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976阅读
  • 20回复

那年那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7-10-06
谢谢二位版主的鼓励。中间掉了一段现在补上。

好,送花花啦~~~
[ 此贴被小琪在2007-10-07 10:46重新编辑 ]
离线紫烟
发帖
81
蜂蜜
1123
威望
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2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7-10-28
[quote]引用第10楼小琪于    舒力真不敢相信,亚非这么快就在自己的咫尺,过去的一切都将结束,等待自己的又该是多么美好的未来!但想到今后不能不把自己真实的情况告诉亚非,他又觉得忧心忡忡:亚非能接受得了吗?
    留下悬念哦 ,下文呢?快说下文吧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8-05-25

        这年秋天,厂里出了两件事。一是聋子的婆娘小芹跑了河南。聋子本来不聋,是在少年的时候跟小伙伴到河里炸鱼时被震聋的。不能读书就顶了他老汉的班,当起了烧窑工。虽则聋,但他长得浓 眉   大眼,身板也还算高大,又是城里户口,工厂职工,所以家里就给他找了个农村女子叫小芹的。小芹长得漂亮,小巧结实的身段,眼睛亮闪闪水灵灵地,一笑一个酒窝。婚结了,开始过得还不错,窑上需要人了,就到窑上打临工,没事了就在自家屋前的一小块地里种上葱 呵,蒜呵,青菜白菜之类,还常拿了给办公室的人吃。不久生了个儿子,一家三口挺好的样子。后来听说也和聋子不少吵架,再后来还回乡下娘家去住过一段时间,也回来过,还是笑嘻嘻的样子。不想没多久就人不知 鬼不觉地跟人跑了,留下儿子成天的要妈,聋子也苦着脸找过厂里,没办法,罗书记就向上头汇了报。那时还没有打拐办,是县工会和妇 联来了几个人,问了当时的情况,说要坚决打击这股不正之风,然后走了,后来就沓无了音信。因为不是厂里职工,厂里也不担什么干系,该走的过   场走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二是林含他们几个试验人员被烧伤了。

        林含陪训回来就成了厂长助理,办公室也搬到了王小明爸爸一处。虽则是助理,但厂里的事林含基本都管,忙得不能准时下班,王小明就又骑了她的飞鸽飞来飞去地。
        那段时间,建材市场上有一种叫玻璃钢桌面和人造大理石的产品,林含看好这个项目,当乡下的矿石一船船被运回到厂里的时候,窑那边靠农田的空地上就己经筑起围墙、盖起了临时厂房。过了一段时间,产品出来了,销路还不错,大家皆大欢喜。那个时候王小明的爸爸退居了二线,林含也就自然成了厂长。从那以后,王小明就成天笑盈盈地在亚非们的面前把林含叫“我们林含”——公开了关系,还说最迟明年五一结婚。到了后来,也就是国庆挨边的时候,产品就堆积在保管室里卖不出去了。为了降低成本,厂里组建了攻坚小组,罗书记林含任组长。虽说早就立了秋,但秋裹伏,热得哭,人们也顶多穿一件衬衫。那天搞试验的几个人头顶烈日,在新厂房的坝子里磊起了砖头搭好了灶,架了大的毛边锅开始了配料。开始还进行得顺利,后来听得“怦”地一声巨响:锅里的烈焰腾空而起,滚烫的化学原料如急雨般洒落在试验人员的身上……
        烧伤的人们都躺进了医院,是医生拿了剪刀,才撕开了人们的衣裤。罗书记林含是事故的直接责任人,出事以后老罗受到了处分,林含则被被调离了本厂。
        就在这个时候,亚非和舒力开始了通信,虽是同城,但信往往要走上四五天才能收到。由于还没有公开关系,舒力就在信的地址栏上写上“本城”两个字,亚非去拿信,小刘就会问,本城在哪里?弄得亚非很不好意思。亚非怪舒力,舒力就改变了策略,填上外县的地名,这样就少了小刘的追究。
        舒力和亚非还偶尔约会见面,见面的地点是公园。公园在城边上,依山而建,图书馆,文化馆,都在那里,还有一个体育场,体育场绿草茵十分空旷,县里省里很多的足球比赛  都在这里举行;傍着山边是青条石码起的长长看台,看台后面的山上樟树柏树成林很幽静,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他们在山上的小路上走,往往是舒力说,亚非听.,亚非问,舒力答。有时一个人说上句,下半句就被听的人脱口说了出来;一个话题,这个刚想起,那个却开了头。虽然说的话过后都不记得了,但两人都感到非常的投合,愿意这样厮守着。有一天晚上,月亮很大,他们穿过球场.来到后面的山上。白天不知何人把运往山上修建房屋的砖石码在了拐弯靠山崖的路口,只剩下了半步不到的小路紧挨着砖堆,这样就很难过去了。舒力说往回走吧,亚非不吭声,难道要飞过去?舒力开玩笑地看着亚非,见亚非还是不吭声的样子,便道:那我先过,你再来?亚非说好,于是舒力小心地把手伸向高处,拉住崖上倒挂下来的树干,一使劲,上了砖堆然后跳了下去。见舒力过去了,亚非便弯腰把裙裾拉起来在膝前挽了个疙瘩,学舒力的样,慢慢地踩上了砖块,拉住了树干一使劲也上了砖堆。她几次跃跃欲试地想往下跳,可刚要跳又退了回来,就蹲在上面捂了嘴笑。月光下的亚非,有一种说不出的美:那种神态气质,一下打动了舒力的心,舒力伸出双手,一下拉住亚非,亚非顺势轻轻一跳,哈,真的跳了下来,可是舒力听到“哎呀”一声,原来亚非踩在了一块碎石上,舒力又早松了手,亚非被长长地摔在了地上,还好,有惊无险,没有摔下山坡去。这下可好看了,舒力要去帮忙,亚非羞得双手蒙着脸坐在地上不好意思起来。舒力去拉亚非,亚非又去打舒力的手,无奈舒力弯腰一下抱住亚非,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们就这样紧紧相拥地站着,亚非靠着舒力还是羞得低着头,舒力轻轻托起亚非的脸,将他的唇贴在了亚非的唇上。
       月光如水,舒力和亚非都醉了。




[ 此帖被小琪在2017-06-07 07:46重新编辑 ]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8-05-25
(六)
        林含他们的事情刚刚过去,厂里财会上又出了问题,并且还牵扯到了亚非。事情是这样的:月底王小明做账,算来算去,就是差一百二十九块钱,这可成大事了——依财会制度,账面上是不能差分毫的更何况是那么大一笔款。为此王小明连续查了两个通霄,终于在王师傅的发货单里找到,是一辆东风拉的货,但货单的抬头没有单位的名字, 这就成了死账。为这事,后勤的人全部开会,王小明的爸爸狠狠地批评了王小明,并当众宣布,财会上有关人员的工资扣下半月作抵押,等事弄清楚后再说。而王小明不服,说这个责任在销售上,为啥联系车子的时候不把支票拿着也不留地址,要扣,那销售上的也应该扣,这就把亚非也捎带了进去。事后亚非感到很委曲:自己只是负责为厂里联系车子,顺带带回的不管是现金支票还是转账支票都压在了收发和出纳上,这次查来查去没有结果,就一把抓,说是销售上的事,这明明就是王小明在推卸责任。从这以后亚非与王小明的话也少了,碰了面也装没看见;而王小明则说亚非娇气,受不得一点批评。过了半月,有一天小刘翻桌上的玻板,发现了那张支票,上面注明等拉完货一并结账——原来是小刘忘了。虽然事情弄明白了,但亚非与王小明还闹着别扭,就是骑车回城,也是各走各的路,弄得亚非好不烦恼。但令亚非烦恼的还远不止这些。
        
        那日星期天回城,吃完中午饭姑妈把亚非拉进自己的卧室看着亚非的脸问,是不是与舒力在谈朋友?不等亚非开口,姑妈便把舒力结婚又闹离婚、他老婆还到局里大闹的事说了出来。最后姑妈说风风都刮到我们耳朵里了,你可不能当第三者,不要让你姑父在局里不好作人。
        
        听完姑妈的话亚非一个下午没有出门。晚上见了舒力就把姑妈的话重复一遍,问是不是?舒力说是,也不全是!于是把他怎么与妻子认识、后来又因什么闹离婚全盘托出、并说早想告诉亚非,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既然知道了,好坏由你评判,你的选择就是我的决定……
      耳边是嗡嗡的声音,脑子里 是一片空白,  亚非不知道自己对舒力吼了些什么,她只是感觉有东西堵在胸口让人好难受。她没有让舒力送她回家而是一个人晕乎乎地跑回了宿舍,她己决定了再不见舒力。
      
        事隔很多年,亚非才明白,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一个人不能面对自己起始的选择坚持初衷,而在新的诱或 面前朝三暮四,喜新 厌 旧,那他今后的人生也必然会朝秦暮楚不敢 担当,那该是一种何等的悲哀呵 ——
        
      可 那一夜,亚非还是失眠了。
      
        她就那么睁着双眼在黑暗里躺着。一个人的世界直真静呵,静得能听见任何细微的声音:滩流的喧哗、河水汩汩地流淌……渔人的漫骂……送完矿石还来不及回家的人们在船上涮碗洗锅……村庄茅舍里老人叫着小孩……蚊子嗡嗡地飞翔……   草丛里秋虫  的鸣叫……
      
      月亮把满屋子照得透亮。在这深深的夜里,月光下的清江应该早己笼上了烟尘,像一条巨大的轻纱飘浮在宽大的河面上、缠绕在山林农田之间;雾气也悄悄地在夜空中升腾,让无边的静谧向更深更远处扩散;树影在地面晃动,像是一幅水墨画挂错了地方……
        
        但亚非还是瞪着双眼。她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对周围的事物体察入微:黑的夜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莫测,万事万物都在只属于自己的空间里生存;她突然想到要是自己不来这个小厂,不遇到林含不遇到王小明,不到销售上也不遇到舒力,自己该是一个什么样?为什么自己遇到的是他们,而不是另外的一群人?她在黑夜中想努力回忆起每一张脸:王小明、周丽、林含——可怎么样也记不起她们的全部:一双眼睛,满含着柔情……还有,一道阳光、眩目的阳光……
        
        亚非就这么睁着双眼,在极度的疲惫中,等待着天明。(完)

[ 此帖被小琪在2017-05-21 20:23重新编辑 ]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7-04-22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7-04-22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7-04-22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7-04-22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