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044阅读
  • 115回复

东瓯诸神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3-05-08

3

石小枫看他温文尔雅,气度不凡,不由神情一动,正要拱手相敬,却被秋绪一手阻止:“不必多礼,你且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听你口音乃蒙汉边境人氏,到此所为何事?”

石小枫道:“蒙人扰我家园,年年不得安生,我是来拜华山派习武,保我家乡安宁。”

“那这块白玉又从何而来?”秋绪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此乃家传之物,具体由来还得询之祖上。”石小枫在秋绪叫他过来之时便已心中百转千回,刚才见他对这块连自己都不清楚来历的白玉目露异光,特地转身离开数丈独自察验,而此后又自报朝廷命官,心道此物必非同寻常,如若自己据实道来,只恐不但难以说清缘由,更可能被送至官府深究,不若说为祖上家传,倒可以推个一干二净。

“你家中还有何人?”

“只我一人。”石小枫据实答道。

“你可知祖上所居何地,可曾迁徒?”

“据家父讲,祖上为江南人士,后来爷爷为避战祸逃至中原,又辗转来到边境。”

秋绪沉吟片刻,道:“这么价值不菲的白玉,你怎么能随便放置?”

“我这么个穷小子,如果挂在身上可就惹人生疑了。”

秋绪点点头,道:“这样吧,这块白玉关乎本朝一件大事,我先替你收着。你呢,一来可随我回皇城,待此事结,再作定论。”

石小枫闻言,忙不迭地摆手道:“不必不必,既然关乎朝廷大事,大人你留着便是。我现下被蒙人逼得无家可归,当立志学武为先,区区身外之物不足道也。”他听秋绪口气,这白玉似乎暗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心中暗道反正不是自身之物,还是赶紧避开为上。

秋绪笑道:“我还没说完呢。其二呢,我身上有一玉,论价值实可与之相抵,现与你互换,你意下如何?”

石小枫一时怔了几怔,心中顿时有点后悔,不过既然话已说满,也不想轻易反悔,便道:“大人切不可如此,小可虽穷却不可贪人钱物。”

“说得好。”秋绪抚掌叫道,“不过你若不拿,反而显得老朽强取你祖传宝物,令我此生难安。”

说着,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白玉,塞入石小枫手中,但觉入手冰凉润滑,其状小巧玲珑却精雕细琢,兰花底纹配流云边饰。石小枫虽不识玉,却也直感此物非同寻常,其价绝不在自己那块之下。

“此为江浙玉肆名家潘宝源之物,切莫再加推托。”秋绪拉起石小枫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我朝热血男儿,保一家未免过于志短。我当给你引荐个好去处,投身官府,效忠朝廷,保我大明江山,安我千万子民。”说罢,拉着他回到台阶之前。

夜狼上前禀道:“刚才管家说,并未听闻张道长讯息。”

管家拱手续道:“我只知张道长曾于十几年前到过本派,近来行踪实在是不得而知,各位见谅。”

秋绪偶得白玉,心境大好,哈哈一笑道:“好个张邋遢,还真是仙踪难觅哪。”说着,举头环视群山,又道:“既然我等来此名山,当四处闲逛一番,也好不枉此行,兴许还能得些许仙气哪。”

说罢,令大龙拿出笔砚,自己挑出一张纸来,在石阶下的石桌上修书一封交与石小枫:“石兄弟持此信前往开封周王府找夏雪天总教头,夏教头一把铁尺威震中原,你若肯下苦功,必可成就一番事业。”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3-05-08
请谨慎回帖哦,你的出现,可能就是下一个剧中人物哈

哈~~挖哈哈~~~~~~~`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3-05-09

4

下山路上,石小枫一直琢磨着着刚才那事,对于那块白玉为何出现在包裹中,百思不得其解。思量间,浑然不觉身后林中窜出一道人影,迅疾地奔向自己。就在那人的一只手抵达他的包裹时,对面林中蓦地发出一声怪叫来。那人影以极快的身法后掠丈许。

石小枫诧异地转身望去。只见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方脸厚唇,额头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几道深深的皱纹,眉宇间隐含寂廖。青年向着他微微一哂。

“呸呸!这鬼地方那么多蚊子。”伴着几声怪叫,林中奔出一个小乞丐来,向着石小枫直冲过来。那乞丐油头垢面,正是来喜客栈戏耍域外男子的那个。

魁梧青年扯了一下石小枫臂膀,小乞丐暗中伸向石小枫身后包裹的手便告落空。小乞丐狠狠盯了眼那青年,驻足在石小枫身边。

石小枫看看左边的魁梧青年,又瞄瞄右边削瘦的小乞丐,直感今日之事诡异无比,拱手呵呵一笑道:“两位好走,我先告辞了。”说罢转身离去。

那魁梧青年和小乞丐几乎是同时,分别伸手探向石小枫背后包裹。

魁梧青年突地大手暴长,两根手指悄无声息地夹出了包裹中的信笺。说时迟那时快,小乞丐的小手却也抓住了信笺一角。两端着力,那信竟嘶地一声裂为两截。

石小枫闻声扭头,却见那魁梧青年若无其事地两手抱胸而立,那小乞丐则满脸堆笑向着他挥手道别。

石小枫颇为纳闷地摇摇头离去。

小乞丐扬了扬手中的半截信笺,道:“老规矩?”

魁梧青年微一颌首,将手中残信打开,小乞丐把另一半附上。

小乞丐撇嘴一笑,道:“一封破举荐信,我当是什么呢?”

魁梧青年颇感失落,道:“老规矩,这次该你归还了。”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3-05-09
楼主,我想看秀色可餐的中北怎么出场?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纠错

发帖
334
蜂蜜
19439
威望
14
宣传贡献值
67
交易币
0
好评度
37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3-05-09
建议:大家可以踊跃报名嘛,写下自己想要的人物设定,比如出生世家貌美如花风流倜傥武功高强想和谁一起笑傲江湖之类,请楼主尽量满足。。不可以每个EXP值都很高哦,全都高的自动降为零。
我牺牲一下做个示范吧。
名字:纠错
角色设定:跑龙套的,比如店小二
性别:男
容貌:跑龙套的不需详述,别整个刀疤脸就行,要是刀疤脸请整酷一点
武功:端盘子很厉害
特长:端盘子
出场顺序:随便,请给个女主让我端盘子
弱点:看到美女走不动路
结局:跑龙套的,当然没下文啦。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3-05-09
错错主动想要当店小二,性别男,看见美女走不动道。我没有她那么重的口味,我就想当李莫愁那样的,貌美如花,蛇蝎心肠。哈哈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秋绪

发帖
24102
蜂蜜
223439
威望
220
宣传贡献值
578
交易币
0
好评度
2977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3-05-09
回 落 的帖子
:一般武侠小说先出来的都是小人物,这么一想我要如老大说的晚点登场,那岂不是要压轴?哈哈。
此君的写法,看来不同。老大、大龙、夜狼这些重量元老级的人物戏份应该多些的。 (2013-05-08 14:20) 

给楼主送点小费什么的试试。
看贴是学习,跟贴是友谊。朋友,你跟贴了吗?
我的个人主页:http://www.fming.cc/bbs/u.php?uid=2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3-05-09

5

石小枫走入县城时,已是太阳西斜。石街两旁店铺林立,往来行人三三两两,繁华中透着安静与祥和。

突听得前面一阵喧嚣,接着便是刀剑交击声。遥见一大群人远远地围在一个空旷处,人影腾跃其中,打得正是热闹。

石小枫挤进人群,却见四个褐衣白靴的锦衣卫正围攻一灰衣老者,旁边还立着一个头目模样的锦衣卫押阵。

锦衣卫可说个个是一等一的高手,四大高手联合攻击之下,那灰衣老者虽大汗淋漓,守多攻少,却依然步履稳健,一招一式间不见丝毫紊乱。

石小枫心道,一拳尚且难敌四手,如此打下去,灰者老者迟早会力竭而败。

凝目细看,果然发现那老者攻防之间的门道,他的每一次攻击必针对一个矮小的锦衣卫。只是四名锦衣卫平常训练有素,每一次对矮小锦衣卫的凌厉攻击必被其他三人进击而牵制。

石小枫正寻思灰衣老者该如何脱困,却闻他蓦地一声长啸,右手长剑奋力搁开三把泰山压顶而来的刀剑,左手下探,从绑腿里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作势上挑,竟将那个矮小锦衣卫刺向腰际的长剑削为两段,趁矮小锦衣卫微一错愕的时机,腰身轻扭,右手长剑顺势一把刺入他的胸膛。

那矮小锦衣卫却也相当了得,两手一合抓住剑身,灰衣老者一时竟难抽出来,其他三名锦衣卫怒吼连连,三把刀剑虎虎生风,分取上中下三路。

灰衣老者弃剑偏头,避开最顶上一剑,左手匕首横削砍向当胸而来的大刀,左脚踢向刺来的长剑,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众人正喝采间,却见躺到地上行将毙命的矮小锦衣卫奇迹般地双腿一错,竟绞住单腿而立的灰衣老者。

灰衣老者突逢如此变故,单立不稳,左脚失了准头,被长剑刺中大腿。

那旁观的锦衣卫头目突地连连扬手,只见几道白光迅捷地直奔灰衣老者而去。

灰衣老者虽连举匕首奋力抵挡,奈何分身乏术,终有几缕白光刺入躯体。

人群一阵哄动。石小枫突感脸上异常,竟是旁边一匹白马扬尾触及面孔。一时好不气恼,抬手往马屁股上就是一拳。那马儿受惊,竟一声长嘶,奋力向场子中央跑去。

“哎,我的马……”一白衣女子一声娇叱,手中缰绳脱手而去。

灰衣老者怒喝一声,奋力将手中匕首掷向奔袭而至的锦衣卫,锦衣卫忙举刀一格,刀身断为两截,那匕首失了准头,卟地一声刺入旁边的一棵大树。

灰衣老者趁机纵身一跃,坐上马背,疾驰而去。

锦衣卫头目一声大喝:“给我追,他中了我的七毒勾魂刺,跑不了啦。我来捉拿他的同党。”余音未了,已欺身到白衣女子身边。

白衣女子道:“我不是!是他……”

话未说完,那头目大手已迎面抓来。白衣女子错步避开,狠狠地一盯石小枫,夺路就跑。

石小枫看了看拍马屁股的手掌,道:“对不起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哦。”

抬头看到人群围着大树叽叽喳喳。原来众人刚才见这匕首削铁如泥,皆欲上去取之。但那树干粗壮,匕首着树又高,一时无人能取到。

“快去拿梯子。”人群中有人提议。

石小枫突想,这么个宝贝,拿来做个防身武器也是不错。当下紧束腰带,蹭蹭几下就爬了上去。

那匕首实在锋利,仅留一把刀柄在外面。石小枫费了好大力才取了下来,在围观众人艳羡目光中,喜滋滋地插在了绑腿里。

突感香风袭人,猛抬头,却见那白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转了回来,正俏生生地立在对面。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3-05-09
多谢大家支持,我会认真看帖,不能一一回复,望谅。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3-05-10
6
  “得了宝贝了吧,”白衣女子嘴角微翘,似笑非笑,“我的马怎么个赔法呢?”
  石小枫见她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不施粉黛而愈显清丽脱俗,不由得怦然心动。口中却嘻嘻笑道:“姑娘你也看到了,马儿明明是那老头子骑走的,怎么向我要呢?”
  “我的马儿那么乖巧,要不是被你拍疼了,又怎么会被那糟老头骑走呢。我不向你要向谁要呀。”白衣女子顿了顿,又道,“况且,我还因此被锦衣卫诬陷为那糟老头的同党,这对我以后行走江湖多有不便哪。你说,这又怎么个赔法呢?”
石小枫道:“行,你说那匹马儿多少钱吧。”
  “马呢,说来也不贵,但是它跟了我这么久,那培养出的感情可就值钱了。不过看你这寒酸样,将就着给一百两银子吧。”
  “好说,一匹马儿一百两银子,那么连你这匹日后还要跑江湖的马儿,就合两百两银子吧。”说罢脚底抹油,边开溜边嚷道:“姑娘留个芳名,等我日后赚了大钱再加倍还你。”
  “不用加倍了,本姑娘的包裹都被马儿卷跑了,有一两算一两吧。”
  石小枫一扭头,却发现那女子正与他肩并肩地前行,不管自己如何加速,她总是不差分毫地如影相随,那神情还尤如闲庭信步。
  石小枫索性停了下来,靠着墙根大口喘气。
  “想通了?”白衣女子笑眯眯地问道。
  “原来姑娘身怀绝技,敢问师承何派?”
  “懂不懂江湖规矩呀,这个师门也是你配问的吗。不过呢,如果你诚心要学本门武功,拜我为师的话,还是可以考虑的哦。”
  “找你做师父倒是不错的建议,但有个问题得先搞明白。”
  “什么问题?”
  石小枫呵呵一笑,道:“就是日后你有了夫家,那我是不是也得管他叫师娘呢。”
  白衣女子冷喝一声:“看不出你的嘴皮功夫比身上武功强多了嘛。既然你无心拜师,那就还钱来吧。”说罢纤手一挥,也不见有任何动作,石小枫只觉背上一紧,那包裹就到了她手中。
  石小枫连还手的念头都没起,就被她夺了去,不由心中一凛,长叹一声。
  白衣女子噘起小嘴,道:“你这穷小子,才这么点破家当,何年哪月才能偿清我的债务呢?咦,这是什么宝贝?”
  石小枫看着她手中举着胡濙交与的玉佩,嘻嘻一笑道:“怎样,够赔你千百匹马儿了吧。”
  “恩,看上去倒是不赖。”
  “那就这么着吧。这玉佩归你,算作赔偿,如果你觉得我太过吃亏,那么就顺便告诉我你从哪学的武功就可以了。”
  “呵……”白衣女子睁着大大的眼睛,夸张地一声长呵,然后道:“你的算盘打得倒不赖。有你这样打听师承门派的吧,懂不懂江湖规矩呀。”
  “我听说但凡江湖上名门正派的弟子,当有人问起他的师承来历时,都会无比自豪地告诉对方的。”
  “我听说江湖上武艺高强的人士,一瞧对方的出手,便能立马判断出他的师承来历,根本不需要逞口舌之强。”
  石小枫心中暗哼一声可恶,恨恨地道:“算了算了,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这玉你拿了去吧,你这点武功路数我也不稀罕知道了。”说罢掉头就走。
  白衣女子莲步轻移,挡在石小枫面前。
  “赔本买卖我都做了,你还要怎地?”
  白衣女子嘿嘿笑道:“如若这东西真贵重,你小子怎会随便置于这破包裹之中,又岂会这般轻易相与,我看这十有八九是块假玉。”
  “不过这东西成色还真不赖,应该不会有假。”白衣女子惦量着玉佩,自言自语道。突地灵光一闪,不无得意地说道:“哦,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个定情物品。你嫌对方长得丑,不喜欢她,所以恨不得早日把它抛掉。嘿嘿,说对了吧?”石  小枫恼得直翻白眼。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3-05-10
这个白衣女子会是谁呢?古灵精怪的,莫非是鵼?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cdl

发帖
38
蜂蜜
52
威望
1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6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3-05-11

7

女子玉掌一扬,将玉佩扔进石小枫怀中,道:“俗话说宁拆十座桥,不拆一桩婚。虽然你欠我钱,我可不能做这等罪过之事。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得给我贴身藏好了。”

石小枫正待接回包裹,白衣女子却小手一缩,将包裹拎至身后:“就这么还了你,我岂不赔本了。不行!不行!”说罢夸张地摇了摇头,突然眼睛一亮。石小枫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后边墙上贴着一张告示,说的是隆兴镖局本地分号急招压镖马夫。

“好了,本姑娘也不难为你了,咱们现在做一桩买卖,这样就两不亏欠了。”白衣女子一扯石小枫臂膀,不由分说地把他拉到旁边朱红大漆的大门前。

石小枫正要开口,却被她纤手一拂,点了哑穴,张口说不出话来。

白衣女子向着门口立着的两个粗壮汉子微笑道:“两位大哥好。”

稍胖一点的汉子见是个貌美如花、笑语嫣嫣的女子,赶紧满脸堆笑:“小妹子好。”

“我弟弟来应聘,不知……”

那胖汉子听着这般甜甜地声音,心儿都醉了,巴不得与这美人儿多聊几句:“他是你弟弟?可我怎么看怎么象你哥哥呀。”

“你别看他虽然个子比我高大,年纪却比我小,干起活来可有力气了。”

“对对对,美人说的一定没错。我收下了,叫什么名字?”

白衣女子眼睛在石小枫身上一转溜,嘻嘻一笑道:“我弟弟他叫南小皮。”

胖汉子赶紧献媚道:“那这位就是南小姐了。”

石小枫刚才被白衣女子变着法子损他“小赖皮”差点气晕,现在这胖汉子无意中帮他回了一招,大感好笑,故意夸张地咧着嘴望着她。

白衣女子好不可气,白了石小枫一眼,道:“两位大哥,可我家等着用钱,能不能先预支一部分。”

“这个……”另一个汉子面露难色。

胖汉子赶紧拍拍胸脯接道:“南小姐,没问题,我们这趟镖是个肥差,只要送到开封……”

旁边那汉子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袖。胖汉子立即打个哈哈,不往下说了。

“既然如此,那我能不能先预支一百两银子呀。”

“一百两?”胖汉子惊得张大嘴巴好久合不回。

旁边汉子道:“南小姐,我们这趟买卖就算肥差,最多也只能挣回几两银子。”

胖汉子垂涎美色,急忙道:“南小姐,我们的规矩是出多少力挣多少钱,都是事后兑付的。不过,既然南小姐有急用,我再怎么着也得舍身相助了。只是很不巧,我身上只有一两银子……”

“这位大哥呢?”

另一个汉子眨眨眼睛,正欲愁下眉头装屈,被胖汉子捅了一把,低声道:“如今天色将黑,招不齐人数难道你想自个去凑数啊。更何况,我等下自有法子去账房给你补回来。”

那汉子顿时省悟过来,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两银子,并给同伴。

“那也行,事关急用,有多少先支取多少吧。两位大哥,等我弟弟赚了工钱,再还了你们吧。”

“没事没事,能为南小姐帮忙是我们的福分呢。” 胖汉子递出银子,突然又缩回来,狡黠地问道:“南小姐姐弟好面生,是新搬来的吧……”

“我们都在这里住十几年了,就在南街当铺后边,大哥你们事儿忙,哪有闲情去那些破地方呢。”

“早知南小姐在那地方,我们就是再忙也一定会去拜访的了。喏,这是银子。”胖汉子嘴里说着,手上却想趁机摸一摸白衣女子的嫩白小手。

白衣女子哪能让他如此轻易得手,纤手一抄便接过了银子,道:“那就谢谢两位大哥了,以后还请两位多多关照我弟弟。”转而向着石小枫盈盈一笑,像个大姐姐似的嘱咐道:“小弟呀,以后要多听这两位大哥的话,还有呀,要多干活少说话。”

石小枫知道这局已经栽定,自己越生气反而越令对方高兴,竟笑嘻嘻地点了点头。

白衣女子正欲离去,见此情景,心中暗笑,凑近石小枫耳朵轻声道:“嘿嘿,你就装吧。我知道你其实心里恨得要命,不服气的话,来找我报仇吧。我叫禾火者,记紧了哦。”

胖汉子望着她翩然离去的窈窕背影,使劲地舔了舔嘴唇。

离线い心雨い

发帖
822
蜂蜜
0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80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3-05-11


不错,很不错。
  

不错,很不错。
期待下文

加油,再加油!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