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428阅读
  • 0回复

不曾光耀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梦想天空
 

发帖
3
蜂蜜
567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2-04-10
小小一孩童
    出生的地方是一个有着古朴村风味地处交界稍显偏远的小村庄。古朴村风味,那是一个在离开家乡那么多年后还能保留在回忆里并用来形容她的词汇。闭上眼睛搜索记忆里尚存的信息,麦田环绕,树干挺直,村庄不大,马路不宽,房子不多,但养育着一些从小就立志带着一口气走出去并创造一片天的人,男人或女人。
    离开的方式不一样,留下的故事也不一样,各有特点,但都不特别,因为本质相同--为了生活和为了更好的生活。
    除了是家中的二等宝贝外也曾是一个乖巧的学生仔,白白净净的小脸蛋和光光滑滑的皮肤很是惹大家喜欢。虽然有着优质的外在但学业进展的并不顺利,诸多的原因左右着,比如自身性格所导致的不努力,异性朋友的课间课后情骚扰,老师嫌弃出价太低而不愿意把考题答案卖给他,男同学们认为他太白净导致女同学常围着他转使自己减少了与女生的交往次数从而不愿意在考场上给他写纸条打手式等等。
    所以不是很喜欢回忆过去,因为印象深刻的记忆里都带有被刺痛的感受,还有很久一段时间都不太喜欢自己的那副面孔,因为它那个精致的外号“小白脸”。
    对于未来没有人能够预知,所以能做的就只剩下猜测。爷爷曾是一名军人,信息仅此而已,具体打过那些仗立过什么功没有人知道,而爷爷却猜测小白脸的未来将是无限光彩的,光彩到已经超出他所能形容的范围。因为爷爷的无法形容又导致了家族其他成员在后期更加大胆的遐想和猜测,有一位姑姑甚至认为他将来会成为国家元首一般的领秀人物,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赞同还直接诱发了爷爷的心脏病。因为爷爷以前是为国民党当差。
    随着围墙外白杨树梧桐树的长大爷爷开始变的越来越沉默寡言,长时间的坐在村庄外围的树荫里看日出日落,对于外界的事情都不在关心,像极了一个看尽风花雪月踏遍四方尘土的年迈旅行者,在落日的余辉中安静的等待着剧情的落幕。
    所描述的这一切都仅仅是存在于记忆的童年时期里,像一张无比宽大的无框相片中被目光焦距所笼罩的一个点一样渺小,小小的模样,小小的回忆,回荡在小小孩童的小小心里。mediapad1999元
    听说很美好
    那是些在离开家乡开始寄宿读书时的故事。因为学习成绩不是太理想加上老师为提高升学率而做出的单方面的鼓动,导致在报考的时候神经错乱选择去了一所专科学院,使自己要成为一个文化人的梦想发生了动摇。还好在学习进行期间一个漂亮女同学的闯入让心情烦躁的情况得到了改善。却因此又产生了另一个更为烦心的事,那就是自从和女同学开始交往以后就一直被别人报以这样的评论--他被那个女生泡了。
    对于外界社会的认识和了解一部分是通过在学校外围张贴的考前补习班和医院人工流产的夸张海报上得来的,另一部分是从学校后面的街边小吃摊和巷子中设有层层暗哨的黑网吧里得来的。我能够理解黑网吧、小吃摊、补习班广告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抓破脑袋也猜不出来学校的外墙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流广告,难道这是学校为了告诉同学们流产是多么痛伤害是多么大所以不要怀孕吗?还是医院要告诉同学们流产是多么的便宜大家都能负担的起所以不要担心怀孕吗?
    后来因为无聊参加了一个所谓的唱响社团,没想到去了几次竟然喜欢上了,偶尔会和同学们在一起呼天唤地漫无边际的聊学业聊生活聊未来,也偶尔会回忆一下以前。能够记忆起来的是一个乐观派学长讲的关于他的故事。学长小时候生活在农村里,没进过可以推着车子买东西的大商场也没见过可以迷倒男人的烟熏妆,对电视剧里的场景很是向往。终于有一次过节,家里人到城镇里面买东西时带上了他。
    而外面的世界却让他很慌恐,所看到的画面严重颠覆了他培养了那么多年的人生观,他从来没有想过女生可以穿着仅仅能够遮盖住胸部和屁股的衣服踩着高度十五厘米露出脚趾而且没有鞋面的凉鞋到大街上走来走去,更不能明白的是抱着这样的女生的男人的牛仔裤上的洞比他的还多,却能够在口袋里随手摸出一串钥匙然后将广场上停着的没有车顶的小车开走。带起的粉尘被风吹进眼睛里,湿了有很久。
    商场的人很多,为了防止他乱跑妈妈就用当时村里很流行的话吓唬他说商场有很多机关,一不小心就会被吃掉,然后就把他放在了升降电梯对面的电动摇摇车上。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升降电梯,在他看来它是一个有着邪恶魔法的盒子,因为他眼睁睁看着两个工人进到里面去,仅仅一小会之后就只剩下一个从里面走出来,他一边想着是盒子把那个人吃了,一边安慰自己说看错了看错了,但当他再次看到一个阿姨走进去而过了一会却出来一个小妹妹之后他就吓的呆在那里不敢再说话了。妈妈想要搭乘电梯到楼上买点东西,当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学长才突然发现妈妈已经进入到邪恶的盒子里面了,他想叫妈妈出来但声音却被挡在电梯门外。
    学长站在电梯门口很着急,他希望盒子吃了那么多人还没有消化完然后就可以不吃自己的妈妈。他在那里等着,想,只要盒子再张一次嘴,他一定要把妈妈从里面拉出来。
    保洁大叔刚刚在楼上做完清洁,头发上和络腮胡上都还流着汗水,裤脚在拖地的时候弄脏了湿湿的贴在腿上很不舒服,于是就挽了起来,急着去吃饭所以就提着一桶脏水和手里的拖把搭乘电梯下来了。
    学长还守在电梯门外为自己加油打气,还隐约有点为自己即将要完成的壮举有点小骄傲,而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他却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要不要把那个长着满脸弯曲胡子和露出小腿上长长腿毛的妈妈从里面拉出来,先前的勇气都消失不见,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哭出声来。那一年,学长读四年级。
    我们都笑了,笑他的傻里傻气。学长也笑了,笑我们不承认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的傻里傻气,笑容展现在莫名表情的脸上。后来偶然见到学长的签名:回忆很美好,现在也美好。那一年,学长大学毕业。mediapad1999元
    走了有多远
    要不是当初拍着胸脯向他作出保证可能就错失了一次机会,也不会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拥有这么大的成长,连别人都能感受得到的关照,对自己感叹,遇见这样的上司真是好运气。这是第一份工作,像一枚鲜艳的印记烙在记忆的某处,悬浮在生命长河起源的地方并分散开随着河水流淌着向前。
    上班工作时间短所以空闲的时间比较多,空闲的时间一多就容易慌乱,认为自己无所事事,也就是在这种慌乱的背景下做出了自认为不慌乱的慌乱决定,想要自己干点事出来。
    带着为数不多的资本和非常过分但并不过人的胆识开始编织一个集设想和现实层层重叠交错呈现的梦,天真的以为自己是一滴灰色的雨点掉落在有着围墙的湖面里然后就会迅速的扩大,却不曾想过湖水的颜色早就已经是不可渗透的那种黑。
    痛苦的时刻总是难过,即使过去了也不容易忘记。当信心被迎面而来的阻击击毁精力被无尽的耗空之后才带着布满沟壑的心和无数划痕的身体踏着一地的荆棘归来,用上翻而后又紧闭的眼睛为故事划上了句号。
    让人高兴的地方是爷爷关于小白脸的未来无限光彩的猜测还没有变成现实,所以,过去不曾有,而希望在前方。
    日子往后流淌着延伸,慢慢靠向记忆的近处。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