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纪实散文集]山城的足迹 第五章 知青生活

第五章 知青生活

 

 

1975815日,我身着军上装,挎上军书包,胸佩大红花,一大早来到重庆第96中学操场上,那里挤满了送行知青的人群。广播里传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歌曲:

塞北的狂风

吹硬了我们的筋骨

南国的烈日

晒黑了我们的臂膀

沸腾的热情

化开了三九的冻土

顽强的斗志

征服了雨季的泥浆

广阔天地大有作爲

五七道路多麽宽广

我们革命青年

四海爲家

在火热的斗争中百炼成钢

 

晴朗的蓝天

小鹰展翅飞翔

祖国的大地

春花四处开放

一身的汗水

换来了丰收的欢乐

两手的老茧

磨练出火红的思想

广阔天地大有作爲

五七道路多麽宽广

我们革命青年

四海爲家

在火热的斗争中百炼成钢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抚育着我们成长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指引我们奔向前方

我们的一生

将写下新时代的春秋

我们的奋斗

要世界改变个模样

广阔天地大有作爲

五七道路多麽宽广

我们革命青年四海爲家

在火热的斗争中百炼成钢

 

 歌声、锣鼓声喧天响,操场上告别的人流这里一堆,那里一群。妹妹拉着我的手哭得好伤心!不想离家,真的不想啊!八点整,广播里传来“上车了!”的催促声,我上了大卡车,和妹妹握手,抹去她不舍的眼泪,叫她回家去。车轮动了,我好难过,不舍妹妹,不舍家乡,车轮哪里理解我的心啊,飞滚起来,越来越快,,直到挥动的手儿再也看不到妹妹的身影……

 

 爸爸护送,姐姐来公社路口接的我(她在建华公社插队已三年),我被安插在安岳县镇子区文化公社三大队十小队。

 

 下车后,我们登上了一条狭窄的山路,路旁满是田园,山青青的样子。爬上山坡再下坡,隐约可见几间青瓦农房。此时,家乡宽阔的公路、高楼、街道的繁华全不存在。我想家,泪水断线地淌。姐姐给我递来手巾,牵着我的手,我抽咽地对爸爸说:“我不下乡不行吗?我不当知青!我会唱歌!我会跳舞!我会在家帮婆婆干家务活!我想回家,等到有考大学的那一天……”爸爸没说话,只是背着我的包,一直向前走……我突然不哭了,我知道我再哭,爸爸会难过!

  

    绕过几道田坎,爸爸突然对我说:“筱玲,这里就是你的家。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好好在这里劳动,你依然可把你的歌声和舞蹈奉献给新农村。爸爸相信你会受大家欢迎!”爸爸简短的话温暖了我的心,我不再说什么,抹着眼泪,跟着爸爸和姐姐朝我的“家”走去。

  

    我们来到一个成凹形的宅院,生产队杨队长热情相迎。院坝上站了好些村民,老的,小的,对我指指点点,像看希奇,我不理会。队长指着中间那间房门对我说:“这就是你居住的地方,屋里有两间,里间是保管室,你住外间。”说罢,他轻轻推开房门,迎面扑来一股潮湿的农药味儿,我们走了进去。

  

    凹凸不平的泥巴地面,正对门搁着一张单人木床,架在四墩连儿石上。床上有堆稻草,床边有一张石桌(由两块石板撑着),一根石板凳。雕栏镂窗下有一个长方形木柜,装米的,估计能盛三百斤粮食。左边靠门处有一个柴灶,上有一口无耳朵的大铁锅,和家里的锅不一样。我想,煮十斤米饭没问题吧。灶旁堆了一堆麦杆之类的柴火,说用它来做饭。

  

    在家里,我上有姐姐,下有弟妹,都说我有福。我的爱好广泛,爸爸、妈妈总优待我,少干家务活。相比之下,我的动手能力比姐妹差。姐姐帮我理平稻草,用一床白布包裹起来,然后,在上面铺上草席。又帮我挂蚊帐,挂窗帘。队长提来一盏煤油灯,爸爸在石桌上放了几本书和我8个月时手抓的那支金星钢笔,几个笔记本,叫我晚上收工回来,别忘了读书。之后,他们要走。我站在房门口,倚着门框,眼泪汪汪地目送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

  

    那一夜,我第一次捂紧被子哭了!我怕极了!整夜都听着里屋老鼠作作索索抢吃粮食的声音,第一次在老鼠的作作索索声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感受温暖

 

 我被分到棉花队,每天围着长围腰,把棉花一朵朵摘进围腰口袋,然后放进土坎上的背篓里。那时,我19岁,我把自己当成是臭知识分子,下乡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唯有的想法就是在地里好好干活,争取表现,早点回城。所以,劳动可卖劲儿了,40度高温也打着赤脚和农民扎进地里。

  

    我很感激隔壁队长的妻子,每当我收工回来,她就来看我做饭。在家里,我煤炭灶都不会生,怎会生稻草灶呢?我蹲在柴草堆里,抱起大把柴火往灶里塞,红红的火,浓浓的烟,把我烤得额头发烫,呛得直咳嗽,眼泪直流。顾了送柴,忘了锅;顾了锅,忘了灶。她见了,走过来,手把手教我如何添柴:先将柴草绕成捆再往里送。说那样柴禁得起燃,火苗不会太大,眼睛就不会感到难受。还教我怎么使用灶边的吹火筒:当火苗不行时,拿它一头对准准灶里柴火,一头用嘴吹,这样就可以救起即将熄灭的火。见我老吃半生红薯,有时把自己弄得像个大“花猫”,心疼我,说若不嫌她家饭菜差,就和她家同锅吃。我答应了。

  

    她家有4个孩子,16岁、12岁、9岁、3岁,两男两女。加上队长和队长的妈妈,和同我就整整一桌。然而,我却在他家里享受特殊的待遇。她总给我下面条吃,上面搁一个油煎荷包蛋。据说那是当地贵客待遇。

  

    我最喜欢吃她做的新鲜玉米粑了。一口大石磨,一个丁字形长磨柄。她两手分别握着一端,脚张开成八字形,逆时针地磨圈。小的三个孩子在一旁掰新鲜玉米豆,大儿子把掰下的玉米豆用木勺舀进磨口。绕不到两圈,米浆被撵出来流进到盆里。然后,她将玉米浆一勺一勺地舀进大铁锅里烙成饼,端上桌叫我们吃。她却不舍得吃,在一旁看着。在家里,我从没吃过这个,那清香增添了我的食欲,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了一个又一个。吃在嘴里,感激在心头。

  

    当时,生产队里分给我一亩五分地,我不会种,就送给了她。看她给地里松土、施肥、下种,直到收成。一同与她分享丰收的喜悦,享用丰收的果实。社员们都说,我简直就是队长家的女儿。

  

互相鼓励

 

 那时,下乡的知青,第一年国家每月补贴生活费8元,这对在城里长大的我来说,这8元钱太寒酸了,整日心里饿得慌。有一次,我在给同学的信中谈到我不习惯这里生活的时候,他给我讲了一个他在那边和几个知青偷鸡来改善生活的故事。

  

    他问我知道怎么偷鸡吗?我说干嘛要偷鸡?也就不知道怎么去偷了。他说,这你就不懂了,偷鸡可好玩了!还说是别的知青教的。他绘声绘色地描述起来:手里攥着一把包谷豆,鸡在远处时,就扔过去一大把。等鸡把食吃完了又扔,慢慢把鸡引到跟前。等鸡离自己很近的时候,就一颗一颗地丢,鸡就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等鸡离自己只要弯下腰就可以捉到的时候,小心地再扔一些。趁它吃的那一瞬间,动作麻利,一下把鸡的脖子掐住,这样就捉到鸡了。然后,迅速用包把它装起来带回家,几个知青一起弄来吃。把扯下的鸡毛和吃剩的鸡骨头打成包,在外面挖一个土坑埋起来。讨厌的狗无事把土堆刨开,弄得鸡毛骨头四处是,农民见了说,这些知青啊,又没有看到他们吃鸡,怎么到处是鸡毛呢?

  

    听了他的故事觉得有趣,也给他讲述了一个我在队里给年景70岁的婆婆扎针灸的故事。

 

 午后,我给唐婆婆扎针,扎阳陵泉,取针时,针不听使唤,不出来。我急了,汗水从脑门上渐渐渗了出来。想去请队里赤脚医生来帮忙,得花多20多分钟时间,怕婆婆多受苦。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叫婆婆别慌,说有办法使针出来。我开始思索,难道遇到滞针?!想到曾经在家里我遇到过晕针,而婆婆并没有晕针迹象,分析的结果定是滞针。于是,我在阳陵泉附近又扎上一根针,两手和主针同时撵转,可主针依然不动。额上的汗珠越来越大,婆婆鼓励我:“闺女,不要紧,慢慢想法,不行的话,就扯针,我不怕!”我哪里敢这样做,婆婆的话已经让我感动。我冷静下来,再在阳陵泉边周围扎上第三根针。交替撵转三根针时,主针在开始出体,但还是不能全出来。我边撵,边看婆婆的表情。婆婆在咬牙。我知道婆婆很痛,但他没呻吟一声。嘴里不停说:“不痛!不痛!闺女,慢慢取!慢慢取!”或许婆婆的鼓励感动了上天,约半小时,主针出来了。一瞧,针体变成了90度,针尖上带出了婆婆的肉。我哭了,紧紧抱着婆婆哭了,嘴里不住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听了我的故事,他说我比他狠。

  

    我还告诉他,从那以后,我总是小心地为队里的大婶、大妈、同年人、小朋友扎针灸,同时,边给他们讲故事,拉家常,营造一种轻松的精神氛围,从中去顺利运针,受到大家的好评。他们亲切地称我是生产队的针灸医生。

  

出席知代会

 

 在生产队里干了不到三个月,大队知青集中进了改田改土队。说实在,知青相聚一块,会感到姊妹兄弟般的温暖。我们在那里都打着赤脚挖泥,抬泥。抬泥,男知青总把扁担绳往自己那一头靠,让女知青省力一些;累了,互相道一声安慰的话;歇脚时,大家拉拉家常,都说在家里如何的幸福。饭,有人弄;衣,有人洗。每天和同学一起去上学,周末和同学一起下田里捞浮萍,摸螺蛳或者去游泳。总之,说不尽的家乡好,道不完的亲人亲,都盼早日回到父母身边去。当我给他们讲起在队里享受着特殊优待,给社员们扎针灸的故事时,他们都羡慕我,说我生活在这里和生活在家里一样的幸福。尽管如此,我还是时时想家。相处了半个月,我们又回到了各自的生产队。

  

    我的脚很小,行走在收工路上,农民家的小孩见了,总在我身后叫:“小脚脚,小脚脚。”我的脚的确太小了,现在才穿34码的鞋。收工回家路上哼着歌,甩着手赶路时,那些小孩又在我背后叫:“小手手,小手手。”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依在城里,我非停下脚来瞪他们几眼解解恨不可!可是我不能,想到自己是来接受再教育的,就不当一回事,不跟他们计较。

  

    当时,团员下达了捡狗屎的任务,我是团干部,要起带头作用。城里长大的我从没做过这类事,心里不觉想起就恶心,但还得硬着头皮去干。我好面子。中午,等队里农民呆在家里的时候,提着竹篓,拿着竹夹到山坡上去寻找。若有农民路过,赶紧找个避静处躲起来,等他们走开再出来,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件没面子的事。凑不足斤数,就叫队里的小孩儿帮我捡,给他们几分钱。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好笑。

  

    不久,生产队里办起了夜校,我当起了老师。那时,夜校里桌子和黑板是石头做的,凳子是圆木桩架在条石上。晚上,收工回来,我就进夜校教书。教的都是些汉字,如,“我爱新农村”“农业学大寨”等。教室虽小,可每天都坐满了人,哪怕是简单的字、词、句,他们也学得认真。有时,我给他们讲城里人的故事,讲城里的大街、城里的商店……他们都听得入神。

  

    除了上课,队长还给我指派了任务,就是在石头上用扫把蘸上石灰水写“农业学大寨”等宣传标语。独自一人在山上,挥着汗地写呀写。累了,一屁股坐在土堆上,想妈妈,想爸爸,想老师,想同学,想我何时才能回到故乡。每当想这些的时候,又想到村里社员对我的那些好:给我送吃的,教我点播知识,教我如何用竹竿提井水,如何插秧苗,如何剥玉米豆更快速,心里充满了暖意。

 

 我想,农村是个大熔炉,学校能学知识,农村也同样能。我要把书本知识与实践知识有机结合起来,在农村好好干一翻事业。有了这种念头,我拼命地劳动,和社员打成一片,不再要面子,打着赤脚和他们在地里干活说笑,隔山听他们的天籁吆喝声,虚心向他们学习。相处不到半年,我赢得了他们的好评,并被评为出席公社的知青代表,还参加了县知代会。

 

 阳光青年

 

 那时,农村和城里一样很重视宣传,公社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被大队宣传队推选进了公社宣传队。一段时间,在那里进行了脱产排练。在公社宣传队里,我担任了好些角色:小品里的母亲、独唱、报幕员。后来到区上演出又被抽出来参加区上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区里参加县里演出后又被选进县宣传队,并留下来参加各公社的巡回演出。这样一来,我的知青生活有了一个新的转折点。可以这样说,我离开了下地劳动。

  

    在县宣传队里,我认识了一个阳光青年,他家住在县里,比我大三岁,是别的公社的知青。也许我们组合了一个舞蹈,他对我有了好印象。他总想接近我,和我单独在一起切磋舞蹈。那时,爸爸常来信,告诉我不要和男知青单独在一起。我是一个乖乖女,记住了爸爸的话。当他要向我请教舞蹈要领和唱歌要领时,我会总约上几个女知青在一旁。记得那时我创作最有影响力的舞蹈是《国际歌》,自以为编排的每一个动作都代表了它的思想内涵。又带着一种国人的自尊与自爱,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感到无上荣光与自豪的心情去完成每一个动作的表演。一句话:很投入。他硬是要我教会了他。

  

    巡回演出结束,我回到了生产队。有一天,不知他从哪儿知道我住的地方来到生产队。当时,我在队上开会,队长的么女来告诉我,说有个男知青来找我,我听了紧张起来。女性的直觉告诉我是他来找我,就告诉么妹,说我到公社开会去了,要很晚才回来,让她打发他走。下会后见他还没走,就到一个社员家躲起来,还在人家家里吃了晚饭。大约7点钟,他走了,我也就回到了家。当我推开房门时,发现地上有一封信,信中说他喜欢我,要和我交朋友。我有些害怕,担心他会再来,时时提心这件事会再发生,然后,他没有再来。

 

 哎,那年月啊,人就是这样,男女是不能随便单独在一起的。其实现在想起来,交朋友是件多么正常的事呀。一个女孩有人追,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回城

 

 19767月,爸爸来信说,重庆綦江铁矿开了一座新矿——麻柳滩铁矿,自愿去那里支援矿山建设的可解决两个子女就业。为了我和姐姐,爸爸说他和妈妈决定去那里,把家也搬去。

 

 我被铁矿招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生产队传。我要离开生产对了。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大队党支部书记廖建明给我下了这样的评语:

 

 下乡落户知识青年赵长学:自下乡一年来,能听党的话,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能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并能同他们打成一片,甘当小学生。能完成大队党支部交给的每项工作。一年来,在接受再教育的过程中,能为其农业学大寨,建设新农村贡献力量。为贫下中农积极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大办政治夜校,深受贫下中农的好评。希望回到新的工作岗位上,发扬成绩,虚心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不断加强马列主义、毛主席著作的学习。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努力干好革命工作。创造条件,早日加入自己最高组织,为实现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身!

 

 就这样,同年82日,我结束了知青生活,村民们在地里给我摘了好多红辣椒,装了满满一大背。廖书记背着它,护送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纪实散文集]山城的足迹 第五章 知青生活
  • 分类:连载
  • 人气:1424
  • 日期:2009-11-05 04:52:09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