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829阅读
  • 20回复

那年那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7-04-27
— 本帖被 纠错 设置为精华(2007-10-06) —
.                                                  一                                
         林川是座古城,距今己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它两面临水,是这一带的物资集散地,后来改了陆路,往日的喧嚣便沉寂了下来,但靠水吃饭的一些行当还存留着。亚非到古城是一九八五年的春天,恰逢柑子花开的季节,那浓郁的香气,把整座古城都薰香了。建材厂在城南,离县城约五里地就在清江边,是一家生产石灰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养活着近百多号人口。      
        从那时起,亚非便在这个县城的小厂里一待就是几年,并且开始了她的初恋。    
        厂部是座小院,离窑口有一百多米远,后勤的人就都在这里上班。这里人不多。有个厂长,姓王,五短身材,红脸膛,骑辆二八圈的旧车,平日难得在办公室待着,但只要进厂部大门人还在车上便会听见他的高声大嗓,他是在责怪保管员黄小林,总是不把那些铲铲、斗车收放到过廊里就这么在露天坝里晾着简直就是个败家子;爱背着手四处转悠,什么窑口啦,选灰场啦,食堂啦, 凡是厂辖之地,所到之处看似闲逛,却沉着脸令人有些害怕。有个书记姓罗,转业干部,说话慢言细语;老婆是随军家属,被安置在窑口当选灰工这里是后院。
       其他的人员都在前院。会计王小明,皮肤雪白戴付眼镜,二十二三岁的年纪,与她当厂长的老爸相反,骑辆崭新的飞鸽牌二六圈来去悄无声息,打得一手好算盘,帐薄记得异常地整洁;统计员周丽,财校毕业生,黑,瘦;出纳钱姐,特征是胖,不会骑车,平日里跑银行、进厂总是步行,用她的话说就是开的11号车;营业员小刘,初中毕业顶了她妈的班,负责开票和传达电话;再就还有供销上的王师傅、刘师傅以及保管员黄小林。除了这些,就还有一个新来的男的,二十四五岁的年纪,每天进出后院;剩下的就是亚非了。
        亚非刚来什么都不会,就叫先熟悉珠算,有不懂的就去请教王小明、周丽,久了,就看着院坝发呆。
        院子分前后两院,中间有座过廊,办公室是一排平房坐南朝北横跨前后两院。后院跟前院一样有很多树,还有一个喷水池,新来的男的就在对面的会议室里,他成天坐在办公桌前,不是看就是写,好像很忙的样子;他的门前有棵细叶桉,风一吹,叶子掉进池子里活像一只只小船。除厂长、书记办公室、厂办室、会议室,其余还有些空房子便作了后勤上在城区没有家的人员的住所:蜂窝煤炉子摆在门前阶沿上,一阵阵煤烟味直往鼻子里钻;树上牵着晾衣绳,隔夜未收的衣裤呵袜子呵在绳索上飘荡着。那天亚非看腻了,一抬眼,见他站在窗前正朝自己这边点头微笑,于是也就笑笑算是作答。
         听王小明说他是从工业局调来的团委书记叫林含。从那以后,亚非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他的笑脸和那种异常柔和的眼神。
         因为离县城不是很远,再加上许多人都在城里住,一到下班的时间,过廊里就一片稀哩哗啦推自行车的声音,大家都急急往家里赶。人一走,院子里就冷清了许多,只剩了书记、保管和老王老刘几家加前院小门子里头烧窑的耷子一家、还有一家姓李的窑工,包括亚非自己,总共二十多口人。夏天,各家把稀饭煮好放在锅里晾着,天还早,人们就都到窑下的清江里去洗澡。出厂部大门,沿公路向前走二十来米,再往下下二三十级的青石台阶就是一个渡口,这里水深不见底,终年漂着一只渡船,对岸的老乡就是坐这条船过河到城里赶场的。黄保管几个还有窑口那边的男人们全是好水性,穿了火把么裤,趿着拖鞋边走边吆喝:走,洗澡哦!下到石阶处就往渡口的深水里扎猛子,舒摆够了,再往浅些的地方站了往身上抹肥皂,搓老圬。院子里的女人和附近的村姑则肩上扛了汽车内胎,后头跟着光屁股的娃儿往上游走,那里水位高,形成一个滩流,大家就清一色的花布裤褂当泳衣,抱了娃儿嘻嘻哈哈地跳进水里躺在轮胎上——那载着人的“皮筏子”就从宽阔的水面上飘下去留下满河的喧哗。
        黄保管的女人从不下河,总是烧了水到保管室后面的阶沿上去洗(她家就在前院高坡上保管室隔壁的小屋里),还喊亚非也来,说这里比厕所舒服。她不浪费水,总是站在一个大木 盆里,洗完了趿拉着凉鞋,一盆盆把水端出去往下面的三合土坝子上泼,那水一到地上就“嘶嘶 ”地冒出一股股汽烟。等水印子干了退了凉,河里的人也就陆续回来了。喝完晾冷了的稀饭,再往柑子树下的马架子上一躺,就舒服得不想往起站。过一会儿,有看电视打扑克的,也有到矿石堆上去吹风 歇凉的。  
        亚非不游泳也不上矿石堆乘凉,吃完饭洗完澡就关了门在灯下看书。桌下放一盘蚊香,看累了就躺在床上想心事。蚊子在耳边嗡嗡地响,像是王小明周丽在说话还有刚才河里女人们的嘻戏声;再一会儿又是林含的面容小刘的面容,于是上眼皮打下眼皮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 此帖被小琪在2017-05-21 15:11重新编辑 ]
离线紫烟
发帖
81
蜂蜜
1123
威望
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2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7-04-30
 期待下文!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7-05-03
谢了,我己改正了。
[ 此贴被小琪在2007-05-03 22:41重新编辑 ]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7-05-18


          半月过后,亚非去了供销科,林含也被正式提为厂办主任兼供销科长。
          那时到处都在大搞基础建设,建筑材料相当“俏”。厂里也是如此,买石灰的车子在窑口马路边排起了长队,那些性急的司机为先后争吵着,忙得过磅的王师傅进出院里都是一溜烟的小跑:就连吃饭,也是端了碗划拉着到窑口去守着。拉石灰的车,有的是单位自己找,更多的是要厂里出他们再付运费,这样一来,运输就成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当时县上的车少得可怜,还很不适经济发展的需要,凡是需用车的单位都得早早地到有关部门去联系,往往一等就是几天或一个星期。亚非的姑父是交通局的,除了坐办公室,亚非还经常回城,动用姑父的关系为厂里联系车子。
          亚非不会骑车就同钱姐一起走路,有时碰上了也搭王小明和周丽的车,后来林含知道了就让她搭自己的,说上级关心下级是理所应当的事,还每次把她送到局里的宿舍门口。那次送亚非回家,正碰上姑父姑妈都在,还有局里的一个叫舒力的,亚非就把他们都介绍了认识。姑妈对林含说:情况亚非都给他姑父说了,今后有事就找舒力,但我的侄女儿你们可不能亏待!林含说谢谢局长,咋会呢。姑妈又问舒力道:事情安排得咋样了?舒力回答说,己经吩咐了下面单位,只要是建材厂需用的车都要尽量满足,不能以任何借口拈轻怕重:他解释说供销社车队的那些人嫌拉石灰污染大,又怕淋雨爆车箱就不愿意,所以都给下面打了招呼。
          舒力高大帅气,灿烂的笑容就像一道阳光,不知为什么,亚非只要一听他说话,就有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然后就是不知所云。舒力受姑父的委托是很卖力地帮亚非办事的,有一次因为车不能准时去,还特地跑到厂里说明情况。那天正下大雨,舒力刚要上县丝厂那个长坂坡的时候,突然从上面冲下一挂大货车来,下车己来不及了,舒力下意识地把车一拐,他、连同那辆崭新的二八圈永久就连人带车翻滾到了路边的农田里。这时恰好碰上亚非有事要去城里,见情况赶紧跑过去并惊骇地问道:流血了吗?受伤了吗?舒力这时己满身泥  浆 地从农田里站了起来,见亚非的样子便说明来意,又笑笑说自己没事,还开玩笑地说是亚非来接他了,亚非听了红着脸不敢正视,那道阳光晃得自己一阵晕眩。
          亚非的初恋就是与舒力开始的。
          当时亚非并没有想到后来会是那样,一开始只是蒙胧地感觉到林含的好。
          厂里供销上要趁农闲的时节,组织人马到到沿河十里八乡去组织矿源。一般的情况是分段包干,一两个人包一河段,各组单独行动。这次亚非与林含分在一组。下乡那天,吃过中午饭,林含先跑了趟工业局,把上午写好,题为“在共青团员中组织新长征突击队”的倡议书交到局里去以后,又急急地赶回厂里,搭上亚非往乡下赶。他们此次的目的地是到有20公里远的老鸹渡乡,那里有厂里设的点。
      
        到点是下午三点钟,林含叫亚非歇着,自己跟队长一起到河滩上去看水,还要到挂勾的农家去打听今年矿石的收购情况。亚非洗了脸,在阶沿上坐着与队长的老婆说话。太阳照着院子己经荫下去一半,再后来竹林子里嗖嗖地起了夜风,直到天黑净了,林含他们才打着光脚提着鞋,满裤腿泥沙的走回来。林含说跟老乡下了河滩,己经把木斗安放好了,又去叫了队上的广播下通知,明天就正式收矿。
        第二天吃过早饭,亚非拿了草帽跟林含到河滩上去。河滩上人头攒动,交矿石的农民己经在斗边排起了长队,林含管量,亚非作登记。太阳偏西的时候,蚊子就打团团地围着亚非一个人转,不一会儿功夫脚背上、手臂上就满是红肿的疱块,弄得亚非不停地挠。林含看亚非的样子,忙把带来的清凉油递过去,说快抹上,蚊子闻到这个就会吓跑的。抹好,亚非又递过来,说谢谢。林含接了,上下打量,说咋忘了这里?于是蹲在地上叫把脚伸出来,用手指沾了油,一点点往亚非的脚背上抹。看他认真的样子,亚非的心里漫过一阵水样的柔情。
          老鸹渡的上边是一处S形的湾道,水面宽阔宁静,低垂的麻柳树沿河湾长着把一河水映照得清汪汪地;巨大的岩石在浅滩上耸立着,更显出河水的清幽冷峻。晚饭后,亚非和林含就会到河滩上去散步。他们往河里打水漂,也踩了水往岩石上面爬,去吹河风,看流水:他们讲各自的过去和对未来的憧憬。谈话有时会停顿下来,看着彼此年青的面容,两人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又像是在回避着;亚非的那对大眼睛就像那满河的水,搅得林含头晕目眩,直到有一天晚上,当林含终于用颤抖 的双手握住亚非的手时,林含才说,从看到亚非的第一眼起,自己就喜欢上她了,并轻声问亚非:你也这样吗?亚非不好意思回答,心里却感觉好温暧。
          那段时间两人除收矿石外,林含还带亚非跑很远的河滩去查矿源,组织船只,做即将来临的水上运输的准备,晚上又到农民家里作宣传。林含许下诺言:今后厂里扩大了生产,产量翻番,一定争取更大的互惠互利,矿石也会给大家提价的,希望今后要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厂的工作 !林含的干练和吃苦给人们留下了很好的映象。老乡都说这次来的小伙子有魄力有干劲,莫看年轻,到是一把做事的好手。消息传到了王小明爸爸的耳中,他得意自己挑人的眼力。心想让他再磨练一番,就可以放心地把这个班交到他的手上了。除此之外,心里又萌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林含跟自己的女儿好。
          洪水季节马上就要来了,只待涨水天一到,矿石就会一船船地被运回到厂里。安排好一切,亚非和林含就回到了城里。
          从乡下回来,一切都在悄悄发生变化,亚非学会了骑自行车而王小明总搭林含的车。过不多久,林含又被派到地区的干部培训班去学习。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约亚非去看了一场电影。电影院古色古香的,休息室的坝子里有一棵巨大的黄桷树,电影放的是《魂断蓝桥》,林含的心好像不在电影上,出来送亚非到姑妈家后,他一个人在马路上转了大半夜。
        







[ 此帖被小琪在2017-06-08 16:02重新编辑 ]
离线紫烟
发帖
81
蜂蜜
1123
威望
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2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7-05-23
好久了,才看到二。盼望着尽快看到下文哦。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7-06-29

           舒力辖下的车队在八十年代中期吃香得很,特别是货运。.那时物质匮乏,司机进山拉货,就把家里难得看见的东西,比如苹果、木耳、核桃呵等等,还有一样山珍——天麻(据说对治头晕有特效的)都顺带了大包小包的往外弄。有次王小明就对亚非说:你去找舒力,让他帮忙买点天麻,到时候用来炖鸽子吃,治头晕很见效的!
           事情是这样的,亚非觉得虽然这个厂小,但仅凭自己现在的高中学历,要想长期在干部岗位上是不行的;况且,难到自己就甘愿在这个小厂里呆一辈子吗?自己只差两分呵,两分,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不行!其他的同学都上了大学,我也要上大学!现在国家赞成鼓励在职学习,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会没有远大的前程吗?那那时自学考试刚刚开始,亚非看了报纸就去报了名。第一科考现代汉语。刚开始的时候,脑子里像塞满了草,乱七八糟地学不进去;等很久能看进去了,那些拼音呵,词组呵,句子成份的划分呵等等,就一样样地打脑壳,毕竟是丢些时候了,于是就去参加辅导班,下了班又骑车往县工会跑……天长日久,蹲厕所起来,就一阵眼冒金星。王小明是很佩服亚非的学习精神的,看亚非那样,就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建议亚非去找舒力,买点天麻呵山货呵等等补补身子。          
           就这样,亚非与舒力才有了工作以外的接触。
           那一日舒力通知王小明:明天有车进山拉木材。第二天一大早,王小明和亚非就赶到了车队。天还没亮,舒力己早早等候在车队的门口,见她俩来了,说还要等一会儿,正在加油。领两人进了调度室,舒力给王小明倒茶,又把自己的茶盅倒满了递给亚非。亚非不好意思接,摆手说自己不渴,拉过椅子挨王小明坐下。过一会儿有汽车喇叭响,舒力说走,于是三人一起上了黄河大脑壳车。
           货老板是个中年人叫老郑,穿一件蓝涤卡中山装,背一个人造革的黑皮包,挨司机坐前排。他不停地咳嗽不停地抽烟,也转过身来敬舒力,烟盒上的那枝红梅在人眼前晃动着灼灼耀眼。
          汽车在重峦叠嶂的大山里行驶。 晨曦中的龙门山脉显现出它起伏腾跃的轮廓,树木青草在蒙胧的山色中散发出特有的山野气味,鸟儿仿佛半睡半醒在林间啾啾地叫着。由于车开得很慢,听得见路旁树上的水珠“啪嗒”掉落在下边叶子上的声音……对这一切,王小明和亚非兴奋不己,从一开始就都把头贴着窗子往外看,眼睛一眨都不眨地注视着扑面而来慢慢在晨曦中展开的美景。下午四点,装满木材的车才从林场里出来。经过一个个关卡,左弯右拐,终于在一个山洼洼里的一大片房屋前停下来,老郑说到家了。于是大家都下了车。
           吃过饭,老郑带大家往隔壁的屋走说去看看。屋里光线很暗,把灯拉开,才看清屋子里的摆设:后面大半间的房子堆放着一捆捆的树皮和枝枝丫丫的干树枝叶,前面靠窗的半间堆放着一只只胀鼓鼓的麻袋,整个房间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味。老郑指着那些麻袋往窗下走,说都是刚收的新货,你们过来看看。亚非和王小明还有舒力小心翼翼地在那些树皮和树枝丫间移动着。亚非问这些树皮是啥?杜仲。老郑回答时己走到窗口,他把码在最上边的袋子拉下来排开,一边解绳子,一边介绍说这里是核桃木耳,这里是上等野生的好天麻……亚非和王小明就欢呼着看这看那又在麻袋里翻捡着。
           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团在那边的树枝上,亚非扭身去拿,刚一伸手,就“呀”的一声往舒力的身旁躲。舒力伸手去拉,刚好碰到亚非的胸脯,慌得他把手赶紧往后缩,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不料脚被下而的东西绊了一下,差点跌倒在麻袋上。亚非见状,又赶紧伸出手去……等两人站稳了,舒力才低低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亚非不吭声,红了脸紧拉着舒力的衣袖站着。老郑看他们那样,哈哈笑着说:不怕不怕,这地方就是这个多。说话间抽出一根枝条绕到麻袋那里,嘴里还一直嘘着,说回来就回来,你老人家不要把客人吓倒了哦。看老郑那样,只转眼的功夫蛇就不知了去向。大家不敢再待下去于是往外走。过一会儿,老王把核桃木耳再加一大包的天麻,整整一大包放在亚非们的面前,说送给小妹妹们尝尝。给钱,却死活不收。
            第二天返城。老郑仍然挨司机坐前排,仍是抽烟仍是咳嗽也仍然敬烟给舒力.,还说见笑了,这次不成礼性,下次有好的托人再带些来。说到这里他点着额头用眼瞄一下后面的车箱:还给你带了几对床方,也不晓得你能用得上不。舒力说不好意思,费那个力气干啥?老郑扭转头去吐一口烟说又不是我背我砍,费啥力气?
        进城下完货,到舒力家己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大家下了车,舒力对王小明说东西到时给你们送去,就不麻烦二位了。接着又把亚非拉到一边,小声说那几对床方就送伯父伯母了,改日我会弄去的。亚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舒力就说你看车里,亚非踮起脚尖往车箱里看,只见一围粗的树筒子,大概有两米之多躺在档板的下边。
            告别舒力,两人还要同一段路,亚非要回姑妈家。王小明说亚非,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你看舒力对你有多好!亚非打她一下,说这还不都是为了厂里。




[ 此帖被小琪在2017-06-08 16:13重新编辑 ]
离线紫烟
发帖
81
蜂蜜
1123
威望
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2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7-08-04
还有吧?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7-08-06
谢谢紫烟关注.这段时间出外了没有写.到时会补上的.
[ 此贴被小琪在2007-08-06 16:12重新编辑 ]
离线中北

发帖
467
蜂蜜
3501
威望
117
宣传贡献值
5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9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7-09-06
没关系,慢慢来慢慢来,呵呵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7-10-02


        亚非与舒力正式确立恋爱关系是这样的 。 自从那夜亚非与林含看了电影后,他们俩就再也没有单独在一起,一下班林含就搭了王小明从窗前一溜烟的走了头也不抬,亚非恨他脚踏两只   从此不理他,问事就说找王小明,王小明就成了亚非的全权代表。
        那个时候,虽然后勤上只有亚非一个女的住在厂里,但她觉得与厂里的人相处还不错,
        亚非就住在后院里,隔壁就是老王。王师傅家窄,煮饭的蜂窝煤炉子就放在了阶沿头里亚非的窗下。平日里在一个大姑娘的门前窗下走来走去的,王师傅感到很欠意,遇上他家做了好吃的或是打牙祭,就会叫了亚非过去一起吃,一来二往亚非便与他家混熟了。他一家三口,老婆在隔壁的县丝厂上班,儿子在城关师范附小上学。遇上休息,那女人就端了板凳坐在门前织毛衣,织的是那种半晴半毛的线,圆宝针,鱼骨头。看见亚非,就顺了板凳叫坐。亚非的会织毛衣,就是那时跟王师傅老婆学的。
        王师傅没有不良嗜好,但却迷恋打扑克。傍晚,一切收拾停当,天还早,他,刘师傅, 黄保管还有聋子,他们四个,就坐在过廊里玩“拱猪”。那时兴“五讲四美”不准赌博,输了,就往嘴上脸上贴“胡子”,要不就顶枕头钻桌子,还有就是喝冷水。
        王师傅虽然爱打,但牌技不高,脸上额上总是贴满了纸条,到是黄保管奸滑些,抿笑着不吭声不出气,只三下五除二,分儿就倒腾到了别人手上。老刘是个老好人,好坏都受着:聋子不会说话但嘴却不闲着,伊哩哇啦地闹着把撕好的纸条“啪”,拍在别人的额上。一般都是他们三人拱老王一个,临了大家把牌一甩,高呼“倒板”,这头肥猪该宰了!便蜂拥而上将老王按在桌子上,这时围观的女人t和孩子们就过去帮忙,拿水来往老王的嘴里灌。  
        男人们闹累了女人们就接着打,凑不够时也喊亚非来。她们学男人的样,也贴胡子,粘不稳的,就往鼻孔里塞或挂在耳朵的背后,于是你看我,我看你,大家就捧着肚子笑……
        亚非也笑,但还是觉得空虚无聊,…当王小明介绍舒力给亚非时,他们便走到了一起。
        
        虽说为了车子的事舒力帮了不少忙,但亚非那时都是公事公办,一本正经的样子清高得很,王小明说不行不行,你两个就是城隍庙的鼓锤天生的一对,咋就这么两边晾着?那天下午王小明到亚非办公室,见亚非在看报纸便一扬手拿了过去,说 下班到我家,约你见一个人。说完就拿那报纸捂着嘴看亚非笑。亚非打她一下问是谁?王小明说你认得的!亚非看她诡秘的样子,猜到一定是舒力,于是心里咚咚地乱跳。
        王小明的家就住在电影院隔壁的小巷里,黄桷树的枝丫伸到了墙的这头来。两人进了巷子把自行车靠墙放了,进门刚坐下,舒力就来了,手里提了网兜,是买的梨。王小明说正口渴得利害,来来来,吃梨,于是一边叫舒力坐一边起身拿来水果刀削起梨来。亚非看王小明一个个地削说够了,我只要一半。王小明说吃梨就得一个,分梨就是分离,不吉利地!说着把削好的梨放在亚非面前。亚非说我不信!去抢了王小明手里的刀来就要切,王小明忙举起双手说:慢!你一人说了不算,还得要问舒力……话音末落,舒力早己轻轻地从亚非手里夺了刀子,说还是我来,把梨切了一半递给亚非,自己拿那另一半来一边吃一边说:我也不信。吃完梨,一阵嘻嘻哈哈后大家又重新坐下来说话。过一会儿,王小明起身到五斗橱边,从玻板下抽出两张电影票递给舒力:是《叶塞尼娅》,不好买,还是昨天给刘娘通了关系,走后门留下的,你们去看。
        亚非和舒力被王小明从家里推出来己经是八点半过,电影己经开演了一阵子,掀帘子进去己是满场子漆黑。舒力在前亚非在后,两人高一脚浅一脚往里走,舒力想去拉亚非,亚非却把手背在身后;舒力不出声,手又绕到亚非的背后,拉着了就紧紧地拽着她往前走。
       摸索了好一阵子,还是查票员过来照了电筒,两人才找到座位坐下。
       银幕上,叶塞尼娅双手提了裙子正从河边往树林里跑……场内回荡着音译员李榇温软性感的声音……那青春的气息,浪漫的画面,使舒力不禁热血沸腾,他悄悄侧过头去看亚非:亚非的脸被黑暗剪出优美的轮廓线、浓密厚实的头发瀑布般披在肩上,一股洗发香波的味道幽幽地直往鼻子里钻,舒力情不自禁悄悄伸过手去,亚非的身子仿佛动了一下,她没有看舒力,只直直地坐着,任自己的手被舒力厚厚宽大的手掌握着。

       那天亚非穿件玫红真丝绣花小衫,下配黑白七字块喇叭裙,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逼人的青春气息;雪白的脸上,那双乌黑的大眼睛,弄得舒力不敢直视。舒力真不敢相信,亚非这么快就在自己的咫尺,过去的一切都将结束,等待自己的该是多么美好的未来!但想到今后不能不把自己真实的情况告诉亚非,他又觉得忧心忡忡:亚非能接受得了吗?





[ 此帖被小琪在2017-05-30 08:59重新编辑 ]
离线中北

发帖
467
蜂蜜
3501
威望
117
宣传贡献值
5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9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7-10-02
楼主辛苦了,长假赶出来的吧
离线纠错

发帖
334
蜂蜜
19439
威望
14
宣传贡献值
67
交易币
0
好评度
37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7-10-06
似水流年,蛮不错,继续。。。
离线纠错

发帖
334
蜂蜜
19439
威望
14
宣传贡献值
67
交易币
0
好评度
37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7-10-06
至于长短句,觉得还是个人风格的问题,不能说长一定不好。小说么,也不必千篇一律要求。嘿嘿,个人意见。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