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7560阅读
  • 352回复

《大约是爱》 作者:李李翔 (完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65楼 发表于: 2009-03-27
  卫卿好不容易得手,岂肯退缩。腰间的手一使力,将她双手箍紧,推到桌边,不容她反抗,舌头更加放肆,继续深入。周是口中尚有茶水的清香,唇舌滋润,十分柔软,带有少女的幽香,味道很好,令他沉醉的不可自拔。因为生涩的反应以及反抗,更激起他的欲望,发觉她不再挣扎,一手隔着衣衫到处摸索,甚至来到周是的胸前,已经覆了上去,情不自禁揉捏。
  周是被他困的不能动弹,没想到他一只手力气就可以这么大,无论怎么挣扎都没用。因为没有经验,不知道换气,不能呼吸,身体一软,胸口剧烈起伏,觉得自己一定要闷死了!
  直到卫卿察觉到她的不适,依依不舍离开她的唇,舌头还在她嘴角留连不去,慢慢滑下来,咬着她尖尖的下巴……在颈项处来回舔噬。感觉到她皮肤光滑细腻,仿若无骨,如丝绸一般,欲望如潮水,瞬间爆发,色令智昏,意乱情迷之下,欲罢不能。
  周是又急又羞又怒,偏偏说不出话来,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嘴里呜咽出声,委屈伤心之至。
  卫卿愕然抬头,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几乎喘不过气来。忙拍着她的背顺气,柔声哄道:“乖,乖,不哭,不哭!”手仍然蠢蠢欲动,上身压在周是身上,感觉她的柔软美好,不想起来。
  周是喘过气来,非但不停,“哇哇”大哭,眼泪鼻涕一个劲的往外流,心想完了,自己就这么毁了!于是更加伤心,什么都不管,放声大哭,肩膀颤抖不停,眼泪鼻涕蹭的俩人的衣服上到处都是。
  卫卿见她哭成这样,这下慌了,手忙脚乱的说:“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有用,一个劲的只知道重复这两句。
  周是哪听他的呀,慢慢滑下来,坐在地上,对着空气拼命哭,气都顺不过来。一边哭一边想起自己以前的伤心事,李明成不要自己了,卫卿往死里欺负她,英语四级又没过,连母亲的病亡也想起了……越想越伤心,一时间哪止的住,泣涕横集,哭的那是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卫卿见她哭的不依不饶,无止无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头疼的说:“周是,你又不是小孩子,别这样哭好不好,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行吗?”这要被人看到了,还真以为自己拿她怎么样了!
  周是根本不听,兀自哭的不亦乐乎。卫卿从来就没碰过这种事,这下是后患无穷了,不知该如何收场。冲着她气恼的说:“你哭有什么用呀!你到底要怎么样?说出来行不行!”只想让她赶紧别哭了,哭的他头都大了!
  周是心想,我就是要哭,我就是要哭,哭的更加大声,声音都哑了,眼睛鼻子通红,看起来甚是可怜。就是她想停,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
  卫卿想到周是的威胁“你若敢亲我试试,我哭给你看”,早知如此,打死他也不强来了。扯着身上的领带,往地上一扔,看着哭的天昏地暗,不知日月几何的周是,烦躁的说:“好了好了,我会负责的,我会负责的!做我女朋友,行不行!”他算是承认周是的身份了,明确表明自己不只是玩玩。
  他从未这样挫败过,拿周是根本没办法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66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十五章 女友
  卫卿见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头疼的不行,干脆也坐在地上,看着她哭,俩人大眼瞪小眼,气氛诡异。
  周是哭累了,声音自然而然小下来,哭的狠了,胸口闷疼,又倦又累,靠在桌脚爬不起来。那样痛快淋漓、毫无顾忌的大哭,耗尽全身力气。哭完她都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一发不可收拾。
  卫卿出去拎了条热毛巾进来,见她全身虚软,便抱着给她擦脸,再也不敢乱来了。周是挣扎,他叫:“别乱动,哭的丑死了,还不赶紧擦擦!”周是喘着气,露出脸吼:“疼!”卫卿力道太大,她刚刚哭过,脸部皮肤异常敏感,被他这样胡乱一擦,脸立刻红了。热气蒸在脸上,真是我见犹怜。
  卫卿注意到她领口都哭湿了,身上的衣服也被茶水打湿了,叹气说:“洗个热水澡,不然要感冒。”周是哭的浑身黏腻腻的,这下也觉得不好受,懦懦的说:“我没有衣服……”声音沙哑,眼睛通红,柔软无助的像小猫。
  卫卿不安好心的从柜子里翻出他的白衬衫,女人洗完澡穿男人的白衬衫最性感了。周是脸一红,“呸”了一声,摇头,“不要,你有没有没穿过的T恤短裤?”卫卿没好气的说:“当我这是服装店呢。”
  周是爬起来,跑到他衣柜寻了套浅灰色运动服,看起来很新,估计没怎么穿过,放在身上比了比,这也——太长了吧?没办法,只能将就了。
  用热水随便冲了冲,黑着脸提着裤子跑出来。衣服太长太大,完全撑不起来。周是骨架非常纤细,买衣服从来只要最小号的,跟她一起洗过澡的同学全都说她没腰,买裤子只要撑的住胯部就行。而卫卿的运动服本就是宽大型的,上衣直垂到膝盖上面,肩膀褪到手臂,露出胸前大片肌肤;裤子根本穿不住,一放手就得掉下来。
  卫卿一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笑出声。周是一手提着裤腰,一手扯着领口艰难的移到沙发上,捋了捋袖子,紧身罗纹袖口比她胳膊还大,直接掉下来。她沉着脸,把手递过去。
  卫卿一边帮她卷袖子一边问:“你提着裤子干吗?”她没好气的说:“腰太大了!”他看起来不胖呀,怎么衣服一穿到她身上就大成这样了呢!卫卿试着用一根手指圈她的手腕,摇头,“骨架太细了,你怎么长的?”腰肢不盈一握,整个人如此娇小柔软,很想抱在怀里恣意怜爱,可是不敢再造次了。
  周是将手扯回来,拉了拉滑下来的领口,不理他的胡言乱语。卫卿可以明显看到她胸罩的颜色以及露出来的蕾丝花边,便觉得口干舌躁。看的见摸不着,只好在言语上占她便宜,“裤子那么大,你还穿什么呀,上衣直接当裙子穿得了。”脑中还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周是拿眼瞪他,“我喜欢穿关你什么事!你少下流了。”卫卿凑过来跟她坐一块,逗她:“我怎么下流了?要不要试试?”真是贼胆不改,色心又起。周是离的远远的,警告他:“你敢试试看!小心我跟你没完。”
  卫卿想到她的哭功,便觉得没意思。看来,得想办法让她主动投怀送抱才是。站起来,“好了,你也哭累了,我也累了,就在这将就一晚,明天送你回去。”
  周是默默点头,只好这样了。想起一事,问:“我的耳环呢?”卫卿进了趟卧室,从抽屉里翻出来,看起来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嘛,街头小店子到处都是,不知她为何这样重视。拿在手里抛上抛下,靠在门边,痞痞的说:“告诉我谁送的,不然不给。”
  周是没见过像他这么小人的人,骂:“你无不无聊!自己买的。快还给我。”卫卿挑眉,“不老实交代,不给。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周是气,瞪着他,提着裤子走过去。他以为周是要来抢,连忙闪身。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67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一脚蹬开卧室的门,反手一甩,“砰”的一声,把他关在门外。卫卿愕然,敲门问:“你不要了?”周是的声音闷闷的传过来,“不要了!”他不给就算了,又不是什么不要就会死的东西。
  卫卿总算领教了周是的厉害,上次那幅字也是一样,要挟不成,反而碰了一鼻子灰。宁肯不要,也不受威胁。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真是要不得,有得他头疼的。
  他哪会当真跟她计较,只好妥协:“好了好了,跟你闹着玩的。干什么动不动就生气。快把门打开,我把耳环还你。”周是摇头,“你把耳环从门下边递过来。”她哪能相信他的话。
  卫卿无奈,这算什么,跟尔虞我诈的敌我双方一样,互不信任,又不是在拍电视剧!苦笑了一下,从下面递过去了,“好了好了,不生气了吧?乖,把门打开。”周是不理他,往床上一倒,“我要睡觉了。”这裤子真是累事,丢在地下,钻进被窝里。
  卫卿在外边听见动静,拍门:“周是,你不能这样吧?过完河就拆桥?”根本视他为无物嘛,这好歹是他卧室。周是打着哈欠,真是累了,蒙头大睡。
  卫卿找来钥匙,可是周是从里面反锁了。他无奈的说:“周是,我总要找衣服换吧。”周是只好爬起来,沉着脸说快找快找。
  卫卿故意磨磨蹭蹭,找完衣服又找文件,注意到她衣服下露出的腿,修直纤长,肌肤柔嫩雪白,脚趾圆润小巧,竟觉得性感非常。心思一动,便蹭过去打商量,“周是,你也看到了,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周是警觉的看着他,“你想怎么样?”卫卿一脸郑重的说:“我盖另外一床被子,我保证一定不动手动脚。上次我睡书房,睡的我落枕,整整一个星期才好,难受死了。”周是二话不说,抱起被子枕头就往外走。
  卫卿忙拦住她,“你干吗?”周是头也不抬的说:“我睡沙发。”打地铺也行,这房间这么暖,睡哪不能睡呀。卫卿眼睁睁的看着她把沙发放下来,准备在上面铺被子枕头。
  卫卿咬牙说:“你睡卧室,我睡沙发好了。”周是回头看他,似乎在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卫卿无奈说:“我好歹是男人,哪有让女人睡沙发的道理。”周是立即说:“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回去睡床了。你有什么要拿的东西赶紧拿,我困了,想睡觉了。等会可别又来吵我。”卫卿闷闷的说没有了,让她好好休息。
  周是关上房门之前,回头说:“哎——,你也早点睡吧。晚安。”虽然他不怀好意,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费尽心思带她去美术馆,还给她买药,住的也是他的地方,占了他的床,说句这样的话也是应该的。
  卫卿听了却是欣喜若狂,往沙发上一倒,心想周是还是很可爱的,又聪明又漂亮又有个性,况且不为他的钱折腰,当女朋友还是相当不错的。
  第二日周是要一个人回校,卫卿怎么都不肯,把她送到路口还叮嘱她记得吃药,说等会儿再给她电话。周是耸耸肩,头也不回的走了。卫卿从后车镜见她转弯不见了才发动车子离去。
  周是回寝室换了衣服直接往画室赶去,她有幅素描还没画完呢。下午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寒冷的冬天也让人暖洋洋起来。张帅见她如此悠闲自得,笑说:“拣日不如撞日,要不,你现在就当我模特吧。”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68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挑眉,“现在?时间来得及吗?”张帅被她刚才沐浴在阳光中的神情打动了,笑说:“应该可以,速写也不错。”周是无所谓,“要摆什么动作吗?”
  张帅说:“就站在你刚才站的那个地方,让阳光从身后打进来,手放在后面,自然点就可以了。”周是问:“我能拿把椅子抱本书么?不然一直站着也太累了。”要她乖乖的一动不动摆几个小时的POSE,还是站着的,还不得累死她。
  张帅点头,“当然可以,只要让阳光从你身后洒进来就行。就这个姿势——,对,对,尽量不要动。”
  周是看着张帅对着画板挥笔,十分无聊,眼珠乱转,坐不了半个小时,说:“张帅,你看天花板,上面有东西耶!”张帅叹气,走过来扶正她的肩和头,说:“周是,既然要当模特儿,你好歹专业点。”周是吐舌,很想说自己不当了,可是已经答应他了,不好说话不算数,何况张帅已经将颜料送给她了。
  正无聊的数地上的砖块时,手机响,张帅叹口气,停下笔。周是心虚的不敢接,张帅接二连三被打岔,心情大概好不到哪里去。张帅问:“不接吗?”周是赶紧摇头:“没关系,没关系,不是快画完了吗?你赶紧画,我不乱动。”
  电话响了十来声便停了,没有再打过来。太阳渐渐西移,这个角度光线已经有些暗了。张帅停下笔,看着画皱眉。周是忙跳起来,揉着腰问:“画完了,画完了?等下给我看看!”
  张帅说:“下次应该找个空旷的地方,光线会自然点。”周是耸肩:“有什么要紧,反正是速写。”走过去要看。哪知道张帅一手扯下来,撕成碎片扔在垃圾桶里。
  周是大叫:“辛辛苦苦画的,为什么要撕掉?”十分不解,好歹她这个模特也当的很辛苦好不好。张帅淡淡说:“画的不好,不要也罢。”受周是情绪影响太深,精力没有集中,大失水准。
  周是一脸可惜的说:“就这样撕掉了,我看都没看一眼呢。”张帅道歉:“对不起,让你白累了一个下午。”周是忙说没关系,笑说:“这次模特算没当成,下次吧,下次再给你当模特,谁叫我收了你的颜料呢。下次你可要好好画呀,至少要让我看一眼嘛!”
  张帅笑说:“好呀,下次叫你当模特,你可别抱怨。”周是笑,“我说话向来算数,虽然当模特真的很累,我身体都僵了。”俩人收拾东西准备去吃晚饭。
  周是电话又响,是卫卿,劈头就问:“你刚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他还特意打电话去她宿舍,说她不在,上自习去了。他多少明白过来,她宿舍人说的话也不尽不实,不能相信。
  周是忙说,“你先等一下。”对张帅说:“不好意思呀,你先走吧。我回头再去。”张帅点头,还问要不要帮她占个座,食堂吃饭通常人满为患,座无虚席。周是忙谢过他,说不要了。他才乘电梯下去了。
  周是这才接起来,“你有什么事么?我要考研,学习满紧张的。”意思让他不要再来骚扰她了。卫卿不理她的暗示,问:“你刚才跟谁说话?”周是随口说:“同学呀。”卫卿不依不饶,“哪位同学?”周是说张帅。
  卫卿顿了下,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问:“下午怎么不接我电话?”周是没好气的说:“我那会儿在忙,不方便接电话。”卫卿不喜,“你有什么不方便接电话的。”他知道她们美术系的通常没什么课,周是不是在寝室就是画室,最多食堂,三点一线,有什么不方便的。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69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不想当着同学的面在走廊吵,惟有耐着性子说:“我那会儿连动不能动,何况接电话——好了好了,你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
  卫卿一听她不耐烦,只得暂且按捺下来,“我在来你学校的路上,你打扮打扮,我们出去吃饭。”周是一听,火了,直接说:“不去。”就要挂电话。
  卫卿来狠的,“周是,你再敢挂我电话试试!我耐性可不好!万一冲动可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声音冷冷的,不带感情。周是知道真惹火了他,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只好识相的说:“那你想怎么样?”卫卿说:“你先出来,我不再说第二遍。”率先挂了电话。
  周是咒骂一声,气的不行,也不管他,洗了洗手就跑去食堂吃饭了。卫卿打电话。“你怎么还没出来?快来。我已经到了。”周是吃饭吃到一半,只好放下筷子,一脸郁闷的出去。
  卫卿竟然堂而皇之将车停在校门口,见周是出来,打开车门就要下来。周是怕人看见,赶紧坐上去,冷着脸说:“你又来干嘛?我晚上还要学习呢。”
  卫卿不理,盯着她看了看,皱眉,“不是让你换件衣服出来吗?”周是一听就来气,她穿什么衣服关他什么事,沉着脸问:“我这衣服怎么了?”
  卫卿说:“牛仔裤帆布鞋,一看就知道是学生。你不能换件成熟点的?你们学校的女生不是出了名的会穿衣服吗?”等下人家还以为她是高中生,看看其他学生,穿的很成熟美艳呀。
  周是冲他吼:“你管那么多,我本来就是学生,当然该有学生的样!”卫卿气急,半晌,只好说:“行了行了,就这样吧。”说着发动车子。
  周是忙说:“你又要带我去哪里?”卫卿目视前方,“等会儿就知道了。”想起来,又问:“你还没说你下午干什么去了。”
  周是心想,他这人怎么这么烦呀,从头问到尾,还不知要问多少遍。赶紧说:“没去哪,就在画室待着。”卫卿直起身体,看着她说:“周是,你下次再故意不接我电话,我直接打电话给你们吴主任,让他去找你。”
  周是恨的牙痒痒,半天,忿忿的解释:“我又没有故意不接你电话!那时候我正当张帅的模特呢,当然不方便接你电话。”卫卿一听,转过头看她,“你说什么?你当那个张帅的模特?你为什么去当他模特?”
  周是不知他为什么突然变脸,耸肩说:“这有什么呀,不就模特嘛!大家互相帮忙而已,对我们学画的人来说,平常的很。”卫卿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周是,断然说:“以后你不许当人模特。”
  周是叫起来:“凭什么呀!”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0楼 发表于: 2009-03-27
  卫卿猛打方向盘,“我说不行就不行!我的话你最好听进去,不然,到时候你可别哭。”周是恨恨的盯着他,骂:“有你这么霸道的吗?”卫卿耸肩,不理会她的怒气,将车停在一家俱乐部门前,替她打开车门。
  周是不动。卫卿好笑,赌什么气呢!忙哄着她说:“好了,好了,今天是出来玩的,别生气了。人都来了,走吧,别像小孩子一样。”拉着她下车。周是闷闷的跟在他身后,心情很不好。
  卫卿领着她进了一个大包厢,里面男男女女,已经到了不少人了。众人一见她,便开玩笑:“卫少,今天带哪个美女过来了?”见到走进来的周是,有人拍着他的肩膀笑说:“你不会带个高中生来玩吧。”卫卿有点尴尬,忙说:“什么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别乱开玩笑。”
  那人笑:“嘿——还挺惜花的嘛——”仔细打量周是,说:“卫少,你改口味了?”清纯的滴的出水来,豆蔻梢头二月枝,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嘛!捅了捅卫卿,“卫少,有你的!”这种美女也找的出来。
  卫卿瞪他,拉着周是坐下来,说:“你别听他们贫,他们嘴贱着呢,净会瞎说。饿了不?先吃点东西,等会儿还有得闹。”周是摇头,皱眉说:“卫卿,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卫卿忙说:“那先忍一忍,见见大家,以后不再带你来了。”
  周是没法,既然来了,就只好待下去。她四处张望,有一个高挑直发的美女坐到她身边,问:“你是卫少的女人?他倒很少带女人来这种地方。”周是看着她,穿着高贵得体,气质也很好,不像一般的小姐,摇了摇头。那人冲她一笑,摇了摇头,叹口气就走了。她以为又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孩子。
  过了一会儿,众人都围着圆桌打牌,烟雾缭绕,满桌的瓜果点头,人人手上都有一个女伴,坐在一边指指点点,不断出谋划策,还互相喂食,娇声笑语不断。这哪是打牌呀,分明是调情嘛。可是众人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早已习以为常。
  卫卿见她皱眉,以为手上的烟味熏着她了,忙掐灭了,问:“怎么不说话?高兴点,等下带你出去跳舞。”周是咬着唇不理他。
  有人见了,取笑:“卫少,你做什么了,怎么惹人家不高兴了?还不快哄哄。”又有人贫:“卫少,你还不快亲亲人家赔礼道歉!”众人一听此提议,全部闹起来:“快亲快亲,我们大家看着呢。”有人笑:“亲哪够呀,要舌吻哦!”一时间,更加热闹,大有不亲不罢休的感觉。
  周是一听,脸就变了。卫卿拍着她的手,叫她不要生气,站起来笑骂:“闹什么闹呢,你们这些人!这是我女朋友,也不看人欺负!”众人有些吃惊,随即有人拍手笑道:“怪不得肯带出来见人呢,原来新交女朋友了!卫少,春风得意呀你!有没有定日子呀,什么时候结婚?”
  卫卿笑:“你们还瞎说!以后见着人可别乱取笑啊!”当人忙说:“当然,当然,嫂子哪敢乱取笑!”
  周是一听都有人叫她嫂子了,哪还沉的住气,站起来,冲着卫卿吼:“谁是你女朋友了!”又转身对大家说:“你们别听他瞎说,我才不是他女朋友呢!”说着一推椅子,就往门外走。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1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十六章 不安
  众人皆惊,齐齐看着他们俩。卫卿镇定的站起来,摇头叹气,一脸无奈的说:“好了,好了,是我不对,别闹脾气了。大家该笑话你了。”周是这样不给他面子,他虽然很不高兴,但是想着她年纪轻,经不起笑闹也是有的。大概这些人说的话她不爱听,又时那样火暴的性子,所以当场翻脸。
  周是停步,看着他皱眉,他好像还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尚以为自己在赌气发脾气呢,这让她更生气了,当着众人的面又不好摊牌,只好冷冷的说:“我回去了。”心里发誓,以后无论如何不再跟卫卿出来了,拉开门就走。许多学艺术的学生都将“扬长而去”这个动作做的潇洒无比,周是更是个中高手。
  大家见他们俩这个样子,都以为是情侣间闹脾气,见周是年纪轻,都以为她在使小性子,不以为意,忙笑说:“卫少,还不快追上去,小心人家以后不理你。”有人说:“卫少,你这个小女朋友也太嚣张了,都是你宠坏了吧?以后可得好好调教调教。”又有人笑说:“你这个小女朋友,性格够泼辣呀,以后有的你头疼。”大家都拿他们俩取笑。
  卫卿看着周是又甩门而出,心里也来气了,怕她出意外,还是追了上去。众人在后面取笑:“小朋友心气儿大,你可得好好哄哄。”众人待他走后,都把这事当笑谈,说卫少也有这么一天,在万花丛中游刃有余,这下连自己的小女朋友都搞不定。一时间在圈子里全传开来了,众人津津有味,静观后续发展。
  卫卿在门口堵住她,拉住她的手腕说:“好吧好吧,反正人也来过了,我送你回去吧。”心想,算了算了,也不好说她什么,年纪小就是年纪小,只好先宠着了,哪能跟她计较,以后再慢慢调教。周是甩手,当然挣不脱,拿眼瞪他,“你干什么,放手,我自己会回去!”
  卫卿把她塞进车里,口里教训:“大晚上的,想出事吗?这里可是多事故发生地段,危险着呢,什么坏人没有。你给我坐好,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周是被他这样一吼,倒冷静下来,心想,确实该酝酿酝酿怎么把话说明白了。大吵大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还是卫卿说的。
  俩人一路都没交谈,眼看快到了,周是整理好思绪,冷静的质问:“卫卿,你为什么当着你朋友的面说我是你女朋友?”卫卿一看她严肃的表情就想笑,故意板着脸说:“亲都亲了,不是女朋友是什么!”她不是哭的死去活来吗!他原本以为承认她是他女朋友可以让她安心,至少名正言顺的来往。
  周是一想起这事就郁闷,这个色狼,只好当狗咬了一口!正色说:“卫卿,你听清楚了,我才不是你女朋友。你别到处胡说,小心我跟你急。”她还想清清白白的做人呢!他女朋友多着呢,不差她一个!不知道为什么阴魂不散,纠缠不放,难道是因为一直没到手的缘故?想的倒美!
  卫卿一听她这话不高兴了,“当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好?我对你哪不好了啊?”别人求不求不来呢!他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退步了,事事容忍她,她倒得寸进尺,越来越不像话了,嚣张成这个样!
  周是听的火气上来,亏他说的出口!冷笑:“原来你对我这么好啊!差点没被你逼的退学!我之所以那么倒霉,还不全是因为你!再说了,谁稀罕当你女朋友!玩过那么多女人,脏死了!”怒气一上来,就只记得他的坏,忘了她后来之所以走运,也是因为他。
  卫卿拉下脸,“周是,你说话小心点!别没轻没重的!”真是怒了,越说越放肆!周是瞪他,知道这话确实说的过了,一时没吭声,半天才沉声说:“卫卿,我今天把话跟你说明白了,别以为你亲了我,我就是你女朋友了。你说现在还有这么可笑的事么?出来玩的人什么事没有?我只好自认倒霉。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以前的事算是一笔勾销,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互不干涉,老死不相往来。”
  卫卿一听她这话不对,不能再跟她吵下去,不然得闹翻了,得改变策略。耐着性子说:“周是,实话跟你说,我还真没在哪个女人身上费过这么多的心思。好吧,一开始就算我不对吧,我也只是吓唬吓唬你,并没有真的对你怎么样。我是真的挺喜欢你的,才带你去跟我的朋友见面。你说你不给我面子吧,我也算了。你现在说这样的话,不是叫人寒心吗?你以为发生过的事,当真能说一笔勾销就一笔勾销!”既然周是吃软不吃硬,那他就改怀柔政策。这种手段对周是这样的人最管用了,一开始就不应该跟她生气。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2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看着他,半晌说:“那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周是还是生嫩,他一软,她就硬不起来。卫卿见气氛缓和了点,抬手拨了拨她滑下的头发,说:“好了,你也别闹了,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只是以后不能再这么任性了。当场给人难堪,你让别人怎么下台?”
  周是闪身躲开了,没好气的说:“你坐着好好说话。”心里也有点愧疚,确实有失礼貌,可是当时一生气,哪顾的过来呀。
  卫卿果然收回了手,看着她说:“周是,你当我女朋友,我只会对你好,事事都让着你,只要你不太胡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什么都由的你。你说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又不是以后不交男朋友了。”卫卿这话说的倒是真的,他比周是大不少,自然不会像二十来岁的小男生一样还动不动为一点小事跟女朋友怄气,他真要对一个人好,可以把周是宠上天。
  周是一听他说的这么恳切,一时慌了手脚,竟觉得愧疚起来。可是她始终立场坚定,没失了理智,实话实说:“卫卿,其实你人也没那么差。长的不错,又有钱,哄女孩子的手段又高明,可是,我还是不想当你女朋友。”话说的很真诚,毫不掩饰。她始终认为应该表明自己的态度,当断不断,自取其乱。
  卫卿头疼,她怎么就这么难缠,软硬都不吃呢!当下,柔声说:“那你说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因为我以前跟很多女人来往过,所以觉得我脏?”他故意说这样的话,好让周是觉得不安,也算是用尽心机。
  果然,周是忙摇头:“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我一时说错话了,你别放在心上。”低着头,十分内疚。卫卿趁机说:“周是,你要知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早过了十九岁,所以有一些过去也很正常。现在,你还是不愿意吗?”他这番话倒是粉饰的冠冕堂皇,说的动听之极。他那些过去也叫正常?
  周是心里早已拿定主意,这时看着他,抱歉的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周是不是情场高手,对于感情十分纯洁神圣,觉得这样拒绝一个人的求爱,尽管认为是对的,还是觉得有点狠心,当下愧疚的抬不起头来。
  卫卿放柔声音问:“那你总得说个为什么。”周是局促不安,伸手打开车门,不敢回头看他,“我想我不是很喜欢你。”她这话说的十分委婉客气,可是也很直接,不留余地。
  卫卿竟然没有生气,还问:“那你喜欢谁?还喜欢着李明成?”周是脸色变了变,半天叹息一声,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再喜欢他也没用。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马上就要考试了,我想我应该专心致志。”声音透出一丝黯然。
  卫卿已经很久很久没听人说起“喜欢不喜欢”这样纯粹的话了,不附带任何物质条件,成人的世界大都不屑。可是他相信周是此刻说的是真心诚意的,她是这样的年轻,心是透明的,还未惹上尘埃。虽然周是说不喜欢他令他有些微不快,还是很大方的说:“既然这样,那你走吧。”
  周是连不喜欢他的话都说出来了,也没必要再在她这碰钉子,自讨没趣了。她的个性,还真是不敢恭维。
  周是对着他一弯腰,说:“对不起,我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走了几步,还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车子仍然停在那儿,心里越发不安,又走回来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恩——还有,你自己开车小心点。”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这样被人拒绝,心里一定不舒服。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3楼 发表于: 2009-03-27
  她对卫卿从未这样柔声细语过,卫卿知道她是于心不安了,当下也不说话,只微微点了点头。周是看了他几眼,还想再说点什么充充场面,终究没出来,就这样走了。
  此后,卫卿也当真没来找她。她内心隐隐不安,本想打个电话过去对那天晚上的事表示抱歉,后来想,话都说绝了,打不打也就无所谓了,省得再纠缠不清。但是对卫卿的感官无形中不由得好了许多。
  卫卿呢,既然知道周是有愧于心,当然不会就这样罢手。只是她话说的那么僵,自己也装作大方了,看样子是两清了,一时找不到借口,再说他近日工作繁忙,要去西欧出差,于是这事就暂时搁置下来。心里还思量着,怎么着也得想个办法让她先低头。不然还真不甘心就这么完了。
  等他从欧洲回来,已经是二十来天后的事情了,都到十二月底了,温度骤降,大雪纷纷扬扬,一片冰天雪地,路上堵车堵的厉害,简直寸步难移。他那些朋友一听他从欧洲回来了,于是闹着给他接风洗尘,其实主要还是有些好事人想打听打听他跟小女朋友怎么样了,听说俩人好像闹什么矛盾了。
  三杯酒下肚,便有人不怀好意的问:“卫少,这次怎么没把女朋友带来?我都还没见过呢。听说年纪不大,长的漂亮,很有气质是不是?女朋友是干什么的,据说超有个性。怎么着也得让兄弟见见!”
  卫卿把酒递给他,“你怎么这么多话!让你来是喝酒的,不是光说话来的。”那人笑嘻嘻的说:“卫少,不要转移话题嘛!说说,说说,和小女朋友怎么样了?又吵架了?”什么叫又吵架了!卫卿一听就不快,说:“你怎么跟女人一样八卦,婆婆妈妈,就你废话多。”他和周是基本算是完了,这下面子是丢尽了。
  众人都起哄:“哎呀,卫少,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小情侣的,谁不吵架呀,顶多过几天就没事了。那么一个可人儿,哄一哄就好了。”卫卿心想,要是哄一哄能行,他早去哄了。可是周是,还真是让他没辙。
  本来他还想等一等再说,现在经众人这么一闹,便有些迫不及待,心想是得想个办法,不然什么时候才能将周是拐到手。可是,这次得周是先低头才行,这还真有难度。
  大冬天的,上午十点,周是还在被窝睡觉呢,一大早的就被系里吴主任的电话吵醒,请她到办公室一趟。周是吓的立刻爬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穿上衣服立刻飞奔而去,连脸都没来得及洗。
  敲了敲门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人,周是觉得眼熟。吴主任介绍:“周是,这是上次买你画的王先生,还记得吧?”周是这才想起来,忙说:“王先生,你好。”他穿了毛衣,换了副眼镜,一时间还真没认出来。不知他来这有什么事。
  他上下打量周是,半晌,伸出手笑说:“周是同学,你好。很久不见了,近日可好?”周是总觉得他问候的别有深意,当下客气的说:“还好,谢谢。”吴主任在一边说:“王先生说他有次在北师大参观书法展览,看见有一幅书法落款是你的名字,特意来问是不是你的,他说他想买下来。”
  几所大学联合办了个书法展,在各个高校轮流展出,周是的书法也拿去充数了。她的书法虽然还行,但还没到出类拔萃的地步。
  周是一听,就愣住了,不知这次是他要买还是卫卿的意思,当下便没说话。卫卿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知晓画的事,所以才会故技重施。但是这又是为什么,不是说好互不相欠,早就一笔购销了吗?吴主任见她神情有些奇怪,便问:“周是,你的意思呢。”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4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反应过来,想了想说:“吴主任,我想跟王先生单独谈一谈,请他指点指点书画上的技巧。”吴主任当然是连声说好。周是领着王先生来到画室。王先生看了看,说:“这就是你们的画室,不错。”
  周是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就问:“王先生,你可认识卫卿卫先生?”王先生愣了下,看着她,半晌,笑起来:“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那更好,省得他继续演下去,怪麻烦的。
  周是皱眉,“卫先生为什么要这样做?”实在不知他有何居心。
  王先生坦然说:“也没为什么,他说他害你丢了工作,对你觉得愧疚,给你钱你肯定是不收的。所以想了这么个法子,还叮嘱我不要让你知道,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其实卫卿这次本就打算让周是知道,要不然怎么让周是低头呢。只是没想到周是早发觉了。
  他怕周是心里不舒服,忙说:“周是同学,你别有其他想法,我出价很合理,你的作品放到画廊去卖,差不多也是这个价。”那也得有画廊肯寄卖,还得有人愿意买。
  周是思忖半天,说:“王先生,你代我谢谢卫先生,就说我很感谢他。”王先生笑:“感谢的话,还是亲自去说比较有诚意。”站起来,“既然没事了,那我先走了。你和卫先生好好说,他也是一番好意,还怕你知道,可谓用心良苦。”
  周是送他出去后,想来想去,总觉得放不下。上次拒绝卫卿,本来就于心不安,现在他又这样做,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大概还是因为那天晚上自己说被他逼的退学那番话,因为上次买画也是在自己发怒说完退学一事之后,觉得他是真的想做补偿。打个电话过去,说声谢谢也很应该。
  于是头一次拨了卫卿的电话,打电话到云玛公司,请服务台的小姐转接,她想这样的方式比较正式,也比较不尴尬。经过诸多盘问,直到报上自己的名字才接通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
  卫卿万万想不到她会用这种方式给自己电话,只好用公式化的口吻说:“哦,周是吗?有什么事吗?”
  周是沉吟半天,说:“卫先生,关于画的事我很感谢你。以前承蒙你照顾,所以特意打电话致谢。”
  卫卿笑,“原来这回事呀,没事没事,说来说去一开始是我不对。以后就不要再谈起了。只希望你不要再说什么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话。”
  周是脸一红,忙说:“不会不会,一时气话而已,希望卫先生你不要介意。”
  卫卿忙趁机说:“那好,以后就是朋友了,有空就出来吃个饭玩玩儿什么的。不然,就是不给面子了。”
  周是只好勉强应承下来,她既然选择公事公谈的办法,便不好推辞。心里暗骂卫卿可真会打蛇随棍上。
  卫卿挑眉,心想,有了个这么好的开头,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5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十七章 开始
  自此,卫卿时不时会打个电话问候问候周是,时间掌握的很好,大多是闲暇时候,中午或晚上,问她吃饭了吗,学习忙吗,该休息了吧之类的,也不多说,聊几句就挂了。一开始周是戒备甚深,只客气的说正要吃呢,学习挺紧的,我该睡觉了,敷衍敷衍就挂了。
  慢慢地,接的多了,防备没那么深了,聊的话题自然而然就多了起来。俗话说,只有千年做贼的,哪有千年防贼的。比如说,卫卿会问:“听你语气怎么不大高兴呀,出什么事了?”周是喜怒形于色,听声音就能听出来。
  周是烦恼的说:“电脑又不能用了,不知道哪出问题了。我晚上还要查资料写论文呢,明天就得交。”十分着急。卫卿便问她是系统出问题了还是硬件问题。周是用了这么多年电脑,还是一电白,连重装个系统都装的乱七八糟,C盘可以装到D盘,当然是一问摇头三不知。
  卫卿便说:“你别急,我现在就让维修部的人员过去给你看看。”不到半小时,维修人员就来了,登记后,径直上周是寝室。周是感激的又是端茶又是送水果的。那人检查情况后说是中病毒了,最好重装系统。于是给她重装系统,所有软件竟然是正版的,当时周是的心脏就受冲击了。
  装之前还细心的将硬盘备份。她自己笔记本的驱动盘丢了,人家也不嫌烦,又给她从网上下声卡网卡,该有的软件全部给她装上了,不该有的征询她的意见,全都删了,服务那叫一个周到。
  周是随口说:“哎呀,重装后收藏夹里的东西就没了。”人家给她把备份的东西全部弄上去,还教她一些基本问题怎么解决。周是感激涕零,一直将他送到校门口,不断说谢谢。那人扶了扶眼镜笑说:“没事,是卫总让我过来的,一点小忙而已。”可怜人家一高级技术人员,跑来为周是做这种事。
  周是当下就给卫卿电话,说很感谢他的帮忙,语气诚恳,态度真诚。卫卿趁机说:“一点小事,不用这么客气。你真感激的话,出来吃顿饭就是给我面子了。”周是犹豫了一下,便说:“行,那我请吧。你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请你吃饭也是应该的。”卫卿也不跟她争,只问什么时候。
  周是当下约了时间地点,学校附近的餐厅,上次她就是在这里请的李明成,菜做的不错,服务也很好。以她的消费水平,她也只请的起这里,和卫卿自然不能比。领着卫卿进来,问:“就我们俩人,坐外面行吗?”卫卿自然想进包厢,俩人可以培养培养气氛,但是考虑到周是可能还不太自在,于是说随便。
  外面说笑声十分嘈杂,卫卿特意拣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周是问他喜欢吃什么菜,卫卿本想说随便,转念一想,却移过身体,和她一起讨论起菜单来,俩人贴的极近,卫卿可以闻到周是身上水果味的清香,她大概刚洗澡了,味道很好闻,他很想将头埋在她身上闻个够。
  周是哪知道他此刻龌龊的心思,认真挑选,终于定了三菜一汤。等上菜的时候,卫卿问她电脑好了没,还有没有什么其他问题。周是连声感谢他,还向他请教为什么她电脑以前的浏览器运行时老是出现问题,动不动就自动关闭。卫卿虽不是这方面的技术人员,但也说的头头是道。周是很认真的在听。
  一顿饭可以说吃的很轻松自在,卫卿专拣周是感兴趣的话题,问她写书法时运笔方面的技巧,并谈出自己的看法。周是有些吃惊:“原来你也是高手呀!”真想不到,她还以为卫卿就一铜臭商人呢。
  卫卿笑:“小时候也被逼着学过,只是后来荒废了。”又说:“说出来你不相信,我还会篆刻呢,我自己的印章就是自己刻的。”周是瞪大眼睛问:“真的?你真会篆刻?佩服佩服。”会篆刻的人,书法首先得好,一脸崇敬的看着他。卫卿被她这样崇拜的看着,心里得意的不行,提议:“以后有机会让你看看。”周是连连点头。
  俩人还喝了酒,喝的还不少。出来时,周是脸都红了,灯光打在脸上,当真是艳压桃李,嘴唇红艳欲滴,加上眼神迷蒙,像隔了层轻烟湿雾,分外惹人怜爱。卫卿心痒难耐,盯着她的唇,想起上次的吻,甜美沉醉,真有大庭广众之下吻上去的冲动,可是受过教训,只得硬生生压下来。周是那也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主,阴晴不定。关系好不容易弄好了,可不能因小失大。
  又不甘心,只好就近占点小便宜。扶着她的肩膀问:“怎么?喝多了?还行吧?”见外面冷,从车里拿了条围巾出来,故意慢腾腾的围上去,还拉低她外套的拉链,仗着身高优势,可以看见性感的锁骨,真是冰肌玉骨。冰凉的手指无意中滑过,感觉到她颤了一下,柔腻温暖,触感分外强烈。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6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却在此刻蹲下去拉靴子的拉链,站起时,将围巾随手一缠,包的严严实实,说:“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吧。”连呼出的气都带有浓郁的酒香,卫卿喉咙一紧,强压下冲动,说:“我先送你回学校,车就停这儿。”周是说不用这么麻烦,还得走回来呢。卫卿坚持,一直将她送到宿舍楼下。
  沿路走来,周是看着楼下面一对对交头接颈的鸳鸯,心里多少有点尴尬。卫卿却想,真是天赐良机。故意停在树下的暗影里道别,周是说完客气话就要上楼。卫卿一个使力,反手搂住她腰,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下。他当然想吻唇,可是还不敢太放肆。不等周是推开他,先放了手。
  此情此景,又是这种氛围,周是也不好说什么,匆匆说:“我上楼了,你也早点回去。”快步跑进去,等他看不见了,连忙伸手擦额头,做了个嫌恶的表情。她刚才感觉到卫卿的舌尖了,湿湿软软的,感觉有点怪。口水黏在脸上,总是不舒服的。
  卫卿却飘飘然了,一路晃回去,比偷腥的猫还得意。心里计划着,怎么样才能真正吻到周是呢,到时候一定不放过她。
  十二月底正是大学生英语考试的时候,周是十分紧张。考试前一天晚上,卫卿打电话问她这周末有没有空。周是说她明天考四级,正听听力呢,又担心明天不能过,满心忧虑。卫卿耐着性子安慰她,让她不要紧张,不就一考试嘛,考砸了明年再考。周是好歹放松下来,整个晚上睡的不怎么塌实。
  第二天一大早爬起来,踩着厚厚的积雪去考场。天气倒很好,阳光直泄而下,看着窗外红妆素裹,分外妖娆,心情不由得松缓许多。考试前卫卿还给她电话,让她不要紧张,镇定沉稳的声音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这个考场全部都是美术系的学生,彼此都认识。英语大多不好,而又胆大包天。周是亲眼看见坐旁边的人低头翻手机,还问她要不要。周是忙摇头,眼睛盯着前面的监考老师,真替他担心死了。万一被抓到,那就得开除了。过后,再也不敢乱看,闷头闷脑做试卷。她想,我宁愿明年再考一次,也不受这个惊吓。
  离考试结束还有两分钟,她忙涂答题卡,还有两道翻译没做,手都在颤抖。终于考完,她长舒一口气,将临考前带来看的试卷往垃圾桶一丢。切!管它有没有过,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出了胸中这口恶气再说。真被这破鸟语折磨的不成人形了,都快心里变态了!
  刚走出考场,卫卿打电话过来,“考完英语了?”周是闷闷的“恩”了一声。卫卿说:“好了好了,考完就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出来玩一玩,轻松一下吧。”周是也没做声。卫卿笑:“干嘛愁眉苦脸的?走路也不看人。”
  周是刚刚撞到迎面走来的人,一听这话,忙四处张望。人潮拥挤,一时没找着。卫卿笑:“看哪呢!往树下看。”周是在教学楼的树下发现了他。握着手机,皱了皱眉,走过去问:“你怎么到这来了?让人看见多不好呀。”十分不悦。卫卿耸肩,“有什么不好的?找你有事,难道还犯法啊!”
  周是只好问:“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脸又拉下来了,转身就想走。卫卿眼看她要变脸,忙说:“你今天不考试吗?顺带来看看你呀。对了,考的怎么样了?”周是一提到这个就心烦,没好气的说:“还能怎么样,也就那样呗。”
  卫卿拉着她的手,说:“好了好了,不想了,走吧。”周是一甩手,冷着脸说:“去哪?”卫卿说:“你考完了,还待学校干吗?出去走走呀。”周是一听见身边的同学对答案心里就不舒服,心想也是,出去换个心情也好,省得一听到英语四级就起化学反应。于是没有抗拒,跟着他出来。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77楼 发表于: 2009-03-27
  一看见他把车停在校门口,路过的人都会不经意看两眼,跳起来说:“你怎么又把车停我校门口!”卫卿决定不让步,他就是要她众目睽睽之下上他的车,以后洗都洗不脱,说:“你校门口没规定不让停车呀。”这人心思有够坏的。
  周是冷着脸不上车,站的远远的,装的好像不认识他。她的意思是让他把车开到路口。卫卿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思,却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她不理,抬脚就要走。卫卿放开声音在后面喊:“周是,怎么了?不是都说好了吗?”
  周是见周围的人都盯着她看,头皮发麻怔在当场。卫卿还在催促:“周是!”周是赶紧走回来,瞪他说:“你别叫了,再叫,全校的人都该知道我大名了!”卫卿装做无辜的说:“那你刚才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周是真是怕了他,忙说:“行行行,上车上车,赶紧走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周是心里窝着火,问:“你带我去哪里?”卫卿看了眼她,问:“你穿这么点,冷不冷?”还是习惯性敞着领口,围巾手套帽子统统没有。周是摇头,“屋里有暖气,不冷。”表情已经没那么僵硬了。卫卿在商场门口停车,拉着她下来。周是想来这干嘛,难道购物?
  卫卿指着一件红羽绒服问她:“那件衣服喜欢不?”周是瞪他,“你到底想干嘛?买衣服我自己不会买呀。”卫卿推着她进去,说:“等会儿要去滑雪,你穿这么点还不得冷死。”
  周是眼一亮,“什么?滑雪?”卫卿见她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笑说:“你赶紧进去试,买了就走,你再磨蹭,天都要黑了。”周是乖乖跑去试衣间,出来转了转,卫卿点头,“还行,挺亮眼的。”年轻穿什么都好看,何况本来就是一美人。顺带买了围巾、手套、帽子等物。
  刷了卡,又领着她到楼下的化妆品专柜,解释说:“滑雪场天气干燥,风又大,你皮肤哪受的了。”于是选了几款护肤露还有防晒霜。周是这次倒没说什么,乖乖的站在一边不说话。看着他仔细询问柜台小姐哪款效果好,心想他倒是细心,连这种细节也替她想到了。
  此后的路程气氛融洽多了,周是也不跟他怄气了,见越开越偏僻,便问去哪。卫卿说去密云那边的滑雪场,那里的硬件设施比较好。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下午了,手机响,他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的路况,正转弯呢,便说:“你帮我拿一下,在口袋里。”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