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纪实散文集]山城的足迹 第七章 高中教师


第七章 高中教师

 

  

 培训结束,我回到了矿山,走进了麻柳滩子弟校,登上了三尺讲台,正式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那年我22岁。该校有学生600左右,12个班,小学、初中、高中,一个年级一个班。老师均为重庆来支援矿山建设的,老教师居多,年轻教师有3名。没想到,学校让我扛了大梁,让教高一语文兼学校团支部书记。那时,我青春似火,教学热情高涨,加上比学生大不了几岁,和他们在一起,工作起来很愉快。

  

    年轻,记忆力强,我可以背着教案讲课。学生说我是山里第一个实行普通话教学的老师,我的课成了他们的欣赏课,审美课,精神陶冶课。我很喜欢我的学生,愿意把我的青春热情奉献给他们。

  

    那时,唯一嫌自己不足的是没有高学历,便每时每刻强迫自己去学习。我着手练好一手毛笔字和钢笔字。要求自己一天各练三篇软硬书法,利用早到学校和空堂课,周末时间练习。那时,随时在学校可见我伏案练字的身影。

  

    当时,学校的板报由我负责。我老老实实地做,利用午休时间,搭着桌凳在校门口办板报,其中的美术字,图画等都由我一人去动脑。我不知道那时怎么那么笨,不晓得组织学生和我一同干。课时不够,学校给我搭配了几节音乐课,若有英语老师请假,我还得去代课。领导把我当万精油了。由于没有经过脚踏风琴培训,我只好一边教书,一边自学。幸好小时候有点乐理知识,会拉二胡,对弹奏悟性较高,学起来不太难。至于英语,念书时,自以为学得不错,初中英语教学勉强能胜任。

  

    总之,那时我的教学任务繁重,我能任劳任怨,勤奋工作,整天把自己泡在学校。深受领导的器重,学生的爱戴。我很欣慰,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向老师见我整天早出晚归,沉浸校园,几乎忘掉休息,要我悠着点儿,说时间还长。我却说,趁年轻多干点儿,没事儿。

 

 我要求学生严格,背书,一定要人人过关。每当下午放学,我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等待没有背完书的学生,生怕他们逃走一个。还好,他们都能听我的话,背完才离开学校。爸爸整天见不到我的人影,说我把学校当成了半个家。

 

 

  

 当时的口号是“老师要有一桶水,学生才有一碗水”。一个高中毕业生能教好高中学生吗?我对自己缺少信心,渴望有读书的机会。这一天终于到来了!重庆师范院校要招收高师函授生,报考对象限高中教师,这无疑给我带来了喜讯!真没想到曾经的大学梦竟要得以实现,便毫不犹豫报考了,并积极作好复习准备。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重庆师范学院高师函授,一读就是五年。

  

    由于函授性质不脱产,得靠自学去完成学业。我平时一周去赶水中学集体听一天课,学期结束,利用假期到重庆师范学院听半月课并参加考试。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时机,认真听课,认真作好笔记,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当时我听课的笔记,下来后好多同学都要借来抄,他们说我笔记记得认真又详细。

  

    考试前夕,我的头总爱痛,得买蜂蜜吃,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放松精神,增加睡眠,好以充足的精力迎接每次考试。

  

    由于我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要记的知识多,就尽量挤时间来背书,如,蹲厕所,散步,候车时。

 

 有一次,我在赶水中学听完课,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候车、坐车上,决定独自步行走铁路回家。从赶水到麻柳滩,要走了两个半小时。一路上,我用心背书,背累了,就抬头看看大山上的绿,听听河沟里的潺潺的流水声,不时折一根树枝挥舞哼段小曲,就这样不知不觉回到了家。天已黑,急坏了爸爸,他问我到哪去玩了?我告诉他真情后,爸爸微笑点点头,我知道他是在夸我,又是在心疼我。

 

 

 我知道自己的工作是爸爸、妈妈给的,没有理由不给他们争气。暗下决心好好读书,好好教书,去报答他们对我的养育之恩。把爸爸、妈妈对我的爱,融入三尺讲台,把这份热情奉献给我爱的教育事业。

  

    我所在的学校,学生大多源于矿工子女,我并非觉得自己是从城里来的,对当地学生就有所偏见。在我眼里,他们成为我工作的全部,我能把所学的书本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是我最大的荣耀。

  

    和读书时一样,我富有同情心,喜欢勤奋的学生。当班主任期间,班里有个矿工的孩子,他叫焦安东,我的班长兼语文科代表,勤奋好学,我很器重他。他家有三弟兄,全靠爸爸微薄的工资生活。有一次,他爸爸在井下作业时压伤了腿,家里仅有的钱要给爸爸疗伤,妈妈顾不得给他缴学费,有了中断他学习的念头。我知此事后,从微薄的月工资里抽出3.14元钱帮他缴学费,花9元钱给他买了一本《现代汉语词典》,鼓励他更加刻苦念书,不让父母失望,争取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那时,我每月工资只有40多元,每月都交给爸爸保管,没当自己是个独立的人。当我把工资交给爸爸时,爸爸问:“怎么少了十几元了?”我把实情告诉了爸爸,爸爸微笑点点头:“我女儿和爸爸一样,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好样的!相信我的女儿会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好教师。”我知道爸爸是在表扬和鼓励我。要知道那时爸爸的两句话对我今后能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给予了多大的鼓励啊,我打心里感激着他。

  

    我登门去焦安东家访问。他家住在一座小山坡上,爬上山,穿过一块玉米地,来到他家。两间一厨的简陋青砖瓦房里,整洁的房间摆设,不知怎的叫我感到挺温馨!我的到来,让他母亲很感动,她下厨给我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醪糟汤圆,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老师啊,听孩子说,你给他缴了学费,还送他书,鼓励他学习。我不知道怎么来感谢你呀?只愿孩子将来有出息了,报答你的恩情!”我握住她的手说:“焦妈妈,再难,也不能不让焦安东念书呀!他是棵好苗,眼前的困难总会克服的,我可以帮他。我在家里,可以不缴伙食钱的。”我的真心与诚意打动了焦妈妈,她终于打消了不让孩子念书的念头。从此,我百般地爱护这个学生,经常关心他,领他到家里做单独学习辅导,吃便饭,让他在学习上焕发了无穷的动力。

 

 

    四月里,学校背后的麻柳山上,满是盛开的映山红,有粉红色的、白色的……它们紧紧地相互拥抱着,在郁郁葱葱的绿叶间娇嫩地露出脸庞来。早晨,晶莹透明的露珠在花叶间滚动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阵清香随风飘来,沁人心脾,蜜蜂和蝴蝶纷纷飞来,欢快地采蜜和传播花粉。我再也按捺不住对美丽春色的向往之情,决定带领学生,走进大山,去领略这美好的自然春色,让他们感受大自然的美,填补枯燥的学习生活,让他们在愉快中去学到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天刚蒙蒙亮,我带领学生,举着红旗,背着炊具,登上了“麻柳山”。山上绿树成荫,绿草遍地,除了映山红,红、黄、白的各种野花到处可见。

  

    再往前走,眼前出现了一片竹林。听当地人讲,它叫紫竹,顾名思义就是紫色的竹子。它的叶子又宽又长,中间深深地凹进去,像一叶小舟。仔细一瞧,紫竹茎一节一节的,花骨朵都长在顶端节上,紫竹长了小骨节,一个个竹新嫩绿,逗同学们喜欢。

  

    竹林中间是一条长长的小溪,真美呀!清澈、碧绿、恬静、令人神往。远看,它是那样的绿,绿得像一条翡翠色的绸带;近看,它是那样的清,清得可以看见水底游动的鱼虾。

  

    小溪的源头是一个高高的悬崖,飞流直泻而下的是瀑布。它像一条银色绸带,仿佛从云天里抖落下来,夹着哗哗的水声,急流奔腾,气势雄伟,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老师,我们就在这儿搞野炊吧!”一个学生迫不及待地高喊道。

  

    “好,同学们都累了,卸下背包,砌灶、生火、做午饭吧!”我一声令下,整个山林里沸腾起来了。说实话,在家,从来都是爸爸、妈妈煮饭给我吃,这下可好,我要当家长了。心里有点着慌。

  

    “老师,这灶怎么砌呀?”

  

    “老师,这火怎么引燃呀?”

  

    “老师……老师……”

 

 学生们纷纷向我请教。我一会儿跑这组蹲一下,一会儿又到那组蹲一下,弄得我手忙脚乱的。学生们哪里知道我是炊事外行呀?真急人!但不能让学生们看出我的破绽。我装着一副能干样儿:划火柴,点木屑,塞柴草,额上不时渗出汗来。我卷起衣袖,这边擦一下,那边擦一下……

 

 “老师,看这边!”正在此时,只听一个男生在叫我,一回头,“咔嚓”,给我来了一张现实照。那时,我一副惊讶的样子!我也来了趣,起身拿起我的傻瓜相机也给学生们拍下了现实照:有正在剥虾子的,有正在煎荷包蛋的,有从锅里用筷子夹吃的……。现在记忆最深就是为焦安东和李勤毅拍下他们举猎枪瞄飞禽的照片。每当看到它,就会想起那段愉快的野炊经历。

 

  

 我是老师,又是学生们的好朋友。寒期,我没有选择回重庆主城我的故乡玩,选择了和学生们在一起。我带领全校团员步行走铁路到小渔沱去拍送旧迎新照,之后,又步行和学生从公路有说有笑走回家。那种排开教室里无拘无束的快乐劲,真叫我难忘!也算是我组织全校团员过的第一次组织生活,既增进了师生友谊,又丰富了团的精神生活。

 

 后来,当地在张家坝新修了一所中学部,需要从各所学校抽调老师,我校从高中语文、英语、地理老师中各抽了一名,语文是我。当时我25岁,已怀上了孩子,我哭了!不是不能胜任工作,而是不想离重庆更远,总想回家。组织上见我执意不肯去,就把我安排到綦江铁矿小渔沱当高中补习班班主任。

 

 就这样,我每天从麻柳滩走到小渔沱上班,一面要走50分钟。早上去,晚上回来。要走铁路,钻三个无灯的隧洞。我利用走路时间背我当天要上课的内容和背我函授学习资料,把它当作对自身最好的运动。中午就吃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饭菜。由于怀上孩子,挑嘴,吃咸菜居多。也许是肚里孩子需要我锻炼的缘故,我咬牙坚持走了大半年。正因为走路,锻炼了我的腰板,磨练了我的意志,1982710日我在綦江铁矿医院顺利地生下了我的儿子。

 

 孩子的诞生,我做了妈妈,从此在我生命里多了一个特殊的学生。我像待学生那样培养着他。

 

 当他开始说话的时候,我就利用散步时把学校里教学生的唐诗宋词挂在嘴边,慢慢地教他念,不知不觉他也会背一些。由于我学校工作较忙,当他会偏偏倒倒走路时,我给他胸前、腰后各围一条围裙,任他在地上滚爬;他爱爬楼梯,我就让他爬到顶楼,又退下来;他喜欢玩厨房里掏煤炭的铁钩,我也让他玩。他常常把自己弄成一个小黑猫,逗得我开怀大笑。两岁时,我将他送到麻柳滩幼儿园。幼儿园在山下,我的学校在山上,站在教学大楼走廊上正好可以看到山下我的儿子。儿子常在家里天真地说:“妈妈,你看我,我看你哈。”指的就是他在幼儿园走廊上望我,我在学校走廊上望他。他那稚气的天真劲让我感到好快活!有时没晚自习,我就带他到山上去玩。他最喜欢手里提根棍子,挥舞着跑步,追赶我扔进沟里的纸船。他喜欢走草丛小路,我就带着他走,母子俩常把裤子弄脏弄湿,彼此开怀一笑。

 

 是儿子给我的山里生活增添了乐趣。

  

    1986年,麻柳滩铁矿停产,支援矿山建设的职工自找门路离开了矿山,学校解散,我也因此回到了故乡——山城重庆。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纪实散文集]山城的足迹 第七章 高中教师
  • 分类:连载
  • 人气:1628
  • 日期:2009-11-15 13:27:52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