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8184阅读
  • 90回复

蜂园野趣(小说接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平平

发帖
620
蜂蜜
11467
威望
22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65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08-11-30
  平平是枫从小要好的好朋友,在市妇婴医院工作,自从枫来医院检查出,“免疫性不孕”以后,平平也很是为好朋友的病症心情焦虑,心想“枫和南这么好的一对,可千万别让他们有如此遭遇,我和春妮,雪儿都有了可爱的宝宝,也一定要想想办法帮帮他们,能不能有什么转机呢?"
  于是平平拨通了她上医学院时的同学,不孕不育症博士寂寞旷野的电话……
[ 此帖被鲲在2008-12-26 13:24重新编辑 ]
离线鲁南
发帖
2
蜂蜜
675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08-11-30
        寂寞旷野和平平时大学同学,他们同是医疗系的高材生。上大学时寂寞对遗传学情有独钟,开始仅仅是对基因、染色体感兴趣,一个小小的基因变化,就可以改变个体的某种状态,真是神了。后来随着学习的深入,寂寞越发感到遗传学的重要,还有那么多的遗传性疾病危害人类的健康。如果将基因加以人工改造而改变机体的状态,减少遗传病的发生该多好哇。所以,大学毕业时虽然有几家大医院有意录用寂寞,但他都没有去,而考取了人类遗传工程的研究生。可是后来怎么改了专业,谁也说不清楚,这也只有寂寞自己知道了。


              (虚构)
[ 此帖被鲲在2008-12-26 13:24重新编辑 ]
离线鲁南
发帖
2
蜂蜜
675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08-11-30
瞎编
        其实,寂寞和枫还有过一段暂短的恋情,事情是这样的:临近大学毕业了,很多同学都有了各自的恋爱组合,可是寂寞还沉醉于那些基因、染色体的组合当中,当他发现别人都已经成双成对时,幡然悔悟,同学中几乎没的可选了,就在这时经人介绍了认识了枫、、、、、、
        初次见面彼此都有好感,接下来就是约会了;谁知寂寞是天生的恋爱痴呆型,一次约好了吃过晚饭两个人去看一场音乐会,可是寂寞那天午后进了遗传学实验室,因为他常去那里,所以实验室的老师都认识他,到下班时他不走也每人撵他,只是他走的时候负责锁门就好了。那天进了实验室寂寞就什么都忘了,晚饭也没吃。直到深夜打更的大爷过来喊锁门寂寞才离开。害得枫在寒风中等了他差不多两个小时,冻得透心凉,回去后感冒发烧还挂了点滴、、、、、、。可寂寞呢,就像没事人一样,直到枫问他那天看音乐会为什么没去,他却反问枫是什么时候的事,气得枫甩头就走。人家走了他想起约会的事了,一拍脑门:“坏了,怪我、、、、、、”赶紧去追,可是人家枫怎么都不理他,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了,寂寞这个悔呀,打电话不接,约会人家没时间。就这样一段恋爱告吹。
         枫和平平虽然是好朋友,但是枫不想知道这事的人太多,所以也就没告诉平平,后来只听说寂寞考了遗传学的研究生。时间长了,慢慢的也就把他淡忘了。所以平平说她有个同学是专门研究不孕不育,枫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寂寞。也没多问,还催着平平找同学帮助想想办法。
        再说寂寞,十天前去了德国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原计划会议之后还要有一段时间的临床研修,可是会议之后寂寞一看那里临床病人不是很多,还没有特殊病例,加上家里还有一个课题正在进行中,所以决定将研修改为课题完成后,就和单位领导研究决定立即回国。为了给爱人一个惊喜,寂寞并没有把回国的事情告诉爱人,这不到家楼下了,寂寞边走边设想着和爱人见面后的情景:走了一个多星期了,她一定很想我了,原计划要半年才能回来,现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会是什么样子呢?呵呵、、、、、、
       (瞎编)
[ 此帖被鲲在2008-12-26 13:25重新编辑 ]
离线寂寞旷野

发帖
53
蜂蜜
707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08-12-02
  平平拨通了电话,把手机贴到耳边,里传来了《你是我心上人》
  “从前习惯一人 喜欢看天色蓝蓝风在渗
  ……
  令我这冷冻的心 开始震憾
  谁人能及你出尘 温馨笑声中回眸心烙印…… ”
  电话没人接听,平平又拨了一次。
  “……我暗地的赞叹 你是我心上人
  热唇遗留的一吻 情怀难自禁
  令我口竟不对心 开始放任---- ”
  电话里的歌没完没了的唱首,但却没人接听。
  “是去上课了吧,还是去手术了?要不就----”,平平暗暗的思忖着。坐在旁边的枫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平平那一脸凝重的神态,伸长脖子想从话通那微声音中听出点希望……
  “喂----”终于一个懒洋洋、细声慢气女人的音从话通里飘到平平的耳朵里。声音又是那样的熟悉。
  “猫----,懒猫!”平平不加思索脱口而出“该死的懒猫,为什么不接电话啊?我是平平。”
  “平----平?平平!”电话里先是一个低八度,接着又是一个高八度的呼喊声,象一个炸雷一样让平平神经质地把持手机的手从耳边甩了老远。她两眼紧闭,抿着嘴憋足了气,驱赶着“吱----吱----”的耳鸣,半天耳朵的听力才缓过劲来。
  平平所说的懒猫和寂寞是一对。懒猫姓赖,乳名毛毛。上学时她是一个胖胖的女孩,胖胖的脸,胖胖的身段,肉呼呼的小手象两只气蛤蚂,她那大大的苹果脸,淡淡的眉毛,衬托出圆眼眶中两颗眸子格外的圆。她鼻子小而扁平,嘟嘟的小嘴,五官都是那样圆圆,就象是用那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圆物拼凑起来的一个芭比娃娃的脸,真是胖得可爱。 她笑的时候,这才会露出两颗大大的兔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好象向人们表白自己不是完全用圆来组合的。她笑容很温柔、很纯真,加上她那白白嫩嫩的皮肤,仿佛又表明她脆弱,需要心上的人来好好呵护的标签。也许是胖的因素,无论上课下课,就是在餐厅打饭的空隙,她总是把把两手上下叠到一块,把那圆圆的脸架到柔柔的绵软的手背上面,那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安闲的恣态、满脸无忧的神情中,永远找不到一点伤感的元素。这懒猫也就让她活生生的给演绎出来。
  平平认识懒猫也是在大学时,那时平平和寂寞在医学院,懒猫在医学院对面的教育学院。医学院是女少男多,而教育学院恰恰相反,女生反而剩余了,所以这两个学院骚动着青春心的年轻人自觉不自觉的平衡平这性别上不均衡的差距。就有了一对对相恋的情人,不是进了路东的医学院,就是到了路西的教育学院,这也成了当地的一靓丽风景线。也正是这个时候,在医学院孤独落魄的寂寞因有了懒猫溜入,才结束了那爱情寂寥的日子,也正是那时,平平与懒猫相识,也成了好朋友。
  “死猫,这么大的声音,不要我的耳朵了?”平平嗔怪的对着电话说,“你家寂寞呢?让他接电话。”平平这才把语调平缓下来。
  “想他了是吗,哈哈----”电话里传来一阵戏谑的爽朗笑声。
  “别逗,有正事,叫他接电话。”平平这时一脸正经的说。
  “他不在,真有事呀?”懒猫说,“他们研究所在德国有个学术交流,都去了一个星期。”懒猫也没有刚才的嬉皮,“他在那儿还有临床,可能一时回不来……”
  懒猫在话筒里的声音,枫也听的清清楚楚,她的脸“腾”的一下……
  “令我这冷冻的心 开始震憾 ……这也是在告诉我的吧?”枫心里不由的这么想……
  (待续)
    
[ 此帖被鲲在2009-01-06 10:39重新编辑 ]
离线粒粒

发帖
398
蜂蜜
1021
威望
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21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08-12-03
    老梁跟秋叶接了外孙弹弹回到家中,秋叶领着孩子去了书房,老梁正要坐下看报。电话铃响了,老梁拿起电话,那边传来亲家的声音;老梁啊,我是大龙,粒粒从新疆回来了,过来聚聚,咱们喝一杯,顺便把弹弹送回来,奶奶想孙子呢。老梁说;好啊,正想找你杀一盘呢。放下电话,老梁朝着书房就喊;叶,大龙来电话了,叫咱们去吃饭呢弹弹的奶奶回来了。叶过来说,你慌慌什么,去也得等孩子写完作业呀。说着回房间给弹弹收拾东西去了。 

    秋叶给弹弹收拾好衣服,书包,就那玩具枪装了满满一纸箱,边收拾边嘟囔,真是的,这还没亲够就走了。老梁说;行了行了快走吧,亲家等急了,把110给我买的五粮液带上。

    老梁开着他那辆旧桑塔纳,带着叶儿和弹弹朝大龙家走去,路上,叶儿问弹弹,外孙啊,奶奶好还是外婆好?弹弹那小机灵鬼,大眼睛一眨说;当然外婆好了,把个叶儿喜得合不拢嘴,说;明天还给我宝贝买好吃的。过了一会,弹弹搂着叶的脖子又说;到了奶奶家,你要再问我,我可得说奶奶,外婆都好,要不然,奶奶会生气的。一句话把个老梁和叶儿乐的哈哈大笑,叶儿把弹弹搂在怀里,心里想,真是个懂事的乖孩子。
 
    来到大龙家门口,刚刚停下车子,大龙夫妇已经在门口迎接了,弹弹喊着奶奶跑进屋里。两亲家寒暄着跟着走进去。

    大龙和老梁进来屋子,直接进小客厅开战,粒粒则跟秋叶一边准备饭菜一边拉起了家常,弹弹高兴的一会客厅,一会厨房的跑来跑去。

    忙完了厨房的事情,粒粒和秋叶沙发上坐下,粒粒叫到;弹弹宝贝,过来,看奶奶给你买的什么礼物,小家伙迎声跑了过来,粒粒拿出在新疆买的仿真冲锋枪,把个弹弹乐的,拿过来连声说;谢谢奶奶粒粒说;宝贝,别闹了,去秋爷爷家玩吧,我和你外婆说说话。弹弹抱着冲锋枪,跑着跳着的去了秋家。

     孩子出去了,家里安静下来,粒粒说,叶啊,你说儿子好,还是女儿好,要是华仔和小筑真的结婚了,我特别想要孙女。秋叶嘻嘻一笑说;我喜欢男孩,你看弹弹,多好玩。说完两人都笑了。
 
    过了一会儿,华仔和小筑到了,小筑礼貌的跟每一个人打过招呼,粒粒说;都坐下吧,老大两口子有应酬不来了,咱们吃。华仔,问老梁叔叔喝什么酒,秋叶说,别拿了,老梁把110给他买的五粮液提来了,今天就喝五粮液。大龙说;好好好,就喝五粮液。(大龙心里吃了醋,好小子,给你岳父买五粮液,给你老爸买二锅头,看我怎么收拾你)。粒粒指着桌子上的菜说,这是大龙跟卉嫂子学的水煮鱼,这是我做的和菜,还有从新疆带回来的烤羊腿 螃蟹,大虾都是刚刚买的,趁热快吃,小筑多吃点 。等会还有甜沫呢 。大家边吃边聊,好不热闹。

    话说小筑初来华仔家里,有些拘谨,华仔一个劲的荚菜给她,小筑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她想起自己的老师说过认识大龙。随口说道,叔叔,我老师还认识你呢。大龙说;你老师叫什么?小筑说:“她叫文佳。”“啊……”

待续
[ 此帖被美丽的神话在2008-12-03 14:58重新编辑 ]
离线粒粒

发帖
398
蜂蜜
1021
威望
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21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08-12-04
      大龙听到小筑说自己的老师文佳认识自己,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老天爷,这世界真小,怎么会这么巧)说;我们是在你秋伯伯家认识的,怎么,你是她的学生?小筑说;是的,是我大学老师。大龙用眼睛扫了一眼粒粒,粒粒早就觉察到了大龙的尴尬,接过话茬说;大龙,去看看甜沫好了吧。大龙答应着赶快去了厨房。

    喝着甜沫,粒粒对秋叶说;叶,你的小菜园长的怎么样?秋叶说;那天春和平平也问我了,正想找你赔偿呢,你的宝贝孙子都拔着玩了,气死我了。老梁说;两颗小破菜,说几遍了,明天买上一大捆赔给你。粒粒笑了笑说;俺不管,拔他外婆的菜有什么错。谁让你不看好孩子。华仔在一边说;阿姨,我妈可不讲理了,她孙子闹下天来都没错,护犊子。秋叶笑着说;就是。小筑在一旁嘻嘻的笑,华仔说;妈,赶明儿我们结了婚,给你生个孙女让你抱着,保证不淘气。小筑红了脸,大家都笑了。

    酒足饭饱,华仔和小筑要去看电影,老梁秋叶也告辞回家了。

    送走客人,大龙粒粒去秋家接弹弹。路上粒粒说;大龙,咱俩这么多年的夫妻,我还能不了解你,你是那种人吗?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么差吧,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大龙连连说;是是,谢谢夫人信任。两入说着进了秋家。
离线华仔天地

发帖
6704
蜂蜜
22091
威望
13
宣传贡献值
2
交易币
0
好评度
326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08-12-05
  秋老头见到大龙夫妇俩开心笑着来,就问:“大龙,怎么这么开心啊!有啥喜事呢”?大龙边笑着回答:“其实也没啥事,只是看到俺家的二少与小筑快结婚而高兴”。秋老头问:“大龙,那什么时候请喝喜酒啊”?大龙回答:“这俺也不知道,不如您问问华仔吧”!秋老头问:“那你也不一齐叫上华仔到我家来,等我好好问问他”。大龙回答道:“他和小筑去了看电影”。

  秋老头从口袋里拿出电话,那我打电话问问他,拔去电话,电话接通了,对方传来华仔的声音,喂:是秋伯伯吗?秋老头应声道:“是啊!华仔,听你爸说,你快结婚了,是吗?你妈还说,你女朋友小筑是个好女孩,你要珍惜呵”!华仔说:“秋伯伯我知道呢,但还没这么快,我和小筑打算明年10月1号结婚”。明年1月1号先去辽宁丹东看望远方的“胖姑姐”顺便看看下雪的场面。自从2002年的第一场雪,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了,也很久没去探望我姑姐,借着这个机会顺便过去看看。秋老头问:“你还有一个姑姐在辽宁,怎么没听你说过的”?华仔答:“她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位网友,现在已成为我的密友,我一直叫她胖姑姐,她说,她的儿子年龄和性格有点像我,所以我就认她做我的姑姐,她也是您蜂鸣社区的会员呢”! 只是她很少上去,秋伯伯您也认识她的,她名字叫“开心大使”,因为她每天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很有福气的笑脸,所以就帮她起了这个外号,她也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您的。

  还有我和小筑明年7月份要去澳洲度蜜月,澳洲是我和小筑理想的旅游圣地,回来后再摆几桌请些亲戚朋友们喝上几杯。秋伯伯不跟您说了,我们要进场,看完电影我打包宵夜到您家,和您还有我老爸喝两杯,再见了!秋伯伯,好的,再见……

电话挂断了,大龙和粒粒在秋老头耳边偷偷地笑着。秋老头说:“你们都听到了,看来大龙要提前退休了,享福的日子快到来。”
[ 此帖被烟儿如梦在2008-12-05 21:58重新编辑 ]
2条评分
晓月 蜂蜜 +5 2008-12-05
晓月 蜂蜜 +5 2008-12-05
用耳朵聆听音乐,心灵感应世界;
用镜头记录人生,留住美好回忆。
离线寂寞旷野

发帖
53
蜂蜜
707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08-12-05
       秋老头那“大龙要提前退休了,享福的日子快到来”的话,却让粒粒的笑容倏的一下消失了。她知道大龙可是个闲不住的主,要是歇下来,那不定会把思文佳的念头变成“文佳事件”。这是粒粒每次看到,大龙对一提起文佳名子那种痴情的神态,心里不由泛酸和担心。
    
  而大龙除了这样的表情也没有其它的出格,粒粒也挑剔不出别的毛病,总是说,“大龙,咱俩这么多年的夫妻,我还能不了解你,你是那种人吗?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么差吧,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而大龙每次都连连说;“是是,谢谢夫人信任”,这才让粒粒心里感到有一点点的抚慰。
  
  粒粒的担心不是没有依据的。那是在孙子弹弹快要出生的夜里,粒粒在110家里,看儿媳一切都正常,便返回家来。粒粒真是累了,她洗了刚上床,大龙接了一个女人的电话,就神不守舍的非要出去不可。
  
  "天都黑成这样子了,也不是早,你出去干哈?”粒粒没有往别处想,只是带着关心的口气,说了就倒头睡着了。
  
  大龙没有言语也没再动身,在床边坐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屋里只有粒粒熟睡中匀称的呼吸声。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把熟睡中的粒粒惊醒,她睁眼一看,坐在床边的大龙弯着腰,在慌忙拾地上的手机。“怎么,还不睡呀?”大龙这才上了床,脱掉衣裤钻进被窝,两人谁也不接触谁,房内又归于寂静。
  
  大龙希望粒粒赶快地瞌睡。但是,粒粒却在被窝里动起来,并且碰了一下他,要把他的手拉过去。大龙这阵对那没有一心思,他向外趔了趔,背了身去,装作要睡全然地不理会。这么静躺了一会,觉得对不住粒粒,又转过身来,想--
  
  粒粒温柔的却说:"你不想,就给我----,给我讲些故事来听。"大龙自然是讲已经多少次重复过的那些男欢女爱的故事。粒粒不依,要他讲真故事。
  
  大龙说:"哪里有真实的?"
  
  "就讲你发生过的。"粒粒耍娇地说。
  
  大龙说:"我有什么?圈里的猪都饿得吭哧哧,哪儿还有要祟的糠?!"
  
  “饿的吭哧?”粒粒说,"八成是在外边给了别人!"
  
  "你看得那么严,我敢接触谁?"
  
  "没人?那叶儿不是相好了这么多年吗?"
  
  "这我起咒,咱和人家是儿女亲家,一根头发都没动过,哪生得那邪门心思!"大龙的话倒是斩钉截铁,但粒粒在黑暗中还是感到大龙发烧的脸烤着自己的脸颊。
  
  "你好可怜,我想以后给你介绍一个,你说,你看上谁了?"粒粒戏谑地说。
  
  "谁也看不上。"
  
  “噗哧”粒粒笑了一声。"我不知道你的秉性?你只是没个贼胆罢了。刚才一个电话,瞧你那眼神,你那兴奋,我就知道是……"


  两人在说笑间,轻车熟路就粘糊到一起……粒粒收获颇丰,她从大龙嘴里套出了电话里的女人是文佳。二人打扫完战场后,平躺在床上的大龙讥笑粒粒,"原来你也没能耐的?"
  
  粒粒反斥大龙,"我没说你,你倒反嫌了我。文佳一个电话,你就兴成那样了?!我哪里比得上你好劲头,你是老爷的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家里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什么事我不操心?"
  
  大龙说:"快别胡说!你和她比,你享的是幸福,可她受的心苦。"
  
  粒粒恼了,哼了一声说:"都四五十的人了,还不成家,肯定是什么活儿也不干的姑奶奶身子!男人对她越是含在口里捧在手里,她越是温饱了思淫,要生外心的。"
  
  “文佳不是那样的人。”大龙辩解道。
  
  粒粒说:"我也不是说了人家的不是?我是嫌你在外见着一个女的了,就回来拿人家的长处比我的短。别说人比人比死人,如果这个家我百事不操,我也会给这男的一个电话,那个男的一个短信!"
  
  大龙不再为文佳辩护,说:"真也是辛苦了你,赶几时请一个保姆来,到时候你也就不干,动口不动手地当清闲主儿。"
  
  粒粒气消下来,说:"得了吧。把我保养得细皮嫩肉,保管你又当光棍了。我还是给咱孙子多预备几个零花钱吧。"粒粒抚摸着大龙的胸肌,把头又向大龙胸前靠了靠,温声细语地说,“大龙,我还能不了解你,我不比她差……”
  
  大龙嘴里喃喃着,“是是,谢谢夫人。”便紧紧地把粒粒搂在怀里……
  
  两人又说了一阵话,粒粒偎在丈夫的怀里猫一般睡了,没一会,粒粒梦见文佳来了,当着自己的面扑到大龙怀里,自己又束手无策,那心里就象城南的酱菜老店,酸、辣、苦、涩、咸,五味一齐涌到喉腔……
    一缕涎水从粒粒嘴角溢出,缓缓滑到大龙的胸上……
[ 此帖被寂寞旷野在2008-12-15 15:20重新编辑 ]
离线南竹子

发帖
615
蜂蜜
12382
威望
5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92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08-12-07

    南和枫回到省城的家,开始了忙碌的生活,每天各自上班。生活又回到原来的轨迹。
    这天,南一大早来到证券公司上班,南上班时间都很早。公司离家不远,步行二十分钟的路程,南坚持每天都步行上班。每天都是他打扫办公室,打开水。虽说,他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可对手下的员工可好了,只要谁有困难,南都是第一个伸出援助的手。所以手下的员工都很敬重他。今天南走进办公室,却发现办公室已经被打扫过了,开水壶里已注满了水,这是谁呢?南在心中纳闷,正思索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拿着拖把。看到南,脸上立刻绽开了如花的笑容,赶忙迎上来说:“南哥,你这么早就来了,吃过早饭了吗?”
   “还没呢。”南回答说。“等会儿到食堂里随便吃一点。”
   “我帮你带一点上来吧,反正我也没有吃。”她说
   “还是我自己去吧。那样太麻烦你了”南推辞着说。
   “南哥,你还跟我客气啥。我们是老相识了。”她说着走进卫生间,将拖把放好,洗了手出来,边擦手边说:“以前我们不是经常在一起吃饭吗?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等着啊。”
    她转身离开办公室走了,南对于她的这种热情很不适应,其实南与她相识比较早。从与枫交往起,就认识了她,她是枫父亲的干女儿。她的名字叫秋竹。到枫家里去经常能见到秋竹。那时秋竹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在上高中。秋竹的父亲与枫父亲关系特好,经常帮枫的父亲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秋竹的父亲是一名律师。具体叫什么名字南不得而知,他随着社区里的人叫他林律师。秋竹的母亲姓冷,社区的人都叫她冷艳。别说她母亲的姓名是姓冷,可对人却特别的热情,社区里的人都非常喜欢她母亲。秋竹的父亲因在当地是很有名的律师,有一次枫的父亲因为一桩网络侵权官司而找到她的父亲,林律师为了枫父亲的事不辞辛劳,仗义相助,帮着打赢了这桩官司。在这次交往中,两人成了莫逆之交。那时秋竹还不大,只有五六岁,长得是人见人爱,特别是皮肤很白,两只眼睛又大又亮,很传神。远望像个洋娃娃。枫的父亲很喜欢秋竹,每次去都要带许多好吃的给秋竹。枫的父亲每次去都喜欢逗逗她,要秋竹叫爸爸,秋竹为了得到美食,每次都叫枫的父亲为爸爸。所以,秋竹的父亲看枫的父亲很喜欢秋竹,就把秋竹给枫的父亲做了干女儿。秋竹也把枫家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枫家里做了什么好菜,每次都叫上秋竹。所以,南每次到枫家去都能见到秋竹。南与枫恋爱时,秋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奶酪般的肌肤,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惹人怜爱。一头秀发长长的漫到了腰际,走动起来如黒缎般波浪起伏般。不过那时南的眼光都在枫的身上,对身边其他一切都没有放在眼里,更别说是个小丫头了。
    秋竹学的专业和南一样,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南的单位上班,时间还不是很长,正好和南在一个办公室,刚来的那段时间秋竹什么都不懂,南见她是旧识,与枫的关系又不一般。南就亲自带着她, 指导她的工作,在南细心的教导下,她聪明好学,刻苦钻眼,一段时间下来就进入了工作状况,在这段时间里她都围着南转,不但学习工作经验,还学习南的为人处事,对南的生活也很关心。她摸清了南的生活习性和工作习惯。南在她熟悉了工作后,就很少带她了,让她独立工作。可秋竹却一如既往地关心着南,在工作的时候南能感觉到总有一双眼睛在关注着他。这不,今天她又走在南的前面将南打扫办公室卫生的工作接替了过来。
     南正回忆着,秋竹买好了早餐走了进来,“快趁热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秋竹招呼着南过去吃早餐。“你先吃吧,我等会儿再吃。”南边说边拿起自己的口杯去到水,秋竹立即上前接过杯子,边说:“我在食堂吃过了,快吃吧,一会儿大伙就要来上班了,茶,我帮你来泡。”南想到等会儿大家来上班了,看到自己在办公室吃早餐不太好,就赶忙过去吃早餐,秋竹给南买的是南最爱吃的水晶饺子,还特细心的放了不多不少的调味品。南立刻坐下来津津有味的吃着,秋竹帮南泡好茶后,把杯子捧在手里,转过身来看着南吃自己给他买来的早餐,看南有味的吃着,脸上露出一种甜甜的笑,大而有神的双眼泛起一层温柔的光,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南。南感觉到被一种温柔所包围,回过头来看,正碰上秋竹温柔如水的双眼。秋竹见南望着自己,赶紧回避。南回过头去继续吃,却停住了伸出的手,自己感觉这种眼光是那样熟悉,又觉得很遥远,慢慢思索。哦,想起来了,是枫,枫曾经用这种眼光看过自己。又觉得在很久以前就有一双这样的眼光注视过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呢?南一时想不起来。秋竹又开始催促南:“快吃吧,马上要上班了。”南赶紧用两口将剩下的饺子吃完。秋竹立刻上前将手中的杯子递给南,双手麻利地收拾完残局。当秋竹递给南杯子的时候,南又见到了那双充满柔情的双眼。这下,南想起来了。
[ 此帖被南竹子在2008-12-07 11:49重新编辑 ]
泥土里,
收集拼搏的语言。
憋不住,
给大地开一个眼。
冒尖了,
既虚心又委婉。
做一次总结,
继续向上伸展。
一朵绿色的云,
和太阳把理想畅谈。
离线南竹子

发帖
615
蜂蜜
12382
威望
5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92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08-12-09
    
        那是在与枫热恋的时期,南经常送枫回家,有时候,南在枫家度周末,秋竹经常在枫家里玩,南对这位小妹妹很好,经常带一些小玩意来,秋竹对这位大哥哥也很亲近。南和枫上街或是饭后散步经常带着她。有一个周末,南和枫一起来到枫的家里,在枫家的门前,看见秋竹怀里抱着一把吉他,一个人在那像棉花匠样乱弹,南和枫觉得很有意思,就过去问秋竹:“秋竹,你这是在干什么?”秋竹说:“我在学着弹吉他呢,我看电视里面的人边弹吉他边唱歌,很好听,我也想学他们一样,等我学会了,我表演给你们看。只是没有人肯教我,我要爸爸送我到培训班去学,爸爸说明年就高考了,担心影响我的学习,所以不肯。今天刚做完功课,一个人无聊在这里乱弹。打发时间,呵呵……。”秋竹说着咯咯笑起来。南问秋竹:“你真的很想学吗?”秋竹回答说:“真的很想学,你不知道吧。我们班上有个男同学,会弹那么一点点,就在班上神气的很。如果我练会了,将他比下去,我看他神气个啥。”南看着秋竹那认真而又向往的眼神。说:“我来教你,愿意吗?”秋竹瞪大眼睛看着这位大哥哥疑惑地说:“你会吗?”枫也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南,平时没见他弹过吉他。

   其实南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校里有名的吉他高手了,他的吉他完全是自学成材的,南从小就喜爱音乐,在乐器当中,对吉他情有独钟,吉他演奏当时在大学里是风靡一时。南读大学时家境不好,没有钱进培训班学习,他就一个人买回几本吉他书,按照书刻苦的练习,工夫不负有心人,南练出一手好吉他。南还在学校里办过免费的培训班,给出不起钱学吉他的同学教授弹奏吉他的课程。带领自己的学生在学校里举办了吉他演奏专题晚会,当时在学校和学生中影响很大,一时传为美谈。南大学毕业后,忙着找工作,又忙着生活的着落,把吉他也就撂下了。后来与枫相恋后,更加没有时间和闲情来弹吉他了。今天看到吉他,南新生一种久违的亲近感,走过去接过吉他,将吉他轻拥在怀,感觉拥抱住了久别的老朋友。南轻嘘一口气,叮叮咚咚将吉他的音色调好,先是慢慢的弹奏了几首《波尔卡练习曲》,当手指适应了琴弦后,只见南的左手飞快的在琴弦上下移动,右手有力弹奏着琴弦。从他修长的手指间飘出动人的旋律。南从《给爱丽丝》到《爱的罗曼史》,从《水边的阿迪利达》到《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从林塞的《雨滴》到贝多芬的《月光》,一首一首弹下去,把在场的两个人听得是如醉如痴。当南停下来,望着身边的两个人,只见枫笑容满面的看着他,秋竹当时就是用这种温柔如水的眼光看着他。

    后来,南每去枫家一次,秋竹就抱着吉他来学习,南很用心教秋竹弹琴,从第一个和弦到第一段吉他曲,用心细致的讲解,手把手地教。秋竹刚开始的时候能认真的学习,到后来,南教她的时候,感觉她老走神。有种心不在焉的感觉。所以吉他弹奏的水平没有进步多少。在那段时间里,南有时弹奏一曲吉他名曲,有时即兴来首吉他伴唱,有时枫唱南给她伴奏,给这个大家庭带来了不少的乐趣。到后来秋竹读高三了,尤其是临近高考了,学习功课很紧,学吉他的时间越来越少。慢慢的也就放弃了。直到秋竹考上大学,离开家乡去读书。南与枫结婚后,南弹吉他的次数也很少了。南一直没有再见到过秋竹。
[ 此帖被南竹子在2008-12-09 22:13重新编辑 ]
泥土里,
收集拼搏的语言。
憋不住,
给大地开一个眼。
冒尖了,
既虚心又委婉。
做一次总结,
继续向上伸展。
一朵绿色的云,
和太阳把理想畅谈。
离线秋枫

发帖
998
蜂蜜
15585
威望
4
宣传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好评度
166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08-12-10
    
       大龙和粒粒走后,老秋想想华仔和小筑都要结婚了,枫儿和南也结婚了。时间如梭,一晃几十年都过去了。
      那晚秋老大一夜没有睡着觉。翻来覆去的跟烙煎饼似的。凌晨三点秋老大就起床了。身为网站的网主,秋老大既爱好摄影又爱好文学创作。他利用凌晨这段清静的时间想整里一下拍的照片,写点什么......可是今天他却坐在电脑前一个字也打不出来。却看见了枫儿小时候的照片。往事就像放电影一样在秋老大的脑海里回放......
       大龙和老秋他们两家住的很近只隔着一条街。多年以前的一个周末,大龙和老秋相约在“好味道酒家”喝酒,屋外下着蒙蒙细雨。
    已经入秋了,天气开始转凉了。他们喝了不少酒相扶着回家,路过菜市场的时候,他们同时听见菜市场有婴儿的啼哭声。 顺着哭声寻去在一个装苹果的纸箱里发现一个孩子。老秋把孩子抱着搂在怀里,可怜的小家伙睁大了眼睛看着老秋,停止了哭泣。大龙用手指逗着孩子:“多漂亮的宝贝儿啊!瞧,她还有小酒窝呢!”孩子冲着大龙直笑。大龙也忍不住抱了过来,看着这个孩子的面相,大龙的脑海里不经意的出现了文佳的模样……大龙使劲的甩甩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大龙和老秋抱着孩子回到了家,秋夫人看见两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孩子回家,好纳闷。听完他们诉说,看着可爱又可怜的孩子,秋夫人抱紧孩子对老秋说:“我们把他留下吧!”大龙和老秋相对一笑。
    ......每次回忆起这些往事秋老大的眼睛都是湿润的,想起枫儿和南至今还没有个孩子心里很不是滋味。秋老大忽然想起了自己有个老同学是福利院的院长,何不让枫儿去领养一个孩子呢!想到这里他推醒了床上还在睡觉的秋夫人。秋夫人听了老大的叙说,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就算我们能接受这事,南的家里父母会同意吗?枫儿和南同意吗?”秋老大说:“我们和他们商量一下吧,这也是为了枫儿和南考虑呀,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秋夫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昏暗的路灯下,枫儿和南拖着长长的两条身影从秋家出来。四周很静仿佛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可以听见。刚才秋老大和秋夫人把他们找来说事,希望他们能够领养个孩子,让他们两人商量好。天气有些凉了,南脱下外套披在枫儿的身上,搂着枫儿的肩膀一起往家走。南看枫儿一直不说话就轻声说:“枫儿,周四下午我休息。我们一起去福利院找院长可以吗?”枫儿还是不说话,好一会抬起脸时已经是泪眼朦胧了:“南,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得了这种病。我知道旷野他们也是治不好我的病了。只要你同意我也同意领养。”南把枫儿拥进怀里紧紧地搂着:“枫儿乖,枫儿不哭,没有谁会责怪你,爸妈不会怪你,我更不会怪你,要知道你是南心中的最爱,南会一辈子守着你,对你好……”
[ 此帖被秋枫在2009-01-07 22:00重新编辑 ]
2条评分
晓月 好评度 +5 2008-12-10
晓月 好评度 +5 2008-12-10
拥抱激情,感知幸福
离线寂寞旷野

发帖
53
蜂蜜
707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08-12-10
  东边太阳西边雨,几家忧愁几家喜。
  秋家夫妇这边为女儿枫迟迟不能有个孩子犯愁,而那边的大龙,自打秋老头和他夫妇说起华仔小筑婚事的事后,大龙是喜上眉梢,可是坐不稳。他把这当做自己,哦----也是全家的头等政务了。有空就把秋老头请到家里,全然拿出掌柜的气派,责令粒粒准备四个小菜,两荤两素,外加一个自己最爱喝的甜沫,酒也上了一个档次,把110给自己买的那还没有喝完的二锅头抬了起来,而是在自己二锅头消费的基础上,特地加价两元,买来广源出的、川味足的、六十度的、包装精美的、酒名称心的“缘源长”特制地方名酒。他和秋老头头碰头的商议这婚事如何办的体面,如何办的隆重、如何办的热烈,如何办的既能适合家庭财力支出,如何与社会效应同鸣……每次两杯酒下肚,那大龙兴奋的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对秋老头指手画脚地来几句官话,“秋哥,咱这次,一定要同时俱进,一定要开辟迎新,一定要上台阶,一定----”
  “一定要你臭名远扬!”粒粒接过话来,“什么同时俱进,开辟迎新,人家那是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也正是每次到这个时候,粒粒在一旁真看不惯他那左一个同时俱进,右一个开辟迎新,给大龙一顿抢白。也正是这个时候,大龙把挥舞的手停在半空,眼向上翻看着粒粒,把那没完没了的“一定”不情愿的压到舌根底下。
  ……
  这天,大龙和粒粒在家闲坐,小筑又来了,还给未来的公公大龙带来一包极精致的盒装茶叶。小筑对大龙说,“叔叔,你尝尝这茶,君山毛尖,冲出茶来有形有色有味,我文老师上课就带着这样的茶水,我们看着那杯茶就陶醉了。”说着,小筑真的好象回到陶醉的课堂。
  大龙听了小筑夸奖那茶,又提到了文佳,心里好象已经让课堂上那君山毛尖给滋润了一番,喜的合拢不上嘴。大龙唤来华仔去请秋老头,又支使着粒粒,让她把瓶装灵泉水倒出来专门烧上,用刚沸的水来冲泡这君山毛尖,好让他弟兄俩一边品茶,一边论事。
  水开了,大龙有些迫不急待,先自己在杯子里冲了。粒粒责怪地说“能那样吗,滚烫的水,要是人也给烫熟了,能冲出好茶来?”大龙回了一句,“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说罢,大家都不在着声,都盯在那杯腾飘渺的茶上。只见那叶子在杯里一半着水,一半浮出,都是细长的未开绽的芽尖,竟一律竖着,如缩小的一片竹林。待叶子一支支竖着沉向杯底,竟一律的竖立在那里,随着水中的热流轻轻的摆动。杯面上一层一层漾白中泛绿的雾气,夹带着丝丝缕缕幽香暗浮在屋中。
  粒粒也惊奇的说:“我真的没见过这等的好茶。”
  大龙说,“是呀,要不也把叶儿她两口子也叫来,都让品品。”
  “ 是啊,我们文老师给我们讲过,”小筑听到大龙要请叶阿姨他们过来品茶,接过话说,“西汉时期霍去病在河西走廊作战时,汉武帝奖赏了他一坛酒,他把酒倒在一个泉里让全军士兵来喝,那地方后来就叫了酒泉。今天叔叔也有大将风度啊。”
  大龙听着小筑转述的故事,还有那可心的比喻,看着杯中轻摇的,纤纤的叶儿,咧嘴笑了。
[ 此帖被鲲在2008-12-26 13:27重新编辑 ]
离线寂寞旷野

发帖
53
蜂蜜
707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08-12-10
  粒粒听小筑讲的故事好生动,可是,这故事与小筑的老师文佳,与大龙得到和文佳同样的君山毛尖,他那兴奋的笑意连到一块,粒粒心里无意的无意,好象小筑带来的茶变了味道。
  粒粒就接过小筑的话儿,挥发地说“是呀,霍去病多么体恤将士啊,他那样,将士都能得到皇上的恩赐。看,咱小筑今天给她叔叔送了包君山茶,她叔叔马上就想到了她秋伯伯呀,叶儿阿姨呀”,粒粒试几试没有说出“文老师”。她边说边用眼眄了眄大龙接着说:其实呀,大龙,倒不如你把茶拿到咱长江的源头,用喜玛拉雅山的雪水泡上,让茶顺江而下,不能只让你,让她秋伯、叶儿阿姨喝了,也让咱全市的人,哎----不,应该是沿江的人民都品品,也让大伙都感受大龙的恩泽”说着,粒粒不由的自己先笑了起来。
  说者有心,肚明的人也知意。大龙从粒粒的话感觉到了什么,没有好气的说粒粒:“你胡咧咧些啥,人家秋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哪点忘了咱,叶儿两口让咱孙子给捆的那样紧,能不想着人家吗?”
  “我也不是小气舍不得,咱小筑给你茶,你放那儿慢慢的喝就是了,这样张罗,支差走了华仔叫他秋伯,是不是还要支差走小筑叫她叶儿阿姨,说不来下一个就是支差我去叫----”粒粒的话突然停到那儿,把“文老师”仨字伸伸脖子咽到肚里。
  小筑看着大龙两口子你一句,我一句,一来一往的斗嘴打岔,她抿嘴一笑,转身进了华仔的房间。
  远处传来华仔和秋老头的说话声,声音由远而近,大龙和粒粒闻声起身准备迎接。
  “秋伯,请吧”,华仔说着,秋老头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进来了。大龙和粒粒迎上前来,大家寒喧过后,大龙把秋老头让到上座,忙不迭的把自己沏好的茶放到秋老头面前,好让他观赏,自己随手从打开的那盒君山毛尖捏出一撮茶来,放入到旁边的空杯中。
  “慢!”秋老头连忙止住大龙,伸手从大龙手里接过茶叶,放到左手掌中。他用右手食指慢慢的把那撮茶分开,细细的观看,但见那茶形条索细,圆紧匀直,色泽翠绿,白毫显露,突出的精神。秋老头看着茶,一脸的兴奋。他把手中的茶放到鼻前,轻轻的嗅觉着,一股少有茶香飘入肺中,浸触着一个个感官神经。他嘴不停的喃喃蠕动,吞咽着口中泛出的涎水。
  “好茶,好茶,”秋老头好半天回过神来,连连赞叹。
  “这是你沏的吧?”秋老头指着面前的那只一玻璃杯中的杯,问大龙。
  “是的是的,”大龙一脸的得意。
  “哦,用什么水?”
  “灵泉水。”大龙回答道。
  “是刚烧开的灵泉水”,粒粒在一旁补充道。
  秋老头俯下身子,扫视着那杯子里面的仍在晃动的茶叶,看着那绿中带黄的汤,脸上浮出一丝的笑颜,只是笑的不是那样的自然,笑中透出点点的怜悯。秋老头直起身子,叹了口气,对大龙说----
  “你呀,你把这给朝廷的上等贡品给糟蹋了!”
(待续)
[ 此帖被鲲在2008-12-26 13:27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