鹿路走,这条路可以直通到鸿山。

这条白鹿路是我熟悉的,这条白鹿路的由来是因为这里有个白鹿洞,相传很久以前曾有白鹿在那生活,善良的人们把白鹿看成吉祥物,以后在那建了一个白鹿寺,这条通往白鹿寺的路顾名思义就叫白鹿路。

白鹿路路两旁的梧桐树每一棵都有水桶一样粗,可见经年已久,那些梧桐树笔直的树干向上伸长,高高的撑起那些象伞一样张开的树冠,把整个路面遮盖着,走在这路上,有一种荫森森的感觉,随之而来与之相关的那些怀旧的情结便会在心中油然升起。

受到降温影响,这天天空的云层很低,阴沉沉的,没有阳光,周围的一切单调无色,迎面吹来的轻风带着这个季节特有的潮湿,冰凉凉的。

因为这儿是警备区所在地,在喧闹的城市中,白鹿路相对僻静,我喜欢这种氛围。

白鹿路是一条是长长的坡路,应该是由原来的山路改造过来的,顺着这条坡路,我径直往向走,越走越清静,城市的喧嚣也越来越远。

在这个地方,路的两旁许多处是部队干休所,干休所的房子大都是80年代的建筑,甚至还有年代更早的。一些空旷的地方有些是菜地,有些随意种着花草,较远点的山坡上杂树丛生,这里所呈现的一切完全是一种自然状态,清净,空旷,野性,虽然眼前不见春光明媚,可空气中的湿度带着山野的芬芳扑面而来,春的气息盈满我的心间,我很享受着这一切。

白鹿路走完,到了坡顶就是鸿山了,漫步鸿山,山中特有的宁静让我陶醉。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饮酒.其五 陶渊明)

我不由地想起了陶渊明的这首诗来。早在青年时期就喜欢读唐诗,王维,杜甫,孟浩然,陶渊明那些描写大自然,田园风光的诗,都是我的偏爱,我曾经向往过着像陶公那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上”的生活,至今我还认为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年青时的我也曾在那条路走了一程,可我最终还是折回了。

我最终还是折回了,因为我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

当年我的人生在诗意中徜徉时,我觉得我犹如一片轻云飘浮于人世,有一种没有根的感觉,我开始讨厌自己的浮浅,

人是什么?人生的价值是什么?记得那时我对人生真谛有过深深探讨。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

“一个人的价值必须得到社会承认,才是有价值的

“生命不是人生最高价值”

这些文字总能刺痛我,令我不断自省,我最终选择了折回,因为我意识到了:人首先是社会的,人总是要去追求美好的生活,人生的价值在于创造价值。陶公的诗句酿造的意境确实很美,但那所谓的世外桃园其实是在逃避现实生活。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没有这气魄,但我欣赏这句子,我愿意折回到我的沧海中去,经历沧海。

我用了近两年时间折回,我将自己埋没在生活中二十多年……,如今当我坐在家中的客厅里享受着生活时,我最喜欢听的音乐是那些带有田园风味的纯音乐,我依然喜欢田园诗。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归园田居.其一 陶渊明 )

陶公诗中描写的田园风光,在我眼前展是一幅美妙的生活画卷,我很是欣赏。

呵,漫步鸿山,山里特有的清新让我留连忘返,当年我选择以山为邻,就是因为喜欢山的气息,我在想我现在也有条件选择像陶公那样生活了,假如我像陶公那样生活,终日与大自然为伴,远离尘嚣?……一,两个月没问题,长年这样我觉得我肯定会不行,因为我知道生命同样不能承受之轻,我是俗人,曾经沧海,我所理解的生命意义在于体会生活百味,我更喜欢缤纷的世界,而所谓世外桃园只是存在于人们心中的一块净土,陶公在那里嗜酒成性,最终死于酗酒。

生活不是诗,诗可以是生活。

下山了,又见炊烟,越是往下行,越显尘嚣,走出那片梧桐树荫,渐行渐近又是喧闹的城市。

回到家我习惯地打开电脑,浏览新闻,关注两会,关注利比亚局事……还有梁洛施……当然还少不了登录QQ与群网友聊上几句。

想到晚上的菜还有着落,便去菜市场走一趟……,刚才上山的那些感受,就像是受了一次心灵的洗涤,一个人觉得很自在。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心远地自偏
  • 分类:随意
  • 人气:1385
  • 日期:2011-03-12 10:47:29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