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7571阅读
  • 352回复

《大约是爱》 作者:李李翔 (完整)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是来赚钱的,可以不用工作,何乐而不为?知道老板不会说她,于是在对面坐下来,说:“这可是你说的。”冲他一笑,叫了两瓶最贵的酒。她尚算厚道,见好就收,不敢太贪。
  卫卿接过酒瓶替她倒酒,说:“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不用逞强。”
  周是觉得此人十分实在,很照顾人,她酒量搁在这种地方,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两杯酒下肚,酒气上来,全身发热,脸涨的通红。
  卫卿见她眼圈发红,微有醉意,摆手说:“好了,你今晚可以回去休息。”让人叫来盛闻,“盛总,这位小姐有点不舒服,我看还是让她回去休息比较好。”盛闻点头知尾,忙说:“好好好,西西,那你先回去休息。”
  周是没想到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真的只是喝酒而已,而且,平白无故放她假。她也不推辞,谢过卫卿,站起来就要走。
  卫卿却叫住她:“西西小姐,请等一下。”从沙发上拿起一个盒子递给她。
  周是一时没有接过来。卫卿笑:“放心,只是陪我喝酒的报酬。”
  周是才接在手里,问:“是什么?”她想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如果是小玩意儿就没什么,万一太贵重,恐怕不能收。
  卫卿挑眉,反问:“你认为是什么?”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觉得此人很难应付,转开话题,笑说:“我能打开来看看吗?”
  “当然可以。”卫卿耸肩表示不介意。
  周是撕开包装纸,一看盒子,就知道是手机。诺基亚最新款手机,内地还未上市。她脸色一变,终于明白此人的“良苦用心”。这手机送的绝非偶然。
  内心惊涛骇浪,当然明白他有什么目的。还没有打开就原物奉还,笑说:“我想我用不着这么多手机当饭吃。”
  卫卿淡淡的问:“难道西西小姐不需要?”
  周是笑:“真不巧,昨天刚买了一台,不然就收下好了。”
  卫卿“哦”一声,抬眼看她,笑说:“没人会嫌手机多。”
  周是立即接上去:“够用就好。”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卫卿也不阻止,轻轻啜饮杯中的美酒。看来这位佳人是一朵香艳的玫瑰,身上的刺还不少。
  自然有身姿妖娆的女人上来和卫卿搭讪,并不是卫卿此刻喜欢的,于是也起身离开。
  周是回去,时间尚早,身体虽然疲累,可是久久睡不着。宿舍里一人抱着电话和男朋友聊的正在兴头上,娇笑不断,另一人出去了,刘诺躺在床上看电影,被吵的故意不带耳机,环境很嘈杂。周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看那女生大有聊个通宵的架势,干脆穿上长袖衬衫,带上门出去。
  九月底的夜风已有凉意,拂在身上,似是叹息。她想不出能去哪儿,只好去画室。楼道寂然无声,灯光昏暗。她开画室的灯,瞬间满室温暖,是这样的安静自在。趴在桌子上翻看画册,一行行的英文,看的头大如斗,昏然欲睡。正要进入梦乡,听的一阵脚步声,立即惊醒。
  张帅推门而入。她睡眼惺忪的看着他,问:“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声音尚含糊不清。
  张帅在抽屉里翻弄,说:“忘拿东西了。”
  周是用手揉眼,叹气:“这个画室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会来。”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09-03-27
  张帅笑:“804班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念书。”
  她也笑,歪着头说:“张帅,你是本地人吧?为什么不回家?”
  “为什么要回家?”张帅反问她。
  她支吾两声,说:“你不觉得宿舍——”太吵?中途改口:“家里总比宿舍舒服,至少洗澡也方便。”张帅只说还好,他不觉得有什么麻烦的。
  她知道张帅家境大概很不错,不但舍得在美术用品等方面花大量金钱,而且总喜欢穿一个牌子的衣服。很少有男生像他这么讲究,正确来说,应该是很少有人有他那样的条件。
  张帅想起一事,问她:“我给你发短信,你为什么不回?”
  周是忙说:“什么时候的事?不好意思啊,我前几天刚丢了手机。”
  张帅点头,“那得赶紧买一个,要不然有什么事都找不到你人。”周是忙问什么事。他说:“画社准备在主楼的展厅做一次大规模画展。问你可有作品,好拿去展出。”
  “哦,是吗?那我回去找找。对了,国画要不要?我还有一些书法作品,如果要,也可以翻出来。”周是的书画,虽不说顶好,也颇拿的出来见人。
  张帅沉吟:“书法作品可以给‘兰亭社’,他们准备在新生那里做宣传,你拿过去他们求之不得。”周是说跟“兰亭社”的人不熟,张帅便说替她拿过去。又问她准备什么时候买手机。
  周是正为此烦恼,说:“看中了一款诺基亚的,可惜身上的银子不够。”那款手机外形十分精巧漂亮,功能也很不错,不过市场价要将近三千,周是当然不舍得。
  张帅听了,便说:“我认识一朋友,有水货,价格便宜很多。你要的话我跟他说说。”周是听完大喜,问价格竟然少了将近一半,当场就决定要。张帅做事向来稳当,若不是信的过朋友,不会介绍给她。
  直到宿舍快关门,她才懒洋洋的回去。路上碰到上晚自习回来的毕秋静,背着个大大的双肩包,像周是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她打趣:“毕秋静,你背没压弯真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毕秋静毫不示弱,反唇相讥:“周是,周末的晚上你居然在学校,这才真正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一提到这事就郁闷,只好说:“算我说不过你,甘拜下风。”俩人一路慢悠悠晃回宿舍。
  毕秋静问:“你把酒吧那兼职辞了?”她心里叹口气,说:“没呢,今天请假了。”晚上发生的事一字不提。
  毕秋静迟疑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周是,我总觉得在酒吧工作不大好。虽然也没什么,拿的也是辛苦钱,可是那种地方,容易招惹是非。”周是心想,可不是,已经招惹上了!口里却说:“等找到正经的兼职就把那工作辞了,我现在还要吃饭呢。”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出门在外,事事要钱,简直寸步难行。
  女生宿舍楼前,数对鸳鸯耳鬓厮磨,卿卿我我,难舍难分。更有甚者,当众表演。周是见树下那对已经有点过火,男生的手已经伸到女生短裙里面。俩人已见怪不怪。毕秋静叹气:“好歹注意点影响。”
  周是笑:“这算是好的了,听林菲菲说,艺术系里有人直接在楼梯里……”毕秋静大叹日风世下,学生太不像学生。
  周是说:“你注意到没,当众在女生楼下亲热的人,很少有表演系的女生。”毕秋静说:“当然,这些鸳鸯都是情窦初开的小男生小女生,还比较纯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表演系的女生大概是很不屑的。”表演系的女生在学校里风评一向不大好。
  俩人聊着别人的八卦回去睡觉,津津有味。
  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张帅便通知她手机拿过来了,问她满不满意,还可以退货。说:“是香港那边过来的,只有繁体中文。”周是忙说:“没关系,反正看的懂。”价格少了这么多,她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对张帅感激不尽。去移动大厅重新办了张手机卡,还是以前的号码。
  十月一日,国庆节,也是李明成的生日。大家都笑李明成生在这一天,将来肯定是要有所作为的。周是很早就在寻思该送什么礼物,李明成肯定要请客吃饭,说不定还要通宵玩乐。
  她决定自己写一幅字,她也没什么其他本事,画就算了,已经来不及了。说起来,她虽然是学美术的,还真没送过谁自己画的画。其实写字也挺难的,写小了不像,写大了,浓墨重彩,她又没这个本事。
  翻弄半天,决定写苏轼的《后赤壁赋》。之所以不写《前赤壁赋》,纯粹是因为字数比较少。一个一个块大的柳体小楷写下来,工整秀美,扬长避短,使人眼前一亮。内行就知道她写的颇像古时的“台阁体”,缺少一气呵成的神韵,可是很能唬弄外行。反正她也只是想唬唬人,没指望成为什么书法家。
  她在画室写了整整三天,一遍又一遍,因为一个不慎,便前功尽弃,只得重头再来。八尺的宣纸用了数张,写到后来,直不起腰,右手拿不起筷子,十分不易。张帅见她这么努力,还以为她是准备拿作品去参展。
  十一那天上午她总算完成一幅还算满意的小楷,装裱是来不及了,只好卷起来,塞在装羽毛球的那种长筒里。李明成打电话给她,要她晚上六点一起吃个饭。她狠狠睡了半下午,然后洗脸,化妆,换上新买的连衣裙,外面罩件小披肩,光彩照人。女为悦己者容。
  从墙上拿下包,正准备出门,接到一陌生的电话。她边按电梯边问:“喂,哪位?”对方懒洋洋的说:“嘿,西西!”声音低沉性感,十分独特。
  她一愣,便想起来是谁,眉头不由得一皱。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四章 生日
  她不等对方说话,快速的说:“我要进电梯了,里面没信号。”一把挂断电话。还没走出宿舍楼,电话又打过来。她没想到他这么不知趣,冷冷的说:“你想怎么样?”
  卫卿不怒反笑,挑眉说:“光天化日之下,我能把你怎么样!难道见个面,吃顿饭,交个朋友也不行么?”像卫卿这样的人还能大言不惭的说出交朋友这样的话,真是厚颜无耻。
  周是此刻没心思敷衍他,时间有点赶,看来得打车过去。她匆匆说:“对不起呀,我现在没空,以后再说。”看着校门口刚刚停下的出租车招手,挂了电话。不等她跑出校门,卫卿打开车门出来,冲着她微笑,颇有些事在必得的味道。
  周是急煞住脚步,脸色一白,原来他早就准备在此处守株待兔。她自知难逃,压低姿态说:“卫先生,对不起,我真有事。今天就先对不住了。”
  卫卿见她神色焦急,是真的没将自己放在眼里,并不是欲迎还拒,以退为进。他从未被一个女人忽视的如此彻底,更激起征服欲。打量她一眼,微笑,“你今天很漂亮。”
  周是没说话,见他不准备离开,只好说:“卫先生,我先走了。”卫卿淡笑不语,可是下一刻却出其不意握住她的手腕。她不高兴,用力挣扎,没有一点儿用。没想到他随随便便力气就这么大。
  卫卿样貌出众,帅哥名车,一踏出车门就引起路人的注意,这下公然在校门口演出一场拉拉扯扯的戏码,过往行人无不回头张望。
  周是涨红了脸,低声喝道:“快放手,你到底想干什么?”
  卫卿挑眉,“上车。”周是只想赶快离开众人的视线,万一被熟人看见,以后她就不用活了。愣了一下,不得不上车。
  僵硬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左右不是。卫卿问:“你手里拿的什么?小心捅到人,我给你放后面。”将她精心写的字放在后座。她看着路上的风景,十分气恼,咬唇不语。掏出手机一看,都快到六点了,忙说:“ 请去清华,谢谢。”
  待她发现卫卿根本不打算去清华时,怒由心生,冷冷的说:“卫先生,你这什么意思?有你这么为难人的么?”
  卫卿目视前方,不动如山,说:“你去清华干吗?难道有什么人命关天的急事?”周是冷笑:“这你管不着。”
  卫卿打量她,轻佻的说:“赴约?以后有的是机会。”将车子停在一家高级西餐厅前。事已至此,一般来说,大部分女生只好勉为其难,和他一起共进晚餐,进一步加深感情。这招半强迫性的做法用来对付没什么决断的女大学生,百试不爽。
  可是周是冷着一张脸下车,二话不说往马路上冲去。不等卫卿反应过来,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卫卿这次算是闹了个灰头土脸。
  周是气犹未平,这个卫卿真是霸道,以后还是少惹为妙。刚下出租车,李明成等一伙同学已经在清华正门等她。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09-03-27
  有认识的男生见她,“哇”的一声吹了声口哨,不怀好意的笑说:“李明成,你这个‘妹妹’真是越来越漂亮。介绍给我怎么样?你知道兄弟我至今还是孤家寡人!”
  不等周是反驳,李明成率先打断:“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小心我打断你狗腿!”众人说说笑笑往饭店走去。
  周是注意到另有两个女生,一个长相平平,另一个尚算清秀,都戴着边框型眼镜,长发规规矩矩的扎起来,气质沉稳,娴静少言,一看就知道是学理工的女生。那个长的白净一些的女生见周是打量她,冲她一笑,露出细碎的牙齿,态度温和有礼。
  李明成特意介绍她:“诗诗,这是张冉瑜,和我一样,也是学物理的。”周是一听肃然起敬,一个女生敢来清华学物理,除了勤奋努力之外,一定天资过人。周是立即抱拳:“佩服佩服!”
  张冉瑜笑:“听李明成说你是学美术的,那才叫佩服呢。”不骄不躁,很有气量。不像有些清华的人,对着别校的学生,眼睛都长在头顶上。周是对她感觉不错。
  李明成又对着众人说:“其他人就不用介绍了,都是我们班那一群狼。”话还未说完,引来众人群起而攻之,一时笑闹不断,气氛活跃。
  两个女生都准备了生日礼物,周是这才想起来,自己写的字落在卫卿的车上。刚才气的不轻,下车时就将这事给忘了。只好嬉皮笑脸的说:“李明成,我早就给你准备了礼物的,可是来的匆忙,忘带了,回头再给你送来。”李明成说好,不怎么在意。
  她抽空溜到洗手间,给卫卿电话,语气不怎么客气:“喂,我东西落你车上了!”卫卿懒洋洋的“恩”一声,这才注意到后座还放着一筒羽毛球。
  周是咬着下唇,支支吾吾的要求:“你若还在附近,能不能给我送来?”她还是希望能在今天将礼物送到李明成手上,毕竟花费许多心血。所以才会甘冒风险给卫卿这头白眼狼打电话。
  卫卿可不是什么君子,当下就说:“想要的话,自己来拿。”气的周是差点摔电话,真是什么人呀!不就刚才得罪他了吗!一个大总裁,犯得着跟她一破学生较真儿嘛!
  理平了气才回座,搭讪着问张冉瑜哪的人,张冉瑜说了。周是惊叫:“我知道了!张冉瑜,张冉瑜,你就是那个纵横上临一中的张冉瑜是不是?你是我学姐呢!我念高一的时候就知道高三有个超厉害的张冉瑜。哎呀,没想到今天能亲眼见到你!”十分兴奋。
  旁边有人插嘴:“张冉瑜至今还在清华横行霸道,视我们这些男生为无物,实在太嚣张!”可见张冉瑜名气之大。周是听的越加佩服。张冉瑜只淡淡的笑,对众人这些赞美之词无动于衷,听若未闻。
  张冉瑜从小就是一名风云人物,她是上临一中张校长的小女儿,哥哥是耶鲁的高才生,如今在海外研究机构工作。她本人从上学开始,拿的奖杯堆满了整间屋子。高三的时候因为嫌保送的专业不好,硬是参加高考,一举夺魁。她如今是清华研一的学生,比李明成等人高一届。
  本来她比周是高两届,可是周是高中念两年,就跑来北京读大学了。
  既然是同校校友,气氛更加热烈活跃。席间,周是见李明成对张冉瑜十分注意,见她杯子空了,立即加上饮料。还将一些不辣的菜换到她跟前,并替她夹菜,还问她冷不冷,要不要换个座位。空调正对张冉瑜。态度殷勤,关怀备至,众人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一冷。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09-03-27
  看着他们,瞬间失去胃口。敬寿星酒时,偏偏还有人起哄:“李明成,还不快敬张冉瑜一杯!”张冉瑜被众人闹的推辞不过,只得站起来和李明成碰了一杯。有人喝高了,言笑无忌:“你们俩什么时候喝交杯酒就好了!省得我们李大公子整日为伊消得人憔悴!”众人更加来劲,齐齐起哄:“张冉瑜,李明成都快被你折磨的不成人形啦,你还要折磨他到什么时候,答应人家吧!”
  李明成紧张的看了眼张冉瑜,见她没有勃然色变,立即骂:“你们瞎起什么哄呢!吃菜,吃菜!”李明成的态度是早就明朗化的,关键还在张冉瑜,不知她心里究竟怎么想的。李明成自然怕众人言辞过分,惹恼了她。幸好她似乎没怎么生气。
  周是听到这里,脸色煞白,心里一酸,胸口就睹住了,几欲落泪。众人的欢声笑语恍若未闻。
  她已闹不清自己对张冉瑜是什么心情,刚才还惊喜连连,佩服不已,可是眨眼间急转直下。
  李明成四年来都没交过女朋友,这次肯定是来真的。何况对象还是张冉瑜,如此优秀的一个人。看张冉瑜的神情,对李明成不像无动于衷的样子。她越加苦涩,手几乎拿不稳筷子。
  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还得强撑住,表面装的若无其事。饭还未吃完,众人就提议去附近的KTV通宵。李明成探身问张冉瑜愿不愿意去。周是见到这里,再也不能忍受。撑着桌子站来,用尽全力才能保持声音平稳,“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校呢,就先走了。”
  女孩子太晚回去不大好,众人也不留她。李明成送她下去,她抗拒:“不不不,你寿星怎么能走!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再三推辞。李明成不明白她今天为何这么不合作,还以为她有什么烦恼。仍旧说:“没事,都是同学,我送你上车再回来。”
  怕她出意外,特意打电话叫相熟的出租车司机。见她精神不济,再三叮嘱,让她到校再给他电话。她低着头一味不说话。
  那司机认识李明成,开玩笑:“这是你女朋友,可真漂亮。”李明成笑着解释:“这是我妹妹。”那司机“哦”一声,说:“怪不得,兄妹俩都长的好。”
  周是一个人坐在后面,眼泪再也止不住,啪啦啪啦往下掉,拼命抑制啜泣声。想起来就伤心。
  车子直开到校门口,周是擦干眼泪,掏出钱包。那司机笑说:“不用,不用,已经给了。”掉头离开。李明成事事还是想的这么周到。可是此刻这样的周到,再想起来,分外刺心。
  眼泪还未干,又流下来。她站在朦胧的树影下发怔。电话响起,她懒洋洋的接起来,“喂,什么事?”声音沙哑,含含糊糊,尚带有一丝抽泣声。
  卫卿在车里看着她,说:“这么快就回来了?”周是猛地转身,四处寻找。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09-03-27
  俩人不欢而散后,卫卿心情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对于在情场一向无往而不胜的他来说,实在有些丢脸。于是转战酒吧,继续猎艳,以慰生平之大耻。可惜无甚收获,众多艳女不是言语无味,便是面目可憎。他正准备回去休息,接到周是电话,说有东西落在他车上。
  他颇好奇,开始还以为是一筒的羽毛球,打开盖子才知道不是,居然是一幅尚未来得及装裱的书法作品。赫然是一篇《后赤壁赋》,柳体小楷法度森严,筋骨分明,十分秀丽,看起来赏心悦目,可见颇费心思。后面有一竖行小字:敬贺李明成生辰,诗诗书于北京。再下面是时间落款,周是印几个古纂字清晰可见。
  整幅作品墨迹犹新,一闻就知道用的是北京一得阁产的上等墨,香味独特。他颇受震动,这才想起周是是美术系的学生,不但画画的好,没想到字也写的不赖。其实艺术系那也是一块藏龙卧虎的地儿,周是这点舞文弄墨的本事尚不算什么。
  他看了看上面的时间,用的是古农历计时法,查了查手机,赫然就是今天。看来她今天是替小男朋友过生日去了,怪不得不假辞色。想了想,掉头往周是学校开来。
  周是见他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静静停在暗影里,不想再引起争执,惹人笑话。于是走过去敲窗。卫卿要下来,周是忙说:“我们在车上说。”主动拉开车门上车。卫卿一笑置之。
  周是抽了抽鼻子,尽量平心静气的问:“你又有什么事?”
  卫卿觉得她神色不对,注意的盯着她,见她眼圈发红,鬓角似乎尚有未擦干的泪痕,问:“不是应该挺高兴的吗?怎么哭了?”周是没料到他眼睛这么厉害,本以为灯光昏暗,他一定注意不到。冷冷的说:“我哭我的,关你什么事?要你多管闲事!”态度恶劣,语气不善。
  周是初生牛犊不畏虎,不知有权有势有钱可以猖狂到何等程度,心想,我不求人性自高,怕什么。骨子里张扬任性的本质从未改变,只因生活压力暂时收敛起来。
  卫卿经历过多少风浪,怎会与她一时气话计较,只觉得好笑又有趣,很少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给他脸色看。对她更加注意。
  周是见他只是笑,怒由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忿忿的说:“你无聊拿我寻开心是不是?”说着就要下车。
  卫卿从旁边拿出羽毛长筒,懒洋洋的说:“这个你不要了?”经过席上一番伤心失意,她早忘了这事。经他提醒,这才想起来,淡淡的“哦”一声,就要接过来。
  卫卿是小人中的小人,哪有不趁机讨价还价的道理。当然不给,说:“你就这么拿走了?连句谢谢也没有?”周是忍耐的说谢谢。
  卫卿还是不松手,他要的当然不止一句谢谢那么简单。周是立即明白过来,知道他在耍自己,得寸进尺,冷冷的瞪着他,半晌丢下一句话:“随便你。”也不要了,拉开车门就走。丢了算了,人都失去了,还要这个干嘛!
  没想到转眼间,物是人非,她只觉得事事皆休,不由得泪盈于睫。
  这招出其不意,打的卫卿是措手不及。他一心以为拿捏到周是的命脉,这东西应该十分珍惜,正好趁机提出要求,一步一步达到目的。没想到她果断非常,说不要就真不要了!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五章  解围
  卫卿岂容她再次从他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离开,快步追上去。周是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连连后退,戒备的盯着他,脸上泪渍尚未干。农历八月,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朗朗的月光照在她脸上,梨花一枝春带雨,分外惹人爱怜。
  卫卿的火气顿时消失殆尽,柔声问:“怎么了?和小男朋友吵架了还是分手了?”说到周是痛处。
  周是怕他图谋不轨,又恨他揭人伤疤,气冲冲的说:“干卿何事!”怕他再追上来,惹人注意,一溜烟跑了。
  卫卿站在原地,情不自禁笑出声。周是这句话尚有典故。五代著名词人冯延巳有名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南唐中主李景有一次戏问:“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周是才思敏捷,用这话讽刺卫卿,而恰好卫卿名字中又有个“卿”字,无巧不成书。因为他明白其中的寓意,所以禁不住莞尔一笑。
  周是回到宿舍,难得没有人。大家都出去欢度节日去了,有一对小情侣还嚷嚷着要去天安门看升旗。这时候去看升旗,受罪还罢了,简直要半条命。人山人海,挤的你脚不着地,浮在半空中。
  宿舍一下子安静下来,颇有些不习惯。周是垂头丧气往床上一倒,口里念着“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真觉得有点凄凉。于是爬起来看“武林外传”,众多演员表演精湛,故事诙谐幽默,令人捧腹大笑,愁怀暂去,心情好了很多。
  于是国庆晚上,天安门万花齐放,星光如雨;而周是一个人窝在宿舍看了通宵的“武林外传”,第二天睡死过去,待她蓬头垢面爬起来,已是深夜时分。歌管楼台声细细,秋千院落夜沉沉,甚难入睡。她辗转半夜,叹口气,学郝思佳自我安慰,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她从图书馆回来时碰见拖着行李箱的林菲菲。忙问:“你从家回来吗?可带了什么好吃的?”离家比较近的同学,大多会趁“十一”长假回家一趟。
  林菲菲毫不客气的将手上的挎包交给她拿着,擦着额上的汗说:“没有,刚从上海飞回来,热死了!”
  周是看了眼她的挎包,和行李箱是配套的,惊叫出声:“LV!林菲菲,你太奢侈了!败家女!”
  林菲菲露出得意的表情,说:“好了,下次借你用好了!”周是忙不迭点头,她还不知道LV长什么样子呢!又凑上前问:“你这套行李箱花了多少?”
  林菲菲淡淡的说:“没有啦,别人送的。”周是立即噤声,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能送LV行李箱的人,不言而喻。转开话题:“你去上海干嘛?玩吗?”林菲菲摇头:“哪有那么逍遥。国内有一家公司在上海举行服装发表会,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去了。”
  周是心里嘀咕,送她LV的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这次在上海认识的。笑:“那一定赚了很多钱!”林菲菲摇头:“买件衣服都不够。学校和人家合作,我们去充场面,帮忙的意思,哪有什么钱!还累的要死。”
  周是忙说:“就当是旅行啦,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送她到另一栋宿舍楼下。她招手:“你也一起上来,我给你带好东西了。在箱子里呢,看看喜不喜欢!”周是一听有礼物,眉开眼笑,跟她一起上楼。
  表演系的学生和留学生,博士生等学生同住一栋楼,允许随便进出。每个房间两人,有空调有暖气,还有一间自带的小卫生间,条件比她们好很多很多,价格自然比她们贵很多很多。
  林菲菲翻弄半天,找出一个淡蓝色的小盒子,上面还系了薄纱似的绸带,很精致。说:“喏,给你带的,看喜不喜欢。”周是打开一看,是一对很漂亮的大耳环,闪闪发亮,做工精细,看质地应该是白金镀银的,说:“应该满贵吧?”怎么着也得好几百。
  林菲菲靠在床头,懒洋洋的说:“还好啦。我一见这个,就觉得你戴着好看。然后一个朋友就买了下来,本来就打算送你的。我戴着不好看。”周是想,她这是借花献佛了,有这份心就很不错,管他谁送的。兴致勃勃的戴起来。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09-03-27
  林菲菲左看右看,笑:“还是我有眼光,戴着可衬你皮肤了,不信你自己照照。”周是很高兴,说要请她吃饭。林菲菲趴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下次吧,我可要睡了。坐飞机真累。”周是替她带上门出来。
  周是和林菲菲,毕秋静不论是作风,习惯,生活方式都截然不同,价值观,人生观亦大相径庭,可是仍然可以和她们相处的很好,原因在于她是一个很随便的人,很多事情都不是看的那么严重。可是随便之外坚守一条底线,决不跨过。无论是对人,对事,还是金钱物质的态度都是如此,不是不追求,只是她这人很有分寸。
  正所谓自知者明,知人者智。她纵然做不到,可是时刻警惕自己。
  纵然知道卫卿对她不安好心,周末她仍然去“王朝”上班。她又不欠他钱,怕什么,坦然无惧。
  客人特别多,无暇喘气。有喝醉酒的客人见她气质独特,又年轻漂亮,遂起色心,揽着她的腰不放,动手动脚。周是气的很想将手里的托盘死命往他头上扣,灌了两口黄汤,就露出禽兽的本色来了!真不是人。
  表面上客客气气的敷衍,不动声色想离开,没想到另有人拦住她去路。这些人喝的七七八八,差不多了,看样子比较麻烦。于是使眼色,让旁边的服务生叫盛闻出来解决这些客人。
  一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端了杯酒硬要她喝。周是心想,我又不是陪酒小姐,为什么要喝,于是推辞,语气也有点不好了。那人见她怎么都不肯喝,脾气一上来,将酒当头当脸的泼过去。她迅速躲避,可是仍然溅上不少。
  怒火高涨,“啪“的”一声,狠狠甩了那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厉声呵斥:“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有你这样的吗?”惊起众人的注意。
  那人被女人扇了一耳光,大失面子,不由得恼羞成怒,就要动手。周是见机不对,掉头就跑。她又不是傻瓜,坐等挨打。没跑出几步,就撞到一人怀里。
  卫卿对着她痞痞的笑:“一来就看到一场好戏。”将她护在身后,使了个眼色。跟卫卿同来的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齐齐冲上去。
  刚才那伙人见卫卿等人人多势众,来头不小,酒醒了一半,迟疑着不敢上前。卫卿什么人,没事还要找事,何况得理,更是不饶人,岂会轻易放过这些醉酒闹事的人。挥一挥手,眼看双方就要打起来。
  盛闻擦着冷汗站出来调停,“卫少,看我面子,算了吧。不然,今天这生意就不用做了。”一旦招来警察,卫卿不怕,他盛闻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卫卿回头,见周是脸色惨白,缩着肩站在角落里,甚是可怜,看来是吓着了,刚才那股打人的狠劲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心想,这样就怕了,万一真打起来,她更得吓坏了,于是挥手:“别让我再看见你们。”那些人如获大赦,避之不及,蜂拥而出。一时间走的干干净净。
  卫卿倒酒给她,安抚说:“别怕,喝杯酒压压惊。”很细心很会照顾人。有个白马王子似的人物,英雄救美,周是此时此刻,不是不感激的。她打完人才知道后怕,若不是卫卿出手,这事还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后果难料。于是举杯,由衷的说:“真是谢谢你。”
  卫卿掏出纸帕,“喏,擦擦,身上都湿了。”残酒顺着下巴流入领口里,胸前若隐若现,风光旖旎,引人遐想。周是沉浸在刚才的思绪里,尚觉心寒,丝毫未察。卫卿本不是什么好人,见此情景,不由得口干舌躁。赶紧喝了一口酒,将冲动压下去。他再小人,也不屑于此刻趁人之危。
  他站起来,提议:“我看你受惊了,还是回去休息吧。”盛闻也知道她被泼酒一事,很大方的让她回去休息,工资照算。算是因祸得福。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09-03-27
  周是回后台卸妆换衣服,米奇的T恤衫,泛白的牛仔裤,帆布鞋,双肩包,立时回归清纯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高中生。刚从侧门出来,卫卿已等在门口,拉着她说:“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路上不安全。我送你回去,走吧。”经过晚上这么一闹,她不好再拒绝。
  在车上,周是想起他送的那条镶钻项链,还搁在抽屉里,怕丢,特意去外面买了把锁。心想,还得找个机会还给他才是。平白无故拿他的东西,于理不合,受之有愧,更重要的是,于心不安。
  周是远远的就请他停车。她怕认识的人看到,惹来闲言碎语。她们学校,这样的八卦多的是,所以,自己还是尽量远离比较好。卫卿明白她的心思,没说什么,果然停车。
  周是再次道谢,就要走。卫卿说:“周是,等等。”他没有叫她西西,而是叫她周是,态度已有不同。
  从后车箱拿出一卷东西递给她。周是不接,问:“是什么?”卫卿笑:“放心,本来就是你的东西。”看样子是画卷什么的。
  周是挑眉,解开红色的绸带,缓缓展开,竟然是上次自己写的那篇“后赤壁赋”,她本就打算不要了的,没想到卫卿竟然拿去装裱。一眼扫下来,发觉最后那行“敬贺李明成生辰”几个字不见了,惟留下“诗诗书于北京”。不知是用什么办法刮去了。昏暗的灯光下也看不甚清楚。
  她颇有些震惊,想到李明成,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何滋味。卫卿想要对人好,真是令人难以拒绝。他察言观色,投其所好,所以才能正中下怀,笑傲情场。
  卫卿笑:“想你写了很久吧?这么一整篇正楷,一撇一捺写坏了都得重来。扔了可惜,还不如装裱了,放着收藏。”
  周是重新卷起,说:“卫先生,真是谢谢你。”
  卫卿挑眉,“哦,那你说你谢我什么?”斜眼看她,已在调情。
  周是正色说:“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还有送我回来,当然——”指了指手中的书卷,“还有这个!”他若以礼相待,她自然以礼回之。他若不安好心,她自然不客气。有一句歌词怎么说来着,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自然有猎枪。
  周是虽然是学画画的,有艺术气质,性情中人;可是骨子里仍带有理科生的严谨理智,事事分明,不易受冲动影响。这方面受李明成的影响甚深。
  卫卿没有进一步行动,适可而止。道了晚安,掉头离去。
  回到寝室,刘诺挨个宿舍通知明天开班会,一片怨声载道,都说没事开什么班会。周是事先打听:“老班说了有什么事么?”刘诺摇头:“还能有什么事!例行班会,布置布置作业,做做思想工作,有什么好说的。”她亦颇不耐烦。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二天早上804班所有的宅女不得不一大早爬起来,唉声叹气的去主楼开班会。许多人习惯熬到凌晨三、四点,通常不到十二点不起床。如今八点不到已坐在教室里,一片昏昏欲睡,精神萎靡不振。
  肖老头拍着讲台吼:“醒醒,醒醒!晚上干什么去了!一大早的一点精神都没有,像什么话!也不知你们这些年轻人在干什么……”肖老头是他们班的辅导员,通常也就做做思想工作,解决一些学习以及生活中的难题,尽心尽责,就是罗嗦了点。若是美术系的专业老师,只怕比学生更个性,授完课就走人。
  开场白就说的众人哈欠连天。肖老头兀自说下去:“好了,你们都大四了,也该考虑考虑个人前途。是考研还是找工作,赶紧想清楚,要考研赶紧抓紧,时间快来不及了;要找工作也该投简历,准备面试了。还有学校公共选修课,学分不够的赶紧修,别到时候毕不了业……”拉拉扯扯,叽叽歪歪,婆婆妈妈讲了一大堆。
  周是觉得肖老头也真是苦口婆心,做个辅导员也不容易呀。看底下的同学不是戴耳机就是趴着睡觉,叹一口气,认真听肖老头说一系列的注意事项。末了,肖老头来一句:“咱们班还有谁没交学费的吗?没交的赶紧交了。学校这次下狠通知了,不交学费不给成绩,到时候可别抱怨。你们这些人,胆大包天,别手里捏着钱,还想别的歪心思,赶紧划到学校卡上,交了!”
  上学年他们班就出过一件事,班上一男同学把要交的学费花了,学校三番四次的催,拖到学期末还迟迟都没交上去,学校只好打电话向家长催。事情暴露出来,那学生被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开完班会,周是愁眉苦脸的坐在图书馆算帐。毕秋静进来自习见到她,愣了一下,说:“嘿,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会来自习,没发烧吧?”
  周是白她一眼:“这图书馆是你的?我就不能来?”毕秋静耸肩,“当然能来,欢迎之至。”在她身边找了位置坐下。见她咬着笔头发呆,问:“喂,碰到什么难题了?愁成这样?”
  周是叹气,问:“你们化学系的学费多少?”毕秋静奇怪,“问这个干吗?光是学费的话,不到5000吧,还行。跟一般大学差不多。”
  周是摇头,“要是我们系的学费跟你们一样,那该多好。”那她就不用愁成这样了。毕秋静耸肩:“艺术系的学费都贵。你们要交多少?”周是咬牙切齿的说:“零零总总加起来大概是你们的三倍。”
  她身上只有不到五千,就算加上不知何时才能拿到手的五千块云玛奖学金,还是差一大截。何况她还要生活呢,笔墨纸砚,颜料,书籍,样样都要钱,真是烦人。如果拿的是八千块的国家奖学金,事情又轻松许多。谁叫自己不争气呢,评比的时候,英语拖了后腿。
  一时间,她觉得异常惭愧,没拿到国家奖学金似乎让她抬不起头来,无颜见江东父老。说到底还是英语惹的祸,照她目前这样的英语成绩,还怎么考研究生!清华美院估计是不用想了,就是本校的研究生,英语不过四级,估计也有点悬。她一个头两个大。
  于是周是下了决心,一定要提高英语成绩。她自然花不起钱去报什么所谓的“新东方”学习班。只好每天早上早起一个小时,多听听力,背背单词什么的。坚持到十二月底,应该可以过四级吧。想起就觉得丢脸。
离线卢少

发帖
8472
蜂蜜
19115
威望
4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909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09-03-27
第六章 纠缠
  周是去“王朝”上班时,找到盛闻商量:“盛总,你不是说酒吧人手不够么?现在还要人吗?”盛闻点头,看着她说:“怎么?你开始不是说怕学习忙不过来,不做吗?”
  周是笑:“本来是这样的,可是现在急需钱,所以只好辛苦一点,不过我大概只能做十月份一个月,以后要全心全意准备考研的事,恐怕就不能做了。”
  盛闻对她感官颇好,努力上进,自强自立,所以也肯给她机会,处处帮忙,问:“出什么事了吗?急需钱的话,我可以先把工资结了。”知道她一个学生在外打工兼职也不容易。
  周是近日因为学费的事,眉头不展,不由得叹气:“学校学费高昂,所以没办法。”转头又笑说:“不过没关系,谁没烦恼呢,撑一撑就过去了。”撑个一个来月,应该差不多了。就算差一点,哪里筹一筹就是了。盛闻才知道她因学费的事不得不如此辛苦。
  刚连续工作了三个晚上,她已觉得吃不消。因为白天不但要强打精神背英语单词,还有诸多的作业,日夜忙碌,简直疲于应付。因为考研临近,比以前紧张忙碌许多。众多学生都说考研不是人干的活,整的人形容枯槁,面如菜色,精神崩溃,比高考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何况周是晚上还要到酒吧上班,这样辛苦的生活,可想而知。
  实在困的不行,下班回来,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已经睡死过去。刘诺下床喝水,见她被子都没盖,嘀咕:“都十月份了,也不怕感冒。”还是扯过薄被,顺手替她盖上了。
  好梦正酣,一阵急促的铃声将她吵醒。她将头一埋,翻个身继续睡,不予理会。可是铃声持续不歇,不肯罢休。“啊”的狂叫一声,瞬间把电话摔了的心都有。懊恼的爬起来,窗外一片明亮,阳光直射进来,已是中午时分。见是卫卿的号码,只得接起来,不然没完没了。
  “喂!什么事?”口气很冲。睡眠不足,脾气自然不好。
  “怎么这么冲?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周是只得压低声音,“有什么事吗?”起来把窗帘一拉,闭着眼睛又钻入被中。宿舍只有她一人,正是睡觉的好时候。
  卫卿正在公司餐厅吃午饭,十分无聊,于是想起来给她打电话。“你这什么话?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么。咱们聊聊。”电话聊天最宜增进感情,不然不会有那么多小男生小女生整天抱着电话连饭都顾不上吃。
  周是心里哀嚎一声,不耐烦的说:“你这会儿不忙吗?”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干什么,就知道到处搭讪漂亮的女人,还有心情和她聊天。
  “人总有休息的时候。哎——听你声音,这会儿还没起床?”想起她晚上还要在酒吧上班,大有可能尚躺在床上。
  周是没回答,不客气的说:“拜托,这手机耶!接电话要钱的。再聊下去我可得停机了。没事我挂了,拜拜。”
  卫卿正要喊住她,她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再打已关机。听她说话满心的起床气,估计是被他吵醒了,于是暂时作罢。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