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8252阅读
  • 90回复

蜂园野趣(小说接龙)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烟儿如梦
 

发帖
5081
蜂蜜
22764
威望
17
宣传贡献值
3
交易币
0
好评度
27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8-11-22
— 本帖被 秋绪 执行置顶操作(2008-11-29) —

  话说这天清晨,天才蒙蒙亮,秋老头家的灯就亮了。也不知道这秋老头今个儿是怎么回事,里里外外的来回走着,一张脸就象开了的花儿一样,手里头没个闲。

  天总算亮了,老头整了整身上的衣衫,瞅了瞅已经照到门前的太阳,朝着里屋喊了声:“我走了,你在家看着点啊!”就推着那辆宝贝疙瘩永久牌自行车出门了。车子晃晃悠悠的来到三岔路口时,碰上了他的老哥们大龙。这大龙此时也不知在想什么,手里提着一个礼品盒低着头往前冲,突然被这秋老头横道拦住,着实吓了一跳。只见老头说:

  大龙,这是上哪儿去?

  呵呵,秋哥啊,我刚从小儿子家出来,回自家去。你这大清早上哪呢?

  哦,我去菜场看看,今天咱家大闺女枫和女婿南要从省城回来,还有小的雪也说要从学校回家过个周末。这不?我得多买些菜来。对了,你也来,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不了。你们大团圆,我去瞎凑什么热闹啊,你忙去吧,这够你忙一天的喽。

  嗯。那随便你了,我们过两天再叙,到时让卉炒几个小菜一起喝几杯。。。

  两哥们就这样在几句家常之后分头而去。秋老头再次爬上车子,哼起了小调,穿过市中心的绿荫道,只奔菜场。

  
握一捧流沙,在岁月的缝隙,流泻生命的微光。
离线烟儿如梦

发帖
5081
蜂蜜
22764
威望
17
宣传贡献值
3
交易币
0
好评度
274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11-22
朋友们注意一下:
  

  蜂园野趣,是以社区里的朋友串演故事中的人物,主要是为朋友之间互增友谊而写。烟儿只是开了头,下面由朋友们来续,哪个朋友想接故事的,就请在最后一贴的下面以第一时间先发个空白贴,然后把故事续上,不要接乱了就行。朋友们可以尽情发挥想象,看看这蜂园里的故事会发展成什么样子的。烟儿在此期待各位朋友的加入。


  刚刚开设了一个[原创]蜂园野趣接龙的评论贴。用于大家回复和发表意见。为接龙看起来整洁连续,所以请除故事接龙外不要回贴。在打算接龙时,请先留空白贴,占好位置,避免大家重复的接上一个故事。————鲲
[ 此帖被鲲在2008-11-22 16:15重新编辑 ]
握一捧流沙,在岁月的缝隙,流泻生命的微光。

发帖
5788
蜂蜜
19237
威望
36
宣传贡献值
172
交易币
0
好评度
286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8-11-22

  秋老头一路哼着小曲,慢悠悠骑车到菜场门口。他和平常一样,喜欢把自行车停在菜场门口的梧桐树下,一来避免自行车暴晒,二来先看看门口的人流量,人老了,不喜欢轧闹猛。

  这个夏天,不但热,还很闷,天气预报今天还有雷阵雨。梧桐树下好乘凉,秋老头打算先站一会,似乎还能感觉到一丝凉风。今天家有喜事嘛,心情自然爽了。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咦,是烟儿,她不是十八年前出国留学了……”烟儿的父亲中北曾是自己多年至交,印象中的烟儿活泼开朗,多才多艺,写一手好字,出口成章,吟诗作画,非常得大家喜欢。当年在黄岩师范读书,烟儿就出了两本的散文集了。所以,多年不见,还是一眼认出了。

  “烟儿,烟儿,你好!”秋老头热情的打招呼。

  

  
[ 此帖被烟儿如梦在2008-11-23 11:17重新编辑 ]
做一个快乐的人!
离线烟儿如梦

发帖
5081
蜂蜜
22764
威望
17
宣传贡献值
3
交易币
0
好评度
27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8-11-22
  寻着声音,烟儿看见了站在梧桐树下的秋老头正在向自己招手,连忙走了过去。

  “咦,这不是秋伯伯吗?您怎么在这儿?好多年不见了,您好吗 ?”烟儿一连串的发问后,才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位老人,思绪也就绕过时空的辗转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烟儿的老家是个贫穷的村落,家里没钱给孩子们买衣服裤子,只能穿上面姐姐穿小了的旧衣裤,可烟儿打小就喜欢臭美,就着那些旧的她也会想着去田地里摘多野花插在破了洞的地方,或干脆就别在自己的两只羊角辫上。尤其是在父母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她总会抓着满手的野草野花跑到父母跟前,吵着要父母夸她一番才罢休。而长期在城里工作的父母,看着这个长着一副娃娃脸的小女,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疼惜。

  烟儿还记得在她满八岁那年,父亲从城里带来了两位客人,让自己的孩子们喊秋伯伯卉阿姨,母亲也端了茶水迎客。那天烟儿特乖巧,梳着小辫,扎了根母亲前一天从城里买来的粉色头绳,开心得很。她想起母亲在给她梳头时说的那句“烟儿长大了”的话,又有客人在面前,自是不敢再似先前那样顽皮了,只是怯怯地在客人前叫了声伯伯阿姨好。谁想眼前这阿姨竟然象变魔术一样的变了条花裙子出来,问:“小烟儿,喜欢吗?阿姨送你的花裙子。”花裙子,好漂亮的花裙子!天哪,此时的烟儿差点晕过去。早早就见过邻家的一个姐姐穿了条裙子,美得让烟儿做了不知多少的梦,可梦醒了裙子就飞了。可今天,这花裙子送我的?烟儿揉着眼睛看了又看,一再追问:这花裙子是送我的吗?直到客人走了之后,那条花裙子还躺在自己家的床上,烟儿这才相信自己终于有了一条漂亮的花裙子。

  花裙子就象烟儿放在枕边的梦,在时光中泛着淡淡的馨香。
握一捧流沙,在岁月的缝隙,流泻生命的微光。
离线秋雪

发帖
6146
蜂蜜
25141
威望
58
宣传贡献值
16
交易币
0
好评度
384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8-11-22
  “烟儿,你怎么了,想什么呀!怎么神态和我家雪儿一样,一定是在想什么事情吧!”秋老头,看着眼前小时候见过的小丫头,如今都这么大了,时光真快呀!叹息了一声,感叹自己已经老啦!

  “不好意思,伯伯!我走神了,您这是去那儿呀!难不成您还会做饭,专门来买菜来着。”烟儿说着,为刚才走神的事,脸红了一片,看看眼前的秋伯伯,想不到,十几年没见,头上已经有白发了。看来自己真的也不小了。
 
  “你卉阿姨在家,今天枫和南,还有雪儿都回家聚餐,你阿姨忙不过来,这不,我就来帮着买些菜。要不,烟儿今天你就一起到我家吃个饭吧!你是留过洋的,也顺便去教教我家的雪儿,雪儿从小就爱看你写的诗歌,吵着要见你呢!”秋老头上下打量着烟儿,感叹着这留过洋的人就是不一样,连品味都不一般呀!你看这烟儿上身着一袭长裙,再佩上项链,一双粉色凉鞋蹬在脚上,简洁大方的装束衬托着烟儿玲珑有致的身材!

  “正好,今天我也没什么事,顺道去伯伯家做客。我也想见见卉阿姨和雪儿,要吵着您了。听说雪儿也写的一手好字,在文科上不错的嘛!我也就是一个在国外晃荡了几年而已,不顶什么用的,让伯伯见笑啦!”烟儿说完,帮着秋老头推着车子,一前一后向菜市场中心走去。

  “哈哈,烟儿真谦虚呀!你父亲经常在我面前夸你呢!你看那边卖海鲜的,我们先去那儿吧!”秋老头对这个老朋友家的女儿可是赞赏有加呀!想着自己的雪儿如果也能出国深造几年不是更好吗?这次一定得向烟儿问问去国外的各种条件,早为雪儿做打算呀!
 
  “好的,伯伯,听说您自己搞了一个网站,不错吧!改天我也进去看看。”烟儿看着远处几个卖鱼的人,想着秋伯伯的网站说了起来。

  “是呀!比较小,不值一提呀!烟儿你有时间就去网站帮帮伯伯吧!伯伯这几年也老了,感觉力不从心呀!”秋老头说完,看看眼前落下的叶,有些感伤……
奔忙于生活的我,闲时爱在书本上找些不知名的东西,喜欢爬在格子上写些不痛不痒的文字。
离线

发帖
3819
蜂蜜
69528
威望
34
宣传贡献值
13
交易币
0
好评度
12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8-11-22
  “伯伯说笑了,老不老,心境可是很重要哦。伯伯有一个很年轻的心态呀,你看,现在还是活力四射嘛。最近刚回国,正好没什么事情可忙,我倒是愿意给伯伯帮帮忙呢,就怕越帮越忙哦。”烟儿陪着秋老头在菜场边转边聊着。心里暗想,我这秋伯啊,和国外的人心态很像啊,有自己的爱好,有自己的目标,比国内很多年轻人还有活力呀!
  
  “哈哈哈,你呀,可比你爸爸会说话多了。你能来帮忙最好了,最近网站人气越来越旺,一个人真有点忙不过来了。正好你也爱写,倒可以在那里多写些诗歌呢!人气一定更火。哦,你看,那边的鱼不错,你小时候就爱吃鱼,一会回去让卉阿姨给你烧。老板,给我称两条鱼。啊,这个这个,这个大一点。”秋老头高兴,价钱都忘记讲了,烟儿是个海归,更不知道讲价了,俩人聊着奔前面蔬菜区去了。只剩那鱼贩子嘿嘿的贼笑。  

  买好了菜,回到梧桐树下。菜一袋袋的挂在自行车车把上,推着车边聊边往家走。这菜市场口不远处有座小桥名曰:凤凰桥。说起这凤凰桥可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在唐代就有记载,曾多次毁于战火,最近的一次重建是在八十年代。桥头一片开阔地,如今倒是成了江湖术士的聚集地。不少摆摊算命的,大多在前面铺一张几尺见方的纸或者布,上面画着八卦、手相图一类的东西。倒也成了这一带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些算命先生,眼睛盯着过往的人们,不时的吆喝几声,拉着客人聊上几句。

  “秋伯伯,国内算命的还不少啊!看着倒也算亲切了,国外还真看不到这个。”烟儿接过秋老头的自行车推起来,天气闷再加上人也多,一路走来,也是出了不少汗。“秋伯伯,哦,你看,桥头那个算命的还真有意思,人家都是找着人拉着算命,那人倒好,也不主动找人打招呼,看起来啊,他倒像是在家门口乘凉呢。而且,这才30来岁的人呀,还真没见过这么年轻的算命的。”烟儿撇了撇嘴。


  “哦?这个人啊,我也听说过,听说这人一年只摆12次。每月7号早晨摆摊,9点就收摊走人。听说人都叫他鲲疯子,不过啊!真看不出哪疯。”秋老头看了眼表接着说道:“嗯,眼看就9点了,估计又快收摊了。”

  这边俩人聊着,越走越近。就见鲲疯子抬头看了看太阳,叹了口气。拿起地上的纸抖了抖,拍拍屁股,拿着纸背着手,走上了桥。烟儿从后面一看,只见纸上写着:仙人指路,只度有缘。此时桥对面走过来一个女孩,打着一把太阳伞,身穿绿色旗袍漫步而来。娇小的身材,在旗袍的包裹下更显玲珑。披肩的黑发,略弯的眉,红润中微显饱满的唇线,鸭蛋脸在下巴的位置稍尖,秀美中带着一点俏丽。最主要的还是那双眼睛,灵动中更有深邃悠远。而女孩走到鲲疯子面前停了下来,伞递给鲲疯子。只见鲲疯子摇了摇头,说道:“落,怎么出来了呢?太阳初升,呵,天热,说了不要你来的,走吧,回家。”

  看着远去的人烟儿有些发愣。“秋伯伯,算命的也有成家的?真是新鲜。”


  “算命的也是人嘛,怎么不能成家了?不过,算命的察颜观色,走来一人,也能看准个六七分,和售货的一样,也是门学问呐。呵呵,走了走了,你卉阿姨在家该等急了,见你来她一定高兴着呢。”秋老头催促着推着自行车的烟儿,快步的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 此帖被鲲在2008-11-24 14:50重新编辑 ]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离线烟儿如梦

发帖
5081
蜂蜜
22764
威望
17
宣传贡献值
3
交易币
0
好评度
274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8-11-23

  且说这边烟儿和秋老头边走边聊的回秋家去,一路上的细碎闲语也就不得而知了。再说说那大龙吧!

  当大龙一人不紧不慢的走进家门,家里寂静的很。大龙把手里提的礼品盒随手一放,叫了两声粒粒后就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心里的那丝郁闷依旧挥之不去。昨天的重逢就象多年来的梦境一般,文佳,文佳,唉。。。

  正当大龙睡意朦胧时,电话响了。大龙连忙起身抓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小儿子华仔的声音:

  爸,中午不回家了,你一个人吃吧。

  啊,我一个人?怎么只有我一个人,你妈呢?

  妈?我妈不是去新疆旅游了吗?爸,你怎么给忘了?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没事。你中午怎不回家啊?上哪呢?

  爸,小筑让我中午去她家,她妈今天生日,你就一个人弄吧。 
   
  …… 

  挂了电话。大龙转身去了厨房,打开冰箱看看是空的,这才想起老婆粒粒跟单位里的同事外出旅游了,自己也有两天不曾开火了。吃什么呢?再说吧。

  (待续)
握一捧流沙,在岁月的缝隙,流泻生命的微光。
离线

发帖
15120
蜂蜜
531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8-11-23
  大龙看着空空的冰箱,空空的房子,即使这样的盛夏仍然感到阵阵的心寒。“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也罢也罢!今朝有酒今朝醉,要想解忧惟有杜康呀!每每相思来临之际,大龙就借酒浇愁,都说是借酒浇愁愁更愁,却为大龙博得了“千杯不倒”之美称。


  大龙慢吞吞地挪到了沙发上,拿起大儿子110送的还未开封的茅台酒,正欲拆封独饮。转念一想:老秋哥家今天这么热闹,何不转到秋家去凑个热闹?一来解个愁,二来蹭顿饭。三来……


  大龙特喜欢看秋家的枫丫头。小时候喜欢枫丫头天真无邪的可爱模样。也只是觉得可爱招人喜欢而已!长大后的枫丫头出落得更是水灵,亭亭婀娜的身姿,到哪都是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特别是那一双眼睛盈盈如秋波,大龙一看到这双眼睛,就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各位看官,请不要以为大龙叔叔是色狼哦)。透过这双眼睛,大龙似乎看了一个影子,唉~!怎么又想起文佳了呢!

  大龙,晃了晃头,定了定神。拎起两瓶茅台朝着秋家走去!
[ 此帖被鲲在2008-11-23 17:36重新编辑 ]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华仔天地

发帖
6704
蜂蜜
22091
威望
13
宣传贡献值
2
交易币
0
好评度
326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8-11-23
  大龙提着两瓶茅台踏入秋家门口,见满屋子的人,就上前一个个的打了声招呼。然后拍了拍秋老头的肩膀:“秋哥,俺家两个少爷今天都不回家吃饭,老婆又去了新疆旅游,一人在家自斟自饮没啥意思,就上您家吃便饭来了。 ”

  这时,秋夫人叫道:“快吃饭了,你们去洗手吧!烟儿,来帮阿姨上菜。”大龙急忙拿出酒来,“俺带了两瓶茅台,秋哥咱们俩一人一瓶喝个痛快。”秋老头不停地摇头说:“不!我下午还要忙呢!今天早上都没去过社区,还得要去看看。”大龙叹了一口气:“唉!!!你整天为社区忙,现在不是有很多年轻人帮手吗?就留给年轻人多干一点就行了,你都这么大把年轻,也该退休了”。秋老头:“社区是我的心血,怎么说退休就退休”。大龙:“那你也迟早要退休啊!早退休就早享福,这不好吗”?秋老头:“以为你说的那么容易啊!那你也可以退休啦,怎么还上班去呢?两个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也应该享享清福啊”!

  大龙:“我不是为了华仔,我早就退休了,110我就不担心,他成家了放心些,我现在就担心华仔,30多岁还没定性,一下班回来就开着音响,噪到我快耳聋了,有一次,还带了波心回家,在电脑上录音,录好了还放到网上,可能想做个网络歌手吧!他还学人家唱国语歌,又不知道自己带着一口广东口音,唱起来真令人笑到肚子痛”。说到这里,大龙问起了坐在对面的烟儿:“烟儿,你有没有收到华仔为你唱的那首999朵玫瑰啊?”“嗯。收到了,还不错呢。他现在每天都有送礼物给我呢!大龙叔叔,您就别管那些年轻人了,仔大仔世界,他们有自己的爱好和理想,您就别管这么多了,就等着享福吧!”烟儿手里剥着大龙虾,嘴上应和着,然后把那大龙虾放到了大龙前面的碟子里说“叔,您吃吧。今天卉阿姨烧的龙虾可好吃了。”

  看着眼前的烟儿,大龙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问:“烟儿,你也来杯酒如何?”谁想这烟儿也是个爽快之人,一下子就应承了下来。只见她站起身,端起大龙给倒的酒说:“谢谢龙叔!烟儿多年不见大家,尤其是秋伯伯和卉姨,今天能重聚在一起,心里真的很开心。来,大家一起来干一杯吧!”
[ 此帖被华仔天地在2008-11-24 23:03重新编辑 ]
用耳朵聆听音乐,心灵感应世界;
用镜头记录人生,留住美好回忆。
离线斜阳

发帖
2080
蜂蜜
22547
威望
23
宣传贡献值
18
交易币
0
好评度
99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8-11-23
   这大龙是酒足饭饱,从秋老头家出来,想着这还一下午呢,去哪消磨消磨时间呢。光顾着想了却一下撞在迎面而来的一个人身上,只听“哎呀”一声,对方一叫出声来,对方手里的东西也“哗啦”全掉地上了。
  
  “对不起啊!”大龙赶忙道歉,并蹲下身子拣地上的东西。“什么对不起!你没长眼睛啊?”此时对方可是埋怨开了,大龙一听,这声音挺耳熟啊,抬头一看,对方也正在看他,“你是?”“你是,鱼儿吧?


  “我是大龙啊!你不记得了?”“哦,想起来了,你看我这记性!”对方立马满脸笑容,拉起大龙说:“别捡了,都是些不值钱的水果,摔坏了就不要了;你这是到哪儿去,赶路这么急?”“你还是说说你到哪儿去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大龙说着详细端详起鱼儿来。一张红扑扑的脸,略显富态的身材还隐约留着当年的风韵,一双忽闪的大眼睛,说起话来还是那样直率,笑起来还是那样感染人。

  “我呀,一言难尽啊,这几年做生意跑了好多地方,我今天有事,那天有时间我找你,咱们好好唠唠;给!这是我的电话。”说着从小坤包拿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大龙。挥挥手快步走了。
  
  大龙望着鱼儿远去的背影,思绪万千,难道这就是当年那个爱笑爱闹的小鱼儿吗?
开心快乐每一天.学会忘记.学会宽容
离线

发帖
3819
蜂蜜
69528
威望
34
宣传贡献值
13
交易币
0
好评度
123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8-11-23
  大龙见鱼儿远去,看了看手里的名片。金蟾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世事变换啊,当时爱笑爱闹的小姑娘,如今也是一代女强人了。金蟾贸易公司?听着耳熟啊。其实说来也巧,若不是鱼儿今天回来看亲戚,两个老朋友,也是难得能再遇见。更不会有日后的一场风波了。

  说到这金蟾贸易有限公司,名气在这里还是不小的,只是董事长为人低调,少有露面。不过传言还是很多。据说这董事长原籍青海,性格也很是直爽,人称大漠。先辈是解放前青海的地方长官马步芳部下一员上将。所率马队纵横疆场,藏族对这个杀星是提都不敢提,就是当年徐向前解放这里的时候,红四军血撒祁连山,那也是红军少有惨败。马步芳民间人称蛤蟆精,传说是星君降世,金蟾公司命名想来与此也有关系。后来大势所趋,解放了,他也是跑到尼泊尔再也没回来,落得个客死他乡。改革开放后,大漠转辗回国,来到了沿海一带,做起了外贸,十多年下来公司越做越大。大漠虽然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是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个黑白两道都吃得开的人物。

  这些,也是后来大龙和朋友闲聊之时才知道的。大龙看看天,烈日当头,夏天的下午还是很难熬的。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回家借着酒劲睡一觉,等晚上天气凉快些,到小广场那散散步跳跳舞吧。

  大龙是睡觉去了,秋老爷子就没这时间喽。一大家子人都在呢,老伴和枫收拾着桌子,雪拉着烟儿聊着国外的世界,南女婿陪着老爷子边聊边下着象棋。“今年国内形势一直不太好啊。内忧外患,小南啊,你是搞金融证券的,你怎么看?”秋老爷子边聊着转移女婿注意力,左边的马轻轻一跳,直奔5步卧槽而去。“现在啊,国内是奥运刚结束,看起来有点复苏的样子,不过也不好说。从全球来看,或许一场席卷世界的经济危机要来了。不过没到那一天,谁又知道呢?”小南是学经济的,不过象棋可不差。只是每每下起来,手软的很呐。


  “咱们没有那么大的家业,全球经济危机我是不怕。只是你说,对如今的网络,会不会有很大的冲击?”说话间,秋老爷子双马齐上,一可卧槽一可挂角。局势渐渐明朗起来。“说起来,对网络的冲击不会太大。您现在社区越做越大,倒是该想想以后的发展喽。现在社区论坛虽多,但是您的社区在本地办的可是有声有色,该扩大一下影响嘛,咱们不说走向世界,总是该面对全国的。”小南对岳父的连环马视而不见,炮占当头,就准备下车抽底了。

  “你说的对啊,我现在也是这么打算。只是我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是该多找几个帮手的时候了,若是此时能有个有实力的公司赞助,咱们做成个省内的文化旅游门户,也不是不可能的嘛。”马跳卧槽,只等女婿上将了。“嗯,这也是一个契机。慢慢等,有机会的。啊?马卧槽,车抢了线,完了完了,我输了。咱们再来。”小南笑呵呵的重摆起了棋子。

  待续……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离线秋枫

发帖
998
蜂蜜
15585
威望
4
宣传贡献值
10
交易币
0
好评度
166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8-11-24
          

  和母亲一起收拾好碗筷,秋枫独自一人拿本书在看,其实秋枫的心思根本不在书里。看着父亲和南在聊天,下棋。.秋枫又想起小时候,大龙叔叔和父亲对自己的百般宠爱。 大龙叔叔经常让她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开飞机”,直逗得她咯咯地笑;大龙叔叔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自己带来好多好吃的......
  大龙叔叔和父亲经常望着秋枫很伤感的样子,那时侯的秋枫感到非常纳闷。秋枫曾经问父亲:“爸爸,我是从哪里来的?”父亲总是支支唔唔的说:“你是上天派来让我和大龙叔叔开心的!”秋枫在父亲那里找不到答案,就只有去找母亲。“你是妈妈生的呀!因为那时候我和爸爸没有秋枫也没秋雪很寂寞,就生下了我们的大女儿秋枫。”母亲的回答让秋枫很满意,蹦跳着玩去了。
   望着秋枫蹦跳着离开,秋夫人的心酸酸的……
   父亲对秋枫特别娇惯,而秋枫感觉父亲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小时候秋枫爱整天趴在父亲的怀里撒娇,用小手摸着父亲硬硬的胡须。父亲的怀抱就是秋枫最温暖的床。长大后秋枫对父亲的依赖只增不减,每次父亲下班回家晚了,她都会不由自主地站在小区的大门口张望,等着父亲的身影出现。
  秋枫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依赖父亲,父亲就像一棵树为秋枫遮挡着风雨。在上初二那年,秋枫第一次来例假,当秋枫吓得哭着找妈妈的时候。妈妈却不在家,是父亲担当了母亲的角色,找来了卫生巾,洗净了带血的衣裤,然后安慰着、抱着秋枫入睡。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枫丫头出落成了漂亮的大姑娘。特别是那双朦胧忧郁的大眼睛,让男人为之动心。面对身边的追求者,秋枫都一一拒绝了。秋枫的朋友和同学都已经结婚了,有的已经有了小宝宝。唯有她在爱情上迟迟停留不下来。这让秋老夫妇很是着急。为了早日让自己有个归宿,更为了让父母安心,秋枫一直努力地寻找着理想的伴侣。秋夫人也在为女儿物色对象。她整天怀里揣着秋枫的简历和照片和一帮老头老太在公园里为孩子征婚。秋夫人常在枫的耳边说一句话,也就是借用了《围城》里方老爷子之口:“嫁女一定要嫁胜似吾家,娶媳一定要娶不如吾家。”而秋枫却不赞同母亲的说法:妈妈,你知道现在有个新名词叫‘剩女’吗?像您这种传统观点会造就一大批‘剩女’。”面对秋枫的话秋夫人有些不解,而父亲在一旁向女儿直翘大拇指。
  其实秋枫的心中早已有了择偶的标准,便是要寻一位像父亲那样的男人。父亲是秋枫心中的偶像,要嫁人就嫁着父亲的人品和气度的男人,宁缺毋滥。毕竟婚姻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己要实实在在生活其中。
  秋枫想到了在一个叫金蟾的大公司应聘会上认识的朋友南。第一次见到南,秋枫就被南吸引了,因为在南的身上有许多父亲的优秀品质,南有着父亲一样温暖的大手,有着父亲一样的亲切眼神,就连南的身上都散发这父亲的味道。秋枫常常想南是不是老天送我的幸福呢?......
2条评分
晓月 好评度 +5 2008-11-24
晓月 好评度 +5 2008-11-24
拥抱激情,感知幸福
发帖
173
蜂蜜
666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4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8-11-24
  
  按下秋家的热闹场面不表。话说鲲与落回到家来,开起空调,冷气顿时迎面扑来。转身看着落被晒红了的脸,有些心疼:她为什么要去接他?对他不是没感觉吗? 

  泡了两杯绿茶,鲲觉得很累,今天的等候又是毫无结果,只是他却不能放弃,那是她和他唯一可以联系到的机会了,将整个身体靠在沙发上,完全的放松下来.

  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家里安静得出奇,只有桌上的两杯绿茶在相互对视:被主人遗忘太久的滋味很不好受.

  又是良久.

  落抬眼看了看鲲,他靠在沙发上,睡了吗?难道他们要一直这样僵持?

  想叫醒他,可是想到他的冷眉冷眼,又退缩了.新婚的他们只是别人眼中羡慕的一对而已,他们甚至连真正的夫妻还不能算是吧?

  嫁给他,出于感激还有一时的冲动,那时的她太需要一个依靠了.

  那他娶她,又是为了什么?他一直不肯说关于他的一切,这让她很在意,看着鲲起身去书房,想鼓起勇气跟进去,又作罢.

  鲲关上门,开了电脑,上了QQ,灰暗的头像告诉了他:爱还是不在!揉了一下眉心,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好久好久都没来了?出了什么事吗?

  想了想,决定发一封邮件,说出自己压抑了很久的担心.牵挂和思念.

  将邮件送出去,和爱相遇的情景却又一幕幕浮现,越来越清晰。 
 
  记得那天的他百般无聊下加入了一个群,和许多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乱侃,渐渐的他发觉有一个叫“爱”的,只回他的话,别人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应,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把她加进了好友,不知为何那天对于还算陌生的爱说了很多很多......渐渐的对她越来越依赖,甚至产生了想见一面的冲动。

  现实中的他很孤单,所以他宁愿相信她就是那个让他一直等待和寻找的另一半.只是当一切还没来得及开始,她,却已消失了踪影.

  一年了,他发疯一样地寻找,发疯一样地等待,她的头像却再也没有有过色彩.是不是他那次的试探让她退缩他已经无法证实,只是记得她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你破坏了游戏规则.是吗?他无数次地问自己:是不是不该让自己的心再沉沦其中?

  那样的爱让他不能说出口,恨也只能在心头,直到他遇见了落.

  往事历历在目,对于落,他不知该如何地相处,当初一时的冲动让他现在变得进退两难,不过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去伤害她,她这样一个温柔可人的女孩又有谁能忍心来伤害?

    天,突然阴沉了下来,一场倾盆大雨似乎就要来临,不由自主地看向客厅,落在做什么?想起和落的相识也是在这样一个雨天.

   那天他因为挑选一个朋友的生日礼物几乎跑遍了城市所有的店铺,只因为那位好友说了想要一幅画,他当时看着手中好友给的照片,头疼不已,怎么会有人要一个男人的背影作礼物?

  当他已经放弃的时候,看到了一家小小的店,店名很特别:绣出你的精彩.是一家绣品店吧.他进去,店虽不大,布置得却很精致,看得出来店主人很是用心.

  他一幅幅慢慢地看着,大多是时下流行的十字绣作品,店主人也不忙着张罗生意,只是在他转过一圈后,才起身招呼他.

  她向他走来,一股暗香也似乎隐隐地飘来,他开始打量她: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穿一件宝蓝色的连衣裙,银色的有些夸张的大耳坠在他眼前晃动,不时发出轻脆悦耳的声音,刹那间,他有些恍惚...

  接过他手中的照片,她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很着急要吗?

  他松了口气,总算放下心来,掏出钱包,她拦住了他:"取画的时候再给吧."好特别的女孩.不是吗? 

  将车在停车场停好,撑开伞,走回家,却见到一个小小身影蜷缩在一个角落,湿漉漉的头发上还在滴着水.从她身边走过.
  

  拿出钥匙开门的瞬间,脑子里居然又出现了她瘦弱的样子,叹口气,他返身回去,不管理智已在警告.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