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333阅读
  • 99回复

放弃你,下辈子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1楼 发表于: 2011-01-14
我偷笑,靠在他胸口不说话。
  “福生,要是丁越还活着,你会不会选择他?”
  我以为夏长宁在吃醋,便故意逗他,“当然选他了!丁越比你帅,比你温
  “说什么都不管用,你现在时我老婆了!”夏长宁蹭地坐起身,进了卫生间。
  我透过玻璃看他,水汽渐渐弥漫掩盖了他的身影。
  窗外夜渐深沉,很快天就会亮了。我闭上眼沉沉睡去。
  CHAPTER27 婚姻手册二  让步再让步
  我以为老爷子送了我和夏长宁五万块结婚礼金,婚礼当天他肯定不会来,伍月微也不会来,但是我和夏长宁准备动身去度蜜月的时候。伍月微却来了。
  见到她,我习惯性地紧张,马上竖起了警钟。
  伍月微穿了件浅绿的纱袖宽衣,衬得肌肤如玉。我便一个劲儿地盯夏长宁的手。打开门看到伍月微的时候,他一掌拍在她肩上大笑,“微子,我以为你真的不来了呢。”
  伍月微白了他一眼,甚得我心地拍开了他的手,“结了婚的人,别大大咧咧的,当心福生吃醋。”
  S“她吃醋才好呢!不吃醋就是不在意我。是吧,福生?”
  我干笑,请伍月微进来坐,又赶紧去泡茶,竖起耳朵听客厅里的动静。
  “什么?!你……行了,就这么着吧!”
  他在说什么?
  我端着茶若无其事地进客厅。伍月微笑嘻嘻地对我说“谢谢”,没有半点儿吃醋不愉快的表情。我猛然想起伍月微曾经对我说过,她爱上别的男人了。我偷偷松了口气。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牺牲自我收了伍月微的那个男人。
  W我好奇地问她:“你怎么没把男朋友带来?”
  她眨了眨眼,说:“阿宁见不得他,一见他没准儿会动拳头。”
  我便瞪了夏长宁一眼。好不容有个好男人把伍月微安抚了,你见不得什么?
  夏长宁眯了眯眼睛,靠在沙发上居然下了逐客令,“贺礼收到了,大哥、二哥的话也带到了,我老婆的茶你也喝了,走吧!”
  我擦了把汗。有这样当主人的?正想开口,夏长宁一个眼神瞪过来,想想伍月微欺负我的那会儿,我闭嘴不吭声了。
  伍月微也不恼,笑呵呵地站起身来,瞟了家里一眼,说:“总得让我参观一下新居再走吧。”
  “又不是你来住,看看客厅也就行了。”
  我脸上挂不住了,赶紧说:“我带你去看。”
  夏长宁马上站起身来,揽着我的肩说:“我们两口子带你去参观。”
  伍月微撇了撇嘴,高昂着脑袋上楼。
  夏长宁在我耳边低声道:“别和她单独接触,这女人常发病。”
  我扑哧一声就要笑,又赶紧捂着嘴。
  上楼逛了一圈,她站在卧室门口的时间最长。等到下楼一圈走完,伍月微果然然发病了,“除了那张床还有点儿意思……阿宁,你的眼光真侧我不敢恭维”
  靠!除了那张床是夏长宁坚持说滚床单不会滚到床底下比着房间做之外,别的都是我的眼光!! !
  “你找男人的眼光我也不敢恭维。我说过,最好一辈子别出现在我面前,见一次我揍一次!”
  I什么和什么?怎么说着要揍人了?我扯了扯夏长宁的衣袖,堆了满脸笑对伍月薇说:“他这几天酒还没醒。回家代问老爷子好。哦,等等,有礼物请替我们带给老爷子。”
  我给夏长宁使了个眼色,肴情形伍月薇就是带着她和她哥的贺礼来的,马上要走,何必给人家脸色看?我还担心伍月薇受了刺激突然回心转意要黏着夏长宁不放。以她的变态程度,我敢肯定,她不会对夏长宁的己婚身份有半点儿顾忌。
  我跑进书房找礼物,拿在手里又改了主意,没有急急地跑出人,而是蹑手蹑脚走到了门口偷听。绝对是下意识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我听到夏长宁说:“我希望到此为止,我和福生很好……微子?”
  “从小到大,你几时顾及过我?"
  声音停下,我赶紧挤出笑容走出去。伍月薇接过礼物石了教一眼,说:“福生,我代我爸谢谢你的礼物。祝你们……白头偕老。”
  这是长宁和我的心意,谢谢。”
  伍月薇离开,我收拾茶杯,头也不回地数落夏长宁道:“好不容易看她转性了,你别招惹她行不?”
  夏长宁从背后抱住我,下巴搁在我肩膀上一声不吭。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2楼 发表于: 2011-01-14
我洗好怀子放好了,他还是像考拉一样黏在我背上。
  我怎么从来没觉得他这么黏人呢?又好气又好笑地拍拍他的手 说:“好了,商量下去哪儿度蜜月!”&
  “去大溪地!”
  “不去。我怕被阳光烤焦了。”
  “你想去哪儿?”
  我想去丁越墓地给他带束花,顺便告诉他我嫁给夏长宁了。我迟疑了下,毕竟是蜜月,多少得顾及下夏长宁的感受。
  `夏长宁的下巴在我颈边摸来摸去,痒得很。我伸手去推,他轻声说:“你终于不叫我夏长宁了。福生,我第一次听到你这样喊我。你是我的老婆!”
  我转过头看他,他却凶猛地吻了下来。我搂住他的脖子特别配合,心里便有些内疚,我是不是对夏长宁太不好了?不过是伍月微面前喊他一声“长宁”,他就激动成这样。
  我忘记了去丁越墓地的事情。度蜜月的地点也被夏长宁改成了东北的黑瞎子岛。因为他说:“那是我的福地,如果我不去东北那一趟,福生,你肯定还不会接受我!”
  “你给我说实话,干吗要跑那一趟?”
  夏长宁只笑了笑,很奸猾地说:“我当时就在发狠,我要是跑这么远还打动不了你,我就……”
  “就什么?”
  他抿着嘴奸笑不答。
  我伸出手,哈了哈气威胁他,“说不说?不说我逼供!”
  他猛一伸手拉住我又反手一揪,不屑地说:“和我动武,不自量力!”
  我挣扎了下连丝力气也使不出,心里堵得慌,这厮就仗着四肢发达欺负我。我哼了声说:“多无趣,你总是动手。我和你是一个级别吗?”
  他放开我,眉开眼笑,“乖,你明白就好了。”
  “还说呢,人家伍月微好不容易找到男朋友,你居然说见一次揍一次,你巴不得她嫁不出去黏着你?”
  夏长宁突然狠狠地槌了沙发一拳,吓了我一跳。我越发好奇起来,“她和什么人恋爱了?把你气成这样?”
  “以前认识的一个人,我不喜欢。她喜欢就自个儿躲一边恋爱去,别带来就成。她不知道是不是脑残了,我不喜欢她还带出来不是惹气受吗?”他的脸黑着。
  我耸耸肩,原来是这样。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我也没再问下去。
  去东北之前,夏长宁每天照常上班,我打算蜜月完了就蹲家里写东西,没准儿也是条出路。这几天闲着就独自上街给宝林和叔婶买礼物。
  逛到北桥的时候,我看到伍月微和一个男人在小摊上买东西,就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
  北桥是城里卖古玩的民俗物品的地方。这座桥建于宋代,临河都是仿古的民居与商铺,外地人来了都爱到这里买些土特产或民俗纪念品回去。伍月微和那个男人都背着大背包,显然是坐车离开之前来逛逛。
  伍月微拿起一个拨浪鼓玩,冲着低头看东西的男人说话。这就是夏长宁极讨厌的男人?拨浪鼓的两只小槌左右晃动着,那个男人直起身侧过了脸。
  了那么远,我的心依然被拨浪鼓狠狠地敲中。我扶着桥栏腿软得人直往下坠。我记不得是不是张嘴喊了一嗓子,伍月薇和那个男人往桥上看过来。
  浑身的血在瞬间凝住,我冷得打了个寒战。一个死了五年的人居然活过来了,大白天真的是见鬼了!
  光天化日之下,丁越俊朗的脸在我眼前清晰得像放人的影像。我能明显看到他脸上的慌乱。
  我踉跄着往后退,撞在身后一个人身上,那人没想到我重重地撞过来,下意识一推,我就摔倒在地上,手上顿时传来一阵痛觉。我连滚带爬站起来,连往后看的勇气都没有了,拼了命地往桥下跑去。
  游人很多,我被撞了几下,跑出步行街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我招手想坐车离开。跑向出租车的时候我忘记看其他方向,一辆电瓶车朝我冲过来,我闭上眼浑身发抖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骤然腾空,一双手抱着我凌空躲开。
  的心跳得很厉害,低头看那双手,受上那块表是那么熟悉,他手腕上还有那根我系上的彩色幸运绳,显然因为戴得久了,颜色变得有些陈旧,却真真正正就是那一根!
  我大叫一声挣扎着起来,颈边一痛,眼前所有的景物都变成了黑色,我晕了过去。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的床上躺着。睁眼看到夏长宁,我只呆了一呆,扯住抱熊就砸了过去,“滚!你给我滚出去!我不要看到你!宜长宁,我们离婚!”
  夏长宁的脸就黑了下来,一把扯走抱熊看着我咬牙切齿,“你有没有心?你见了丁越就成了这个样子?!”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3楼 发表于: 2011-01-14
  我不管,我只要想到那件事就心如刀绞。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骗找?
  长宁要我原谅的就是这个?他什么都知道,他娶了我都没告诉我真相。我真是…… 恨!
  伸手将窗台上所有的玻璃水养小盆栽一个个地通通向他也了过去,边砸边哭,“夏长宁你不是人,你这样骗我,你居然这样骗我!滚!
  盆栽砸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响声。室内顿时一片安静。夏长宁重重地呼吸着,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我尖叫一声跳下床就往门口跑,腰间一紧人被他凌空摔在了床上。.
  “给我躺好了!”夏长宁吼我。
  A“我不!”我倔强滴吼回去。
  他咬了咬牙扬起一拳狠狠地砸在床上,瞪着我说:“你想去哪儿?你还想跟着丁越走?你是我夏长宁的女人!”
  “是!我是想跟他走,我就不要和你在一起!”我怒极了就口不择言。
  夏长宁一下子站起来,头也不回地摔门出去。
  我一呆,紧跟着从床上跳起来赤着脚去开门,一脚踩在盆栽的玻璃碎片一上痛得惨叫一声。门迅速被打开,夏长宁黑着一张脸大步走过来一把抱起我。我哇地大哭起来、不管不顾地大哭。
  脚踝被他捏着,他一声不吭地捏着玻璃片往外扯。我痛得发抖,用力打他的背,哭着骂他:“滚!我死了也不要你管!你走!”
  他不理会我的挣扎,抱起我将我放进浴缸里,只留两条腿搭在浴缸边上。我整个人仰躺着使不出力。我努力想撑起身来,他一直手轻轻一用劲就把我按了下去,我被折腾得只有喘气的份儿了。
  夏长宁坐在浴缸边上拿起笼头冲我的脚,然后喷双氧水,痛得我直叫。
  “别动!”他用纱布缠我的脚,缠好了顺便绕上我的脚踝将双脚绑在了一起。
  我怒极,“你干什么!”
  他瞟了我一眼,“麻烦!”
  我双手撑着坐起来,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看了看破皮的地方,拿起双氧水又开喷,火辣辣的痛楚让我又哭了起来。
  夏长宁喷完把药瓶放下,叹了口气抱住我,“别哭了,是我不对。别哭。”
  这会儿哪里止得住!我只是伤心,可又连为什么要伤心都说不出来,就是一个劲儿的哭。我是恨丁越这样骗我,还是恨夏长宁在骗我?我是因为丁越的死而复活欢喜,还是为夏长宁心痛?"
  脑子里一片混乱。'
  以前不管听到什么版本,都没有像这次这样让我难过。现在,丁越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果断地切开了我对他所有的梦想。
  也许是我潜意识里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悲情的角色中。一个优秀男人深爱着自己,然后他过世,把所有的好留了下来。这几乎成了心底深处的小秘密,让我能随时找到伤春悲秋的理由和秘密。
  却原来什么都不是!
  有时候人想象中以为认定的事情,还会有第三种结局。
  _夏长宁伸出手,我没有躲开。他的手就落在我的脸上,细细地玩摩,声音低不可闻,“福生,对不起… … ”
  他伸手拉我入怀,炙热的唇印在我的唇上。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4楼 发表于: 2011-01-14
我闭上眼,没有任何反应,眼角仍有泪溢出来。
  身体一轻,他抱我进屋放在床上,拉过凉被盖在我身上。我没有睁眼。身体一耸一耸地抽咽。
  “福生,你想怎样?"
  “我想睡觉。”
  夏长宁握着我的手半晌才说:“你心里解不开这疙瘩就别睡了。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想和我离婚?像你去东北那次,躲得远远的?你可真喜欢玩快刀斩乱麻!不行!福生,我不会答应你。你已经嫁给我了,我这梦子都不会离婚的。是,我是一直担心,所以才会走极端地搞出逸尘那档子事情设计你。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是我老婆,你心里的男人只能是我!”
  他可真是明白我!我想用脚踹他,却忘了双脚己被他用纱布缠住了。我睁开眼手一挥大吼了声:“别指望我再来相信你!你放了我好不好?!”
  夏长宁低下头看我,我觉得他像一座山,我是石头下压着的苦苦求生的草。
  他轻轻地笑,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意,语气却是从来没有过的霸道,“放了你?我要放弃你早放手了,还用得着使这么多招?福生,要我放弃你,下辈子吧!”
  “我知道,不管是丁越骗你,还是我骗你,你都生气。我承认,当初我听到丁越这主意的时候我也很想揍他,可是能够乘虚而入我何乐而不为?我是用尽了手段,但我不后悔。福生,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就这样告诉你了。”
  “我清楚我自己要什么,我就一定要得到。
  我和丁越打了一架,倒不是为你,是我以前说过,他要是再敢出现在你面前,我一定揍他。
  “你要想不通这事,咱们就耗着吧。”
  夏长宁说完也躺了下来,撑着头看我。我心里涌起一阵酸楚,人己经平静下来了。他对我好,我不是不知道。我吼那些话伤了他,我也知道。我就是拧不过自己,想起丁越的事我就迈不过这道坎儿似的。心里觉得憋屈,我翻过身不理他。
  居然就这样睡了过云。等我醒来,我看到清冷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和夏长宁在一起的快乐这么快就没了。,和丁越的快乐也是。我究竟是带着福气出生的,还是带着忧伤出生的?
  我闭上眼,眼泪汨汨地冒出来,我连吸气都很小心。
  一只手掌就这样盖在我的脸上,夏长宁什么话也没说,伸手从身后抱住了我。他的下巴顶在我头上,身体紧紧地贴着我。
  我深深地一吸气,也不吭声。
  “福生,是我不对,我心里一直存着这事,所以才一直对你说,要你原谅我。当时,你心里没有我,我就同意了和他一起向你撒谎,而且告诉你也没多大好处。丁越有事在身,他不可能流下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国,他要你当他死了。我吃不准你对他的感情,我也宁肯尼也当他死了。我告诉过他,既然这样说了,就一辈子别在你面前露面。我早知道他回来了。婚礼那天我也看到他了。听你说起你仿佛也看到他……我很紧张。我想他是不是因为过去好几年了,觉得没什么事了才回来的。薇子爱上他了,她也想做的丁越对你的感情,她要把这事揭穿。薇子这人你知道,她眼里不揉沙子。我不答应。我们才结婚,我们连蜜月都还没去呢。福生,好几次我都想告诉你,又担心你会恼我,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
  “现在可以了?因为我嫁给你了,所以可以放心大胆地让我知道了?”我愤怒起来,有谁想过我心里有多难受?
  自从听说丁越辞世,心中那块地方就是我的禁地。我可以和夏长宁快乐地生活,但是只要一想到丁越我就会难受。
  _夏长宁双手箍得我很紧。他低声吼着问我:“福生,你是我老婆了。你知道你这样我有多难受?你是因为我骗了你,还是因为丁越?你心里还有他是吗?你还喜欢他?你有想过网上买我总是不敢确定?为什么我连和逸尘旧情复燃的滥招都使出来了?我唯独对你失去了判断力!你好好想想吧!”
  一瞬间丁越俊朗的脸、温柔的笑容,以及那些日子的快乐全部涌现出来。失去丁越的痛,他用一个死亡谎言带来的痛重重地撞进我心里。我没办法撒谎说我对丁越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这么多年,他是最完美的情感存在,而现在,谎言被揭穿,我在震惊中还没来得及去细想丁越的心思。我只是愤怒、惊诧与伤心。
  “这事对你太突然,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夏长宁做了决定,他是不想听到我说还喜欢丁越,还是他也累了?
  我睁着眼,困了就闭上睡,然后再睁开,再睡。
  夏长宁始终抱着我,我背对着他,不知道他是否睡着了。

  CHAPTER 28 婚姻手册三 以心换心

  我是被强烈的阳光晒醒的,睁开眼,夏长宁靠在床头看杂志。他应该梳洗过了,下巴剃得干干净净。屋子里也早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窗台上我喜欢的水养植物全没了。这会儿想起又有些心疼。
  当时和夏长宁去花市买这些玩意儿回来时,放满了车的后排座。一路上我趴着往后看,要他开慢点儿,生怕把它们摔坏了,结果却被我自己仍石头似的全砸了。
  见我醒了。他放下杂志微笑,“睡醒了?眼睛肿得很,我拿冰袋给你敷一下。”
  他起身从小冰柜里拿出冰袋来。我摇了摇头,说:“我去卫生间。”腿居然动不了,这才想起脚受伤了。
  我白了他一眼,去解纱布。夏长宁挡住我,抄手抱了我起来,“笨!地上那么多玻璃渣儿看不到?!”
  _我没吭声。怪谁呢?
  坐在马桶上解完手,我低下头揭开纱布,脚板心被划了条口子,我踮起脚尖一拐一拐地走出去。
  “叫你别动!”他扶住我拦腰抱我上床,又拿了云南白药来小心地给我上药包好。
  我的脚是麻的,你居然绑了我一晚上!”我嘴一扁又委屈起来。
  夏长宁抬头看我,手掌放在脚踝处轻轻地揉,“这样好点儿?”
  “嗯。”
  他的手慢慢地揉,比洗脚房的洗脚师傅还专业,从脚踝到膝盖轻柔慢捏。我干脆躺着让他伺候着。看他低着头认真地捏我的脚,我猛然想起,我怎么一点儿想和他吵架的心思都没有了呢?
  “我要见丁越。”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5楼 发表于: 2011-01-14
 长宁的手停了停,瞟着我说:“还想着丁越哪?”
  “是啊,我就是想做的他爱我还是爱伍月微!哎!痛!”我拿起杂志打他的头。
  夏长宁沉着脸不吭声,过了一会儿才说:“好。”
  “我要单独见他,他来了,你就出去!”
  “什么?不行!”
  我看着他不说话了。我们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退缩。我冲夏长宁笑了笑,拿起杂志继续翻着。
  他给我捏完脚,说:“我给你拿早饭。”.
  “不用了。,”我放下杂志,往里一侧,睡觉。
  “吃完再睡."
  “不吃。”
  隔了好一会儿,我听到夏长宁说:“你别告诉我午饭也不吃了。”
  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来劲儿了,冷笑了声,“说对了,午饭我也不吃了。”
  “想绝食?"
  “嗯”
  身体骤然被他翻过来,我看到他脸紧绷着,眼中有抹受伤的神情。我毫不退缩地看着他。不是我耍小脾气,杀了人放了火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他不确定我的感情,就用逸尘来气我,还帮着丁越对我撒谎,他想过我的感受吗?现在不坚持我的主场地位,将来呢?我还能有翻身的机会吗?
  “不吃就不吃,不行了我给你吊营养液!”夏长宁火了,硬邦邦地扔出这句话来.
  我本来就只是想使点儿小性子,他居然来这一句!找听到夏长宁关门出人,眼泪又不争气地往外涌。
  是他犯了大错呀!我还没怎样呢,他还生气?
  不吃,我就是不吃,等着他给我吊营养液!我赌气地蒙着被子继续睡
  鼻端传来香味,是香酥鸭的香昧,我最爱吃的才煎出来的香酥鸭。我吞了吞口水,没有转过身去。
  这厮就这么可恶,上床靠坐着,放碟看,边看边吃,还吃得嘎巴嘎巴的。
  我火大,翻身坐起。他吮了吮手指问我:“想去卫生间?我抱你去!”
  “不用,小口子,又不是废了条腿!”我跺着脚一瘸一拐迸卫生间,哗地将帘子拉上,不想看到这厮啃鸭子。
  “福生,你没开换气扇?这么臭?”
  “我忘了!”我故意的,你吃鸭子我大便!
  我磨蹭了很久才出去,他已经不在卧室了。床头柜上还放着半只鸭子,他肯定是故意的,他吃的时候明明是斩成小块的,这半只却是没斩的。我哪怕偷咬一口他都能看出来。我气得直咽口水,靠在床上看碟,下定决心,这回真的要绝食给他看!
  一张碟看完,他还没进屋。我想了又想,决定不再坐以待毙.我回爸妈家去。
  穿好衣服和鞋,右脚一用力还有点儿疼,便小心地下楼梯
  “想去哪儿?”夏长宁靠在厨房门口,毛里还拎了把菜刀。
  `想做好吃的引诱我,我这回连着都不看,让你白做。“你管不着!”
  “我的老婆我当然要管.你敢开门走出去试试!”
  我“哼”了声慢慢挪到门边.伸于去开门。门纹丝不动,我仔细一看,居然被反锁了。
  “很好,宁福生,我还没死你就想和人私奔? ”夏长宁一刀挥下凌空劈出一缕风声。
  不过,我现在才不怕他呢,只当没瞧见他的威胁,想回卧室拿钥匙。他几步抢先上楼,摇着钥匙在我眼前一晃,“别想了。咱们就在家里蜜月吧!”
  一口气堵在胸口,真的像块石头一样沉。我转身进了书房开电脑打游戏。
  时间久这样过去,我又嗅到了饭菜香,鼻子一酸,几乎落下泪来。不吃!坚决不吃!
  长宁也不劝,直到晚上快十二点了,他端了碗馄饨倚在书房门口边吃边说:“玩游戏真入迷啊?废寝忘食!网吧过了十二点会断网关门,家里也一样,等我吃完你就该睡了。”
  你想睡就睡,我玩我的。”
  他吃完馄饨走进书房,把网线拔了,淡淡地说:“就这么想见丁越?想知道他现在还爱不爱你?你终于有机会可以欺负薇子了,特得意是吧?巴不得见到这刻?”
  “你爱吃醋是你的事,我不想吃饭是我的事!你以为你扯了网线我就玩不成了?”我说完打开文档开始写小说。
  开始一句写的是:“曾经有半只鸭子放在我面前,我没有把它吃掉。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毫不客气地把它啃光。如果这半只鸭子是夏长宁用来诱惑我的,再给我十次机会,我也不啃一口。”
  慷慨激昂,键盘打得噼啪作响。

  夏长宁站在我对面,气的愣住,他突然伸手关了电源。
  我怒吼:“我还有没有人身自由?!”
  没有”他蛮横地说完,绕过书桌抱起我,手大力地箍着我让我挣扎不得,“该睡觉了!”
  上了床我懒得和他挣,翻过身睡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肚子饿了,下意识翻了身趴着睡,压得胃让它不那么饿。脑子里不停地冒出很多好吃的。我迷糊地想,明天,早上起床把它们全吃了。
  结果天亮醒来,夏长宁已端了碗皮蛋瘦肉粥在旁边吃,边吃边看《早间新闻》。见我醒了,他问我
  我头点了一半又猛地摇头,“我不吃!”
  他深吸一口气,看他神情似乎想把粥碗砸了。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6楼 发表于: 2011-01-14
我已经越过他去卫生间洗漱了。
  整个白天我都在书房里上网玩游戏。
  中午,夏长宁炒菜,油锅刺啦啦地响,香气引得我直吞日水。我猛喝了一大口白开水,觉得水很甜。
  晚上,他炖的是排骨,我已经撑不住了。
  他静静地站在我身后,“福生,你两天没吃东西了:"
  你也知道我两天没吃东西了?我眨了眨眼,当是对着屏幕久了眼睛发酸。
  “餐桌上有炖排骨,还有汤。你自己吃,我去找丁越”夏长宁说完出了门。
  真以为我不吃东西是要挟着要见丁越?他一走,我就开始抹眼泪。我是生气你骗了我,可是都过了五年了,我又不是不爱你。我要是还想着丁越,我嫁给你干吗?我越想越委屈,哭了会儿去洗了脸,梳好头.打理好自己.坐在沙发上打定主意不吃。
  见了丁越我还是不吃,就是要气死你!
  Y过了一小时,我听到门响,门口站了三个人,夏长宁、伍月微和丁越.都来齐了?我望着丁越突然泪湿。他比从前更多了沉稳的气质,目光宁静平和,望着我充满了怜惜。
  夏长宁面色阴沉拉着伍月薇说:“福生想单独和丁越谈谈。薇子,咱们下楼逛逛。”
  伍月薇倔犟地站着,咬着唇,却被夏长宁拽着胳膊拖开了。
  丁越回头对伍月薇笑笑,“是我们欠福生的。”
  伍月薇这才跟着夏长宁离开,而我在意的是夏长宁都没看我一眼。
  丁越关了门进来,安静地坐在沙发上。
  这是我曾经爱过的人?撤下弥天大谎却还能坦然面对我?我想笑,真的想笑,站起身若无其事地给他泡茶。
  福生,你的脚怎么了?”丁越蹙眉问道
  “打烂了只玻璃杯子,划了个小口子。小事情,两二天就好了”
  “那天在街上,怕你太激动……疼吗?”
  打晕我难道是我的责任?我冷笑,下意识地揉揉脖子。“力度不错。不疼,一点儿也不疼,碧池了安眠药还来的快!”
  丁越静静地听我讥讽,满脸带着任由我蹂躏的神情,“福生,当时我离开有我的原因。至于后来是我不对,不该这样骗你。对不起。”
  是的,如果你不说你死了,我不会有这样的心结。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敢想起你。我现在特别庆幸,我的刻意回避,让我没有哭晕在他坟头。
  原来想见着丁越有太多话想说,有太多的愤怒想发泄,现在……“你为什么还戴着那根幸运绳?”
  是的,我想问的就是这个。他如果不爱我,为什么还要戴着它?
  丁越的手下意识地往回缩了缩。
  我伸手拉了他的手,抚摩着那条绳子,心里百感交集,“网上买不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不是弱不禁风的女人。你要是说明白了,我们还能是朋友。现在,你现在走出这道门,我从此当不认识你,以后遇到,我也绝不会和你打一声招呼。”
  丁越的手颤了颤,拉开我的手说:“福生,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个梦,一段幸福。我不能给你,只能做得绝了点儿。是我自私,我不想你心里没有我。”
  心里的那种疯狂瞬间冒了出来,我压抑不住自己的恶趣味,终于问他:“伍月微现在的男朋友是你?你喜欢她了,是吗?”
  问完我很看不起自己。我还是在意他们伙同在一起骗我,还是在意伍月微说过的话,还是在意丁越爱她不爱我。可我已经嫁人了,我爱的人明明是夏长宁,我为什么还有这样的恶毒想法?
  丁越自私的做法就是对我的残忍。
  我转开头说:“对不起,这是你和她之间的事,不必告诉我。我不该这样问。”
  丁越看着自己手上的幸运绳,良久才静静地说:“福生,好好和夏长宁过吧。对不住你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再回转。好好过你的日子,你就当从来不认识我这个人。”
  我拿出我的那根幸运绳,崭新如初。我看了会儿,放在他手心,“你活着就好。我会好好过的。以前,你们都是有原因的,不能告诉我,我也不想知道了。”
  曾经的过去我无从追究,丁越的故事,他与伍月微的情感纠缠,以及他的一切都不是我想关心的了。
  我说完没有再有他,上楼回卧室。
  “福生,夏长宁很爱你。”
  “我也爱他。”我居高临下望向他。丁越俊朗如昔,望着我目深如水。
  我想笑,我问他是不是喜欢上一了伍月薇,让他担心我还爱他是吗?担心我哭着喊着扯着他说我还爱他?我轻摇了摇头。我知道的,我爱的人是夏长宁,他一点点侵入我的心。和夏长宁在一起,我很快活、很快活。
  我想好好睡一觉。我觉得一身都是轻飘飘的,没有力气,连思维都开始摸糊。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的灯亮了,夏长宁走进来,我闭着眼睛感觉到他的靠近。
  “福生!"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7楼 发表于: 2011-01-14
 我“嗯”了一声,却觉得他的声音很远。
  他喊了我两声见我没反应,重重地叹了口气关灯出门。不过片刻,灯光再次亮起,我感觉自己一下子被他捞起来,耳边突然响起他的怒吼:“你不把我气死你就不舒服,是不是?”
  我软软地靠在他怀里。我肯定是饿坏了,眼睛睁开看了看他又虚弱地闭上。
  “福生,怎么了?怎么这么不经饿!”
  我真的很想哭。你来饿两天试试!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我饿得都快没气力说话了。
  夏长宁一把抱我起来走到餐厅,用勺子舀了勺排骨汤喂到我嘴边,“张嘴!”
  我睁开眼睛看他,他眼睛都是红的,手在抖。我软软地指责他:“你还凶我,你骗了我你还要凶我!我不吃,我饿给你看!饿死也不吃!”
  他紧紧地抱着我连声说:“我错了,从一开始就是我不对。我不该帮丁越撒谎,我该揍了他再理直气壮地追你。我都认错了,你吃了再饿给我看,行不行?”
  ^ 什么歪理!我打他,拳头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头一歪靠他肩上不动了。
  福生!”他拍拍我的脸,见没反应,抱起我就拄门外走,“福生,我送你去医院。不会有事的!”
  “我要喝汤吃排骨!不去医院!”我有气无力地说。
  他旋风般又回到餐厅,然后做了件让我再不想吃东西的举动——他把排骨肉嚼烂了混在汤里喂进我嘴里。我还没来得及恶心,就吞了下去。
  他还想再把他嚼得稀烂的肉喂给我,我坚决制止,用
  尽所有力气吼:“汤!现在只要汤!”
  喝了一碗汤,不够。可夏长宁不敢让我吃了,抱着我坐在沙发上。
  “我饿!”
  “我给你弄鸡粥!”
  “逸尘喜欢吃的我不要!”
  “皮蛋瘦肉粥?鸡汤馄饨?”
  “你吃着气我来着,不要!”
  “小祖宗,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酱油泡白米粥!”
  “好,我马上煮!”
  这一晚上从十点道凌晨一点,我吃了四餐,然后心满意足地止了床。
  夏长守抱着我,听我喃喃说:“明天我要昨香酥鸭子。”
  他叹了口气,“你要吃天上的龙肉我明天也给你用油酥了。福生,你真是带着福气生下来的,这么狠的招都敢使,就为了奴役我?”
  我马上一吸鼻子哭出声来。说是哭,其实号的成分更多。
  “乖,不哭!是我不好,嗯?”
  我是半真半假地哭,一半是伤心,一半是怕复长宁报复。我惹了他还是有点儿怕他。这会儿他来哄我,我却是真哭了。
  我边哭他边数落我,直到我打了个哈欠说:“明天吃了香酥鸭子再说。”
  夏长宁低头吻在我眼睛上,温柔地说:“好,明天边吃边数落。我给你录下来,将来你想数落我的不是,直接播放让我看就行了”
  我的手便不知不觉地伸到他肋下,用力一捏,夏长宁身体一僵,抽搐了下,一个翻身差点儿滚到床下去。
  我顺势捞起枕头砸他,“不怕痒啊?!敢骗我!流氓!”
  他挡着枕头气急败坏,“你……”
  “我就使坏,就是坏!”
  他啼笑皆非地抱紧了我,“好,等你精神好了,我就让你是坏!”
  “夏长宁,你以后不能再骗我,我受不了。”
  “知道了。”
  “还有……”
  “废话真多!睡觉!不然明天没鸭子了!”
  我闭上眼,心里很平静。过了这么几年,丁越在我心里变淡了。我算是解开了一个心结,用不着想起他就会难过。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爱的人是夏长宁,我生气也是因为他骗我。仅此而已。
  第二天起床喝粥,我连喝了三碗。夏长宁剑眉扬起,说:“吃太多不行!”
  “夏长宁,你现在连饭也不准我多吃了?”我就是要不讲理,好不容易捉住和的把柄,不好好利用怎么行?:
  “少吃多餐,过会儿再吃好不好?”
  我想了想,放下勺子,“我想吃螂鱼蒸蛋!一条鱼,只能我吃,没你的份儿”
  “好,我一会儿就去买!福大人!”夏长宁宠溺地笑。
  等等!他怎么不问我和丁越谈些什么?这不是他的风格。我怀疑地在他脸上扫描,夏长宁只是温柔地笑。
  他出门去买鱼,我在家里无事就去书房上网。
  我家有两个书房,复长宁说这样互不妨碍。一间房用一壁书柜隔成了两两间,我一般不去他的书房,同样的摆设也没什么好玩的。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开门走了进去。我记得夏长宁说过,他因工作需要,书房里单独做了个小隔间,连着原来的储藏室,相当于个密室。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8楼 发表于: 2011-01-14
当时他说:“你老公挣这么多银子,万一遇上小偷咱们也损失不大。”
  我推开墙上的书柜走了进去。甲面倒也整洁,除了一个保险柜,还有一堆电子机械。靠墙有张茶几,上面放着台小电视,还有些工具。夏长宁喜欢做些小玩意儿。我看到一个像MP3 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拿起来随意按下了键。里面传来我和丁越的对话声。我恍然大悟却又哭笑不得。这厮不问原来是因为他都听到了!我怎么忘了他是做哪行的了?!我叹了口气物归原处。看来我要提醒一下他,别忘了我还能开他的保险柜。
  中午他买了螂鱼回来,哼着歌在厨房忙活,我坐在厨房门口看他。他越是高兴,我越是乐。原来知道对方的底牌又不揭穿是这种滋味!
  夏长宁回过头笑嘻嘻地走过来亲了我一下,又蹦回去做鱼。
  “你这么高兴干吗?”
  “警报解除,当然高兴!省得我成天担惊受怕,这才舒坦了!”
  哼!我故意翻着白眼说:“我后悔了,看到丁越那么帅,我凭什么不跟他走啊!”
  “要他能娶你才行!想跟他走,人家不要你!”
  我火大!好了伤疤忘了痛,以为就没事了?我冷笑着说:“你怎么知道丁越不要我?你剔骨刀我和他说话了?”
  夏长宁得意至极,笑眯眯地说:“我当然听见了……”才说完就觉得不对,回头看我笑得欢,他脸上便显出尴尬的神情,但眨间工夫就没了。他还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做保全的,家里不安全怎么行?要是来个贼,连贼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也太丢人了!”
  我眨了眨眠问他:“你说丁越是不是知道,所以才故意那样说?”
  夏长宁不属地“哼”了声,“没那么神奇!你真当是电影里演的啊!不用设备,他察觉不到!”
  “看来家里的装修费十万块真打不住呢。花了多少?”
  他开始打哈哈,“三十几万吧。你知道卫浴洁具就很贵了。”
  “你那些摄像头呢?”
  “门厅、客厅、书房,楼上没有。”
  我讥讽地看着他,“楼上干吗没有呢?”
  他讨好地笑着说:“我还不想成为艳照门的主角!”我白了他一眼,悠悠然自言自语:“丁越还戴看我送的幸运绳呢。他肯定是知道你会听,所以才不说爱我。一定是这样,我得找他去问个明白!”
  “站住!”夏长宁怒吼一声,板着脸走过来,捉着我的手扬给我看,“你还戴着我的戒指呢!宁福生!挡着我的面想出墙?”
  我看了眼手上那枚刻着“福”字的金戒指,嘴一扁说:“俗气!”
  他气得愣了半响,放开我的手闷头继续做鱼。
  我看了他一会儿,他在厨房走来走去就是不理我。我心想坏了,好歹这戒指是他外婆传给他的,这样说夏宁长一定生气了。
  我讨好地从身后抱他,他不说话,我抱着不放,他走哪儿我跟哪儿。我就不信他会一直绷着脸.
  可是好一会儿他就是不说话。我站得久了,那只踩上玻璃片的脚有点儿痛,我便金鸡独立地站着歇脚,头靠在他背上。没想到夏长宁拿鱼下锅,我站立不稳咚地摔在地上。
  他吓了一跳,弯下腰抱起我。我借机搂着他的脖子开号,“脚痛!”
  夏长宁抱我在沙发上坐着,解开纱布一看,才结好的伤口又裂开了条血口子。.
  他又气又怒,想骂我却看到我眼睛里泛着泪花,只好怔怔地看着我。扯住我的脸颊往两边一拉再狠狠地挤在一起,没好气地说:“你就没送过我东西!”
  “人都是你的了,还要啥?”
  他的目光可疑地闪烁不定。我扑哧笑出来,搂着他的脖子说:“结婚礼物,我书房的抽屉里。”
  他蹦起来飞快地跑进书房,片刻后极沮丧地说:“你送我新华字典?”
  我愣了愣,笑倒在沙发上。我忘了,我拿进卧室里了。我忍住笑故意白色眼,“对啊,就是新华字典,老师教你多识点儿字!”
  他扑过来挠我痒,“宁福生!看我不收拾你!”
  我左躲右闪笑得都岔气了他就是不停手,我没招只能撒娇,“我饿了,你还蒸着鱼呢!”
  他只好停手,往厨房边走边不甘心地说:“你就会撒娇!”
  要不,你也撒娇!你撒娇我就送你礼物。”
  他停住,扭了扭身做了个极妩媚的动作,说了句让我爆出鸡皮疙瘩的话:“人家要礼物嘛!”
  我当场做晕倒状。他真是个活宝!
  Q晚上我躺床上看碟,夏长宁便粗着嗓子吼:“礼物!我的礼物!不给我就收拾你!”
  我举手投降,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大包袱来。
  “是什么?”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99楼 发表于: 2011-01-14
 “猜?但是不准猜中!”
  他马上说:“我猜不中!”
  我这才得意地打开包袱,里面是一件藏肯色的中式棉袄,我跟外婆学着做的。我还在衣服上绣了两条龙,让它看上去没那么土。
  夏长宁拧了拧眉,抖开棉袄说:“我为什么不在冬天结婚,
  我顿时又笑翻了。
  他喜滋滋地摸若棉袄说出了一句计我很心疼很心疼的话:”以后没钱买衣服也有老婆给我做了。真好!”
  我想起他说起为什么要挣钱的原囚,温柔地抱名他,轻声说:“我爱你。”
  他什么话也没说,抱着我,抱得很紧很紧。
  我靠在他胸前微微一笑。人生其实很平凡,也很容易满足。一个爱你的若公,简单的生沽,在有限的条件里追求最大的满足,如此而已。
  我也不知道我触动了夏长宁的那根弦,得到了他真情。但是我没有问,这世上不是什么问题都有答案,是他的就是他的了。
  也许将来我们会一次架豆不吵地过完一生,也许我们会像普通夫妻一样磕磕绊绊一辈子。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至少现在,我觉得幸福。
(全文完)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