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纪实散文集]山城的足迹 第八章 小学教师

第八乐章 小学教师

 

 

 丈夫是我高中同班同学,长有一张英俊的脸,浓眉大眼。他父亲去到麻柳滩,解决了他和他哥的工作。论长相,我们像,论才学,他比我强。他能说会道,有一手漂亮的书法,一篇人人夸奖的好文章。高中时,他是班里团支部组织委员,我是宣教委员。他的作文,老师常拿在班里作范文。那时,我暗暗妒忌他。心想,不过会写文章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有时闲下来傻想:他长得怎么那么像我爸爸呢?

  

    他和我先后到了麻柳滩,他被分到井下抱风钻,很强体力的劳动。由于他文笔和工作能力强,不到一年,就从井下调到地面公安科当了一名公安秘书。

  

   或许我们有夫妻相,或许他向我借小说看,或许学生运动会,我帮学生借他的运动衫。我们很有缘,他属羊,我属猴,81年我们便在山里结婚了。

  

    铁矿停产,丈夫提前回到重庆主城,进了重庆钢铁公司公安分局当秘书。

  

    丈夫走后,我的心随之而去。由于是学校,理所当然要等矿工及其家属子女走后,老师才能离开学校。工作得由自己重新去找。我利用假期回到我的故乡,在我姻伯娘的学校去试教,她是校党支部书记。校长是一位50岁上下,德高望重,慈祥且亲切的人。试教完后,校长认真看了我的个人简历,这样问我:“我这里是小学,你是高中教师,能安心在我这里教书吗?”我生怕他不接纳我,只是想,只要能回到故乡,小学我去,学前班也教,就点头答应了。

  

    那时,我对小学教学全然陌生。试教前,老校长让我听了一节该校特级教师的课,然后让我在办公室里备了一节课,就让我登台。

  

    我身着一身浅紫色连衣裙,梳着齐耳短发,脚穿一双紫色高跟皮鞋,提着一块小黑板,满面春风地走进教室。

  

    “这是新老师,同学们该怎么做?”那位老教师挺有经验地对学生们说。

  

   “欢迎新老师!”学生们齐声向我问好,可让我乐了一时呀!一下子,我被小学生的稚气与热情吸引了。

  

    “同学们,一艘环游世界的轮船,正往回航行。这一天,风平浪静,水手们站在甲板上,拿一只小猴子来取乐,那猴子呢,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可得意了,还做出鬼脸,模仿人的样子,他分明知道人们是拿它来开心,就放肆起来。它摘下船长儿子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迅速爬上桅杆,孩子想夺回自己的帽子,就一个劲地往上爬。眼看就要追上那只猴子了,只见那只顽皮的猴子从孩子头上摘下帽子,迅速爬上桅杆,将帽子挂在桅杆的最端点。孩子为了取回帽子,一步一步地挪向桅杆最端点,甲板上的人们顿时惊呼起来。眼看孩子就要掉下来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是谁叫谁跳水了呢?”

  

    生:“船长叫他儿子跳水。”学生们齐声回答。

  

    师:船长为什么要叫他儿子跳水呢?这正是我们这节课要解决的问题。我们说,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发生、发展和结局。就跳水这篇课文来讲,跳水是故事发展的哪一个阶段?

  

    生:结果。

  

    师:是的。结果是由原因引起。由原因引出结果,结果引出原因,再由原因引出结果,结果引出原因。全篇文章就是充满了这样一个辨证的因果联系。好,下面请同学们打开课本第54页,大家齐读第一自然段,一边读,一边想,故事开始介绍了什么?

  

    ……

  

    就这样,我拉开了上课的话匣子……在一片掌声中,我走下了讲台。老校长向我点点头,无疑,我的试教他很满意!

  

    评课中,老校长这样对我说:“只要你不嫌弃来小学教书,我欢迎你!很欢迎你!你的普通话太棒了,教学独到。”

  

    首次试教成功,我能得到校长的表扬,感到欣喜万分。暗自决心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从零开始,当好一名小学教师。我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1986年,我回到了重庆主城,进了老校长的学校。我很感激他!

  

    当我去老校长所在的区教育处人事科报到时。叫我填表的是一位看上去40岁左右的主任,姓周。他不冷不热,头也不抬地向我提出了一个严峻的要求——5年不分房子给我。5年、10年都没问题,只要能接纳我。我这么想,就满口答应签了合同。或许我表上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吸引了他,他微微抬起头,这才认真地端详起我来。当时,我穿了一套底板为黑色的花色套裙,感觉自己的装扮有些乡土味儿。“真没想到,人漂亮不说,一手字写得不错嘛。现在的年轻人有这手好字的不多啊。”他半开玩笑地夸奖起我来。我心里美滋滋的,含笑表示接受他的夸奖。自信的我从此跨进了小学大门。

  

    当时,这学校里最高学历是中师。一个高中教师,一个大学本科函授生,我并没有委屈自己,想到自己是从山里回来的。当时城里老师多自以为是,有点小瞧人。我暗自想以我充足的实力,让他们在极短时间内接纳我,便乐意接受了中段三年级的语文教学兼班主任工作。

  

    我利用假期,对新班所有学生进行了家访,掌握第一手材料,好因材施教。当时,课时未满,学校还给我排了几个班的手工课,一个学前班的算术课,我从没因此感到委屈。心想,我年轻,有的是精力,多干点没关系,一切从零开始,站稳脚跟再说。

  

    从认真备课着手。我以为这是我要立足小学教育最重要的一环。相信只有自己先把好教材,吃透文章,才能做到课堂上心中有数,教学有条不紊。所以,我给自己一个约定:必须写详案,让每一个步骤在讲台上向学生都有个交代。

  

    其次,认真上课。我认为导语是一堂课兴趣的开端。语文学科不同于其他学科让学生感兴趣,我得转移学生的注意力,这种注意力就是兴趣话题。有了注意力,他们就能静下心来听我讲课。所以,设置好导语成了我完成一堂语文课不可少的重要环节。我多以小故事形式,或以悬念式设问开头,这样,一下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这里来,有心想听我上课。其次,就是感知和领悟。我宁可少讲,也要让学生对每篇课文默读两遍,然后放声读一遍,在这三遍的读书中,让学生自己利用工具书扫清字词障碍,为我接下的分析讲解文章,无疑快捷、省时有效多了,师生共同都感到轻松愉悦。

  

    课堂上,我十分强调学生的“听力”。一开始我就对他们说:“耳朵不灵,脑子不聪明。”学生们谁不愿意做一个聪明的孩子。小学生,课堂注意力容易分散,我曾对部分回答问题模糊的学生进行过一次测试:“请回答,刚才我提了一个什么问题?”结果,好多学生都只是摇摇头。由此以为,课堂上,听清了,才能思;思好了,知识才能过手。所以,我坚持了这种做法。课堂上,把训练学生的听力作为我教学的重中之重。

  

    认真批改作业。对学生的作业,我采取三级批阅法,即将学生分成三个等级进行批阅,被抽取的作业,我必须给予细评,然后给个分数。多以表扬为主,最优秀的给个“赞”,优秀的给个“好”,好的给个“加油”。我相信,“赞”会带来信心,“好”会带来动力,“加油”会带来希望。没抽到的作业本给个日期。一学期下来,每个学生的作业本上都有我不同的赞扬声。他们拿到本子会互相传阅,看谁的“赞”字多,“赞”多了,会劲头十足,“好”多了,会鼓足勇气,“加油”多了,会不甘示弱。整个学习氛围自然而然得到形成。实践让我确信,人心是向善之物,只有让人心多藏些美好,事情才做得更完善。

  

    奉献是老师的职业精神。我多牺牲休息时间。朋友路逢于我总爱说:当老师好,一天上完几节课就没事回家。我只是对他们摇摇头,一下不能与他们分说明白,只有我自己最清楚。作为老师,可以这样来形容,他的神经就像一根琴弦,整天绷得紧紧的。

  

    教学任务每天都在更新,老师每天都要做一个新人,绝不机械劳动。回到家里,得在灯下劳作,为第二天的课作酝酿,思考我该怎样设计这堂课才能让学生们完全将知识接受。优生会质哪些疑,自己该怎么去做解答,基础差的学生该向他们提什么问,如果学生听课走神讲小话我该怎么对待他们。由于我是新老师,常有领导闯进教室来听随堂课,看我似乎能把住好小学教材,把住学生。这些都是老师课下要费心、动脑的问题。这就是不是上班时间的时间老师得花。所以,常常回到家里心都挺疲惫,常常不能和家人一起看电视,不能和孩子一起温习功课,不能陪父母说说话,就是逢年过节,心也不空。

  

    我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很快在学校传为佳话。我勤奋好学,受到学生的拥戴,家长和老师们的认可。

  接踵而来的是参加各种级别的公开赛课。那比在平时上课,要付出几倍的劳动。

    自己先要认真备课,然后借班去试课。一次不成功,修改教案来第二次,第二次不成功,修改教案来第三次,直到领导说行了,才拿出去参赛。大凡赛过课的老师都有此体会,那种艰辛的脑力劳动很折腾人。有时,弄得吃不好,睡不香,白天走路、上课都在想着这事,直到赛完课,心弦才松弛下来。正是这无数的赛课,磨练了我,让我很快地成长起来,终于在小学站住了脚,很快被评为小学高级教师。

  

  

 学生,是我工作的全部,爱生,是我的教学宗旨。

  

    还记得那件难忘的事:

  

    “老师,不好了,何海涛手摔断了!”我正在办公室伏案批改作文,听到学生肖强跑来传话。班主任,犹如一个家庭的父母,责任重大。对学生的学习、劳动、生活什么都得管。在校,学生出了意外,班主任就得像父母一样地去承担责任。

  

    我立刻丢下手中的本子,快步下楼,来到操场上。那里已经围满了学生,何海涛坐在地上,很无助的样子。学生们有的给他掸身上的泥土,有的给他擦额上的汗珠,有的托住他的断肢。那时,正是炎热的夏季,何海涛穿着一件背心,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右臂已脱离了肩,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淌,痛苦的神情挂在脸上。看到这一切,我什么都顾不得,连忙叫学生们让开,并叫一名班干部赶快到门岗打电话通知何海涛的家长,说我把他送到住院部去了。

  

    我在校门口拦了一辆车和另一个学生干部一道将何海涛送往当地住院部。检查结果:粉碎性骨折。我焦急地拿着片子领他到了外科。值班医生叫我等一个小时,理由是接骨头的医生在护理一个高级领导的外伤。我心急火燎,救孩子是急,护理是次,我希望医生能尽快给学生接骨。医生回答是生硬的:“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接骨医生现在没空。要嘛,你就转院!”她狠狠地拽了我一句。她的重语激怒了我,当时,我只想到救学生,别的什么也不多想,赶紧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车,带起学生直奔重庆市骨科医院。不多时,何海涛的妈妈赶来了,我的心才搁了下来。

  

    事后,我心里好不平静呀!这是为什么?医生的天职不就是救死扶伤吗?医院墙上不是明写着“一切为病人着想”吗?干嘛这样对待病人呢?何况是一个急救病人。于是,我想报道这件事,遭到好友的阻拦。我想,我是一名人民教师,对于这种不良的医风,我不能容忍。出于良心,出于天职,我提起勇气,写了一则简讯,叫做《骨科医生拒治,骨折病人外流》:“九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半,我将一名活动课上不慎,纣关节骨折的学生送到住院部外科诊室,A医生叫缴钱照片后,确诊学生为粉碎性骨折。她说,本院只有一名骨科专科医生在护理一位领导外伤,不得空。话音刚落,骨科医生走出病房,知情后并不愿意马上为学生做手术,说要下班了,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济于事。没办法,我只好把学生送往市骨科医院。

 

 笔者认为,医院应热心为病人服务,对急性病人应及时处理;专科医生应加强,尽量为病人着想,少让病人外流。”

  

    消息上了钢城报,卫生处立马在报上给我了回复:“今后我们要加强对医务人员的教育,急病人所急,想病员所想,千方百计为病员服务,请赵长学老师及家长原谅!。”

  

    之后,有人说:“你好大胆啊,敢去碰撞医院,你就不怕以后他们刁难你吗?”我说:“怕什么,到时该进这医院我还得去!看把我怎么样?”我觉得我做得对!

  

    在何海涛疗伤期间,我买鸡、牛奶等营养品去看望他。丈夫不太理解,说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的课堂上出的事,为什么那么尽心?儿子接过话:“妈妈,你何时对我这样?”我听了,心里只有酸楚。我对丈夫说:“谁叫我是老师呢?”又对儿子说:“谁叫你是妈妈的儿子?”

  

 

 有人提及老师,总觉得老师很幸福。他们哪里知道,老师所谓幸福的背后隐藏着道不出的苦衷啊!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真的不算一个称职的母亲!

  

    由于吃住在学校,学校成了我的“家”。宿舍就在我上课教室的对面,不可能生炉灶。每天天不亮,我就起床,用酒精炉给儿子煮荷包蛋,吃学校糕点房的香酥饼,然后,送他去幼儿园。

  

    我每天早晨7点半就要进教室组织学生上早读,没有更多时间送儿子去幼儿园,就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早晨送他出校门,过一个路口,让他蹬着自行车自己去幼儿园,那时他三岁。

  

    小学生管起来杂事多,处理起学生的事,常忘按时去接他,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天晚了。最记得有一次我晚上7点半开完家长会,走出学校,才想起还在幼儿园里的儿子,急急忙忙赶到幼儿园时,看见儿子乖乖地坐在小凳上看着老师弹风琴,他见了我,“哇”的一声哭了,那时,我的心酸极了。

  

    小孩子嘛,总爱生病。遇到他高烧不能去幼儿园的时候,只好把他独自关在宿舍里。中午下班回到宿舍,他已哭成了泪人,我心里酸酸的,紧紧抱着他也想哭。没办法,只有熬到全天学生都离开了学校才来静心陪伴他。

  

    有人说,我儿子长得像他爸爸,也有人说像我。可能吧,因为人人都说我和他爸爸有兄妹相,他那乖巧的样儿特别逗老师喜欢。记得他4岁那个“六.一”儿童节,园里借剧院开展庆祝活动,老师把他打扮成小女孩,身着红裙子,头扎小红花。我坐在台下,为儿子的大方表演鼓掌,为我有这样一个善表演的儿子感到骄傲!

  

    可能是我年轻的缘故,那时,一天总有睡不完的觉。有一天,我睡过头起床晚了,匆匆忙忙送他去幼儿园。就在催促他快过路口时,突然,一辆小轿车疾驶而来,只听“吱”的一声刹在了儿子的小自行车跟前,可把我吓住了!司机伸出头来大声骂:“有你这样当妈的吗?”至今想起那事,心惊胆战。从此,我再也不敢睡懒觉,总把小闹钟起床时间提前调好,准时起床,小心翼翼地看护着他,生怕他再有什么意外。

 

 在该校工作有了成绩,不到一年,老校长为我争取了一套平房,三间一厨。有了房子,我把丈夫的父亲(我跟丈夫叫他伯伯)和他弟弟接来和我们一起住。伯伯一间,弟弟一间,我们一家人一间。提起那房子,怎么形容呢,这样说吧:推开门,不开灯的话,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房子差一点,毕竟是自己真正的家,我的心也塌实了许多。有了自己的房子,伯伯为我们做饭,弟弟下班顺路帮我们接孩子,我们夫妻俩工作就安心了许多。

 

 家里光线暗淡,儿子上幼儿大班,我开始教他写字,常在家门后门外的堤坝上,端出方凳给儿子当桌子。有一个周末的晚上,吃过晚饭,我依旧带儿子到堤坝上教他写字。突然,我身旁出现了一个陌生中年男人,他问声好后,递给我一张照片,我一看,是我辅导儿子学习的镜头。我和儿子都穿得还随便,儿子小短裤,小背心,我穿着拖鞋,半截裙,短袖,俨然一付在家休闲的样子。我和儿子都停聚精会神的样子。中年男子见我看着照片不解,微笑对我说:“我知道你是老师,我就住在你家对门楼上。”边说,他指了一下我抬头可以看到的一幢楼房,“我见你经常在这里辅导你儿子学习,好投入的样子,就用相机在窗口拍摄了下来。不经允许,拍得不好,对不起哈!”他说话很客气,那一刻我感谢都来不及,哪还要去责备人家,就连声叫儿子去里屋给叔叔提根凳子出来。他微笑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走了,我回家吃饭去!”说着,朝我身旁的石级走去……

 

 我不求儿子将来有什么大作为,我只知道从小要培养他静心做事的好习惯。从练习写字开始,手该怎么握笔,指与笔距离一寸,眼睛离本子一尺,胸离桌子一拳。就这么简单。

 

 儿子长到6岁,我原有的平房拆迁,按公司拆迁政策,我由教育处分得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配套房,住上了第九楼。儿子也该上学了,我让他进了离家教近的一所学校读学前班。学校好多老师都说我傻,不知道把孩子放在自己的学校,关照方便。我不那样想,我要他从小学会独立,学会不在妈妈身边,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在陌生环境中去认识老师,和同学相处。我让伯伯送儿子一周,以后就让他自己去学校。

  

    这可好了,儿子贪玩了,放学不按时回家。有一天,他回家来仰起小脸问我:“妈妈,老师说,放学要按时回家。什么叫按时回家?是不是就是晚点回家?”听了他稚气的问话,我笑弯了腰,捧起他的小脸:“我的傻儿子,按时回家,就是放了学就回家来。知道吗?”“哦。”他像听懂了我的话,点点头。

  

    可是,那时他毕竟小,贪玩是小男孩儿的天性。有一天晚上,我六点回家还不见儿子的踪影,便下楼到学校门口去找他,找遍了,也不见人影,心里有些犯急。突然,我想到学校附近有个向阳院,老人休闲娱乐的地方,就到了那儿。见好多老人都在那里散步、打拳、跳舞。呵呵,他果然在那里。我躲在一棵大树下,探着身子看他。只见他坐在长廊的石板凳上,背着书包,手里握着一个用泥巴团捏成的摩托方向盘,嘴里不停发出“嘟嘟嘟”的声音。原来,他在做游戏开摩托呢!我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用手捂着他的双眼:“哈哈,小家伙,你在干什么呢?怎么不按时回家?”他用力把我双手掰开:“嘿嘿,妈妈!你怎么来了?我在开摩托呢!”瞧他那天真的小样儿,哪知妈妈我在为他担心呢,把我弄得哭笑不得!

  

    “你喜欢开摩托?”我试探地问。

  

    “是的。妈妈,我长大了,你给我买驾摩托。好吗?”一种渴求的眼神递了过来。

  

    “好啊!不仅摩托,还给你买轿车呢。但是,现在你要听妈妈的话,放学按时回家。”我借机让他记住“按时”这个词语。

  

    见我答应了,他腾的一下,从石板凳上翻下来,背着书包,跳跳蹦蹦地走向了回家的路。

  

    我和他爸爸工作性质决定了一个字“忙”。尤其是他爸爸,经常要值勤和外出开会,我又是班主任,小学生不比中学生,上完课可以回家,而得时时守着他们,生怕有什么意外,一直到全天学生放学我才能离开学校。所以,整天扑在学校的时间多,对儿子少了细心。

  

    有一天,我和丈夫中午回到家,刚进厨房准备做午饭,突然听到底楼下儿子的哭声,走到阳台,探身往楼下一看。“妈妈…妈妈…”只见儿子背着书包蹲在地上慢慢地向楼梯口移动。“快上来呀!”我大声叫他。“我上来不了了!”他哭得更厉害了。我见势不妙,“他爸,你赶快下楼去,儿子好像不对劲儿了。”丈夫听我这么一说,赶快下楼把儿子背了上来。我一瞧,他额上三个大筋包。我问他怎么弄的?他见我这么一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小心地为他擦去脸上的泪,用酒精一边为他疗伤,一边轻言细语地问他头上包的原由,他抽噎着,天真地问:“妈妈,电视里那些少年寺哥哥走高空为什么不摔,我走高空水管子就摔了呢?”我这才明白,我的傻儿子去探险了,再一次捧腹大笑……

 

 老师们都说儿子长得标志,学校遇到检查团来,就要在礼仪专栏上展学生的风采,于是,就给儿子在阅览室拍了阅读照。有老师曾经在办公室对儿子开玩笑:“不要以后不要成个绣花枕头哈!”儿子摸摸后脑勺,感觉出他听懂了老师对他的期望。他咬紧牙,双手握了一下拳,从他那坚定的眼神,我看到了儿子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我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转身望了我一眼,又回过身来,给老师行了一个礼,走出了办公室……

 

绿

  

        我怀里时常揣着一种担心,担心家里的老人、丈夫和儿子。怕老人得病,怕丈夫工作劳累,怕儿子有什么闪失。工作调动,38岁的丈夫离开重庆去了北京,一去就是五年。儿子的么爸结婚离开了我家,家里唯有伯伯、儿子和我。

  

    那时,我是一名小学高级教师,肩上的胆子很重。学校教学主任伴随退休,考虑到我是学校唯一的本科函授生,接班人理应是我。主任找到我,征求我的意见,我考虑丈夫不在家,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挑主任担子,怕是一头也顾不了,加上我喜欢教书,喜欢和学生在一起,不喜欢干领导工作,就婉言谢绝,并推荐我高中同学的妹妹去接主任的班。同事知道此事,都说我傻,教学主任不当,当教书匠。我不在乎,比较倔,认定的事就不回头。

  

   丈夫去北京那年,有一天,教育处科长来办公室对我说:“你不愿意在小学担任教学主任,处里研究,准备调你回中学任教。”话是这么说,却不停地夸我,说我教书是如何地行,他女儿是如何地喜欢我。言下之意,希望我留在小学,将他女儿送毕业。他女儿在我班里,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挺喜欢她。加上儿子还小,在我校念五年级,考虑丈夫不在身边,我如到中学,晚上要上晚自习,儿子的学习就没人督促。于是,选择了留在小学。

  

    晚上,我和儿子围着一张桌子,我备课,他做家庭作业。遇到难题请教我,我先叫他独立思考,实在不会,才与他一同讨论。我对他说,读书是自己的事,遇到困难不要低头。人人都会遇到困难,但困难吓不倒自信的人。让他从小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坚信自己能行。渐渐地,儿子养成了独立学习,分析问题的良好习惯。

  

    生活上也如此,凡认为他自己能做的事就让他自己去做。如,端茶送水、抹桌子、扫地、添饭、洗自己的内衣裤、搓手绢、削水果等。

  

    都说我对儿子要求太过严厉,几乎到了极度,换句话说有点残忍了。至今回想起那件刻骨铭心的事,叫我撕心裂肺般的痛!

  

    那是一个难忘的6月。

  

    下班后,我路过水果市场,买了带绿叶的鲜桃,回到家,包一放,又忙于自己的工作:写教学笔记,整理教案等。儿子要吃鲜桃,我叫他自己洗了削来吃。半夜里,儿子突然发起高烧,我以为和往常一样是感冒,给他喂了退烧药,结果直到天亮都不见退烧。

  

    我是班主任,要知道,小学老师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学生寸步也离不开班主任。早晨,我依然730就去学校,叫回家来探亲的丈夫带儿子去医院诊断一下。

  

    人在学校,心惦念着儿子。想到平时儿子有什么小病,都是我在照顾,不知道他现在病情怎么样。中午,丈夫打电话来说儿子还没有退烧,听口气他有些焦急。下午两点钟他又打电话来说还是没退烧,医生叫吃西瓜、喝凉水。

  

    学生知道我儿子病了,班长说他来管理班上,叫我赶快去医院。我才请假去了医院。

  

    儿子见了我,叫了一声妈妈。只见他躺在床上,露出那张红红的脸蛋。我用手板触及他的额头,烫得叫我惊慌!连忙去问医生:“医生,我儿子为什么不退烧呀?昨晚就开始发的烧。”医生见我焦急的样子:“我们也没办法,要想办法查到他的大便啊。”再强调给他喝凉水。

  

    回到病床前,我用湿毛巾给儿子敷额,喂水,还不行,又去问医生以前遇到过这样的病例没有。医生说,有,但各有各的情况。说要等儿子的大便。

 

 可能是灌水的缘故,下午5点钟,儿子腹泻了,化验结果让我惊呆了——“重毒菌痢”。医生把我叫了去,问我给儿子吃过什么,我说三餐和往常一样,就是还吃了鲜桃,是他自己削来吃的。医生接过话题:“如果没有吃别的,可能就是鲜桃惹的祸,桃上农药未洗净。”说罢,叫护士将儿子转到传染科。

  

    那一刻,我六神无主。伏在儿子床前,不停地捶击我的头:“儿子,都是妈妈不好,让你受苦了,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称职啊!”

  

    医生叫我去办公室签字。我这才抬头看到墙上我儿子的名字,旁边打了三把黑叉。此时,我真不敢相信,儿子的名字挂在了死亡的墙上。

  

    “不!不可能的!医生,他不会的,你们要救救他!千万要救救我儿子!我给你跪下了!”那时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度的悲痛中!“不!我要我儿子!我儿子很聪明呀!医生,你就行行好吧!我谢谢你了!”我跪在地上,不停地求救,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到我的衣襟上,洒落到地上。那一刻我才真正感到儿子在我心中的分量,才回想起儿子曾对我说的那句话:“妈妈,你对学生比我好!”悔恨不该让他自己去洗桃子吃。没办法,最后,丈夫签了字。

  

    我无助地守护在儿子床前,那时,眼前全是儿子的影子:他三岁独自骑着自行车去幼儿园,独自背着包上学前班,放学头上摔了三个打筋包,在楼下大声喊:“妈妈,我上不来了,快下楼来背我呀!”“妈妈,为什么少年寺的叔叔走高空不摔跤,我走高空水管就摔了呢?”……多么聪明可爱的孩子呀!

  

    儿子病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学校,班里一个学生拉来了他的母亲——王医生,叫她去求医生救救我儿子。我听王医生到办公室亲自对那里的组织医生说:“一定用最好的药,尽最大的能力救救孩子老师的儿子,她是我孩子挺喜欢的老师。”组织医生说他们已经尽力了,就看我儿子明天早晨六点以前是否能退烧,如果退了,就有希望,如果不退,他们也无能为力。因为是重毒菌痢!

  

    那一晚,王医生一直陪护在我儿子身边,一直在宽慰我那颗悲伤的心。凌晨5点钟,奇迹发生了,儿子的烧退了,我紧紧地把他搂在了怀里……

  

走了

  

 天有不侧风云,一次,伯伯进厨房的瞬间,我发现他后颈上露出几个包。平时喜欢看医书的我,知道这是不祥预兆,便带他去了重庆医学院看医生。医生取下两个包块化验:恶性淋巴肿瘤。医生私下对我说伯伯只能存活20几天,叫我们有思想准备。天啦,丈夫不在家,我该怎么办?从此,我心里多了一丝忧虑。

  

    伯伯是文盲,30几岁就失去了身患癌症的妻子,一人苦苦拉大五个儿子。我很同情他,把他当自己的父亲待。他牙不好,我叫他做菜软一点,不考虑我们。丈夫端着饭碗常责备他菜做得太软,味也不合口,我总站在他一边,叫丈夫依着点,告诉上厨不易,要理解老人。

  

    伯伯总夸我知书答礼,理解老人,对他好,对我妈妈说,我像他女儿。他喜欢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从我结婚后,他就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

  

    四儿媳生了小孩,他去看孙女,大老远的,去了不到一周就怄气回来了,对我说,他抱孙女到广场看闹热,儿媳前来拖过孙女就走,说他不该把小孩子抱到闹热区去,空气差,易染疾病。还对我说,妻子死得早,他一手将几个儿子不也这样带过来了,个个有出息,也没见得他们生什么大病。我给他讲四媳做法没错,那是厂区,广场灰尘大,人群聚集,孩子太小,在那里逗留久了怕染疾病,只是四媳说话欠委婉,叫他老人家别多想,喜欢跟我们住,就哪也别去。

  

    伯伯问我他患了什么病,为了不让他老人家担心,瞒着对他说,淋巴发炎,吃药打针很快就会好起来,暗地里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五个儿子。

  

    伯伯开始做化疗了。每周用重医开的方子在本地医院打两次针。每针打下来,他的脸色都发白,几个儿子都很孝顺,给他买复方阿胶浆来吃。就这样打了一段时间。

  

    为了不让伯伯怀疑自己的病,和往常一样,我叫他继续为我们搭理家务:扫地、抹屋、买菜、做饭。他很乐意那样做。

  

    有一天,伯伯买菜回来对我说,他看到一个药滩,是位贵州老人,说能消掉他身上的包块,只需40天,治好后,求家里人给他做一块匾做宣传。见伯伯期盼的神情,我想,反正伯伯的病已严重,中药的负作用小,试试也无妨,就叫他到老人那里去试试,答应事成后,为他做匾。伯伯很高兴,从此,就去老人那抓药吃。

  

    一天、两天、三天,见伯伯颈上的包块在变小,伯伯说,他腋窝处、腰间的包快也在变小,我喜出望外,以为伯伯有救了,叫他坚持治疗下去。

  

    40天到了,伯伯身上的包块停止了消肿,老人说治疗这么多包块,还少见不消的。他话里,我知道伯伯的病情有多重。后来再没有在那位老人那里抓药吃了,可我留下了他的药方单子。心想,毕竟它为伯伯减轻了病痛,只因伯伯的病太重,治疗的时间不够而已。之后,我照药方到职工医院去给伯伯抓药,让伯伯坚持服药,和同打针治疗撑过了4年。

  

    我为伯伯治病的消息在学校传为佳话,老师们都说伯伯遇到了我这样孝敬的媳妇,是他的福气,要是换成别人,早没了命。当时我没多想,只把伯伯当成我的亲身父亲。觉得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必须爱惜它,珍惜它。我的命是命,伯伯的命也是命。爱护伯伯就是爱护我自己,珍惜伯伯的生命,就是珍惜我的生命。

  

    伯伯没女儿,说我有文化,有教养,尊敬他,不嫌弃他。他常对我母亲说,我比他亲身儿子还好。

  

    有一天我中午下班回家,伯伯说,他把针条子放到医院打针处,忘拿回来了。说那话时,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我安慰他说:“没关系,下午,你拄着拐杖到医院去拿,自会在那里。”伯伯不识字,针条子上明明写着恶性淋巴癌,放在那里,自然没人会领走。结果,他下午硬是把那针条子取了回来。

毕竟是恶性淋巴癌,伯伯坚持得好难。有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到家,伯伯给我开门,那一瞬间我被吓住了!只见伯伯苍白一张脸,无力地拖着步子,我忙问:“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那么难看?”伯伯说他浑身无力,他的回话明显没有先前那么有力,顿时,我感到有种不祥之兆,伯伯的病情一定恶化了!

 

 下午,我请了假,把伯伯带到医院。我向医生介绍了伯伯四年前患病的经过,并递过了曾经在重庆医学院的诊断书。没想到医生这样问我:“你是他女儿吗?”

  

    我说:“不是,是媳妇。”

  

    医生感到惊讶:“孝顺呀,我从来没有见过,恶性淋巴肿瘤的人能存活到现在。”

  

    我解释说:“不,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患了什么病。”

  

    “这更是奇迹了!”医生连连称赞。

  

    我知道,伯伯的生命,是这几年来,我在一分一秒地拯救他。我不告诉他病情,就是不想增加他的精神负担,我让他和先前一样的做家务活,就是想让他知道,自己还和以前一样,是一个健康的人!

  

    一个病人的坚强存活,离不开亲人那张微笑的脸,离不开亲人那句轻言细语。这一切都像医生所说的那两个字——孝顺!

  

    这次确诊,伯伯的病情真正走向了恶化,由恶性淋巴癌转化成白血性淋巴癌。从此,我加倍地体贴他,爱护他那微弱的生命。我给他买回生花生、核桃仁,叫他每天坚持吃,我自己也吃,这样,让他不感到自己显得因病特殊。

  

    伯伯牙不好,满口假牙,我叫他每天用钵,将花生米、核桃捣碎,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进嘴里,吞下去。我知道,当时,伯伯已失去了造血功能,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但这个结果我不能告诉他,那样,他会没有信心。就这样,伯伯坚持着……最后,靠每周去医院输血维持着他微弱的生命,直到第五个年头的春节。

  

    这天,我把妈妈和我的姊妹请到家里来团圆,做了一大桌大家喜欢吃的菜。正吃到兴头上,伯伯喝了一口鸡汤,叫头昏,说心里不舒服。那时,我的第六感官告诉我,伯伯不行了,赶紧将他扶到床上平卧,给他测量体温。39度!我知道,发高烧对于伯伯意味着什么,赶紧叫来他小儿子,背他下楼,拦了车,将他送往医院。

  

    几个儿子都在主城,陆续赶到医院(丈夫在北京不能及时赶回)护守在伯伯床前。医生说伯伯熬不到天亮,叫马上准备后事。我叫他几个兄弟守护,我连夜回家,从柜里翻出伯伯的老照片,步行到九宫庙去给他画像,然后,将伯伯的屋子布置成一个简单的灵堂,写上一幅对联,供上几个香果,一把花生,一瓶小酒,一支烛,三支香……

  

    临晨六点,伯伯走了……

  

 

 我终究没有接受主任职务,成了一帮新教师的指导老师。学校给他们下达任务,青年教师每周定时定量听我上课,我利用课余时间也去听他们上课,毫无保留地把我的教学经验传授给他们。我们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从中也建立了真诚的友谊,成了好朋友。

  

    那时候,学校的赛课活动依旧少不了我。校长说:“没有再比你更全面的人选了,和刚上任的老师比起来,你教学更沉稳。”我累,但不挂在嘴上。

  

    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堂难忘的表演课。

  

    重庆人民路小学几十名老师来我校参观,要观摩几堂课,学校点名要我献上曾经试教时上的《跳水》一课。课前,我对学生说:“好好表演,为学校争光!上成功了,我带你们去相馆合影作纪念。”孩子们听说要和老师合影,个个都争取表现。

  

    那天,天气格外晴朗,我身着一身浅紫色套裙,穿上一双白色高跟凉皮鞋,一本书也没拿,就迈着轻松的脚步登上了讲台。

  

    教室后面坐满了前来听课的老师,黑压压的一片。主任一手拿着上课铃,神情有点紧张。她站在教室后面的一个角落,另一只手攥着拳头,好似在给我加油,又似乎为我不拿书上课,脸上露出一丝的担忧。我微笑地给她投去一个自信的目光,向她点点头,就这样,在她的铃声下,开始了那堂课。

  

    “同学们,一艘环游了世界的帆船正往回航行,这一天风平浪静,水手们站在甲板上,托尔斯泰笔下的‘跳水’这个惊险故事于是开始了。我想大家通过预习,心中已装有了这个故事吧。那么谁能告诉老师,跳水这个故事发展到最后的结果是谁叫谁跳水了呢?”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我打开幻灯片,一步一步把学生引入故事境界……教室里,学生发言踊跃,高涨的情绪让听课老师啧啧称赞!他们不时被孩子们的表现吸引着,他们在笑,领导在笑,我心里笑得更欢……

 

 叮铃铃,我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走下了讲台……无疑我成功了!孩子们脸上绽开了笑容!事后,我带学生们到重钢照相馆去合了一张影,取名叫“永恒的微笑”。

 

 那时,学校年年红五月都要开展歌咏比赛活动,我为家长的经济着想,让学生自己买一卷皱纹纸,亲手教他们缝制自己的裙子,表演时,自己从家里带上一束塑料花,这种新颖创作方式,既培养的学生的动手能力,让他们从小懂得节省,还减轻了老师和家长的负担,深受学生的喜欢。

    

         周末,我组织学生到郊外搞野炊。带上餐具,自己到小溪沟里搬螃蟹,砌灶生火做饭。一路上,俨然无存师生关系,彼此像朋友,又说有笑,无拘无束,开心得不得了。最记得有一次我带学生出门搞野炊,迷失了方向,就一路询问起走,呵呵,竟看到了一棵稀奇古怪的树。学生们纷纷围着看个究竟,在树洞里钻进钻出,我提议叫他们在这里留了个纪念。

  

    在该校,我除了上课,还是学校的通讯员,经常在钢城报上报道学校的成果。如《校运会在全区获奖》《校园开展学雷锋活动》《推广普通话》《歌咏比赛》《开展特色小队活动》《走出课堂上劳动课》《喝预防流感药水》《听省曲艺讲座》《全国获绘画奖》《市督导工作检查》等等。我的通讯报道很出色,获得了教育处优秀通讯员荣誉称号。

  

    那时,无论是硬笔书法,还是教案评选,一等奖都会向我招手。我满怀信心地这样一直走下去。后来,我和余美丽老师代表学校参加全区教育系统基本功全能大赛,还为学校争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纪实散文集]山城的足迹 第八章 小学教师
  • 分类:连载
  • 人气:1590
  • 日期:2009-12-03 23:41:34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