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954阅读
  • 192回复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0-07-24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2

杭州•客栈

晚上,朱源房间里。

荷花正在给朱秀洗脸,朱源提着剑,准备出去。

荷花说:“老爷,又要去练剑么?”

朱源说:“已有几日不曾练剑了,今日须得活动活动筋骨。”

荷花说:“老爷,明日便起身么?”

朱源说:“是啊。”

荷花说:“歇几日再起身,如何?”

朱源说:“你有何事?”

荷花说:“人道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如今来到杭州,也好看看杭州风景。便是西湖,也游上一游。莫叫人枉来一趟。”

朱源笑笑,说:“便依你,在此玩耍几日。”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0-07-24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3

扬州•码头

晚上,蔡武座船。

前船板上安置了桌椅板凳,桌子上摆着瓜子、水果。蔡武夫妇分坐两边,男女家人,围坐在旁边。陈小四等一班水手,挤坐在船头。

一只花艇,停在旁边。花艇上灯火通明,上面坐着几个歌伎和一班乐手。一个歌伎,正在唱着曲子。

蔡武抬头望望天空。一轮明月,斜挂半空,将圆未圆。

蔡武说:“夫人,值此良辰美景,岂可无酒?”

田氏说:“老爷说的是。这几日不曾饮酒,口中甚是无味。”

蔡武说:“快取酒来,今日痛饮一番。”

船舱里,蔡瑞虹正在看书。两个丫鬟坐在一边,侧耳听曲。听到蔡武要酒,蔡瑞虹放下书,叹了一口气。

前船板上,家人斟上了酒。蔡武夫妇边听曲,边饮酒。水手们听着曲子,一个个如痴如醉。陈小四紧盯着那几个歌伎,两眼象要冒出火来。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0-07-24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4

杭州•西湖边

朱源走在前边,朱安抱着朱秀,与荷花并肩跟在后边。几人沿湖边走着。

湖面上一只小船慢慢划来。

朱源挥手叫道:“船家。”

小船渐渐向岸边靠拢。

忽听背后有人叫道:“船家,快过来,搭我游湖。”

紧接着,那人就抢到了朱源等人的前边。

荷花生气地走到那人旁边,说:“你这人好不讲理。这船原是我家老爷叫的,你如何抢先?”

那人是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旁边跟着一个年青的仆人。

仆人说:“这船分明是我家公子叫的,怎说是你家老爷叫的?”

荷花说:“是我们先到了这里,先叫了船。”

仆人说:“你说是你们先到,怎的却在我们后面?”

此时,船已靠岸。青年抢先跳上了船,说:“刘东,莫和她争了。上船吧。”

刘东冲荷花挤挤眼,上了船。

荷花气得乱跳。

荷花说:“老爷,你怎的不管?”

朱源说:“些许小事,莫与人争。”

荷花说:“老爷便是好说话。我却有些气不过。”

朱源说:“又有一只船来了。莫再生气。”

荷花往湖面上看去,果然又来了一只船。荷花警惕地向四周看看,见无人,才放了心。

船靠了岸,他们上了船。荷花又高兴起来。

(未完待续)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0-07-24
杭州有西湖,扬州有瘦西湖,哈,这两个地方如何能走到一块,期待中……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

发帖
3819
蜂蜜
69528
威望
34
宣传贡献值
13
交易币
0
好评度
123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0-07-24
上船了么。。后面的故事值得期待了。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0-07-25
多谢两位老师鼓励!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0-07-25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5

运河长江交汇处

蔡武座船

中午,蔡武在床上睁开眼睛,伸伸胳膊,推推田氏。田氏侧过身去,继续睡。

蔡武说:“什么时辰了?”

仆妇说:“老爷,已是午时了。”

蔡武又推推田氏,说“:夫人,该起床了。”

田氏睁开眼睛,说“:上船几日,只昨晚才睡得好。”

蔡武在舱中吃茶。

蔡瑞虹进来,说:“爹爹,怎的昨日又吃醉了酒?”

蔡武说:“爹爹不曾吃醉。女儿莫要胡说。”

蔡瑞虹说:“爹爹且忍耐几日。到了襄阳,再饮不迟。”

蔡武说:“一到襄阳,便有约束,恐不得尽兴。在此船中,由我作主,且自在几日。你只管好了蔡韬蔡略,莫来管我。”

蔡瑞虹还要再说,蔡武脸一沉。蔡瑞虹闭上了嘴。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0-07-25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6

杭州•客栈

朱源说:“朱安,去叫一辆车。”

朱安走了。

荷花说:“老爷,今日去哪里?”

朱源说:“今日去灵隐寺。”

荷花说:“好。灵隐寺的菩萨最灵。须得多烧几柱香,多许几个愿。”

朱源说:“你要许什么愿?”

荷花说:“第一个愿么,便是求菩萨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朱源说:“好。这个愿是要许的。”

荷花说:“第二个愿,愿老爷考得中,要高高的中,最好中个状元。”

朱源说:“中与不中,只怕菩萨说了不算。”

荷花说:“菩萨说话,怎能不算?”

朱源说:“你能求得菩萨开口,那便算数。”

荷花说:“那菩萨是泥塑的,怎会开口?”

朱源说:“哦。原来菩萨是泥塑的,不会开口。”

荷花说:“老爷,此时我们要去求菩萨。这种话是不能说的。”

朱源说:“好,我不说。”

荷花说:“还有第三个愿。”

朱源说:“还有第三个愿?”

荷花说:“这第三个愿么,愿老爷早日娶得一个奶奶。便如原来的奶奶一般的美貌,一样的心肠。”

朱源说:“菩萨可会说媒么?”

荷花说:“怎的不会?菩萨说得好媒呢。”

朱源说:“你怎知菩萨说得好媒?”

荷花说:“我怎么不知?你看那想娶老婆的少爷,想嫁女婿的小姐,个个都去求菩萨。求了菩萨,便得如愿。”

朱源说:“原来如此。”

这时,朱安进来说:“老爷,车已叫来了。”

朱源抱起朱秀,出了房门。荷花随后出来锁了门。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

朱源等人上了马车。车夫甩甩鞭子,马车向前走去。

马车走在路上。

马车到了灵隐寺。

朱源等人下了马车,进了灵隐寺。

朱源见寺院里人很多,就问一个和尚,说:“师傅,今日为何这么多人?”

和尚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施主,今日乃八月十五。故此人多。”

朱源说:“原来今日是八月十五。”

荷花说:“真是巧极了!八月十五,烧香最灵。”

朱源说:“别日便不灵么?”

荷花说:“老爷,莫乱说。菩萨要怪罪的。”

朱源笑笑,不再说话。

朱源等人来到大雄宝殿。里面有些拥挤,佛像前的几个蒲团上,都跪着人。又有人在旁边等候,一见人起来,立刻就跪了上去。

荷花挤到跟前,等了一会。有人起来了,荷花急忙抢上前去。

这时,几个人凶巴巴的进了大殿,抢到佛像前。一人叫道:“我家小姐要烧香,你们暂且回避。”说着,把刚想跪下的荷花,推到了一边。

那几个人一迭声地叫着“回避,回避”,把众人全都赶了出去。

荷花气愤的想要和他们争。朱源拉着她出了大殿。

众人都站在门口,往院里看。

一个雍容华贵的小姐,从一乘豪华的大轿里下来。她目不斜视,款款地向殿里走去。到了佛像面前,在正中间的蒲团上跪了下来。

那些仆人,此时都站在旁边等候。

朱源、荷花站在门口,看着那位小姐。忽见一个青年从佛像后面转了过来。这人正是与荷花争船的那个人。

那人在小姐旁边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斜着眼睛去看小姐。嘴上念道:“我乃刘相国的后人刘世远。菩萨保佑,让我早日寻得一位佳偶,便如这位小姐一般。”

那位小姐呼地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仍然是目不斜视地说:“与我教训那小子!”

几个人一起冲进大殿,将刘世远揪起来,拉到门外。然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刘世远叫道:“你们为何打我?是甚道理?”

那些人不说话,只管打。刘世远很快就被打倒在地,不出声了。

那些人还不肯罢休,又拿来了木棍。你一棍,我一棍,不断地打着。眼看刘世远不死,也得重伤。

朱源走了过去,抡起胳膊划拉了一下。那几个拿木棍的人,全都坐到了地上。

朱源说:“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要打死人么?”

一人说:“你是何人?敢与我家小姐作对。”

朱源不理他,走到小姐的轿前,一抱拳,说:“在下温州举人朱源。不敢与小姐作对。此人无礼,打他一顿,也就是了。莫要闹出人命。”

小姐在轿里说:“起轿。”

轿夫们抬起轿子走了。那些人也都随之而去。

刘世远的仆人刘东,叫着“公子公子”,跑过来扶起刘世远。

刘世远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仍是一副笑脸,一瘸一瘸地走到朱源面前,双手抱拳,说:“朱举人,今日若不是你仗义执言,刘世远必死无疑。请受我一拜。”说着,就要下跪。

朱源急忙扶住他,说:“刘公子不必多礼。”

荷花走过来,看看刘世远,说:“这不是昨日与我们争船之人么?”

刘世远说:“朱兄,昨日之事,乃小弟失礼。朱兄莫怪。”

朱源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荷花说:“这位公子,不是我做下人的多嘴。你这般莽莽撞撞、不讲道理,如何在外行走?今日可不是吃了打么?”

朱源说:“荷花,不可对公子无礼。”

刘世远说:“大姐教训的是。小生谢过大姐。”

荷花说:“小子可教也。”说完,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0-07-25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7

长江•蔡武座船

下午,座船停靠在一处码头。

蔡武走出船舱,问道:“天色还早,怎的便抛了锚?这里却是何处?”

陈小四走过来,说:“老爷,此处乃黄州地面。今日八月十五,中秋节。故此早早停了船。”

蔡武说:“原来今日中秋。蔡勇,去备些酒食,我与夫人饮酒赏月。分咐下去,众人一路辛苦,要吃酒的,便吃上几杯。。”

蔡勇眉开眼笑地说:“谢老爷赏酒。”

晚上,一轮明月升在当空,照得江面如同白昼。

前船板上,蔡武一家,围坐在桌旁。桌上摆着点心水果,一把银酒壶,两只银酒杯,杯中斟满了酒。蔡武和田氏端起酒杯。蔡韬蔡略吃着点心水果。蔡瑞虹静静地坐着。仆人们围坐在船板上,中间放着些吃的东西,有些人端着酒碗喝酒。

后梢,陈小四等人围坐在船板上,每人手中一大碗酒,中间放着一大盆肉。一边吃喝,一边低声说话。

陈小四说:“弟兄们,且吃饱了,今晚便可下手。”

秦小元说:“这几日不见大哥说起,只道大哥看蔡小姐的面上,不做了。”

陈小四说:“若讲起情意来,怎做的这一行?只因一路上没个好下手处。”

白满说:“那蔡老儿有些身手,从人又多,只怕不甚稳便。”

陈小四说:“他不吃酒时,便惧他三分。他若吃醉,便是一只死虎。那些家奴么,便似一群看门狗,只会看家护院,哪见过真刀真枪?”

李胡子说:“哥哥说得是。此时,一家老小都在饮酒。那蔡武是有名的蔡酒鬼,但喝酒,不醉不休。家奴中为首的蔡勇,亦是个小酒鬼,见酒必醉。除了这二人,余皆不惧。”

陈小四说:“今日乃天赐良机。且少停,等他吃得烂醉,睡倒了,就铺上挨个砍去,一个不留——只留下蔡小姐,我要她做个押舱夫人。”


前船板上。

蔡瑞虹说:“爹爹,莫饮酒了,便再吃些。”

蔡武说:“你与蔡韬蔡略去歇息吧。我与你母亲再饮几杯。”

田氏晃动着身子。她的头上插着一枝金风钗,随着身子的晃动,金钗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田氏说:“往年中秋,均在家中,今日却在江上。天上一轮明月,水中一轮明月。水中月原是天上月,天上月不是水中月。如此美景,甚是难得。女儿,一同在此赏月吧。”

蔡武拍着手说:“好诗好诗!女儿,你母亲原是个女才子。来来来,夫人饮了这杯。”

蔡瑞虹见两个弟弟在打哈欠,就领着他们进舱去了。

月亮渐渐偏西,已是后半夜了。

仆人仆妇扶着蔡武夫妇进了船舱。前船板上无人了。

陈小四挥挥手,众水手悄无声息地来到前船板上,解了缆,起了锚,撑起竹篙。船慢慢地离开岸,到了江心,在月光下往下游漂去。到了一处荒僻的地方,水手们收了竹篙,下了锚。他们小心翼翼地把桌子上的东西收了,把桌子折叠起来,放到一边。又把船板上的杂物轻轻挪开,然后揭开船板,拿出刀斧,点起火把,往舱内一拥而入。

后梢,陈小四松开舵,跳下舵台,摸出一把长刀,守在后舱门口。

舱内,蔡武夫妇睡的正香。板壁上挂着一盏亮着的马灯,马灯旁挂着一把宝剑。

忽然,响起了一声声的惊叫、惨呼,紧接着,一个仆妇衣衫不整地撞开舱门,冲进来大叫:“老爷,前舱杀人------”话音未落,就倒在血泊之中。李胡子从她背后拔出长刀,刀上鲜血淋漓。

蔡武夫妇已被惊醒。田氏吓得浑身发抖,蔡武急忙跳起来,抓过宝剑,喝道:“本将军在此,谁敢行凶?”说着,急忙拔剑。却无论如何拔不出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把剑拿倒了。正在这时,沈铁瓮一斧砍在蔡武头上,李胡子一刀扎进田氏胸膛。

蔡瑞虹与两个丫鬟同睡。听到惊叫,三人急忙起来。两个丫鬟下了床,一个说:“小姐,前舱闹鬼。”

蔡瑞虹说:“快开后舱门!”急忙下床。

一个丫鬟开了后舱门往外冲,身子刚一往前,就僵住了。她的身子僵立了片刻,随既直挺挺地往后倒下。陈小四出现在舱门口,手中拿着带血的刀。

另一个丫鬟吓呆了,愣在那里,动也不动。陈小四上前一步,一刀刺进她的腹中。这丫鬟哼了一声,倒在舱板上。

蔡瑞虹趁此机会,逃出舱门,爬上船弦,往江中跳去。

陈小四见蔡瑞虹跑了,顾不得拔刀,跨出舱门,跃上船板,一把抱住蔡瑞虹的双腿,把她扛回船舱。

这时,李胡子沈铁瓮,手持刀斧,浑身鲜血,出现在舱中。

蔡瑞虹挣脱陈小四的双手,厉声骂道:“贼强盗,狗强盗,你等犯下滔天大罪,难道就不怕王法么?”

陈小四问道:“杀干净了么?”

沈铁瓮说:“便是哥哥这里,还有一个。”说着,就举起了斧子。

陈小四急忙抱住蔡瑞虹,说:“且慢,这一个却杀不得。”

蔡瑞虹竭力想推开陈小四,推不开,就又骂道:“快些放手!要杀便杀!却不容你污辱。你们杀了我全家,我也不要活了。我若不死,必报此仇。我就做了鬼,也放不过你们。早晚取了你们的头,祭奠我的爹爹母亲。”

这时,其他几人,也来到这里。

胡蛮二说:“哥哥,哪里找不到一个女人?却受她辱骂。”

凌歪嘴说:“这女人一张嘴便象刀子,骂的我心惊肉跳。快把来杀了干净。”

陈小四说:“各位兄弟,看我份上,饶了她吧。”又对蔡瑞虹说,“快些住口!你若再骂,连我也救你不得。”

蔡瑞虹流下眼泪,哭了起来。

陈小四说:“弟兄们,把尸体统丢到江里,再把些水来,洗了船上血迹。”

众水手离去。陈小四把蔡瑞虹放到床上,说:“小姐,我与你郎才女貌,正是天生一对。今夜你嫁了我,便与你白头到老。”

蔡瑞虹只是哭,不说话。

陈小四把两个丫鬟的尸体,一个一个拖出去,丢进江里;又提来半桶水,用抹布擦洗血迹 。

(画外音)蔡瑞虹暗道:“我若不死,此身必被他污辱;我若死了,一家满门,二十几口人命,谁来报仇?死则易尔,忍辱报仇则难。罢罢罢,贞洁事小,报仇事大。且忍耐一时,幸得活命,终要报此大仇!”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0-07-25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8

长江•陈小四船

陈小四等人,把船驶到一个沙洲边,抛了锚。

众水手抬出箱子,一个个摆开。白满打开一个箱子,见里面全是银子,喜不自胜。叫道:“银子!全是银子!”

众人呼拉一下,全围了上来。

沈铁瓮说:“哥哥,这便分了银子。”

陈小四说:“蔡酒鬼果然带着许多银子,这番买卖,油水不小。且不忙分。趁今日十五团圆之夜,我与蔡小姐成了亲,弟兄们吃了喜酒,再分不迟。”

余蛤蟆说:“蔡酒鬼带得有好酒,落得受用。”

众人抬出酒坛,拿来肉,又在船板上捡起银酒壶、银酒杯,大吃大喝起来。

陈小四喝了一杯酒,说:“弟兄们慢饮,我不陪了。”说完,就进了船舱。众人笑笑,继续吃喝。

陈小四来到蔡瑞虹舱房。蔡瑞虹趴在床上,呜呜地哭着。陈小四把她的身子搬平,贪婪地看了一会,伸手去剥她的衣服。

前船板上,众人一边喝酒,一边说话。

白满说:“陈四哥此时正乐呢。”

沈铁瓮说:“他乐,我们却有些不乐。”

秦小元说:“有甚不乐?”

沈铁瓮说:“一样做事,他独占了第一件便宜。明日分东西时,可肯让一些么?”

李胡子说:“你道是乐,我想这一件,正是不乐之处。”

秦小元说:“有何不乐?”

李胡子说:“常言说得好,斩草不除根,来日依旧发。杀了她一家,恨不得吃了我们,岂肯安心与陈四哥做夫妻?倘若走到人烟密集之处,叫喊起来,众人性命可不都送在她手里?”

凌歪嘴说:“说得是。明日与陈四哥说明,一并杀了。”

余蛤蟆说:“陈四哥今日得了甜头,怎肯杀她?”

白满说:“不要与陈四哥说知,悄悄砍她一刀。”

李胡子说:“若瞒着杀了,弟兄情份上须不好看。我有个两得其便的计策。”

沈铁瓮说:“有甚计策,快快说来。”

李胡子说:“此番所获甚丰。不如趁陈四哥睡着,分了银子,大家散了。陈四哥已受用了一个美人,多少留几件与他。倘若败露,只他自己受累;蔡小姐肯与他做夫妻,也是他的造化。如此,又不伤了弟兄情份,又连累我们不着。可不好么?”

众人齐说:“好!”

(未完待续)


离线梧桐书屋

发帖
1180
蜂蜜
10583
威望
24
宣传贡献值
12
交易币
0
好评度
240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0-07-25
继续品读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50楼 发表于: 2010-07-25
多谢老师!问好!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51楼 发表于: 2010-07-25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9

镇江•码头上

陈氏走到一只船边,向船主恳求,说:“我本是船家,船上的活,样样都会的。你便收留了我吧。”

船主说:“我船上人手已够。你去别船上看看。”

陈氏说:“便多我一个何妨?须不会白吃你的饭。”

船主说:“你只管在这里纠缠,好不惹人烦恼。”

陈氏无奈地走开,又向另一只船走去。

(未完待续)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