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204阅读
  • 0回复

七月之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牛角尖刀
 
发帖
*
蜂蜜
*
威望
*
宣传贡献值
*
交易币
*
好评度
3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2-03-17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那么在乎她!
    “哥…你出来下好吗?我心里很烦!”接到晓蝶的电话,我匆匆换了套衣服便出门了。在电话里,她的声音虽然柔弱,却有着一股熟悉的硝烟味。我知道,她又和他的男朋友吵架了。
    七月的天气如同成熟的女人一般难以捉摸。快乐时,她炙热的“双唇”贴的你意乱情迷,全身血液为之沸腾;生气时愁云满布,电闪雷鸣,立马在你头上浇上一盆冷水……如同热恋中的年轻人,总要为此吃些苦头,被爱情弄得晕头转向,寝食难安。晓蝶亦是如此。
    到快餐店门口,轻轻的推开门,伸长脖子东张西望,终于在人群稀少的角落里发现了她埋头狂喝饮料的背影。我笑着坐到了她对面,道:“怎么了,他又不理你了?”
    “哥,你还笑呢!这已经是他第N次没接我电话了,我……”说着,晓蝶又撇过脑袋喝起饮料。
    “他或许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所以没有接,上次不就是因为手机忘带了,上上次是因为在洗澡,上上上次是因为……”
    “什么嘛,他就是不重视我,再这样我就和他分手了。”
    “嗯。”
    我歪着脑袋,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当然相信你能做到,只是第二天,我会不会又听到另一个“噩耗”呢…”
    “哥,你……你到底是来故意气我的,还是帮我的啊!”晓蝶很不服气地撅着嘴巴,咕咕嘟嘟地讲着什么,“……老帮着他。”
    “唉…晓蝶……”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这样帮你瞒着家人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你还三天两头的出状况,以后他们知道了,我有多大的压力你明白吗?”
    “呵呵,怎么会呢!哥哥人这么好,别人喜欢都来不及呢!”
    望着晓蝶天真的笑脸,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于晓蝶来说,这个年纪恋爱还过早。不过看着她每天被关在家里,与数不清的题海为伴,家人总是紧紧盯着试卷上那两个红色的数字,就像盯着股票的浮动一样,只许升,不许降,否则等待她的只有责骂,怒吼,闭门思过。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关怀与快乐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一种奢侈品。六月底,晓蝶告诉我,她和一位同班的男生互相有了好感。忽然间,我萌动了一种想法,并鬼使神差地瞒着家人,偷偷进行着。以我的名义叫晓蝶出来,然后让他们……
    如今,我有些后悔了,恋爱让晓蝶尝到了被关心的滋味,却分散了她学习的注意力,"晓蝶,你有没有想过……”
    我垂下头,眉头深锁。静静的看着蜡黄的桌面,对于这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晓蝶惊奇的望着我,好像预感到我下面的话会让她进退两难!
    “…和他分手?”半响,我吃力的说出这几个字!这个想法在来的路上我就已经反复沉吟过了,不过对于晓蝶来说确实有点残酷。
    “哥…你…”晓蝶惊恐的望着我。
    “我……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别挂心!”看着她的表情,我的心又软了下来。
    一顿抱怨之后,晓蝶的心情平复了许多,我便送她回去了。一路上思潮起伏,心中平添了几分忧愁,分不清是为晓蝶的将来而忧,还是因为自己的过去而愁。
    七月的蓝天一旦披上夜的面纱,被禁锢在鸟笼里一天的小鸟就像获得新生一般,尽情地在大街上释放他们的青春。熙攘的人群把原本孤寂清冷的夜赶走了。他们拉着小手,哼着小曲儿,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肆无忌惮的喧嚣着!我加快了脚步,离开这原本就不属于我的热闹。
    躺在床上,静静的感受着血液在体内缓慢的流动,透过窗户,透过月光,透过那层被夜染成暗黑色的云,一切是这样的安静,静地让我无法入眠。窗外,纺织娘和着微风,再次奏起了夏夜的旋律,模糊了我的视线。想起了晓蝶,想起了她的男友,想起了那年的七月在画室的再次遇见……
    那天,她穿着米灰色T恤衫,深蓝的牛仔裤,一款活力十足的白色运动鞋,肩上挎着大红色的挎包,一抹淡淡的微笑像樱花一般粉嫩。最难忘的,还是她那双清澈却似乎永远带着好奇的眼睛,没有竖起防备,洁白的似乎不曾沾染过任何杂质,透过它,仿佛已经看到了主人的内心。
    通过别人的介绍,她来到这个画室学习。她喜欢安静的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修长的手指握着那支4B铅笔,描绘着她心中的黑白灰世界。
    似乎有一段被我遗忘的,不,应该是被抛弃的幼年记忆,在这个时候被重新照亮了。
    “妈,你快过来看,这个女孩是我隔壁班的!"我兴奋地指着电视机前正在唱歌的女孩,大声喊道,"我见过她,她唱的真好听,眼睛也好迷人。”
    “是嘛,那你真要好好向她学习,人家可以上电视台展示才艺,你应该多向她学习学习才是。”母亲在厨房不停的忙碌着,心不在焉地回答我。我呆呆地看着电视机,向往我的向往,母亲说的话也就没有听到。
    在学校的同龄人中,出现一位“小明星”,是倍受关注的一件事,我也跟随在这群人中,她的一举一动都是我们课余闲暇谈资的对象。但时间久了,这种趣味也就慢慢淡下来了,当我再回头时,我发现只剩下我还在执着着。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间流逝了,渐渐地,中考逼近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坐在书桌前,脑子里总是浮现她的影子,浑浑噩噩的度过一个又一个落寞的黑夜!
    中考那天,我忘了是怎样离开家门,像游魂一般在燥热的人群中穿梭,木然地坐在考场里发呆;忘了我交的是一份怎样空白的试卷,稀稀疏疏的文字,少的可怜。
    我知道,这场“战争”我败了,败的一塌糊涂。家人的指责漫骂声不绝于耳。
    湖边,夕阳缓缓地落下,我吃力地挪动着脚步,脑子像糨糊一样混淆不清。微风拂过,穿过了我的身体,我打了个冷颤,停住脚步,光线慢慢暗淡下去。天边,望着即将消逝的夕阳,我忍不住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我……要……忘……记……你,彻……底……忘……记……”滚烫的泪水划过脸颊,歇斯底里地呐喊,哭泣,抽搐着……
    如今她又站在我的面前,近的只需轻唤一声,就能引起她的注意。呼吸开始急促,手竟然不自觉地开始哆嗦。这节课脑子里转过了千百个念头,反复的问自己,她怎么出现在这?要不要跟她打招呼?要不要告诉她我有多喜欢她?怎么才能引起她对我的注意?我害怕,害怕极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只是一场梦。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凝结,我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心房如锤子般厚重的敲打声,身子开始轻轻的颤抖。我不敢移动,因为现在的每个动作,对于我来说都像是压着千斤重物一般。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我始终无法鼓足勇气走到她面前,而她总是潇洒的来,潇洒的去。
    我的颓废,老师看在眼里,他给我安排了一次长期作业,似乎是对我近日来的行为的不满,因为我最近的画实在不堪入目。希望我能通过这一次的作业中找到新的突破。但我还是心不在焉地涂抹着,肆虐“蹂躏”着我的画面。脑子满是她来去时的身影,和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不经意的一个转身,陡然间与她四目相对,那双一直吸引我的眼睛离我这样近,还是这样纯洁,充满着好奇,我惊的向后一跃,画笔不自觉地从我手中滑落。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吧,你画的好认真呀,我想过来看看!”她满脸歉意地说。
    “没……没事,你随便……,不打扰的,呵……呵呵……”一阵阵的晕眩让我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僵硬地笑着。
    “其实……”我感到身体有些发软,说话也有点力不从心,扶着画板,尽量显得轻松点,“我们小学和初中都是邻班,而且我在少儿节目上见过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让我鼓起勇气说出这些话,或许积蓄了太久,让我按耐不住。或许她的到来,给了我一丝曙光。
    她显得有些惊讶,“你……原来你也看到了啊!其实那以后,身边的同学都在用不一样的眼光看我,好象我真的是明星一样,有时候真不自在!”
    
    “发光的金子总是别人羡慕的对象,况且你确实也很优秀。”我时不时的盯着她的眼睛,它就像带有魔力的水晶球,让我无法自拔。
    快乐的时光,如绚丽缤纷的烟花,虽然璀璨夺目,却永远那么短暂。简短的对话很快就结束了,她又回到了座位。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抱起了双臂,沉浸在刚才的对话之中。曾经有过多少次,我幻想着能有一天与她这样面对面的交谈,把心里埋藏多年的话全部对她倾吐。只是我知道那句话我永远也说不出来,因为她就像遥远的星星一样可望而不可及,在她面前,我不过是米粒之珠,怎能放出光华。
    它就像罂粟花一样的慢性毒药,拥有着绝美的外表,令人着迷,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却发现它的毒素已经透过肌肤渗进血肉里,不能自己。即使这样,我还是傻傻的走上前去,要去触及它,不论自己是否受伤。
    火车站,我攥着那封信拼命的奔跑。她说,高考结束后,她要去遥远的北方,在那接受更好的教育。前一晚,我彻夜难眠,踌躇着,终于还是决定提起笔……
    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拼命的向前挤,可是这里的人流像一股强大的气流,任凭我如何努力,还是把我阻挡在这扇门外,而她就在那里,清清楚楚的看见,却远的遥不可及。我想大喊她的名字,声音梗在喉咙里,突然哑然失声。她的身边出现了另一个男孩,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正满脸堆笑地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牵着她的手,离开了熙攘的人群。
    我呆立着,手里紧紧攥着那封信,火车渐行渐远,在红日升起的方向,染红了它的车身,那样绚丽,夺目,鲜艳地让人睁不开眼睛。
    我木然地站着,身体像被掏空了,一阵风掠过,信从我手中滑落,随着火车的方向,飘扬,飘扬……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那么在乎她!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