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920阅读
  • 192回复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65楼 发表于: 2010-07-27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37

汉阳•江口街

蔡瑞虹坐在房间里,小娥站在她旁边。

蔡瑞虹说:“老爷去了这几日,怎的无个音信?”

小娥说:“怕是叫大奶奶打破了头,出不得门。”

蔡瑞虹说:“有那不贤的妻子,耍起泼来,抓破丈夫的脸,是有的。却不曾听得说,打破丈夫头的。你怕是说笑?”

小娥说:“好叫二奶奶得知,大奶奶真的打过老爷!便是一根一寸宽二尺长的竹板子,打在老爷头上,啪啪的响。”

蔡瑞虹说:“是么?如此说来,老爷这顿打,怕是少不了。”

正在这时,卞福推门进来,说:“谁要打我?”

小娥说:“便是大奶奶。还有哪个?”

卞福说:“好端端的,大奶奶为何打我?”

蔡瑞虹说:“只怕大娘容不得我。”

卞福说:“娘子休要多心。大娘知我娶了你,欢喜的紧。”说着,举起手中的包袱说,“这便是大娘与你做的新衣。”

小娥高兴地抢过去,说:“是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奶奶许你娶妾了。”

卞福不理小娥,对蔡瑞虹说:“娘子,快穿起来,让我看看。”

小娥抖开新衣,给蔡瑞虹穿。蔡瑞虹躲闪着,说:“且放着吧。”

卞福拉住蔡瑞虹,和小娥一起,给蔡瑞虹穿上了新衣。这是一件镶花边的大红丝稠外套,蔡瑞虹穿在身上,就象一个新娘子。

卞福笑嘻嘻地围着蔡瑞虹,转着圈看。小娥则拍着手,连声叫好。

卞福说:“娘子,你真是天下第一美人。”

小娥说:“二奶奶便似仙女下凡,再无人比得上了。”

蔡瑞虹笑笑,说:“你们便把我捧上了天,我也只是……”说到这里,忽然失去了笑容。

卞福见状,搀着蔡瑞虹走进卧室,说:“娘子,你我安歇了吧。”

蔡瑞虹坐到床上,说:“老爷,银子兑齐了么?”

卞福说:“银子早已兑齐。这贸易往来,须得一手银,一手货。不兑齐了银子,哪个肯把货给他?”

蔡瑞虹一愣,说:“我也道是如此。怎的老爷那日却说不曾兑齐?”

卞福也是一愣,继而一笑,说:“是了。那日不曾兑齐,次日便兑齐了。”

蔡瑞虹说:“既已兑齐了银子,明日便启行。如何?”

卞福说:“还需几日,才得启行。”

蔡瑞虹说:“还有甚事?”

卞福说:“待籴足了米,即可动身。”

蔡瑞虹说:“今年此处闹饥荒么?”

卞福说:“汉阳么?今年乃是丰年,米价甚贱。”

蔡瑞虹说:“怎的老爷这多日,买不到米?”

卞福说:“娘子有所不知。这近处的米,成色差些,价又高些。我已叫人去乡下采买,三、五日便可买齐了。”

蔡瑞虹说:“家里吃得多少米,却费此周折?”

卞福说:“你道买米是用来吃的么?”

蔡瑞虹说:“不用来吃,却作何用?”

卞福说:“我是个粮商,买了米来,自然是用来卖的。”

蔡瑞虹说:“去黄州卖么?”

卞福说:“黄州?去黄州做甚?”

蔡瑞虹说:“老爷打算去往何处?”

卞福说:“闻得南京米贵。此番往南京去,便带你一起玩耍。”

蔡瑞虹一听,眼泪就流了下来,接着就哭出了声。

卞福说:“娘子为何涕哭?你不愿去南京么?我是个商人,不出去赚钱,却拿甚养家?”

蔡瑞虹说:“老爷当初娶我时,说甚来?”

卞福说:“我道娘子为着何事,却是为着你的家仇。娘子莫哭,且听我说来。这里往黄州去,乃是下水。空船下去,极不划算。不如去南京贩了米,空船上来,就于黄州停住。回头货本来利薄,不做也罢。”

蔡瑞虹说:“老爷要哄我到何时?”

卞福一时无语,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一会,到蔡瑞虹身边坐下,伸手去搂她。蔡瑞虹推开他的手。卞福跪到蔡瑞虹面前,说:“娘子,我与你陪个不是。是我一时失于计较,想那报仇之事,迟上几日无妨。娘子放心,我既已起过誓,必不食言。娘子莫再悲伤,早晚与你报了此仇。”

蔡瑞虹说:“非是我为难与你。此仇一日不报,我一日不得安心。你若不曾允诺,我亦不来求你。终于报不了仇,我只得一死。”

卞福说:“娘子,我知错了。你便恕我一次吧。”

蔡瑞虹说:“老爷,你若有心,速与我报了此仇。那时,我便事事由你。你要我去哪里,我便去哪里,决无异言。”

卞福说:“娘子此言,甚合我意。无奈我已买下许多米,不去南京贩了,便要亏损本钱。没了银子,莫说打官司,全家生计,也无着落。你且忍耐几日。如何?”

蔡瑞虹看看卞福,见他仍然跪着,就说:“你起来吧。”

卞福说:“娘子不许,我便不起。”

蔡瑞虹说:“我便再信你一次。你若哄我,我必死。”

卞福急忙站起身,搂住蔡瑞虹,说:“我怎舍得你死?定与你报了此仇。”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66楼 发表于: 2010-07-27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38

卞家•晚上

袁氏在前厅,对卞牛说:“关好了大门,都歇息去吧。”然后,一路察看着,回到房间。燕儿、雀儿紧随其后。


袁氏说:“燕儿,去叫石相公来。仔细些,莫叫人看见。”

燕儿说:“怕老爷回来撞见,吃罪不起。”

袁氏说:“老爷么?我做了件新衣,叫老爷拿了去给那贱货。此刻么,他二人正在那里快活,哪里还会回家?”

燕儿说:“我见奶奶给那女人做新衣,还道是奶奶怕了老爷。原来却是奶奶的调虎离山之计。”

袁氏说:“莫多嘴。快些去了。”

燕儿悄悄出了后门,左右看看,走到对面一户人家门前,敲了几下。过了一会,石相公开门出来。

燕儿说:“石相公,我家奶奶叫你。”

石相公看看左右无人,双手搂住燕儿的腰。燕儿轻声一笑,舒展双臂,勾住石相公的脖子。两个人亲了起来。

石相公说:“来日和你家奶奶说了,把你也给了我。”

燕儿说:“你若说了,只怕得不到我,连我家奶奶也不要你了。”

石相公说:“你家奶奶舍得下我么?”

燕儿说:“我家老爷在外面挣银子,我家奶奶在家里偷汉子,尚且不许老爷娶妾。你是她养的,怎许你勾三搭四。”

石相公说:“怎便寻得个空,和你做成好事。”

燕儿说:“休想。我要便做你的妻子,却不和我家奶奶争风。”

石相公说:“你我便私奔了吧?”

燕儿说:“你有银子么?两手空空,却做何生计?”

石相公说:“你家里许多银子,何不偷上一些?”

燕儿说:“偷那几两银子,够得几日用度?”

石相公说:“你欲如何?”

燕儿说:“你果然有心于我?”

石相公说:“你家奶奶又老又丑。若不图她的银子,怎肯要她?你又年轻,又好看,我早有此心。”

燕儿说:“你且忍耐些时。把我家奶奶哄好了,便可捉她的空子。”

石相公说:“看不出,你倒有些头脑。”

燕儿说:“日后再叫你看我的本事。快走吧,莫叫我家奶奶起了疑。”

两个人悄悄溜进卞家,石相公躲在燕儿身后,来到袁氏房间。

袁氏坐在客厅椅子上,见了石相公,说:“这许久才来?”

石相公笑嘻嘻地说:“娘子等急了么?”说着,伸手去摸她的脸。

袁氏打开他的手,说:“今日叫你,却有正经事。”

石相公说:“娘子的事,都是正经事。”他收了手,在旁边坐下。

袁氏说:“我丈夫此番好造化。江边一只空船里,捡了个千金小姐来做妾。”

石相公说:“模样可标致么?”

袁氏说:“她标致不标致,与你何干?”

石相公说:“模样若是标致,与你我三人做了一头,可不好么?”

袁氏一瞪眼,说:“你还不知足么?”

石相公笑笑,说:“娘子莫恼,我与你说笑。”

袁氏说:“我正在此烦恼,你莫调嘴调舌。”

石相公说:“你且说来。”

袁氏说:“他如今在江口街买了房子,与那小姐住着。全不把我放在眼里!”

石相公说:“他在那里住着,恰便空了这里,你我正好相会。”

袁氏说:“话虽如此,难消我心头之恨!”

石相公说:“你欲如何?”

袁氏说:“我这几日,强装笑脸,假意应付。须得个办法,将他二人拆散。”

石相公说:“这有何难。”

袁氏说:“你有何计?快快说来。”

石相公说:“我方才问你,那女人长得是否标致,你道我想她。我有了你,便是那扬贵妃、王昭君,也不去想了。我却有个计策在此。”

袁氏说:“我方才正在气头,你莫计较。”

石相公说:“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会与你计较?”

袁氏说:“这些酸话,便留于日后再说吧。你且说有甚妙计?”

石相公说:“留于日后被窝里说。”

袁氏说:“冤家,你便快些说吧。”

石相公说:“你还不曾说她的模样。”

袁氏说:“你只管问她的模样,究竟是何用意?”

石相公说:“模样若是一般,便胡乱找个人家,将她卖了。”

袁氏说:“若是标致,又当如何?”

石相公说:“若是标致么,便将她卖到妓院里去,也可多卖些银子。”

袁氏说:“我尚未见她。道说是长得十分美貌。却怎的卖了她去?”

石相公说:“你既未见她,只说是接她来见,一乘轿子抬了去。人不知,鬼不觉。”

袁氏大喜,满脸堆笑地说:“此计甚妙。不枉我平日看顾你。若是将她卖与别个做妻,碰上好人家,倒与她做了好事。须得将她卖到妓院里去,方消我心头之恨。凭她什么千金小姐,到了妓院,还不是一样下贱。”

石相公说:“千金小姐又如何?还不是任由娘子摆布。”

袁氏说:“却卖与哪家妓院?你可有相识的么?”

石相公说:“那些地方,我是不去的。怎会相识?”

袁氏说:“既不相识,如何做此买卖?”

石相公说:“不妨。后街王大郎,专做黑道买卖。多有拐来的妇女,被他低价买了,转手卖到妓院,获利颇多。娘子可让些身价,卖与王大郎,凭他卖与谁家。”

袁氏说:“我不图身价多少,只要出了这口气。”

石相公说:“便要他三十两银子,如何?”

袁氏说:“凭你要多少,都是你的。”

石相公说:“谢过娘子。他是要先看人的,却叫他哪里去看?”

袁氏说:“明日我将卞福灌醉在家,却带人去接那贱货。你叫了王大郎,去江口街,米行旁边的小巷口等着。我到了时,你便与王大郎冒充家人,随我进去见她。”

石相公说:“我将轿子与你的轿子停在一处。你哄了她出来,扶她上轿。我与王大郎抬了便走。她就知觉,也已晚了。”

袁氏说:“便是如此。”

石相公说:“你卖了卞福的心上人,不怕他与你翻脸么?”

袁氏说:“怎的不怕?他果然翻了脸,说我不育,犯了七出之条,将我休了。我还有活路么?”

石相公说:“既如此,放了手吧。”

袁氏说:“不成,不成。我若放了手,将来事事都得由他。我须看他的脸色,受他的气。不成,绝不放手。”

石相公说:“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如等她与卞福生了儿子,再作计较。”

袁氏说:“若等她生出儿子来,一家人都向着她,我如何与她计较?如今卞福还在我的手心里。到了那时,卞福还肯听我的么?此时不卖了她,将来悔之晚矣。”

石相公不语。

袁氏说:“你不肯做么?你可知勾引良家妇女,该当何罪?”

石相公说:“我是为娘子着想。你怎的怪起我来?但凭娘子吩咐,我绝不推辞。”

袁氏说:“我一时着急,错怪了你。莫要计较。今晚卞福去那贱货处过夜,你便在此过夜吧。”

石相公说:“承娘子盛情。只是今晚却须去找王大郎。”

袁氏说:“此事却须当紧。你便去吧。”

石相公起身出了房门。

燕儿见他出来,四处望望,引他向后门走去。

二人来到后门口,燕儿打开门,探身看了看。然后侧过身子,让石相公走。

石相公走到燕儿身边,搂住她,轻声说:“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

燕儿说:“你得了她的身子,化了她的银子,却说她的坏话。”

石相公说:“我是个穷汉,便做些错事,也是无奈。她是个富人,不愁吃,不愁穿,却想要害人。”

燕儿说:“害人之人,必被人害。她早晚必有报应。你也要当心。”

石相公说:“若有风声,我便跑了。”

燕儿说:“好个胆小如鼠的石相公,如何做得大事?”

石相公说:“姑娘若有事,但凭驱使。”

燕儿说:“只怕心口不一。”

石相公说:“姑娘要做何事?”

燕儿说:“你道我甘心一辈子做奴婢么?”

石相公说:“不甘心,又待怎样?”

燕儿说:“你肯娶我为妻么?”

石相公说:“这不是痴心妄想么?”

燕儿说:“你只说肯与不肯。”

石相公说:“我自是肯的。”

燕儿说:“便只要你这句话!日后莫要反悔。”

石相公说:“若能够娶姑娘为妻,我心满意足。决不反悔。”

燕儿说:“你先去与她办了事吧。”

石相公说:“只怕官府追究,问我个卖良为娼之罪。”

燕儿说:“凡事有她顶缸。你怕什么?”

石相公说:“卞福会与她翻脸么?”

燕儿说:“他若翻了脸,闹将起来,你我才有可趁之机。”

石相公说:“姑娘果然有见识。我便去了。”说完,亲了燕儿一下,走了。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67楼 发表于: 2010-07-27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39

卞家•次日

袁氏坐在客厅,燕儿和雀儿站在她面前。

袁氏说:“雀儿,叫厨娘做几个好菜,热一壶好酒。”

雀儿应声去了。

袁氏说:“燕儿,叫卞牛来。”

燕儿走出去,不一会,卞牛来了。

袁氏说:“卞牛,去江口街唤老爷回家,我有急事。”

卞牛答应了一声,转身要走。

袁氏说:“且慢。老爷若是不肯回家,你待如何?”

卞牛说:“这个……我只说家里少了银子,老爷即刻便会回家。”

袁氏笑笑,说:“去吧。”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68楼 发表于: 2010-07-27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40

江口街•蔡瑞虹住处

卞福与蔡瑞虹正在吃饭,小娥在旁边侍侯。

蔡瑞虹说:“老爷今日去哪里?”

卞福说:“我今日便在此陪你。”

蔡瑞虹说:“老爷今日无事么?”

卞福说:“今日无事。”

蔡瑞虹说:“老爷无事,何不回大娘处去?”

卞福说:“却是为何?”

蔡瑞虹说:“老爷时常不在家,全凭大娘一人操持家务。你可多陪她些。”

卞福说:“我已陪了她几日,今日该当陪你。”

蔡瑞虹说:“过几日老爷便要出门,我随着老爷,大娘却独自在家。你还是多陪陪大娘吧。”

卞福说:“我与她是多年夫妻,与你乃是新婚。”

蔡瑞虹说:“老爷还是去那边吧。可与我找些书来。我有书作伴,便不觉得寂寞。”

卞福说:“此乃不祥之物,找它做甚?”

蔡瑞虹说:“老爷怎说书是不祥之物?”

卞福说:“书乃输也,岂非不祥?”

蔡瑞虹笑笑,说:“那些做官的,个个都是读书出身。倘若不祥,他们怎得做官?”

卞福说:“做官的和经商的原非同道。故此,他们以为吉祥,我们却视为不祥。”

这时,卞牛急匆匆地进来,叫道:“老爷老爷。”

卞福说:“失火了么?如此慌张。”

卞牛说:“火不曾失,银子却失了一些。”

卞福跳起来,说:“怎会失了银子?失了多少?”

卞牛说:“小人不知。大奶奶只说失了银子,叫老爷快些回家。”

卞福急忙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转回身来说:“娘子,我去去就来。”说完,不等蔡瑞虹回答,就匆忙走了。

小娥一边收拾桌子上的碗筷,一边说:“老爷一向把银子看的比命还重。二奶奶进门也有多日了,莫说首饰,连一件衣服也不曾买过。二奶奶的衣服,还只船上带了的那些。大奶奶却有些古怪,原不许老爷娶妾,这番却与你做件新衣。莫不是要使坏?”

蔡瑞虹说:“我又不曾得罪与她,又不与她争家产。”

小娥说:“只恐大奶奶的心肠,不似二奶奶这般好。”

蔡瑞虹说:“她便不好,终究是一家人。难道吃了我不成?”

小娥说:“大奶奶不曾生养。日后二奶奶生得一男半女,这份家业,自是二奶奶的。大奶奶可甘心么?”

蔡瑞虹说:“这是几十年之后的事。况且大奶奶正在当年,日后生养,也未可知。”

小娥说:“二奶奶还须提防些。”

蔡瑞虹说:“我日思夜想,便只是父母家仇。哪有闲心,与她争长论短。便由她吧。”

(未完待续)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69楼 发表于: 2010-07-28
这个门搭的也未免远了些吧,哈哈,还不如找事发当地的名流

好,送花花啦~~~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

发帖
3819
蜂蜜
69528
威望
34
宣传贡献值
13
交易币
0
好评度
123
只看该作者 70楼 发表于: 2010-07-28
又如何舍得颜面去寻故人陪睡呢。找些生面孔也好行事些。而且在巨大的悲伤之后,又有几人能做到头脑完全情形的做好种种判断呢。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71楼 发表于: 2010-07-28
多谢两位!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72楼 发表于: 2010-07-28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41

卞家•袁氏房间

卞福急匆匆地走进来,说:“怎的失了银子?”

袁氏故作惊讶地说:“老爷失了银子么?”

卞福说:“我怎会失了银子?卞牛说是家里失了银子。”

袁氏说:“我只叫卞牛唤你回家,并不知哪里失了银子。”

卞福说:“不曾失了银子?”

袁氏说:“不曾。”

卞福说:“该死的卞牛。”说完,松了一口气,在椅子上坐下。

袁氏坐到卞福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说:“老爷,又要出去么?”

卞福推着袁氏,说:“我不出去,银子从何而来?你莫肉麻,叫下人看见,不成体统。”

袁氏说:“你昨晚不在家,我好生想你。”

卞福说:“多时不曾听见你说此话了。今日听了,我心中甚喜。”

袁氏说:“一年三百六十日,老爷在家,才得几日?叫我如何不想。”

卞福忽然有些动情地把袁氏抱住,说:“我在外面,又何尝不想你?”

袁氏却从卞福怀里挣脱出来,叫道:“燕儿,雀儿,拿酒菜来。”又对卞福说,“老爷,今日与你痛饮几杯。”

卞福说:“还是你好。蔡小姐模样虽好,却不饮酒,难尽我意。”

袁氏说:“人家是千金小姐,怎似我这般俗气。”

卞福说:“好个千金小姐。你道她今日问我要什么?”

袁氏说:“必是金钗。”

卞福说:“她若是要金钗,也是女人该要的。她要的却是书。一则,女人本不该看书;二则,我是个商人,平日最怕的便是输。好不叫人着恼。”

这时,燕儿雀儿端来了酒菜。袁氏拉着卞福,到桌旁坐下。自己也坐到旁边。燕儿给他们倒上酒。

袁氏说:“老爷,我陪你吃了这杯,莫再着恼。”

卞福与袁氏喝干了杯中之酒。燕儿又倒满了酒。

袁氏说:“老爷,我敬你一杯。”

卞福说:“如何敢当?”又喝了一杯。燕儿又倒满了酒。

袁氏说:“老爷将要出门。这一杯,祝老爷一路平安。”

卞福说:“谢过娘子。”喝了杯中之酒。燕儿倒酒。

袁氏说:“全家的生计,均靠着老爷。这一杯,愿老爷多赚银子。”

卞福说:“定当如此。”卞福喝酒,燕儿倒酒。

袁氏说:“燕儿,雀儿,你二人陪老爷吃几杯。”说着,给二人使个眼色。

两个丫鬟各端一杯酒,一左一右,紧挨着卞福,把酒送到他嘴边。

卞福情不自禁,伸出两臂,搂住两个丫鬟的腰。

燕儿说:“老爷,吃了奴婢这杯。”

卞福就燕儿手上喝干了酒。

雀儿说:“老爷,奴婢这杯,也吃了吧。”

卞福也就在雀儿手上喝了酒。

这时,燕儿又倒满了酒,送了过来。于是,卞福左一杯,右一杯地喝着,两只手,在丫鬟的腰上捏着。不大一会,卞福就喝的大醉。

袁氏还不放心,走到卞福身边,扳开他的嘴,把酒壶里的酒,全灌了进去,然后,在他脸上重重地打了一下。见卞福已经没了知觉,就挥挥手。两个丫鬟把卞福扶到床上去躺下。

袁氏和丫鬟出了卧室。袁氏拿锁锁了房门。说:“雀儿在此看着,燕儿随我去接二娘。”

袁氏带着燕儿来到前厅,对卞牛说:“卞牛,老爷叫把二娘接来家住。你随我同去。”

出了院子,袁氏上了轿,卞牛在前带路,燕儿在轿旁跟随。往江口街去。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73楼 发表于: 2010-07-28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42

江口街

米行旁边的巷口,停着一乘轿子,石相公和王大郎站在旁边。

卞牛带着轿子走进巷口。燕儿给石相公使个眼色,石相公又给王大郎使个眼色,王大郎招呼轿夫抬起轿子,跟在后面。

到了门口,卞牛正要进去,袁氏在轿内说:“且慢。”

袁氏下了轿,石相公引王大郎过来,袁氏看看王大郎,说:“随我进去,莫说话。”

王大郎说:“明白。”

卞牛说:“大奶奶,这二位是谁?”

袁氏说:“莫多嘴。上前叫门。”

卞牛上前敲门。一个家人开了门。那个家人见了袁氏,还没来得及说话,袁氏已经进了门。


蔡瑞虹和小娥坐在房间里说话,袁氏推门进来。小娥急忙站起来,未及施礼,袁氏已经开口说话。

袁氏说:“这便是二娘吧,好个标致的人物。老爷做事,好没分晓。既已娶了你,如何撇在这里,不叫你回家?是我几次三番的说了,方才叫我来接你回家。可收拾了东西,随我回家里去住。”

蔡瑞虹站起身来,看看袁氏,又看看袁氏身后的石相公和王大郎,说:“老爷来了么?”

袁氏说:“老爷在家安排酒席,等你去吃呢。”

蔡瑞虹说:“这二人是谁?却不象家中之人。”

袁氏说:“这二人正是家中之人。这个是帐房,这个是管家。你二人日后见了二奶奶,须得礼敬,不可放肆。且去外面等候,我与二奶奶说话。”

石相公和王大郎鞠了个躬,退出房间。

小娥给蔡瑞虹使眼色,蔡瑞虹没看见,袁氏却看见了。袁氏说:“小娥,与我倒杯茶来。我口干。”

小娥慌忙去倒茶。

蔡瑞虹说:“大娘请坐。此处简陋,有所慢待,大娘莫怪。”

袁氏说:“二娘乃官家千金出身,如此简陋,有失体面。就与我一同回家。”

蔡瑞虹说:“我既跟了老爷,自当随老爷处置。老爷要我住在这里,我便住在这里,不敢嫌怨。”

袁氏说:“便是老爷要我来接你。老爷原说亲自来接,是我说道,我若不来,怕二娘疑心,只道我不容二娘。二娘且听我说,若说我不吃醋,须不是真话。但凡做妻子的,哪个容许丈夫在外寻花问柳?你却不同。你本是好人家出身。老爷年过三十,尚无子嗣。我早已有心,与老爷纳妾。只未得中意的。你跟老爷已有些日子了,该是有喜了吧?”

蔡瑞虹有些羞涩地低下头,说:“不曾。”

袁氏说:“二娘莫怕羞,便快些怀了。也了却老爷一桩心事。”

蔡瑞虹说:“大娘说笑了。此事如何快得?”

袁氏说:“我一人在家,甚为无聊。二娘便与我作伴,每日说笑玩耍,岂不快活?”

蔡瑞虹说:“承大娘好意。我性喜清静,便住这里吧。”

袁氏说:“二娘不愿同住,便去家中玩耍几日。莫叫我空跑一躺。”

蔡瑞虹说:“如此,请大娘稍等。”

小娥端来了茶,蔡瑞虹进卧室收拾东西。

袁氏给燕儿使个眼色。

燕儿拉住小娥,说:“小娥,与你外边说话。”

小娥望了卧室一眼,迟疑地跟着燕儿走出房间。

蔡瑞虹提了一个包袱,从卧室出来。袁氏忙站起身,挽住蔡瑞虹,一起出门。

袁氏挽着蔡瑞虹,一直走到大门外,到王大郎的轿子前停住。袁氏伸手掀起帘子,扶蔡瑞虹上轿。

轿夫抬起轿子,飞快地走了。

袁氏转过身来,见卞牛呆呆地站在门口,小娥在他身后,急不可待地要出来,使劲推着卞牛。

袁  氏说:“都给我进去!”

袁氏进了院子,对小娥和另两个家人说:“收拾了东西,跟我回家。”

小娥说:“二奶奶去了哪里?”

袁氏说:“这是你该问的么?你若舍不得那贱货,便连你一同卖到妓院去。”

小娥眼眶中充满了眼泪,低着头,走进房间。

小娥拿着包袱,从房间里出来。另两个家人,也拿着东西,从他们的房间出来。三个人恋恋不舍地走出院子。

袁氏关上大门,用锁锁上了门。

袁氏上了轿,轿夫抬起轿,往回走去。众家人跟随在轿后。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74楼 发表于: 2010-07-28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43

江口街

石相公和王大郎紧跟着轿子,走出巷子,又走出了江口街,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轿子继续往前走,石相公和王大郎停了下来。

王大郎掏出五锭银子,说:“这是五十两银子,与你银货两清了。”

石相公接过银子,笑了笑,说:“好个美貌的小娘,眼睁睁看着你抬了去,着实难舍。”

王大郎笑道:“这是卞家的小妾,与你何干?”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75楼 发表于: 2010-07-28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44

卞家

袁氏回到家,开了锁,进了卧室。卞福睡得正香。

袁氏从香案上拿起那根竹条,照着卞福,一阵乱打。

卞福惊醒过来,叫道:“你疯了么?”

袁氏不语,只管打。

卞福躲向床里,抓过被子蒙住头。

袁氏又在他的腿上打了几下,这才住手。

袁氏到客厅的椅子上坐下,燕儿送上了茶,袁氏接了,得意洋洋地品着。

卞福缩手缩脚地走出卧室,看看袁氏,挥挥手,让燕儿出去。

卞福说:“娘子,好端端的,为何打我?”

袁氏说:“我一个妇道人家,独自在家撑持门面,受尽千辛万苦。你却在外面风流快活。可不该打么?”

卞福说:“娘子才已允了,怎的反悔?”

袁氏说:“便允你娶妾,也须我与你挑选。我等经商之家,怎能娶一个官家千金做妾?”

卞福说;“你既允我娶妾,管她什么千金、万金的。难道千金小姐便不能与我做妾么?”

袁氏说:“你知她什么根底?倘若日后,她家亲眷寻了来,你吃罪得起么?”

卞福说:“这一层却未想到。如今已娶了,该当如何?”

袁氏说:“你还未醒么?不发付了她,我怎得安心。”

卞福说:“你将她怎样了?”

袁氏说:“我将她送到衙门去了。”

卞福说:“衙门?如何送去衙门?你却怎么说?”

袁氏说:“我只说她来路不明。”

卞福说:“衙门里如何回答?”

袁氏说:“官府自会追查她的来路,何须你我操心?”

卞福说:“此话倒也有理。也罢,送走了她,了却我一桩心事。”

袁氏说:“你有何心事?莫不是你拐来的?”

卞福说:“娘子有所不知。我当初娶她时,曾发过誓,要与她报仇。”

袁氏说:“你莫不是花痴么?见了年轻飘亮的女人,便不知自己是谁了。你一个商人,如何与她报仇?”

卞福说:“你道我当真与她报仇么?不过哄她到手罢了。我原想,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得我收留,已是千喜万喜了。不料她把我的话做了个日日经,天天念着。且又记性极好,说过的话,句句不忘。好叫我头痛。”

袁氏说:“你道那官家千金是好娶的么?”

(未完待续)


离线梧桐书屋

发帖
1180
蜂蜜
10583
威望
24
宣传贡献值
12
交易币
0
好评度
240
只看该作者 76楼 发表于: 2010-07-29
夏日炎炎,楼主辛苦。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77楼 发表于: 2010-07-30
谢谢梧桐老师!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