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567阅读
  • 4回复

美丽与哀愁(47)·泣血的绝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秋绪
 

发帖
24167
蜂蜜
223572
威望
220
宣传贡献值
578
交易币
0
好评度
299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2-01-04
  作者:张锦鸣 (独家授权,谢绝转载)]
 
47. 泣血的绝唱
 
 
骄阳似火,往年常见的台风而今年却不见影踪。久未下雨,大地象一张憔悴的脸干燥灰暗,没有蝉声、没有蛙鸣,空气依然闷热,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静静的病房里,德奇姐在陪着凝云说话。儿子下派在温岭松门镇农村当指导员,这几天刚好村里有事,一早就去了松门。女儿的工作岗位特殊,也不能久留在母亲身边,昨天已返回上海。女儿临走时对母亲说:“妈,我过几天再来陪你,你千万要坚强起来,等病好一些了,让爸陪你到上海住几个月,我们象上次一样,再游黄浦江。”女儿还要我每天告诉她母亲的病况。
又一轮的化疗开始了,医院的领导、医生和护士们都很重视,事先又征询了上海瑞金医院专家的意见。医生和护士都很专业,也很敬业,我信任她们。但是,有了前几次化疗的痛苦经历,尽管此次剂量减轻,我仍然很担心要重复“昨天的故事”。而凝云历经折腾,体质是越来越差,信心也大不如前。可是,不化疗无疑是等着死亡的来临,如今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只能是等待着又一番“死去活来”。凝云心知肚明,也只得无奈地接受这一切。人与病魔的抗争,尽管已处于劣势,但总是心有不甘,哪怕是“山穷水尽”,也总盼着能有“柳暗花明”的奇迹。
这又是一场生死搏斗。白细胞、中性粒细胞、血红蛋白、血小板、幼稚细胞……所有这些血象的变动都紧紧揪着我的心,揪着凝云自己和周围的人。又是高烧、失眠、厌食……还有不停地咳嗽,冷汗湿透了棉被、床垫。凝云没有大声呻吟,只是咬着牙,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只是我的病情日记记下了这情景:
 
200697   星期四
昨夜整夜不能入睡,咳嗽剧烈,且痰中带血。食欲一点都没有。体温39℃,输血小板和血浆各一袋。上一次化疗表明,未达目的,幼稚细胞仍在上升。

 

200698   星期五
今天脚背部出现浮肿,颈部出现毛囊肿块,感觉疼痛。全身乏力,情绪烦燥。
 
200699   星期六
病情仍在加剧,医生告诉我,这是白血病细胞浸润的表现。全家人轮流为她按摩四肢,以减轻痛苦。临睡失声痛哭,不能自持。
……
此后的日记里我都详细记载着所发生的一切。当我在后来翻阅这些日记时,每一次都泪眼矇眬,不忍卒读。
一天上午,凝云把女儿(女儿已从上海回来)、儿子叫到床前,她说她有话要说。我明白,她将对家人有所交代了。凝云暂时明亮的眼睛深情地看着儿女,沉默了一会慢慢说:
“晓燕、晓宁:我在上海时对你们讲过几件事情,你们都还记得吗?”凝云不等儿女回答接着说:“这一段时间,我又想了许多,你们在我生病期间都很尽心,还有邵帅和立英都不错。我这个做母亲的也知足。现在,我的时间可能不会很多了,想到几件事还要交代一下。”凝云喝了一口水,头脑清醒,思维清晰,缓缓地说:“第一件事,如果我在最后时刻昏迷过去,你们不要用什么贵重的药来抢救,这没有什么意义,还浪费钱,这件事,我已经跟张医生也说过了,你们也应该知道。我唯一的要求是减轻我的痛苦。第二呢,我死后,不要开追悼会,不要张扬排场,我向来低调,这最后一次也要低调办理。再说,我现在这个样子人家见了也难受。第三件事,我的骨灰不要保留了,这里的环境还不够好,有污染。你们把我的骨灰撒到大陈岛附近的海面上去,那边干净些。还有,在我弥留的时候,让我留在医院里,不要搬回家,我怕把家里搞脏了,对你们不好。”说到这里,凝云哽咽了,我和儿女们都泪流满面。我知道,她是多么想回家,为了这个住家,她付出了许多心血,亲自设计装修,亲自选材,亲自购置一应用品,她是那么的留恋,然而,她怕我们忌讳,坚持留在医院……等到情绪稍稍稳定,凝云又用深情的目光看着我,对儿女们说:“第四件事,就是你们的爸爸还不算老,还会有二、三十年的日子,以后如果有合适的人做伴,你们不能反对,要支持这件事,我之所以不留骨灰,也是怕给你们爸以后留下不便……”一阵剧烈的咳嗽使凝云再也无法说下去,我们仨人已泪湿衣衫,也都说不出话来。
似乎是生离死别,心被揉碎。以后,凝云还单独对儿子说:“你爸爸的生活,你和立英要多关心,双休天,让他去你们家吃饭吧。”
没有视死如归般的豪情,也没有骨肉分离似的悲切。仅仅是一个普通女性在她行将谢世时的心语吐露。尽管儿女情长、家长里短,但它是一种情操高尚的表现,正因为此,让我久久不能忘怀。也许,天底下亲人之间的生死离别有着许多相同之处,但凝云的这番话无疑让我感受到一个心灵的无私和宽广。
化疗结束,凝云不顾孱弱的身体执意要回家,她要享受家的温馨。这几天咳嗽越来越频繁剧烈,额头上的毛囊肿块在继续扩大,右眼渐渐难以睁开,药膏、碘棉的不断擦拭似乎效果不大。我对她说,我们还是回医院吧,那儿有医生,总会有办法的处理的。她摇摇头,忍着极大的痛苦说:“晓燕难得回家,我在家里能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等她回上海了,我再去医院吧。她也快成了没娘的孩子了,也很可怜啊。”
傍晚,我在外间整理准备再次住院的物品,只听见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在轻轻地吟诗,我不敢惊动她,站在门外听着:
                永夜恹恹欢意少,
                空梦长安,
                认取长安道。
                为报今年春色好,
                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
                酒美梅酸,
                恰称人怀抱。
                醉里插花花莫笑,
                可怜人似春将老。
我听出她吟的是李清照晚年所作的一首《蝶恋花》。接着她又背诵起北宋秦观的一首《踏莎行》:
                雾失楼台,
                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
                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
                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幸自绕郴山,
                为谁流下潇湘去。
诗言志,我知道,凝云此刻想的是什么?俄倾,她又轻轻地吟唱起一首年代久远的歌曲:
                望穿秋水,不见伊人的倩影,
                更残漏尽,孤雁两三声,
                往日的温情,只换得眼前的凄清,
                梦魂无所寄,空有泪满襟。
                几时归来呀!伊人哟!
                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丛林,
                那亭亭的塔影,点点的鸦阵,
                依旧是当年的情景,
                ……
这凄婉的旋律,悲愁的歌词,令我心酸不已。这是音乐家贺绿汀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为一部电影所作的插曲,当时流传甚广。以前,我和凝云都喜欢这首歌。但此刻,低沉的歌声却传递出她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无奈。
多年来,她很少唱歌,只是偶尔哼哼而已。听她独自一人诵诗吟唱,我明白,她不是在唱给我听,她是想把自己最喜欢的诗词歌曲留驻人间,让袅袅的余音陪伴着她走向天国。
看贴是学习,跟贴是友谊。朋友,你跟贴了吗?
我的个人主页:http://www.fming.cc/bbs/u.php?uid=2
离线柳絮纷飞

发帖
204
蜂蜜
1656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2-01-04
离线梦瑶

发帖
693
蜂蜜
997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4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2-01-04
真感人。
离线格格巫

发帖
439
蜂蜜
1560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2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2-01-04


好~~好,送你花花!
离线海音

发帖
399
蜂蜜
929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2-01-04
   对生的渴望 对死的无奈
  方言:要死拔勿牢  无奈  无奈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