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800阅读
  • 3回复

西瓜情缘(三)如影随形的不幸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秋雪
 

发帖
6146
蜂蜜
25141
威望
58
宣传贡献值
16
交易币
0
好评度
384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8-09-24
(三)如影随形的不幸
    对,没错!爱情很美,但也让人疲惫。可是雪儿多娇柔的一个女子,她柔情似水,她伤悲、痛苦,而她却把一切放在心里。不愿说出来,包括她的亲人,雪也没说过,她只想带给别人一份快乐!于是她从遥远的北方来到南方为的是不让亲人看到她泪眼朦胧的伤悲。她每个星期打一次电话给妈妈,还强颜欢笑,在电话里“呵呵”的笑出声音,为的是让妈妈知道她在外面过的很幸福!可又有谁真正为她想过呢?“亲人”是个什么样的词啊!在她风光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来自亲人的问候,而今却半年都接不到一个电话,除了妈妈给雪打电话,她一年了,没接到过亲人的电话,她那几十家亲戚都消失了吗?不,亲人还在,只是他、她们不愿,理这个已经落迫的亲戚了,她、他们睢不起她了,因为现在她身无分文,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她们抛弃了这个苦命的女子,曾经对她好,只是因为她有个有钱的男朋友,有一份人人羡慕的事业,只因她才十九岁就小有成就了,是别人不可相信的,她、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雪的能力,他、她以为雪的成功来自于她的男友。事实不是这样的,雪不屑为了钱找一个有钱的男友,她瞧不起为了钱嫁入豪门的女子。可雪无奈呀!可是雪不管怎么努力,就算她成功了一点点,可总会被上天夺走。就在雪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由于雪男友的固执让刚刚有起色的厂子面临倒闭的危险。而这时她的男友周华消失了,还一同卷走了厂里所有的流动资金,还在雪的家乡散布谣言,说雪带走了钱,远走高飞了。雪那时恨死了周华,他们是在广州创业的,离家乡远啊!雪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了,她放弃了解释,厂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她处理,工人的工资已经一个月没发了,还好工人都是雪的老乡。他们没有为难雪,可是雪是个善良的女子呀!她不能欠他、她们的呀!厂子是没办法运转了,雪变卖所有能卖的东西,付了工人的工资和厂子的租金,可还有一个合同单没有完成呀!按照合同是要付违约金的,那可是几万啊!雪现在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了,她找了所有能帮忙的朋友,可是一听她说要借钱,谁都说最近怎样、怎么样的,也就是拒决呀!雪那么聪明的人会不知道吗?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找到了合同人,说破了觜皮呀!别人才答应给她三年的时间,写了欠条,她知道她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把欠下的钱还上,于是她只身一人来到了现在工作的地方,为的是早日忘记过去,更希望在这里从新创业。
可是雪现在说来说去也只是个打工妹,一月工资才一千多一点点,交了房租,留下点生活必需花的开销。她把所有的钱都一分一分的存了起来,她那么爱买衣服,现在一年才买一两件,穿的都是以前的旧衣服。可是几万呀!一年过去了,她没有回家陪妈妈过年,就是为了省点开支,可还是只有几千元呀!三年,她去那弄那么多的钱啊!她真的好想死去,永远的离开!这样她再也不用痛苦了,也解脱了,还能见到十几年没见的父亲,她要好好的问问父亲为何丢下年幼的她离去,为何那么狠心,为何不给她一双智慧的眼睛看清周华的真面目。她彻底绝望了,她选择了跳楼,这是她从小的梦想,她要像小鸟一样在天空飞翔……她站在了上面,出租房的五楼,她向下望 了望,高、真高…她的脚在打颤了,原来她有恐高症。这种高度正是她想要飞起来的高度,她仿佛看到了父亲,看到了疼爱她的奶奶,他、她们正在向她招手,哦,好美!那应该是天堂了吧!她叫了一声“爸爸”我来了,她晕了过去,当她站上去的时候向后晕了过去,那些美好都是她的梦境!她被上楼收衣服的阿姨救了起来,送进了医院……
她的身子太虚弱了,整整在医院晕睡了两天两夜。谁都不知道她怎么会晕在楼顶的,来医院看她的工友们只知道她太弱了,人也越来越憔悴。两天了,小魏在医院守了她两天,她终于醒了,她还以为已经到了天堂呢!可当她睁眼的时候发现了魏。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在哪里,这是哪里?”她问了小魏一堆问题。
  “你在医院,这是病房,你饿了吧!我给你煮了粥,还是热的,多少吃点吧!”魏拿着保温盒说着
  “我不是在……在家里的吗?我现在不想吃,晚点在吃吧!”雪说了一半打了个盹,她不能说,只能是她自己知道,她不想让他们担心,她们已经够关心她的了,吃饭的时候,好吃的总会多留些给雪,特别是小魏。
     “多少吃一点吧!一点点就好,这样你才有力气起来呀!厂老板都急着等你回去处理一些事情呢!”小魏急切的说着,他不想看到她饿着,他觉得心里好疼,只是他还小,还不懂那是爱。
雪没有办法,只好吃了,想不到小魏煮的粥这么好吃!她多吃了一点,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你笑了,真好看,呵呵!”小魏还没见过雪笑过,原来雪笑起来这般美丽呀~!
   “你又在逗我了,我有那么好看吗?都这样了,你还要取笑我。”雪露出了少有的少女骄态。如出水芙蓉,此时的她足够俘虏一个男孩的心。
   他们愉快的聊着,谁也没注意老板已经站在小魏的身后了。
    “小魏,我说你请假做什么呢?原来陪美女来了呀!哈哈~!”老板是个开明的中年男人,他对于年轻人的情爱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年轻人都是今天爱的死去活来,明天就说分手了,所以他并不奇怪他的员工,一些异常的举动,只要好好工作就行了,商人的眼里永远都是利润,只要你为他带来丰厚的利润就是好员工。
  “没…没呀!我看她也没个亲人,就过来照顾她了。”男孩的脸红了,雪也是第一次看见男孩脸红,不仅笑了起来。
  “不用解释了,好好照顾她吧!小陈,可是我们厂的顶梁柱呀!”小陈只有老板才会这样叫她的,雪全名叫陈雪,同事习惯叫她雪儿了。雪的老板说完放下水果走了,留下了雪和小魏。
“你回去上班吧!我没事了,可能下午就可以回去上班了。”雪真的不好意思一直让小魏这样照顾她,她不习惯,也不能啊!
“我在多陪你一会吧!我已经请好假期了,你不用担心的,在这多住几天,调养、调养。”小魏似乎不太愿意离去;他的心告诉他就要在这里陪着她。
“真的不用了,你回去吧!不然,我可不住了,现在就出院。”雪是个固执的女孩,决定的事情从不给人机会改过来的,这也是她在事业上能驾驭别人的原因。
“那好吧!你好好睡一觉,我晚上过来看你。”小魏说着起身离去了,病房就雪一个了。她可以好好想想以后应该怎么办了。
雪想了很多,知道死也解决不了问题,看来她只能勇敢的面对了。这需要她的勇气和坚强,她默默为以后盘算着,她要从新打拼出一片属于她自己的蓝天,这一次她不想和别人合伙了,她要一个人创业,她要让他——周华,后悔一辈子,一辈子良心不安。主意打定,心也就宽了,保温盒里还有一些粥,她起身拿了过来,她要吃饭,多多的吃,这样才能有精力投入到事业当中。故事讲到这,朋友们对雪的背景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她和阿见怎么样了呢?请欣赏下文。
                                           如影随形的不幸(二)
     时光飞逝,对雪儿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她感觉时间去的太快了,她还没开始创业,又过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过的就更快了,因为有阿见哥,阿见哥每天都会打几个电话过来,寻问雪的生活,还会发一些短信过来,都是能笑死人的笑话。雪像是脱胎换骨般,从此变的阳光了,下班了总会像小鸟一样飞出厂房。一路飞奔着,但总不会忘记买一个西瓜回家。她已习惯一勺勺吃着西瓜,然后看书了。这已经成了她生活中的习惯,现在她在看关于那方面的书呢?书柜上摆了各种书籍,都是地摊上买回来的,有《青年入社会必读》《心理学》《没有钱如何创业》《方和圆》等等,她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每一本书,都是海洋,她永远也学不完,还有那甜甜的西瓜。一切在雪的心里都是美的,她重新找回了失去的灵魂。
叮…叮。电话响起来了,这时雪正在处理一些很急的公务,很忙。她拿起了电话,接了起来。
     “您好,我是陈雪,请问您是谁?我现在很忙,能否晚点在打过来呢?”雪干练的接着电话。
   “我是将文见,只是问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阿见邀请雪吃饭呢,不知结果如何,他坎坷不安,他已经邀请雪十多次了,可是每次都让雪婉言相拒了。
   “晚点再说好吗?我这里很吵听不清你说什么?”雪听不清楚阿见讲了些什么,也没有时候去细问了,工作重要呀!
  “ 那好吧!你下班了我在打电话给你,拜拜!”阿见一阵失落,不过她已习惯她的冷淡了。她越冷淡他越是好奇,也就越是喜欢这个妹妹。
   “好的,拜拜。”雪挂了电话,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
雪的工作能力,是老板非常的赞赏,凭着惊人的工作能力,不久就被提升为厂长助理了,工资也比以前高了许多,雪对以后的生活燃起了希望,每天笑着上下班,可后面总会跟着个男孩,他就是小魏。小魏已经多次向雪表白过了,雪总是说自己比他大一点,不合适,从没真正说出过原因。雪是怕了,怕男人啊!她更不敢接受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她太渺小了,他需要像阿见这样成熟的男人的悉心照顾。当雪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不仅笑了笑自己好傻,阿见哥,就一个,他有老婆了,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能看上她这样的打工妹才怪。她就自己想,然后笑笑,一想到这位阿见哥,雪的脸上就有了甜蜜,这是爱情滋润的效果。只是局中人不知罢了,雪以为她和阿见哥会永远保持这种兄妹之情,这也是她不愿意见他的原因,她无时无刻不在想见到他。他的一个电话可以让她高兴一天,他的一条短信可以让她彻夜无眠,她陶醉在这种情感中,像是期待着什么,可她却无法逾越。她怕、怕她真的爱上他。阿见哥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有才华,虽然现在他还很穷,可他很努力。
    于是雪一直拒决他们之间的见面,是逃避也好,是她自卑也罢。反正她就是不能见他,她只想在电话里向他诉说她的无奈,诉说她的悲哀,诉说她的蓝图,诉说她的梦。她习惯他做她的听众,永远的听众,只要有他在听,有他在鼓励她,她什么都不怕,她就敢面对人生。而这些希望是她的阿见哥带给她的。他的正直,他的伟岸,他对生活的态度,通通都慢慢影响着雪的思想。有他,雪的思想成熟了,雪有了目标,有了方向,虽然现在方向还不明了。雪可以说是个奇女子,她没读过多少书,没有受过多少正规的教育,可是她的思想并不落后,她比一般女子接受新事物要快许多;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了。自从认识阿见哥以后,她的思想受他的影响越深,思路就越清晰,也更明了。这在工作中得到了证实,雪想着他们可能会是一辈子单纯的兄妹。不要有别的,只要这样就好,可一切都不是人能真正左右的,人的心慢慢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是惊人的,如果人真能左右自己的思想那该成了人精吧!雪儿一直这样想着。
   终于下班了,雪,伸了个懒腰。起身整理一些被弄乱的文件,这时老板走了进来。
  “小陈,晚上有约会吗?陪我去见个客户吧!”老板和平常一样黑着脸,这个老板也是很不幸的,刚离完婚,单身一个人,挺可怜的,好多天没见他笑了。
  “我没约会的,什么时候去呀!现在吗?”雪,爽快的答应了。
  “就现在,走吧!车在外面我去取车,你等我。”老板说着已经消失在办公室外了。
文件不多,一会雪儿就整理好了。拿了包下了楼,老板的车刚好停在了厂门口;雪跟着上了车。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老板是个不拘言笑的人,现在就更加沉默了。雪有点不自在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个男人坐在一部小车上,而且这么近,雪想起了阿见上次带她去海边好不浪漫呀!她真希望开车的是阿见哥,可他不是,是个已经头发因长久奔波而花白的中年男人。还好不久他们就到了目的地;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酒店,雪和阿见就是在这里相逢的,这里留着美好的记忆。餐厅人不多,可老板一直往前走,拐了个弯到了一间中包厢,里面坐着两个男人,一个瘦瘦的,可眼睛特别非常出神,应该是个精明的男人。而另一个胖胖的,一个啤酒肚挺着,像是女人有了几个月身孕似的,雪不喜欢这种男人,她压根讨厌这种肚皮大大,脑袋像进水的男人。他们打着招乎,老板介绍了一下雪,就坐下来了,菜似乎已经点好了。刚上了一盘虾和一盘青菜,他们聊开了,偶尔也会拿雪跟老板开个玩笑,雪好生厌恶他们拿她和老板开那种低级玩笑;可还要陪着笑脸,只因他们是公司以后的重点客户,雪只能忍着。老板不奈酒力,可客户们总一杯杯的敬过来。到最后没办法,老板让雪当了陪酒女,帮他挡了一阵又一阵的酒杯。雪的头有点晕了,可意识却十分清楚,雪害怕自己喝醉了,害怕这里的每一个男人,他们迷离的眼神,足够吃了雪儿。不过雪儿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雪儿是北方的,在南方来说她应该是很会喝酒的了。所以就一杯一杯的陪着客户喝着,不过雪儿总是往卫生间跑,因为她把大部的酒都吐掉了,这也是雪儿保护自己的一种无奈的措施。她本来不是这种骗人的女孩但面对一群男人她只能这样以救得保护自己的先机。一晚上雪除了替老板喝酒以处什么也没吃,还好这顿饭吃的并不是很久,席散了,老板买单去了,雪站在酒店外面。酒已经醒了一半,思绪漂浮,她又沉思了。她好想他,好想,好想见到他,在酒后表现的越来越强烈。连车停在她身边她都没发觉,喇叭响了一声雪才回过神来。
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老板沉默着可突然问了她一句话。
“小陈,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不知这位老板是出于什么的心思问的这句话。
“还可以吧!就是不爱笑,能多笑笑就好了。”雪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那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吗?晚上谢谢你帮我喝了那么多的酒,今晚你很漂亮!”老板的话中有话
“我对您只有小辈对长辈的尊敬,您不用谢我的,是我应该做的,现在我是您的下属。”雪,心里想着别的事,并没有注意老板话中话。
“你不想改变这种上下属的关系吗?比如,你做我情人或是老婆。”老板继续追问着雪儿
“哦,现在我做您的下属非常好,不用改变了,好了前面您放我下来吧!我想走走。”雪儿吓住了,她并不想和老板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她只想做好她的职工作。
“要不,我带你去海边走走,那里风景好!”老板并没想就那么容易放她走,他可是一个商人,商人都不会让机会白白从身边溜走,更何况,他观察了好久,这个女子他要定了。
“真的不用了,我电话没电了,妈妈今天生日,我要回家冲电,打电话回家。”雪继续推脱着
“行啊!欢迎我去你家坐坐么!”老板压根就没想要放过她
“我那地方小,您是老板不应该屈尊去那种地方!”雪真的不愿意带个大男人回家,别人看了指不定怎么看她呢
“没关系,你到我这里工作也一年多了,应该去你关心关心你!放心吧,我就去看看,坐坐就走。”商人就是商人硬是没在给雪儿理由。
雪儿抬头望向车窗外,她不知道该怎么样保护自己了。她是没招了。很快车就到和西路口了,老板和雪儿一起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走着,雪儿的脚步沉重极了,她正在想如何打发这个尾巴离开呢?雪很熟练的开着门,门打开了,雪礼貌的请老板进去坐,房间实在小,只有一个凳子,雪拿过来给老板坐下了,然后倒了一杯水给老板,这老板一进房就打量着这个二下多平方的出租屋。
“你这太小了,不适合你住。”老板这样说着
“不小了,我自己一个人够大的了。”雪心惊胆战的回答着,手里玩弄着手机,实际上是发了一个短信给阿见
“你不应该住在这种地方,你应该住更好的房子,去我那住吧!”老板真的很不齿,终于说出了内心话
“我在这里住的非常好,大房子我天生就住不了,谢谢您的好意了。”雪更害怕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还好门是开着的
“你去住一住就习惯了,门为什么不关起来!”老板竟然要雪儿把门关起来
“门开着空气好,也比较方便。”雪儿出了一身冷汗
“开着就不方便了。”说着老板起身关了门向雪儿走来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有个男人还一直叫着雪儿。这下有救了,雪儿快速起身开了房门,是阿见哥,雪儿见到他眼泪差点掉出来了。雪儿向自己老板介绍起了阿见,他叫将文见,是我男朋友。这位是我老板刚才送我回来硬要屈尊到我这里来坐一坐,两个男人敌视着,但还是礼貌的握了握手。
“既然你男朋友来了,我就先走了,明天再见!”雪的老板扔下一句话气呼呼的走了
“雪儿,你没事吧!他没对你做什么吧!”阿见急切的问着雪
雪抱住了阿见哥,像一根稻草抓住了救星,雪大声的哭了起来,几年的辛酸,一下子涌了出来。阿见以为发生了什么,紧紧的拥住了雪,嘴巴叫着“畜生”。
“没…没事,你再不来就真的要出事了。”雪伤心的哭着,说出的话低的听不到
“你说什么,在说一遍,别哭了,有什么事跟哥说,哥给你做主。”阿见的脸已经由于极度生气变了形
“没什么,他没对我怎么样,就是吓到了。”雪终于停住了哭泣
“没事就好,哥,带你出去散散心。”阿见说着拉着雪儿就往外面跑
下了楼,上了车,车里放着轻快的音乐。雪儿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她只是为刚才即将要发生的一切出着冷汗。
两个人一如第一次见面,什么都没说,阿见照样买了一个西瓜。还是在老地方,一样的海,一样的风。只是现在是秋季了,晚上有一丝凉意,阿见拿了一件他经常放在车上的外套给雪儿披上了,她怕雪儿受了风寒,他是打心眼里心疼这个妹妹呀!她太可怜了,时时牵着他的心。他决定从此刻起要一直保护好这个妹妹,不要让她的心灵和身体不要受到任何的伤害。他们一夜都没有回去,两个坐在海边,谈论着过去,谈论着未来,谈论着工作,谈论着各自的梦。他们好像永远也有说不完的话题。
奔忙于生活的我,闲时爱在书本上找些不知名的东西,喜欢爬在格子上写些不痛不痒的文字。
离线溪畔青篱

发帖
2069
蜂蜜
20015
威望
38
宣传贡献值
169
交易币
0
好评度
18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9-27
这样的编排让人看得吃力,要慢慢看了:)

http://blog.sina.com.cn/lyjx 溪畔青篱的博客
http://www.fming.net/blog/index.php?uid=2381
离线斜阳

发帖
2080
蜂蜜
22547
威望
23
宣传贡献值
18
交易币
0
好评度
99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8-09-28
故事的发生延续到这里该是最有看头的,孤独漂泊的女子在这时候是最脆弱的,那个人的出现时机正好。

好,送花花啦~~~
开心快乐每一天.学会忘记.学会宽容
离线秋雪

发帖
6146
蜂蜜
25141
威望
58
宣传贡献值
16
交易币
0
好评度
384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8-09-29
引用第2楼斜阳于2008-09-28 15:19发表的  :
故事的发生延续到这里该是最有看头的,孤独漂泊的女子在这时候是最脆弱的,那个人的出现时机正好。 [表情]

故事就是这样,有起有伏!
奔忙于生活的我,闲时爱在书本上找些不知名的东西,喜欢爬在格子上写些不痛不痒的文字。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