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0257阅读
  • 210回复

[连载]上访旧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08-04-19
— 本帖被 美丽的神话 执行加亮操作(2008-06-10) —
        我为我们一代人生存在这个时代而感到悲哀,我为我们这一代人生存在这个时代而感到庆幸。记得那句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的鬼话。其实,我们对自己的选择是有限的,在社会的潮流中,谈自己的选择,成功率几乎为零。时代的政治潮流与自然的地震海啸没有什么区别,是不可抗拒的,人们都将被淹没。人在其中是无能为力的,是无奈的,是无辜的牺牲品。 3^\?>C7  
    生存在这个国家,流着这个民族的血。纵观历史也好,横看世界也罢,作为这个时代的一代人,已经摆脱不了固守,狭隘,偏激,虚荣的束缚。尊敬父母爱祖国的观念,就象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一道魔圈。稍有偏移或者是反叛,就会陷入自责的痛苦迷茫之中。我们曾痛恨过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买那么多的土地成了地主,为什么多说了几句真话成了右派。我们也怀疑过祖国,能把卫星送上天唱歌的祖国,为什么不能容忍我们的父母多说几句话,为什么要人为的把人划分成三六九等。为什么要上山下乡,晚婚,独生子女,下岗。一代人的心里有更多的不明白。在父母与祖国矛盾的时候,我们无法割舍,无法选择,不知道谁对谁错。那种轰轰烈烈,人海如潮,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疯狂扭曲颠覆浩劫的时代,就是我们的缩影,我们就象一滴水珠,在时代的潮流中随波逐流。 3^\?>C7  
    中国的历史上冤狱连绵,上至皇帝、皇亲国戚,下至平民百姓,平冤昭雪者有,沉冤海底者更有。秦始皇焚书坑儒,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时代虽不同,一样的是哀鸿遍野,惨不忍睹。我亲历了这个时代,亲历了上访的艰难。一个七十四岁的老人,曾经是文革中的干将,听了我的上访经历,热泪涌流。他让我写出来,他说:往事不堪回首,写吧,以示后人。最近看了富兰克林的自传,我才鼓足了写的勇气。作为美国总统富兰克林,他的自传其实是写给儿子的遗书,他写了自己的情妇,就这一点我就敬佩不已。中国的皇帝可以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可是,中国的领袖有谁能比富兰克林的坦率。 3^\?>C7  
    我开始写上访旧事的另一个原因,是最近见到了一个比我年轻的好朋友,他得了脑血栓,肢体和语言都有障碍,看到他的现在,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英姿勃发的人,怎么能瞬间委靡了呢。一个搞传销的朋友劝我吃他的保健品,他说:一个人的健康是1,其他的如票子,房子,车子,妻子,孩子,桌子,床子,褥子,被子等等都是零,你失去了健康1,后面的零就什么也没有你的了。你的妻子会找别的男子,花着你的票子,住进你的房子,开着你的车子,虐待你的孩子,吃饭用你的桌子,睡觉用你的床子,铺着你的褥子,盖着你的被子,那男子搂着你的妻子…… 3^\?>C7  
    他的话也许是一种营销策略,但是,人的健康确实也重要。很羡慕现在的网络写手,几十万几百万字的写。我能写几十万几百万字呢?写写看吧!这算开篇。 3^\?>C7  
3^\?>C7  
离线菊花
发帖
11
蜂蜜
729
威望
0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08-04-19
期待着知道你上访的原因  历程 结果。 3^\?>C7  
3^\?>C7  
好,送花花啦~~~ 3^\?>C7  
3^\?>C7  
3^\?>C7  
好,送花花啦~~~ 3^\?>C7  
离线

发帖
15110
蜂蜜
5304
威望
275
宣传贡献值
127
交易币
0
好评度
450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08-04-19
一开篇就很有吸引力!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离线秋卉

发帖
4870
蜂蜜
9212
威望
11
宣传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好评度
586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08-04-20
坐好板凳翘首以待后文,
悠悠游网赏风光,摄影网里得相逢。
细细阅文学知识,文学区内喜见闻。
离线小筑

发帖
4097
蜂蜜
24244
威望
24
宣传贡献值
176
交易币
0
好评度
105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08-04-22
坐好板凳
平和、宁静,一种风轻云淡的美丽......
我的淘宝店:http://chejishi.taobao.com/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08-05-09
      上访是从1968年8月3日开始的,准确的说是由父亲开始的,1966年毛主席炮轰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见报以前,有问题基本都是信访,写信申诉问题,上访也可以认为是文革开始的新生事物,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3^\?>C7  
    1968年全国文化大革命进入了高潮,舍得一身寡,敢把皇帝拉下马,全国大串联,砸烂公检法。步行进京,挥师南下,徒步长征,接受毛主席在天安门检阅,风靡全国。红卫兵誓死捍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传单满天飞,大字报铺天盖地,红袖标如同圣旨。坐火车不用买票,请愿静坐有人发面包。全国的红卫兵基本分成两大派。即造反派和保皇派。所有的红卫兵战斗队都说自己是造反派,指责对方是保皇派。接着就是打砸抢,武斗流血。 3^\?>C7  
    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下,我们家下放到的那个长白山下大柳河畔的农村成立了一个红卫兵战斗队。战斗队的名字是针对父亲起的,叫“揭老底”战斗队。父亲有两个老底可以揭,一是1940年到日本东京留学,二是1957年当过半年多右派,后来被甄别。揭老底战斗队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之前,先向挖出来的右派和日本特务发起了以毒攻毒的战斗。 3^\?>C7  
    8月2日,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我们家住一间半的百年草屋,对面东屋另一间半住着小学的刘校长。父母和我们子妹五人早早地熄灯睡觉,将近10点钟,忽然听到有人敲窗,然后从窗缝塞进一封信,信的大致内容是告诉父亲今夜红卫兵揭老底战斗队要来抄家,现在正在做战前动员,因为知道父亲曾经学过相扑,柔道,格斗,擒拿,所以正在揪斗两个地主分子,让他们打头阵,冲锋在前,也叫以毒攻毒。劝父亲赶紧从后窗撤退,躲避一下为好。署名是一个红卫兵的名字。父亲看完信犹豫难决。红卫兵为什么给他送信,是良心发现,还是引蛇出洞?或者另有原因?父亲让我们都穿好衣服,准备迎战。父亲说,今夜我们死也要死在一起。 3^\?>C7  
    随着邻居的狗吠声,揭老底战斗队的红卫兵如期而至,院子里站满了人。战斗队的一个红卫兵领着呼口号,打倒右派分子……打倒日本特务……,二姐三姐我和弟弟背诵毛主席语录,要文斗不要武斗。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我家屋里的灯是点亮的,外面看屋里清清楚楚。父亲站在南炕上,左手边放了一叠饭碗,右手提着一把菜刀。我抱着妹妹站在北炕上,妹妹小吓得直哭。口号声和语录声混爻在一起,屋里屋外相持了一个多小时,两个被逼着的地主分子开始砸门了,一个地主拿着绳子,一个地主拿着镐头。我家的门是木板做的,几镐头砸下去,就有一块木板掉下来,接着第二块木板也掉下来了。这时父亲一个箭步跳到地中央,抬手一只饭碗就飞向砸门的地主前胸,打个正着。父亲抄起菜刀奔向房门。两个地主退却了,房前房后的红卫兵哄的一声全跑了。 3^\?>C7  
    对面屋的刘校长在地主砸门时,从后窗悄悄地跑到公社找来了军代表,我家距离公社约有两千米,军代表一来红卫兵就不敢砸门了。军代表说:“有什么事都明天再说,这是命令。”红卫兵全撤退了,我那时才知道世界上命令是最好使的。 3^\?>C7  
    父亲没有等到明天,当天夜里父亲就顺着铁路走了几十公里,搭火车去沈阳东北局上访,后来又去北京上访。第二天,我们打扫战场一样,在院子里拣到50多根木棒,园子里的菜被踩倒了很多,最让我们兴奋的不知道是哪个红卫兵掉进了我家的大粪坑里。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08-05-09
谢谢朋友们的关注,支持和鼓励!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08-05-09
    父亲没有买火车票,因为大串联的红卫兵挤满了车厢,坐席下面和行李架上到处都是进京的红卫兵,只要有任何一个红卫兵组织的介绍信就可以无票乘车,父亲上车时跟在一队红卫兵的后面混上了火车,有很多红卫兵是在车窗爬进爬出的,火车有十列就有十列晚点。 3^\?>C7  
    到沈阳父亲没有去姨家和舅舅家,也没去中山公园附近曾住过的老房子看看。满大街的大字报,全是打倒这个,打倒那个的,令父亲大吃一惊的是很多打倒宋任穷的大字报,父亲原本是想到东北局上访的,父亲知道宋任穷是东北局一把手。看到大字报父亲还是不死心,跑到东北局的门前才彻底失望了,大门紧锁,大字报满墙,凡是有宋任穷名字的地方都是用红笔打上一个叉,或是把名字倒过来写,宋任穷被打倒了。 3^\?>C7  
    沈阳这个清朝的古都沸腾了,大街上成群结队的红卫兵,身穿绿军装,腰扎武装带,臂带红袖标,手捧红宝书,为了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而战斗,街上一辆辆卡车拉着红卫兵,车上贴着标语,插着红旗,向革命群众撒红红绿绿的传单,大喇叭里播放着革命歌曲。破“四旧”,立“四新”,砸烂旧世界,创造新世界。工厂停产,学校停课,工人学生涌上街头,集会游行,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斗,游街。给阶级敌人戴上纸糊的大高尖帽子,脖子挂上叛徒,内奸,工贼,走资派,地主,特务,右派,坏分子,反革命等各种名目的阶级敌人牌子。让他们站在台上向无产阶级革命群众低头认罪。 3^\?>C7  
    父亲看到破“四旧”是最痛心的,故宫,北陵那些名胜古迹已面目全非。雕龙画凤被涂,就连石头狮子,门当户对上的花儿,也被砸碎铲平。祖宗家谱也当街焚毁。花鸟鱼都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一律砸烂销毁。父亲不知道世界已经变得如此狰狞,下放到农村通讯信息闭塞,没有收音机,听不到广播,更没有电视。唯一的信息传递就是报纸,生产队根本不订报纸,只有大队才能订阅两报一刊,中央传达重要文件,一般只传达到县团级。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真正波及到这个山村已经是1968年了。 3^\?>C7  
    1968年8月2日抄家被我们家自称为8•2事件,父亲跑到北京去上访,带回来一些学习资料和一堆失望。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接待的人说:“这是一场史无前列的群众运动,要正确对待群众运动,要相信群众,要相信党,要斗私批修……” 3^\?>C7  
    从北京回到农村能感受到运动的温差,由于通讯地域文化或其他原因,农村的运动比北京慢了一拍,农村地里的草虽然多了一些,但是,白天还没有停工,与阶级敌人的斗争都是在晚上进行。 3^\?>C7  
    红卫兵揭老底战斗队听到父亲从北京回来的消息以后,还是观察了几天。秘密召开革命骨干分子会议,决定召开大会批斗父亲。在批斗之前为了造声势,他们到公社把父亲的档案调出来,大段大段的抄袭内容,写成大字报,张贴在供销社和小学校的墙上。父亲很快就成了全公社万人瞩目的阶级敌人。 3^\?>C7  
    从北京回来几天后一个漆黑的夜晚,父亲被揭老底战斗队的红卫兵带到生产队的队部,他们采用杀鸡给猴看的战略鼓舞士气,从邻村借来一个姓姜的四类分子进行批斗。开始呼口号,念毛主席语录,然后对姜进行拳打脚踢。当会议进入高峰阶段,话锋一转开始批斗父亲。他们怕父亲出手还击,先把他绑在房立拄上,头上套上一条麻袋,也不知道是群众的觉悟性不高,还是父亲的人缘好,半夜了也没有人打父亲。最后揭老底战斗队想出了一个办法,把电灯关掉打父亲。揭老底的骨干分子动员群众说:“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你不打,他就不倒,我们是无产阶级左派,他是右派,是和左派对立最坏的阶级敌人……” 3^\?>C7  
    关灯半小时以后,父亲头上的麻袋被揭开了,眼镜已经粉碎,眼睛严重充血,左肋骨断了两根,满脸是血,围着的一群红卫兵,手中的棍子还没放下。 3^\?>C7  
    有了第一次批斗,就有了以后N次的批斗,毒打,刑罚,变着花样的批斗如期而至。从生产队到一个劳动改造的猪场有8公里,红卫兵骑着自行车送父亲去劳动改造,把父亲的双手捆起来,拴在自行车后衣架上,让父亲背着行李衣物洗漱等物品跟着自行车跑,前面的红卫兵拉着跑,后面的红卫兵用柳条鞭子抽打。8公里一气跑完,父亲已大汗淋漓。 3^\?>C7  
    生产队的水稻追化肥用氨水,人到氨水附近就会流泪呼吸困难,父亲被群众专政以后,撒氨水就是父亲一个人的活了。背着氨水桶,光着脚,在结着冰茬的泥水里撒氨水。脚被氨水烧成黄色,结一层厚厚的茧。 3^\?>C7  
    生产队最脏最累的活是父亲的专利,也牵连到了我。1969年12月24日,我被迫下地干活了,那时我才14岁。我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是班学习委员,在历次考试都是一、二,没考过第三,我报名升学。结果学校不允许我升初中,我哭着去找校长,他正与我的班主任老师下象棋,听我哭诉了半天后,他头都没抬地对我说:“右派的儿子还想上学,回去种地去吧!”我们班还有一个地主的儿子和我一样都被迫辍学了。 3^\?>C7  
    12月北方是最冷的天,我被分配干父亲应该干的活,从村东头到村西头挨家掏厕所。父亲去齐齐哈尔叔家,生产队长叫我代替父亲的工作。掏厕所的工具有一辆手推车,两只土篮,一把铁锹,一根六棱钢钎,还有一个不知道是日本鬼子还是国民党兵用过的钢盔做的掏粪勺子。农村那时学大寨,家家都积农家肥,为了不让粪便流失,厕所都是用大缸做的,统一标准。 3^\?>C7  
    不知道是出于不让我上学的气愤,还是因为让我代替父亲掏厕所的气愤,或者是我掌握不了钢钎穿尿冰的力度,村东到村西一圈下来。所有的厕所里的大缸都被我撞掉底了。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08-05-09
    父亲被革命群众实行群众专政劳动改造以后,经常参加各种批斗大会,在革命群众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时间,父亲脖子上挂着右派分子牌子,和其他“四类分子”站在路边低头弯腰向毛主席请罪。红卫兵小将们可以随意踢打,频繁的批斗使父亲的身心遭受极大的打击,批斗地点不断的变换,使我给父亲送饭的路途也越来越远。 3^\?>C7  
    一次父亲在大队被批斗,母亲给父亲做了一饭盒大黄米的粘米饭,那是父亲最愿意吃的,记得母亲还特意在饭上撒了一层古巴糖。让我趁热给父亲送去,我个子小,骑自行车上不了鞍座,只能掏裆骑自行车送饭。半路上遇到了六七个比我大的红卫兵,把我堵住就是一顿打,问我为什么是右派的儿子?我当时想保护住那盒饭,结果没能保住,饭盒摔在地上撒了。我拼命的反抗还击,还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母亲看到我流着鼻血哭泣着跑回来,她抱着我也无奈地哭了。 3^\?>C7  
    那时弟弟小学三年级,每天早晨上课全班同学合唱歌曲社会主义好,阶级斗争的种子在幼小的心灵里发芽了,一个学生向老师报告说弟弟在合唱歌曲社会主义好时唱错了,唱的是社会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老师很重视,马上报告校长,弟弟被审讯,一天没让回家吃饭,逼迫写了认罪检讨书晚上才让回家,第二天公社革委会召开万人批判大会,发现了阶级斗争新动向,批斗父亲,深揭深挖弟弟背后的指使人,黑后台,阶级敌人。 3^\?>C7  
    万人大会在一个中学的操场上举行,我被安排在接受教育划清界限的队列中,我面前是父亲,弯着腰,低着头,脖子上挂着一个纸壳做的牌子,在父亲的名字上非常醒目地划一个红叉,9岁的弟弟站在父亲身边,他的个子太小,后边的人根本看不到,“群专组”的人让弟弟站在凳子上低头认罪。打倒父亲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弟弟拉着父亲的衣袖吓得浑身发抖。发言的人背诵毛主席语录:“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哀……”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08-05-09
    应该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和遭受的歧视,我们几个“四类分子”的子女却不愿意活了。我们想到了自杀,但是,怎么死一直没有想好。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死得干净利落,不牵连任何人。遗书里写明白是自己愿意死的。想来想去怎么死都觉得不合适,钻汽车怕撞压不死,上吊怕半天勒不死遭罪,吃毒药吧,又买不到毒药,最后决定偷炸药,做炸药包崩自己。生产队用锯木头的沫子和硝氨炒成炸药崩石头,雷管和导火索都放在仓库里,趁保管员不注意能偷出来一些,也可以到石场向打石头的人要一些,说要炸药崩鱼他们就能给炸药,我们一共弄到十多管炸药,用瓶子做成了十个炸弹,我们把炸弹拿到河边,想举行一个告别人间的仪式,七个人围坐在沙滩上,把土炸弹放在中央,想不出采用什么形式告别人间,是跪下来祈祷还是弯腰鞠躬,最后有人提议唱一首毛主席语录歌曲,结束自己的生命。我们站在一起手拉着手,唱起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唱完歌我们齐喊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3^\?>C7  
    王兄弟提议说,应该先试验一个炸弹好不好使,他拿起一个炸弹,向河边走了十几步,点燃导火索举起炸弹,谁都没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那炸弹就在他手里爆炸了,他应声倒在了地上,举炸弹的手被炸掉了,脸上血肉模糊。集体自杀的阳谋因他的莽撞被迫搁置下来,他的手也被截肢了,脸上留下了很多伤痕。他们的家人和我的家人陆续地知道了预谋自杀的真相。父亲很担心,给我讲东周列国故事,讲越王勾践,要离斩庆忌,五子胥过韶关,王子复仇记。父亲说人死不能复活,也不可能再托生,所以轻生是无能的表现。我不愿意听右派的话,也听不进去父亲讲的道理,一心想死。 3^\?>C7  
    第二次自杀就我们两个人,我认真地写好遗书,向毛主席表决心,和阶级敌人划清界线,把遗书揣在衣兜里。我和李兄弟来到矿山铁路专线,躺在铁轨上,他抱住我的头,我的胳臂从铁轨下面绕过锁住他的脖子,两个人任何一个想反悔都是不可能的,火车开过来了,远远地传来火车轧铁轨的响声,我们都闭上眼睛,等待着车轮从我们的脖子上轧过去。轰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近了,火车在离我们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司机发现了我们紧急刹车,铁轨和车轮都磨出了火花。司炉拿着一个大炉钩子向我们跑来,如果不是我们跑的快,非挨一顿大炉钩子刨不可。
离线小琪

发帖
231
蜂蜜
1528
威望
6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08-05-09
精彩,继续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08-05-10
        那年广播喇叭里老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一队队穿着草绿色军装,戴着军帽,背着行李,戴着红袖标的红卫兵,从门前走过去。他们举着红旗,排着长队,边走边撒五颜六色的传单。下面的署名都是什么总部,战斗队之类。他们去北京串联,也有南下串联的。是捍卫无产阶级专政,将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一颗革命的种子我想也悄悄地播种在我的心灵里了。 3^\?>C7  
    那是一个冬天。我听说晚上在距我家16华里的矿区放映露天电影《列宁在十月》。从我家去矿区每天傍晚有一列专线火车。我对母亲说我想去,母亲说已经看了好几遍了别去了。我执意要去。父亲说不许我去,我真敢去就打断我的腿。我学会了造反有理,根本不听父亲的话,出门就向车站跑去。父亲在后面追我,我在车厢底下的车轮空隙中钻来钻去,摆脱了父亲的追捉。但是,我还是没敢上那列专线火车。我顺着铁路往东走,无目的,无方向的一路跑下去。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3^\?>C7  
    记得那天天气很冷,天上没有星光,田野里的雪,白茫茫的一片,嗖嗖的北风象小刀子。我穿的很少,棉衣棉裤里面没有衬衣衬裤,风从裤角和袖口钻进来,冻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戴一顶父亲几十年前的狗皮军帽,白花花的棉花都露出来了。脚穿的是一双棉胶鞋,没有袜子,鞋里絮着山上的一种羊胡子草。铁路两边村庄的灯光渐渐熄灭了,夜也寂静下来。不知道是狐狸还是狗在远处嚎叫。我想起了鬼。拣起两块冰冷的石头攥在手里。前面有一个亮光,一闪一闪的向我靠近。我停下来,警惕地攥着石头。那是一个铁路巡道工,灯光在两条铁轨上扫来扫去,他机械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3^\?>C7  
30华里,我走了5个小时。近午夜我才走到县城。我想能让我容身的地方只有火车站。没想到刚进候车室,一个带着袖标的工人民兵走过来问我车票,我说我太冷了暖和一会儿就走。他问我的家在哪,我瞎编了一个地方。他让我马上离开候车室。我想一定是我那开花的帽子惹的祸。我摘下帽子跑出了候车室,跑进了售票室。售票室只有四五个人围着一个铁炉子烤火。 3^\?>C7  
    我不知道我应该到哪里去。我想妈妈,我想回家。我再也没有勇气走回去了。我知道我错了,我身无分文,怎么回去呢?从县城到我家的那个小站,只有一两列慢车才停,而且车票是两角钱。没有车票怎么能进站上车。一对青年男女走了进来,男的是我们大队五队的,好象叫大宝子或是叫二宝子。他认出了我,问我来县城干什么,我是怎么说的现在已经忘记了。他给我一枚五分的硬币,我的心在哆嗦,那枚五分的硬币向碳火一样落在了我的手心里。我买了一张站台票混上了火车,在我家的那个小站下车了。 3^\?>C7  
    那是一场鹅毛大雪,雪片是粘粘的。一脚踩下去,雪埋过了我的膝盖,我艰难地趟着雪向家走,身后留下一行歪歪扭扭的足迹。凌晨路上遇不到一个人,我没有一点恐惧。离家出走一次,我觉得我长大了,父亲是不是还打我骂我都不想了,就是想赶快回家。 3^\?>C7  
    朦胧中我看到了家,看到了屋顶上烟囱冒出的炊烟。我想那是母亲早早起来为上学的弟弟做饭了。我伫立在家门前,任凭雪片刮到我的脸上化成冰水顺着肌肤流到我的胸前。母亲出来抱柴禾发现了我。母亲说:“快进屋吧!你爸不能打你了。”屋里父亲躺在炕上抽烟,两眼布满了血丝,他和母亲都一夜没有入睡。
离线草狼

发帖
239
蜂蜜
1359
威望
12
宣传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好评度
3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08-05-10
        在我对生存失去勇气,对家庭极度仇恨,对父母无法理解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姓张的下放右派的儿子,他大我8岁,他家从县城里搬到乡下,他姐夫是公社群专组长,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他父亲没有被管制劳动。我认识他就非常崇拜他,他的知识渊博,胆识过人,武功高强,人中豪杰。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开始让我们读美国人斯诺写的毛主席回忆录,那是一本手抄本的书,我们读到深夜,知道毛主席的家庭出身也是地主,知道他的母亲文其美是有神论者,他父亲在山梁上遇到一只老虎,老虎没吃他。毛主席也被国民党兵抓住过,他想用钱买通没能成功,最后还是跳马车钻进草丛逃脱了。书里写毛主席在学校学生闹罢课游行反政府的时候,他躲在厕所里看书,他锻炼身体风雨不误,大风天迎风而立叫风浴,雨天站在雨中叫淋浴,晴天坐在沙滩上叫日光浴。 3^\?>C7  
    那时盛行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我们读了好多遍,他还给我弄到一本有图解的蔡龙云的武术。我开始读书练武功。学着毛主席的练法,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站如松,坐如钟,动似车轮,压腿,下腰,翻跟头,扎板带,练马步,学刀枪棍剑鞭器械。开始学进步很快,抓住房檐上的瓦就能上房。 3^\?>C7  
    冬天小学操场上全是雪,我们几个练武功的朋友,晚上在张兄的带领下,把衣服全脱光,只穿一个裤衩,绕着操场光着身子踏雪跑三圈,到教室门前用洗脸盆盛一盆雪,来到教室烧红炉筒的铁炉子旁边用雪搓身子,直到搓得浑身通红发热为止,夏天我们到大河里去游泳,用淤泥把身体全抹一遍,然后躺在沙滩上让太阳晒,下大雨我们也跑到沙滩练摔交,两个人对摔,几个人摔一个人,练前倒后倒翻跟头,练得如痴如癜,练到精疲力尽。 3^\?>C7  
    一天,我们家里来了几个革命造反派,一进屋就命令我们全家人转过身去面对墙,不许偷看,他们开始抄家,拿他们认为应该拿走的东西,一场洗劫之后。我发现我最喜欢的书《东周列国志》也被抄走了,那是父亲躺在被窝给我讲故事用的,书是黄色的纸,线装订,竖排版,右开页,繁体字,很多插图,12本一套盒装的书,我心疼极了,同时还抄走了金银器皿,全国分省地图,花盆,日记本等一些东西。 3^\?>C7  
    我哭着去找张兄,问他怎么办。他安慰我说,想找回来书是不可能的,将来我们长大了,可以到新华书店去买一套,我说书店根本不可能再有这样的书了。他说那就化悲痛为力量,把自己心中的愤怒变成行动,我茫然了,不知道他说的意思。他笑了,笑得我心里直难受。他说谁带头去的你家,我说李,张兄说那你就找个死耗子扔他家酱缸里。
快速回复
限400 字节
摄影、文学原创与慈善公益信息平台——蜂鸣网欢迎您!
 
上一个 下一个