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我的军旅生涯

我的军旅生涯

 

小赵向我约稿,要我写篇职场的文章,不禁勾起我对往事的回顾,思考自己所走的人生历程。虽说工龄已十五年,跨入不年轻的行列了,但乡镇工作才四、五年,好像开端不久。军旅生涯是我的重要组成,在那里我奉献了最美的岁月,留下了深刻记忆和无尽感动,我无怨无悔自己的青春,并倍感骄傲。

记得入伍时刚从家门出来,从没背井离乡走那么远。(读高中时也只离家20公里左右,并且一两个星期回家一次。)第一次走出县城、地区,经过长途跋涉、碾转几番,走到外省来,觉得外面的世界很大,也感到出远门的辛苦,途中甚至有些新鲜好奇。当晚半夜到达后十分劳累,匆匆吃饭后就睡下还挺香的。谁知第二天一早,就被班长打断梦乡,一把推起来,叠被子、搞卫生、训练、学习、开会等安排个不停,接下去就全按部队严格作息了,说是第一天看我们心慈手软,让先有一个适应。第二天中饭我稍晚了些也就少了点菜,且当地的菜完全不同于家乡的,很辣吃不下,就特别想家,想哭。那时是冬天刚进入的,感觉部队特严、特苦,班长、老兵特凶,感到冬天特寒冷。幸好可以专门安排时间写写家信,还提供免费信封信纸和胶水等,当然义务兵专用邮戳一盖就可免费邮寄,让人还感到些许温暖。每天的吃饭、睡觉也是莫大的享受,还有站岗也不错,可以躲过训练,哪知白天都要被老兵替岗,训练一刻不能落下。新训是苦不堪言的,新训结束时的留影,看到自己明显的黑了,但也结实了,磨练出头也是收获的日子。

在正式下到连队后,给我感觉是老兵、班长特好,简直就是天地之差。可能是新训时要求特严,感觉太苦的原因。连队生活强多了,吃也好些了,达到四菜一汤。硬件也较好,住上楼房了,不像新训时统一打地铺,现在连队还每人增发一条毛毯,冬天的夜晚非常暖和。文化生活的丰富,舒缓了军事强化训练辛苦的节奏,中午、晚上、训练之余可以下象棋、打乒乓球、台球,还可图书阅览、弹电子琴、唱卡拉OK等,仿佛忘却致身军营像在学校似的。就是晚上站岗时,老兵可能要找你换岗,不好得罪。还有交接岗哨时,新兵吃些亏是常有的事,这,老兵也是这么过来的。因为我的爱好稍广,什么都会玩两下,于是让我管理起连队文化俱乐部。本以为可以优先享受,近水楼台先得月,谁知却不是这么回事。每天要搞好多卫生,还要将物品摆放整齐。他们过来玩的,玩完就开路,每次留下一大堆烟头纸屑等,我要是稍为提醒一下注意卫生,换来的是老兵的瞪眼。还要制定管理制度按时开放,总有冒犯者,你正规起来,他说你一本正经;你没按规定,包准要打小报告,说给谁私开小灶了,于是我管了俱乐部后,哪有心玩啦。文化生活,你享受时是快乐的,看管理者的小心熠熠和善意提醒可能厌烦。娱乐是赏心的事,管理服务却是烦心的事。

我在第二年还象新兵一样严格要求自己,有什么活还是抢着干,对比我老的兵依然尊重,很得连队领导的赏识,终于被评优秀士兵,还被派去参加预提班长集训。两个半月返回提为副班长,也有幸被推荐为干部苗子进行培养,当然也需通过文化考试,而我的高中文凭在部队竟是较高的,很大程度上我也是冲着考军校、圆大学梦才来当兵的。有一次,我因为失误没有扣好扣子,被连队一位领导批评,甚至认为我犯迷糊,怎么能考上军校呢。我确实受到很大震动,你为什么就凭这么点小事否定我,看不起我,心里暗下决心,我非要考上让你瞧瞧。我们可以被别人看不起,但自己绝不能看不起自己。

于是考前的一两个月,除了正常的训练站岗外,我牺牲一切业余时间,简直象拼命三郎一样发奋复习,每天睡觉比别人晚,早上起床比别人提前。于是有战友说睡前看不到我,谁醒还是看不到我,只在训练、吃饭才见得到我。在连队专门复习应考的教室,我经常熬到半夜,看困了趴桌睡,睡醒了又继续看,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我都每天头重脚轻的训练、工作着,也得了神经衰弱症。终于我考取优异成绩,在全省同系统部队预考获第一名,在全国统考同专业中名列前茅。爱拼才会赢。这也让原先那位领导对我刮目相看,不停地说没想到。

军校三年,是我锻造自己、加紧充电的三年。除了正常学校安排的训练学习外,我都进行锻炼和求知。每天自己抽出半到一个小时围绕军校大操场坚持长跑,此外的自修课和业余时间,统统钻到图书馆,尽可能多借阅图书,恨不得将图书馆整个吞下。因为经常跑图书馆,一些图书管理员认识我了,可以让我单独进入不对外开放的某些书库自己找书看。我像精神的饿汉每天拿书充饥,翻看了许多社会学方面的书,如心理学、美学、社会学、管理学、组织学、创造学、艺术概论、书法、美术等许多书籍,对我人生很受启发。不过因为贪多,我好多书都是速读、浏览而过,很少精读,读书笔记也做的不多,但是却留下初步印象。此外,在西北的军校冬天很冷,而我在那里一直跟南方一样坚持洗冷水澡,不管冰冻下雪天,穿衣也很少。军校地处市郊,离市区十余公里,而我常跑步去城区,跑步回来,洗冷水与环城跑我在院系里是出名了的,这也为我强健的体魄打下良好基础。

军校毕业后,我有幸分配到省级部队机关,历任过排长、技术员、副连长、助工、连长、指导员等职。有时搞技术,有时带兵。管理是门学问,也是门艺术。因为有点文艺细胞,单位的歌唱指挥活动,包括教唱军歌,都快成了我的专利了。就是在当兵和军校里,大多也是我指挥唱歌和教歌的,所以说,军旅生涯也是军歌生涯。每天吃饭前都要唱革命歌曲,在集会场合拉歌必不可少,时常还要专门组织教歌练歌的。部队有摸爬滚打,也有军歌嘹亮,每当部队组织开展活动,很有声势,歌声一响振人心。歌声激发豪情,歌声昂扬斗志,歌声凝聚人心,歌声增强活力。部队的整齐划一,既简单也快乐,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是其主旋律,高度集中的部队集体生活,时常鼓舞着我。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年总有一批老兵走了,再有一批新兵到来,战友的离聚是常事,相聚意味着分离,分离为了更好相聚。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何尝不构成了人生美丽的风景,一辈子都会回味无穷。

军旅十余年,弹指一挥间。记忆越来越模糊,情感越来越醇厚。经过时光的过滤,剩下的都是美好;经过岁月的冲刷,沉积的都是精华。

 

写于2007年7月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我的军旅生涯
  • 分类:军旅故事
  • 人气:1637
  • 日期:2007-07-14 17:52:10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