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921阅读
  • 192回复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0-07-22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14

温州•朱源家

西屋里,一张方桌上,放着笔、墨、纸、砚,朱源坐在椅子上,朱秀坐在他的怀里。朱源在教朱秀写字。

一面墙上挂着斗笠、蓑衣,蓑衣旁边挂着一把宝剑。另一面墙上,挂着一些字画。

一个家人走进房来,说:“老爷,横塘张员外家大少爷来访。”

朱源说:“快请。等等,还是我出去吧。朱安,你把秀儿抱去。”

朱安说:“是。老爷。”

朱源起身出门。

大门外,张员外的大儿子张雁杰,手里拿一把折扇,摇晃着身子,站在那里。他身后站着两个随从。

朱源从大门里出来,张少爷双手抱拳,笑呵呵地说:“朱大哥,别来无痒?”

朱源抱拳还礼,说:“张少爷,快请进。”

二人走进院子,到中间屋里坐下。两个随从,在院里等侯。

朱源说:“荷花,上茶。”

张雁杰说:“朱大哥,多日不见,何不同饮几杯?”

朱源说:“我家中却无好酒。”

张雁杰说:“酒都是一样的。与何人饮酒,却大不相同。我平生最敬佩的,便是朱大哥。”

朱源说:“荷花,拿酒来。”

荷花端来了酒、菜,给他们到上酒。说:“大少爷,近日又偷了谁家女人?”

张雁杰说:“你莫听人胡说。我何曾偷过女人?”

朱源说:“荷花,没有规矩!”

张雁杰说:“朱大哥,莫理会。你我吃酒。”

朱源端起酒杯,与张雁杰一同喝了。

朱源一边倒酒,一边说:“张少爷,何不早日成家?”

张雁杰说:“莫提此事,莫提此事。你我吃酒。”

朱源笑笑,说:“张少爷今日来访,可有事么?”

张雁杰说:“果然有事。一则,我受父命,来求你一幅字画;二则,我欲拜你为师,学习剑术。”

这时,荷花抱着秀儿站在门口,接嘴说:“学了剑,便不怕人打了。”

朱源恼怒地说:“多嘴。你抱秀儿去外面玩。”

荷花笑嘻嘻地说:“少时,你们要酒要菜,却去找谁?大少爷,你可怪我么?”

张雁杰笑着说:“不怪,不怪。我家里便无人敢说我。”

荷花说:“你爹爹也不敢说你么?”

张雁杰说:“我爹爹近日相中了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想要娶来做妾。哪有功夫说我?”

朱源说:“你爹爹要字画,我写好的有几幅,你可挑选一幅。”

张雁杰说:“你的字画是出名的,不用挑选,都是好的。却不是我爹爹要的。”

朱源说:“你爹爹可是要我另写么?却要我写什么字?”

张雁杰说:“下月初三,是我爹爹五十寿辰。欲请你届时亲临我家,当场挥毫。”

朱源说:“下月初三,我必如期而至。”

张雁杰说:“此事便说定了。拜师之事如何?”

朱源说:“这却不敢从命。”

张雁杰说:“朱大哥好没分晓!我爹爹的事,你不肯也罢。我的事,你如何不肯?”

朱源说:“非是我不肯。我下月便要进京赶考,如何教你?”

张雁杰说:“我和你一同进京,如何?”

朱源说:“张少爷说笑了。学剑之事,非一朝一夕。我须温习功课,也无空闲。你如有心,世上尽有明师。只怕你吃不得那般苦。”

张雁杰说:“学剑又不是下田做活,有甚苦吃?”

朱源说:“比下田做活还要累些。”

张雁杰说:“既如此,不学也罢。朱大哥,就此告辞了。”

朱源送张少爷出门,朱启扛着锄头回来。

朱启说:“大少爷来了?何不吃了饭再走?”

张雁杰说:“朱二哥,你如何不读书?”

朱启说:“我不喜读书。”

张少爷说:“不读书,只好下田。”

朱启说:“下田有何不好?”

张雁杰说:“待朱大哥日后做了官,你便不必下田了。”

朱启说:“谢大少爷吉言。”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0-07-22

文章提交者:西河村人 加帖在 原创文学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15

淮安•蔡武家

后堂

蔡武田氏在喝茶,蔡瑞虹手拿书函前来。

蔡瑞虹施礼,道:“女儿见过爹爹母亲。”

蔡武说:“我儿眉头紧锁,却因何事烦恼?”

蔡瑞虹说:“昨日爹爹酒醉,有京中赵尚书差人前来,送一封书函与爹爹。”

蔡武接过书函,打开一看,顿时露出笑容。

蔡武说:“原来赵尚书将我升了襄阳游击将军。此所谓闭门家中坐,喜从京中来。哈哈哈。夫人请看。”

田氏接过来看了,高兴地说:“恭喜老爷!来人。”

蔡勇应声而来。

田氏说:“老爷升了襄阳游击将军。速摆酒席,与老爷贺喜。”

蔡勇说:“小人恭喜老爷夫人。”

蔡勇兴冲冲地走了。

田氏说:“女儿,爹爹升了将军,你为何不喜?”

蔡瑞虹说:“爹爹母亲,依女儿看来,这官不做也罢!”

蔡武说:“却是为何?”

蔡瑞虹说:“爹爹在此间做指挥时,日日只是吃酒,别事一毫不管,便因此丢了官。如今却是去做游击将军,免不了调遣出征。或在马上,或在舟中,生死系于一线。倘若又吃起酒来,岂不误了军情大事!到得那时,丢官事小,只怕连性命也难保。不如在家安闲自在,快活过日子。又何必自寻烦恼。”

蔡武哈哈大笑,说:“好个糊涂的女儿。做官难道是自寻烦恼么?”

蔡瑞虹说:“别个做官,须不似爹爹这般的嗜酒。”

蔡武说:“常言说得好,酒在肚里,事在心头。难道真个单吃酒不管正事?”

蔡瑞虹说:“爹爹平日在家,便是单管吃酒,不管正事。想你自在惯了,只恐到了任上,依旧如此。”

蔡武说:“只为家中有你掌管,我落得快活。到了任上,你替不得我时,自然着急,不消你担愁。况且这样美缺,别人便使多少银子,未必谋得到手。如今赵尚书特地差人送上门来,我若不去做,反拂了赵尚书一片好意。我自有主意,你不要阻拦。”

蔡瑞虹说:“爹爹一定要去,把酒来戒了,女儿方才放心。”

蔡武说:“你晓得我是酒养命的,如何全戒?便少吃几杯吧。”说着,摇头晃脑地吟了起来:

老夫性与命,全靠水边酉。
宁可不吃饭,岂可不饮酒。
今听汝忠言,节饮知谨守。
每常十遍饮,今番一加九。
每常饮十升,今番只一斗。
每常一气吞,今番分两口。
每常到三更,今番二更后。
再要裁减时,只怕不能够。
哈哈哈哈……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0-07-22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16

温州•横塘村•张员外家

一所大宅,高高的院墙,宽阔的大门。门内张灯结彩,院子里摆着几张桌子。佣人们正在忙着安排酒席。

屋里,正堂大厅,大方桌上摆满了礼品。正面墙上,却是空白。

张员外站在大厅,接受来客的祝贺。

有人报:“族长到。”

一位长者走进大厅,张员外急忙迎了上去。

张员外说:“阿公来了,快快请坐。”

族长在椅子上坐下来,扭头看看墙上,说:“怎的没有寿联?”

张员外说:“我已请了朱举人来,就等阿公到了,便可挥毫泼墨。来呀,请朱举人。”

族长说:“久闻朱举人一笔好字,今日正好一饱眼福。”

朱源从旁边过来,向族长行礼,叫道:“太公。”

族长说:“你便是朱举人么?果然一表人才。明年大考,你定得高中。”

朱源说:“谢太公。”

旁边一张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笔、墨、纸、砚,众人让开地方,朱源走上前去。

朱源走到桌前,把纸铺开,右手拿起毛笔,饱蘸浓墨,左手揽住右手的袖子,凝神片刻。然后大笔一挥,写出一个大大的“寿”字。

旁观的众人,一片喝彩声。

朱源小心地把字幅挪开,另换了两张条幅,又换了一支毛笔。

这时,一位姑娘挤到朱源身边,说:“我来看朱举人写字。”

族长看看那姑娘,说:“这是雁飞么?”

雁飞说:“太公,你老人家也来了?”

族长说:“几日不见,长成大姑娘了。许了谁家?”

张员外说:“雁飞尚未许人。”

族长说:“既未许人,依我看来,朱举人便是良配。”

族长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响应。

一人说:“他二人,郎才女貌,果然是良配。”

一人说:“雁飞家境豪富,朱举人文武双全,此乃天造地设。”

一人说:“不如此时先定了亲,明年朱举人考个状元回来,再行大礼。”

朱源似乎并未听见众人说话。他手握毛笔,眼睛盯着桌面,一动不动。

雁飞低着头,偷偷看看朱源。见朱源并未察觉,有些失望地撇撇嘴。

朱源运起毛笔,开始写字。

有人跟着朱源的毛笔,念着他写的字:“福如瓯江长流水,寿比雁荡不老松”。

众人又是一片喝彩声。

朱源放下毛笔,转过身来,向众人拱拱手,说:“晚辈献丑了。”

有人说:“写得好。字也好,对子也好。快拿去挂起来。”

众人一片忙碌。

张员外过来,请族长入席。

族长说:“朱举人,今日该你坐首席。”

朱源说:“晚辈岂敢。太公请。”

族长说:“同请,同请。”

众人簇拥着族长和朱源,一同向酒席走去。

张雁飞在后边看着朱源的背影发呆。

她母亲过来问:“雁飞,为何在此发呆?”

张雁杰晃着身子过来,笑嘻嘻地说:“我妹妹相中了朱大哥,在此害相思病。”

张雁飞嗔道:“大哥休要胡言乱语,叫人听见,羞人答答的。”

母亲说:“雁飞,你莫昏头。那朱源一个穷秀才,有什么好?”

张雁杰说:“阿妈,朱大哥早就是举人了。”

母亲说:“大哥大哥叫得那么亲!举人又如何?他是有过老婆的,还生了一个女儿。难道叫你妹妹去当后妈?雁飞又不是嫁不出去。”

张雁飞说:“阿妈,他明年考中,就要做官的。有个女儿又有什么要紧?早晚还不是要嫁人?”

母亲说:“他若考不中呢?”

张雁飞说:“他怎会考不中?他若考不中,便无人能考中了。”

母亲说:“那便等他考中了,再去提亲。”

张雁杰说:“阿妈好糊涂。他若考中了,京城里的千金小姐,还不是任他挑,任他捡?”

母亲说:“你妹妹急着要出嫁,你急什么?好像是你要嫁给他。”

张雁杰说:“好,好。我不说了。”转身走了。

张雁飞说:“阿妈!”

母亲说:“真是女大不中留。好吧,我和你爹爹商量商量。”

张雁飞又回头看了朱源一眼,恋恋不舍地和母亲走了。

(未完待续)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0-07-22


我送你花,请你接受。


我送你花,请你接受。
我也就不百度,独看西河村人的《蔡瑞虹》。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0-07-22
引用第29楼落于2010-07-22 07:18发表的 :
[表情] [表情] 我也就不百度,独看西河村人的《蔡瑞虹》。

多谢鼓励!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0-07-22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17

淮安•运河•淮关码头

河面上停泊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

蔡勇沿河岸走着,在一只船前停住,往船上看去。

船主是一个精壮的中年人。旁边站着一个青年,象是他的儿子。船上有一个中年妇女、两个年青妇女,另有五、六个水手。

船主说:“客官,可是要用船么?”

蔡勇正要答话,忽然闻到一阵酒香,就说:“你船上吃酒么?”

船主说:“我船中不曾吃酒。却是邻船陈小四在吃酒。”船主说着,用手指了一下。

蔡勇往邻船上看去,见几个人围坐在前船板上大吃大喝。蔡勇见船上搭着跳板,就往船上走去。蔡勇上了船,那些人并不理会,照旧吃喝。

蔡勇叫了一声:“船家。”

陈小四瞥了蔡勇一眼,说:“雇船么?”

蔡勇看着那些酒肉,咽了一口唾沫,说:“便是要雇船,去襄阳。”

陈小四说:“却是何人?”

蔡勇说:“我家老爷升了襄阳游击将军,举家前往任上。”

陈小四说:“你家老爷是谁?”

蔡勇说:“便是淮安府江安卫蔡指挥。”

陈小四说:“原来是蔡酒鬼。我这船不去襄阳。”说完,端起碗来喝酒。

蔡勇恋恋不舍地转过身去。

李胡子叫道:“且慢。你是何人?”

蔡勇说:“我乃蔡府家人蔡勇。”

李胡子说:“蔡大哥可坐下吃几杯酒。待我兄弟作个商议。”

蔡勇急不可待地坐了下来。旁边一人给他倒上酒,他端起来大喝了一口。

李胡子在陈小四耳边小声说:“大哥,那蔡酒鬼家中甚富,行囊定然不轻。且做了这桩生意。”

陈小四说:“做官的上任时,哪个不是两手空空?待任满回家之时,或有整箱的金银财宝。我等做此没本钱买卖,须得个离任的贪官,方有些油水。”

李胡子说:“方才这小酒鬼说是举家赴任,必将家中细软尽数携带。”

陈小四说:“可再问来。”

李胡子问蔡勇道:“蔡大哥,此番蔡老爷上任,奶奶一同去么?”

蔡勇说:“奶奶、少爷、小姐,均随老爷同去;我等下人,尽皆随行。行李怕也不少,船资尽可商量。”

李胡子说:“你家少爷,多少年纪?”

蔡勇说:“我家大少爷,今年十岁,二少爷八岁。小姐却有十八岁了,长的花容月貌,便似仙女下凡一般。你不曾见得,若见了时,管保你茶不思、饭不想。”

陈小四听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既如此,便与你家老爷襄阳走走。”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0-07-22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18

温州•朱源家

朱源和朱启坐在中间房里。

朱源说:“ 二弟,我明日便起身。你在家中,不要太劳累。”

朱启说:“大哥原说月底动身,怎的如此仓促?”

朱源说:“昨日在张家,听得有人议论我与张家小姐。”

朱启说:“张小姐长相如何?”

朱源说:“张小姐相貌,却也不差。”

朱启说:“大哥何不就定了这门亲?”

朱源说:“富家小姐,怎过得穷日子?她是娇生惯养的,如何照顾秀儿?”

朱启说:“张家可曾提亲?”

朱源说:“只是旁人议论,张家倒无人说起。”

朱启说:“张家未必便有此意。”

朱源说:“果然并无此意,也罢了。倘若真来说媒,却叫我如何回答?”

朱启说:“婉言谢绝,也就是了。”

朱源说:“二弟有所不知。富人最要面子,只可他拒人,不许人拒他。若我不允,坏了两家几十年交情。不如趁他尚未开口,我先走了。”

朱启说:“实不忍与大哥分离。”

朱源说:“我亦不忍。然男儿志在四方。二弟不必伤感。”

次日,朱妻墓前

一座坟墓,墓前立着墓碑,墓碑上刻着“妻张彩虹之墓”。墓碑前放着贡品,朱源带着秀儿跪在墓前烧纸。

朱启、朱启的妻子抱着不满周岁的儿子、朱安、荷花几人站在墓前,他们身后,不远处的路边上,停着一辆牛车,车上装着行李。

朱源和朱秀烧完纸,磕了头,站起身。

朱启的妻子说:“大伯,就把秀儿留在家里吧。小小年纪,怎走得远路。”

朱源抱起秀儿,说:“便带了她去。早晚看见秀儿,就如同见了她的娘。”

朱启对朱安、荷花说:“你二人照顾好小姐,莫叫大老爷操心。”

朱安向朱启鞠了个躬,说:“是。”

荷花从朱源怀里接过秀儿,说:“二老爷放心,我夫妻二人,尽心服侍大老爷和小姐。管叫大老爷考得好、小姐长得好。”

朱源和朱启紧紧地搂在一起,朱启流下了眼泪。

朱源大步向牛车走去,朱安、荷花走了几步,又回头向朱启夫妇摆摆手。

朱源等人上了牛车,车夫扬起鞭子,一声吆喝。牛车慢慢向前走去。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0-07-22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19

淮安•运河•淮关码头

陈小四船上

蔡武一身戎装,腰挎一口宝剑,威风凛凛地站在船头,身旁站着蔡勇等几个家人。

陈小四等一班水手,面向蔡武,躬身而立。

蔡武虎着脸,说:“尔等可报上名来。”

陈小四一挺胸,一抱拳,说:“小人陈小四,便是船主。这些弟兄,乃是小人雇的水手。弟兄们,与蔡老爷报上名来。”

一个白白胖胖的说:“小人白满。”

满脸胡子的说:“小人李胡子。”

一个头尖肚圆的说:“小人沈铁瓮。”

一个短小精悍的说:“小人秦小元。”

一个满脸横肉的说:“小人胡蛮二。”

一个鼓着腮帮子的说:“小人余蛤蟆。”

一个歪嘴的说:“小人凌歪嘴。”

蔡武说:“尔等听了。本将军此番襄阳赴任,一路之上,须得听我号令。”

陈小四说:“全凭蔡老爷分咐。”

蔡武说:“随行人众,多有女眷,尔等不可造次。”

陈小四说:“我等不敢。”

蔡武说:“我既雇了你船,沿途不可再搭别客。”

陈小四说:“小人明白。”

蔡武说:“若有闪失,小心尔等狗命!”说着,拔出宝剑,当空舞了几下,刷地插回鞘中。
一班水手见了,均有惊恐之状。唯独陈小四表情自然,笑着说:“有老爷在此,便遇着强盗,也不怕了。”

蔡武露出笑容,说:“蔡勇,搬行李上船。”

蔡勇躬身答道:“是,老爷。”然后带着家人下船去搬行李。

陈小四搬来一把椅子,放到船头,请蔡武坐。

歌声:“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明月何时照我还?照我还?”

众家人和脚夫扛抬行李上船,行李之后,又抬上来几坛酒。几乘轿子停到岸边,田氏、蔡瑞虹、蔡韬、蔡略等下了轿。两个家人抱着蔡韬蔡略上船,两个仆妇扶着田氏上船,两个丫鬟扶着蔡瑞虹上船。

歌声止

蔡瑞虹一上船,正与陈小四打个照面。陈小四一见蔡瑞虹,立刻两眼发直。蔡瑞虹眼睛一瞪,陈小四急忙低下头。蔡瑞虹进了船舱。

蔡武见人已上齐,叫道:“开船。”

水手们解缆的解缆,起锚的起锚。陈小四把着舵,水手们撑起篙,船慢慢地离开岸,向江心驶去。水手们唱起号子。

陈小四唱:             众和:
“哎——”             “依——呦嗨。”
“不读书的,”         “有权;”
“不识字的,”         “有钱;”
“不耕田的,”         “有粮;”
“不织布的,”         “有衫;”
“不畜豚的,”         “有肉;”
“不晒盐的,”         “有咸;”
“不牵马的,”         “坐车;”
“不撑篙的,”         “乘船。”

船舱里

蔡瑞虹说:“那船家叫做什么?”

蔡勇说:“那掌舵的是船主,叫做陈小四。其余水手,乃白满、李胡子、沈铁瓮、秦小元、胡蛮二、余蛤蟆、凌歪嘴。”

蔡武说:“女儿问他做甚?”

蔡瑞虹说:“这些水手不象好人。只听名子,便觉刺耳。”

蔡武说:“这些船夫、水手,须比不得官宦子弟,不曾学得斯文。”

蔡勇说:“小姐不必多虑。适才老爷拔出剑来,略舞了舞;那一干人等,脸都白了。量此鼠辈,何足挂齿。”

蔡瑞虹还想说什么,船身一晃,蔡瑞虹身子一摇,站立不稳。

蔡武说:“女儿晕船么?快去歇息吧。”

丫鬟扶着蔡瑞虹,向后舱走去。

蔡瑞虹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还须仔细一些。爹爹且莫饮酒!”

(未完待续)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0-07-22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0

杭州•客栈

朱源等人进了客栈,店小二上来招呼。

店小二说:“客官,住店么?”

朱源说:“正是。”

店小二说:“请问客官,几人住店?”

朱源说:“我们主仆四人。”

店小二说:“客官请随我看房。”

朱安与脚伕留在院里,荷花抱着朱秀,和朱源一起,跟店小二去看房。

店小二带朱源进了一间房。

这是一个套间,进门是一个客厅,两侧各有一个卧室。

朱源看了房,说:“好,便是这里。”

店小二说:“客官,你在此歇息。我去叫他们搬行李。”

朱安和脚夫把行李搬进房间,脚夫离去。

朱源对店小二说:“有饭么?”

店小二说:“有有,有饭有菜有酒有肉,客官要些什么?”

朱源说:“要些饭菜即可。荷花,你去看看。”

荷花放下朱秀,和店小二去了。

过了一会,荷花和店小二端着饭菜进来。

店小二说:“客官,要洗时,灶房有热水。”说完,走了。

荷花在桌上摆好饭菜,与朱安站立一旁。

朱源说:“你二人一起吃吧。路途之上,不必讲究。”

朱安说:“这如何使得?”

荷花说:“老爷叫吃,便吃吧。我早已饿了。”

几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

(未完待续)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0-07-23
几个地名都让我觉得很亲切,温州离老家不远,淮安离现在的地方也近,继续欣赏……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

发帖
3819
蜂蜜
69528
威望
34
宣传贡献值
13
交易币
0
好评度
123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0-07-23
下个地方会离我很近吧。嘿嘿。。期待着。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0-07-24
多谢两位!
离线西河村人
发帖
138
蜂蜜
7792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14
交易币
0
好评度
1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0-07-24
蔡瑞虹(电视连续剧剧本连载)

21

运河•蔡武座船

航船沿运河一路南行。

日落时分,前方出现一个码头。船慢慢向岸边靠去。

蔡武走出船舱,问道:“却到了何处?”

秦小元答道:“禀过蔡老爷,此乃扬州。”

蔡武说:“这里便是扬州么?且捡个热闹处泊了。”

秦小元说:“是。老爷。”大声喊道,“蔡老爷有令,热闹处去。”

(未完待续)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